《戰狼2》票房突破40億,但電影江湖的掌權者早就不是你以為的那些人

投資界譚爽2017-08-13 18:35:20

投資界——
中國創業與投資第一門戶



今天,狂卷暑期檔的《戰狼2》突破43億票房,創造了中國電影票房的歷史最佳紀錄,伴隨這個新紀錄而來的,則是一個正在鉅變,也在迴歸的電影江湖。



作者 | 譚爽

報道 |華商韜略(ID:hstl8888)


市場在鉅變


  《戰狼2》的火爆引發電影業的很多思考,但若將其與同期上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比較起來看,思考會更有意思,也更有意義。


  這個對比是:


  《戰狼2》票房突破40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票房突破5億;


  《戰狼2》豆瓣評分7.5,一度高達9.7,《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豆瓣上評分4.2分,45.5%的網友打出最低的“一星”。


  口碑與票房正在成正比。


  這個對比還是:


  業內將《戰狼2》評價為一部將各種元素運用得相當純熟的電影:開局的場面,故事推進的節奏,感情戲,小笑點,煽情畫面,配角,打鬥動作,大場面,包括髮行的檔期,以及對觀眾情緒的調動等等,都很成熟,也是一部真正的好電影。一部相對之前的票房冠軍而言,更靠好電影本身成功的電影,一部口碑更一致向好的電影。


  至於《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則此處省略數千字——數,是數落的數;省略是,懶得去數落。


  對比的結果是,觀眾不傻,電影產業正在鉅變中迴歸:票房迴歸到好電影,電影業要持續發展,需要回歸到認真做好電影。


  之所以用迴歸和鉅變來形容,是因為票房曾經屬於爛片,而很多電影人也無需認真做好電影就能賺到盆滿鉢滿,典型的代表就是已經被大家不願數落的小鮮肉、以及熱門IP。


小鮮肉危機


  《戰狼2》火爆的背後,2017年的中國電影市場並不容樂觀。


  事實上,從2016年開始,經過2014、2015井噴式爆發的中國電影市場便已顯疲態。當年,中國電影票房的增長率僅為3.73%,到2017年上半年,其同比上年的增長依然停留在4%,遠低於2015年的兩位數增長。


  除了市場本身的日趨飽和之外,粉絲經濟和眼球經濟變冷,明星、熱門IP、話題炒作,已在一輪輪IP爛片的轟炸下,不再有那麼大的吸引力,但電影業還在拼命拍IP電影,則被認為是導致增長下滑的一個關鍵原因。


  IP這個詞在中國電影行業雄霸天下還要從2014年說起。


  這一年,口碑飽受詬病的IP電影《小時代·刺激時代》拿到了5.2億的票房,超過姜文《一步之遙》的5億,和張藝謀2億票房的《歸來》。


  知名導演、精良製作、實力演員的結合輸給了IP和流量明星的組合,這讓很多人想不通,但卻被資本市場和上游製作公司敏銳洞察到了。


  從此,以小說、動漫及遊戲為題材改編而成的影視作品紛紛湧現,用大熱來形容似乎都不足以表現它在影視界的統治力。


  但IP瘋狂繁榮的背後,影視行業的危機也早已滋生和蔓延。


  危機的根源在於,忽略對IP質量的把關,粗製濫造,故事、劇情和表現手法不再是電影的核心,取而代之的是賣臉,甚至賣醜聞。阿里影業副總裁徐遠翔,曾在公開場合完整闡述過這套“IP電影成功學”。


  他的一個說法是,IP電影只要有一個IP,配上強大的明星陣容,這個故事即便很爛也可能有票房,“有很多明星陣容,看臉也可以。”


  這個經驗和模式曾經屢試不爽,一眾小鮮肉明星的身價也因此暴漲,即便一路被批評,吐槽,也依然威力不減。但終究,觀眾不傻,可以被愚弄一次,不會被次次愚弄;臉可以看一時,但看多了就會疲勞,甚至打鼾、睡著。


  回看中國電影市場爆發的三年,在大環境整體向上的時候,幾乎每一部都可以收穫不錯的票房。人們簡單判定這是IP的功勞,但卻忽略了,這一年其實只是國內電影市場爆發的開端。也就是,所謂的風口上,豬都能飛。


