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浙江—上海版”雄安新區橫空出世

天天說錢2017-04-08 12:29:58


”的衝擊波還沒有散去,從長三角又傳來一個大消息:—上海版的“雄安新區”來了!

 

認證為“浙江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的“浙江發佈”發佈了一條重磅消息:

 

【嘉興將設立浙江省示範區】日前,省政府同意嘉興設立浙江省全面接軌上海示範區。該示範區要著力打造成為浙江與上海創新政策率先接軌地、高端產業協同發展地、科創資源重點輻射地、一體化交通體系樞紐地、公共服務融合共享地,為浙江全面接軌上海提供示範。

 


當然,相比河北國家戰略層面的“雄安新區”,嘉興的“浙江省全面接軌上海示範區”規格要低,但你千萬不要因此輕視這個示範區,它同樣具有很強的區域合作價值。也許,你在雄安新區不能抓到的機會,在這個可以抓到。

 

“上海—浙江版”的“雄安新區”一樣有尚方寶劍。據當地媒體報道,早在2003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就把“進一步發揮浙江的區位優勢,主動接軌上海,積極參與長三角地區的交流與合作,不斷提高對內對外開放水平”寫入引領浙江經濟社會發展的“八八戰略”,他要求嘉興:“作為全省接軌上海的橋頭堡,承接上海輻射的門戶,要利用上海的平臺,取長補短,借船出海。”

 


跟“雄安三縣”相比,嘉興就顯得“人傑地靈”了很多,經濟也更為發達,在黨史上的地位更高。嘉興地處江、海、湖、河交會之位,扼太湖南走廊之咽喉,與上海、杭州、蘇州、寧波等城市相距均不到百公里,面積近4000平方公里,人口接近500萬。

 

嘉興市下轄2個市轄區(南湖區、秀洲區)、3個縣級市(海寧市、平湖市、桐鄉市)、2個縣(嘉善縣、海鹽縣),是茅盾、徐志摩、金庸、陳省身、豐子愷、沈鈞儒、王國維、李叔同等名人的故鄉。

 

其中嘉善縣跟上海的松江區、蘇州的吳江區接壤;平湖市跟上海的金山區、松江區接壤。這兩個縣市距離上海中心區的距離,在6570公里左右。

 


我此前在專欄裡分析過上海對外輻射的規律:重江蘇而輕浙江。原因其實很簡單:江蘇類似上海,是強政府模式,在吸引外資的過程中,政府在給予優惠政策、徵地等方面效率高。在浦東全面開放後,上海迅速從深圳搶回了“對外開放龍頭”的桂冠,資金、技術密集型的企業放在上海,次一等的就順手給了蘇州。

 

在相當長的時間裡,浙江重視民營經濟,政府對市場干預少,所以在吸引外資跟上海合作的不多。於是,上海的“量能”不斷向蘇州釋放,近年來又通過崇明島輻射到南通。而嘉興雖然緊靠上海,但受益不大。

 

近年來,浙江民間資本屢屢受創,炒房團、炒煤團、炒礦團都折損不少。官方也改變了思路,開始更加重視上海因素。通過修建杭州灣跨海大橋等大型基建設施,拉近跟上海的關係。

 


而上海方面,顯然也需要在蘇州、南通之外,尋到新的合作對象。有些必須轉移出去的企業,放在自己旁邊,總比給了其他區域更好。如果企業搬去四川或者陝西,上海的總部恐怕也維持不了太久。但如果這些企業能在嘉興、南通找到安身之所,他們就不會考慮遷移在上海的總部。

 

所以,設立“浙江省全面接軌上海示範區”,主動給上海提供一個“雄安新區”,絕對不僅僅是浙江的“單相思”,也是上海需要的。

 

其實上海投資者也早就注意到了嘉興,他們在搶購了蘇州崑山、太倉的房子之後,就掉頭去了嘉興的嘉善縣。所以嘉善在這輪限購中出手很早,在浙江大概僅次於杭州,早於寧波。

 

未來中國的大城市,都將形成一個“一小時通勤圈”。雄安新區到北京是100公里,而嘉善縣、平湖市到上海市中心也不過6570公里,只要高鐵、輕軌、地鐵連上,就是同一個城市。

 

其實,每一個超級城市都需要一個自己的“雄安新區”。只不過北京的雄安新區規格更高,搬去的很多東西其實是自己不願意割捨的,所以對市區影響更大。至於上海、深圳的“雄安新區”則是地方政府之間協商形成的,轉移過程中更注重市場規則。

 

深圳的“雄安新區”在哪裡?民間版的當然是東莞、惠州。其實東莞松山湖就很像白洋澱,現在華為的終端總部已經準備搬過去了,一個造價百億的華為歐洲城正在建設。至於廣東官方版的“深圳雄安新區”則在汕尾,名字叫“深汕特別合作區”。



原創不易,如果喜歡天天說錢的文章,請讀者朋友們幫忙點贊,你們的支持是作者最大的動力,謝謝!

【版權聲明:本文為劉曉博原創作品,公眾號轉載此文時,需要在正文前署名,並同時轉載文後的二維碼,否則視作侵權。】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