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汶川地震中死去的女友:親愛的,對不起,我要去跟別人結婚了(看完淚奔)。

攝影交流平臺李小木2017-08-13 18:37:52

來源:李小木的小江湖  ID:ljtdxzg


親愛的彤兒:

 

天末涼風,蒹葭蒼蒼。

 

自你離去,已有九年零三個月的時間了。在這漫長的三千多個日日夜夜裡,我多少次地擡眼望著汶川方向的星空,又多少次在夢中聽到你近乎絕望的呼救,醒來後淚眼滂沱,不知所措。

 

好不容易熬過了身體內所有的細胞都更換了一遍,可記憶裡的海仍在洶湧翻騰,絲毫不見退潮的痕跡。

 

我知道,關於你的所有記憶,此生都註定無法平息了。

 

你知道嗎?

 

九寨溝前兩天也地震了。

 

我在上海得知發生地震的那一剎那,扔下手中的碗筷,發了瘋地往外跑,似乎一直跑一直跑,我就會跑到2008年5月11日,那個地震前一天的晚上,那樣我就可以把你從死神的手裡搶回來,而我,也將擁有一個更完滿的人生。

 

我跑了很久,直到跑不動了,站在黃浦江邊,想起你九年前回汶川老家的前幾天,也是站在這裡,霓虹燈溫柔地撫在你的臉上,你摟著我的胳膊,狡黠地承諾我說“下一次,下一次一定帶你回去見我爸媽。”

 

你食言了!


我一個大男人,37歲了,有房有車,事業有成,也老大不小了,卻一直沒有婚配。好多不知情的客戶都在打趣我,“董哥,真不知道你在等什麼,難不成在等七仙女下凡啊?”身邊的同事往往會示意搖頭,不讓話題再繼續了。

 

說實話,我以為我愛你沒有那麼深,我以為哭過痛過總要重新來過的,我以為時間會沖淡一切療愈一切的,我以為三年的感情可能需要三年才會忘記的,我以為藏起你的所有痕跡就能代表你從來沒有來過我的世界的…

 

所以,我前年就開始相親,來者不拒,遇到對眼的就馬上確定關係,準備徹底忘掉你開始嶄新的生活。

 

可是,我錯了。

 

跟別的女人吃飯時,我總喜歡去川菜館;逛街時,我總挑M的尺碼讓她試;約會時,我問也沒問就買了兩張恐怖電影票,一袋甜甜圈…因為我記得,你愛吃辣,愛吃小龍蝦,辣得鼻子上都滲著一粒一粒晶瑩的小汗珠;你身材嬌小,穿S碼有點緊,M碼略微寬鬆,你說不喜歡受束縛,M碼正好;你喜歡看恐怖片,害怕時大言不慚地求抱抱,然後猛吃甜的來緩解緊張的心情…

 

是啊,你的一切,我都如數家珍,銘心刻骨。

 

於是,在別人的眼裡,我也落得個“走腎不走心”的罪名,特別是當她們知道了你的故事,皆退避三舍,一來不想跟死去的人爭永恆,二來我心不在焉的樣子確實侮辱人。

 

由她們去吧,也許我此生的姻緣,早已隨你一起煙消雲散了。

 

後來我遵從自己的內心,把你的照片擺在了床頭,蘸著回憶過日子。

 

我上班時,假裝你還在家裡熟睡;我回家後,假裝你加班還沒有回來;我把咱們租住的那個房子買了下來,晚上的時候,我會為你點亮一盞小夜燈,生怕你萬一回來找不到回家的路。


一想到你那麼愛乾淨,竟然被埋在骯髒的廢墟之下,我卻連你家的門牌號都找不到,心裡就止不住地絞痛。一個活生生的大姑娘,怎麼一轉眼就成了遇難者名單上沉默的兩個黑字,甚至連屍身都沒有留下?


其實,我後來拜託救援隊的表哥把我帶去了現場,在滿眼的斷垣殘壁中,我徒手開始猛刨猛挖,十隻手指血淋淋的,可你一點心靈感應都不給我。


表哥說,已經過了黃金72小時,生命探測儀已經顯示沒有生命跡象了,你接受現實吧。


我說好。


也許我的彤兒根本就沒有死呢,你只是跟我開了個玩笑,變回了七仙女呢。


前段時間,我在微博上看到了馬航MH370上一名失蹤乘客的妻子記錄下的點滴,她用微博跟丈夫進行對話,近乎瘋狂,喪失理智。她每天都在盼望丈夫能活著回來,一度瘦到36公斤,甚至靠打激素來增加食慾,維持生命。


在她的世界,丈夫生死不明,自己活著的全部意義就是等他。


我能理解她。


面對跟愛人的生離死別,幾人能保持清醒的頭腦。但我比她好一點,相信你已經去往了天堂。

 

親愛的彤兒,你在那邊還好嗎?不孤單吧?爸爸媽媽和弟弟都陪著你吧?你在凡間可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

 

放心吧,福利院的安安已經12歲了,前幾年被一對美國夫婦領養了,偶爾他還會給我寫信;你在樓下種的小白楊也已經枝繁葉茂了;你的閨蜜跟原來的男朋友分手了,嫁給了現在公司的同事;還有你曾經最愛的戀人---我,馬上就要結婚了!

 

對不起,親愛的寶貝。


對不起,我最愛的人。

 

身為家中獨子,父母對我期望甚深。他們幾番催促,苦苦相勸,白髮橫生,祖父病逝之前,仍記掛著我的婚事,我在病床前答應過他們,在38歲之前,一定圓了我的終身大事。

 

她是我父親戰友的女兒,名叫思彤(聽到她的名字,我很驚奇,繼而開始相信命運的詭異和玄密,是什麼樣的巧合讓她與你之間冥冥中產生了這樣的聯繫)。


她離異兩年,人很善良,容許我的空間裡有你的存在。有一次她看到我手機屏幕上咱倆的合影,非但沒有責怪,竟然說太難得了,一個人對死去的女友都如此深情,恰恰說明了這個男人值得去愛。


她還說一定要替你好好愛我。

 

她的反其道而行之,讓我莫名的很感動。

 

其實跟誰結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會承擔起一個丈夫的職責,從此步入和另一個女人舉案齊眉的生活。

 

我會尊敬她,也許會愛她,也許不會愛她,但我不會再把她當作你,而是真正開始新的生活了。

 

你會祝福我的,對嗎?

 

幾十年後,我們還會再見。今生未了的情緣,期待來生再續。

 

今日的告別,權當一種儀式。因為我深知,此生雖不再入蜀地,你卻已經在我心裡獲得了永生。

 

汶川,再見;九寨溝,再見;成都,再見;四川,再見!


最愛的你,再見了!

 

愛你的董     

2017年8月10日


PS:


這篇文章應讀者董先生的請求而作,他口述,我整理,通話期間他幾度哽咽,泣不成聲。


他說掙扎了九年,痛苦了九年,在九寨溝地震的當天,他的心又被揪出來狠狠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是時候該放下了。正式告別之後,他會盡量剋制,努力迎接,和思彤過好自己的後半生。


此文,算是對彤兒的祭奠吧。


祝福他,希望他可以獲得幸福。

看完後你有什麼感想...評論區留下你的想法

最後

優秀攝影師推薦關注

↓↓↓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