  但真正讓豬飛起來的,不是豬本身,而是風。真正讓IP電影曾經風雲一時的,也不是IP和小鮮肉,而是觀影需求到來。於是,當2015,2016依然IP盛行,其票房便不再風光,甚至拖累整個市場。


  但觀眾的觀影需求已經被調動起來了,這裡疲勞了,就會到那裡去爆發,於是有了2017年的這個鉅變。


  首先是《摔跤吧,爸爸》的票房表現,讓影視從業者對好故事的力量有了新認識,再就是《戰狼2》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對比,再次加深了這印象。


  市場是最好的老師,這比評論家的批評會更有力。《摔跤吧,爸爸》和《戰狼2》的火爆背後,是浮躁的潮水正在褪去。


  與電影同步的是電視劇市場。今年一開年,主弦律,老戲骨的《人民的名義》便破4,破5,破6,破7,破8……一口氣,破了中國電視10多年來的收視紀錄,也替日益邊緣化的良心正劇從腦殘劇和小鮮肉手中搶回觀眾,奪回陣地……


  從這個意義上,2017年堪稱是中國影視業的一個分水嶺,也是中國影視業真正走向好故事,好劇情,好產品的元年。


  我們應該為這個元年鼓個掌。


  鼓掌的同時,也有必要為很多隻專注IP和小鮮肉影視公司擔個心,過去幾年,這些公司錯把“風”的能力當成“豬”的能力,不斷去製作“豬”一樣的電影,現在風向變了,他們的成功和價值恐怕需要你重新審視審視。


  這樣的公司,在市場上有一大把。


  反之,那些紮實做好故事,好劇情,好產品的,則將迎來他們的時代。


傳統勢力在淪喪


  《戰狼2》票房走高,贏家自然包括背後的投資方,但這個贏家的江湖也正在悄然改變。或者說,就算一部好電影,它的利益和權利格局也已不再如以往。



  ▲ 圖片來源21財經     


  最突出的改變是,資本和科技,正在一部電影的產生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力量,同時,也打破傳統電影產業的格局,瓜分走了傳統電影產業人的利益。


  過去的電影中,出品方一般也就三五家公司,而在最近一兩年,電影項目背後的出品方名單越來越長,這背後是更多資本入局,這給電影人帶來機會,也帶來挑戰。機會是,可以藉助資本的力量更好的實現夢想,挑戰是,需要分更多的心去跟資本打交道,而若你借不到資本的力量,就會在競爭中更顯劣勢。


  而對傳統的電影發行者和院線而言,資本和科技的力量恐怕就更是讓其苦不堪言。


  影院的收入來源有三個:票房分賬佔70%、廣告和運營佔20%,衍生品佔10%。從表面上看,票房收入的大部分被影院分去。但這些年,影院的日子卻並不好過,因為房租越來越貴。而如今,一些影院的日子甚至是沒法過了。因為,房東已不止是向其收租,而是乾脆將其取而代之。


  典型如萬達。


  雖然萬達最近資產負債的質疑不斷,但是真·國民公公王健林在電影產業的眼光仍然獨到。如今,萬達電影不但是國內院線老大,票房佔比13%,擁有絕對的渠道優勢和話語權,同時還在製作、發行、放映的全產業鏈佈局。在《戰狼2》,萬達就來了個贏家通吃,從投資一直吃到了放映,成為吳京之外的大贏家


  萬達之外,越來越多的地產企業和資本正在湧向這場爭奪。


  與博納拆分後的保利文化集團赴港上市,旗下保利影業加碼投入電影,保利院線也已經形成獨有的選片特色;恆大集團於2015年成立文化集團,目前主要佈局院線;以度假旅遊地產為核心的今典,是最早進入影院行列的地產商,在其官網中,電影產業已赫然是其四大產業之一……


  甚至,蘇寧、國美,也開始利用自身優勢轉向LBE(基於位置的娛樂服務)業務;包括接盤萬達文旅的孫宏斌,也正在雄心勃勃地向影視進軍,他稱:“這個行業可能後面會越來越好,現在房子也挺多,車也有了,飽暖思電影,下一步老百姓會花越來越多的錢在娛樂、度假、休閒上。”


  這些更有雄心,更有實力,也更殺伐決斷的人突襲而來,讓原本由國企主導的電影產業,在失去製作這塊陣地之後,也正加速丟失其另一塊陣地——院線。


  傳統電影公司,已經在開始慢慢被甩在了後面。


更具顛覆性的時代已到來


  資本和傳統民營大佬忙著攻城略地的同時,比資本和傳統民營大佬更具威力的科技也正在電影產業爆發力量,並給行業帶來更劇烈的改變。


  三年前,博納老總於冬一句“未來電影公司就是為BAT打工”語出驚人,震動業內。現在看,阿里影業已經憑藉強力增長逐漸實現著這個預言。


  目前,阿里影業的市值已經超過華誼兄弟,位列第二,僅次於萬達電影。比萬達更勁爆的是,它實現這一目標只用了3年。


  同為《戰狼2》票房獲利者的“阿里系”佈局更加錯綜複雜,無論是橙子映像、合一集團(優酷土豆)、光線傳媒都有馬雲的佈局。根據光線傳媒2016年年報,杭州阿里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持有8.78%的光線股份,為第二大股東。


  阿里影業的前兩年時間裡,最主要的策略就是燒錢。在影視產業鏈上下游進行了大量投資與併購,華誼兄弟、光線傳媒、粵科軟件、大地院線等都有其觸角的延伸,同時它也參與了博納影業的私有化。如今,阿里影業的業務已覆蓋投資、製作、發行、營銷、售票、數據等領域,形成了比較完整的電影產業鏈。


  而且,阿里正在用新的招數玩賺電影。如今,它的方向和重點越來越明確:不做內容,做平臺。說到底,阿里影業更多地繼承了阿里巴巴的電商基因,它像一家互聯網公司多過於像傳統的影視製作公司。


  在此依託下,阿里影業的佈局和盈利模式已經遠遠超出了傳統電影公司的想象力,甚至已經做到就算票房不成功,單靠衍生品銷售,也能躺著掙錢的程度。



  比如阿里影業投資的《三生三世》已經坐實了“大爛片”的名頭,按照常理來說,作為電影投資方,它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但是當對方是馬雲時,這個定律被改寫了。在《三生三世》,阿里仍然贏了,而且贏得很大,贏得不止於票房。


  《三生三世》是阿里影業自有IP之一,早在今年年初,它就把IP授權給包括服飾、美妝、食品飲料、家居百貨等60餘家品牌商進行衍生開發,其衍生品預估銷售額將高達3億元——而這部電影的所有投資才2個億。


  除了阿里,騰訊、百度等等也都在影視這個陣地打著各自的算盤。在這些資本、科技的爭奪下,中國電影的產業格局,已經在用一種充滿想象力的方式改變。未來,投資方和發行方、院線和商業綜合體、廣告和衍生品開發,他們之間的模式會越來越成熟,邊界也會越來越模糊,電影這個老行業正在爆發著新革命。


  不光是影視業,其他行業同樣如此。資本、科技,正在加速重構我們的產業世界,重新定義商業遊戲規則,如何在這樣的世界立於不敗,甚至更上層樓,是所有人都必須思考的問題,無人可以獨善其身,革命不是即將爆發,而是正在進行。


  誰會是革命的贏家?傳統電影人如何應對這樣的新局?這考驗著業界的智慧。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不會刷新自己的人,會在革命中一批接一批地倒下。


  就像在電影業,這些年的票房紀錄,常常都是傳統領袖之外的野路子新人創造,而那些自詡為“教父”、“脊樑”、“大師”的人,正在被時代遺忘,甚至嫌棄。不光是人,包括那些曾經霸佔甚至控制了中國人影視眼球的製片廠,電影院,也都在陣亡。


  《摔跤吧,爸爸》、《戰狼2》、《人民的名義》則讓神劇、腦殘劇、小鮮肉,以及他們背後的人,也都站到了這樣的門檻上。




更多新聞請打開投資界小程序


推薦閱讀

   點擊下方圖片進入閱讀

賣眼鏡賣到上市,幾十億的市值卻愛上買理財產品,千萬別再說這一行暴利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