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兒子是校園槍擊案凶手

LinkedIn時三斤2017-04-21 02:32:43

大家好,我是西貫

 

每天在LinkedIn公眾號背後默默觀(偷)察(窺)大家的我,今天終於決定出山,分享好故事。

 

今天的故事關於一個Ted演講者。


2016年11月,時年67歲的蘇·克萊伯德(Sue Klebold)站上了Ted的講臺。

 

她不是碩果累累的學者,也不是功成名就的高管,而是一個雙手沾滿13個生命鮮血的殺人凶手的母親。

 

18年前的今天,1999年4月20日,她的兒子·克萊伯德(Dylan Klebold)與同伴一起,殺害了就讀裡的12名學生和1名老師。

 

這起事件被視為美國曆史上最血腥的校園槍擊事件。

 

17年之後,這位在案發後失去孩子、揹負“凶手母親”的罪名並罹患乳腺癌和各種精神疾患的母親終於鼓足勇氣,忍痛分享她從這場悲劇中悟到的道理:

 


本文由LinkedIn原創,作者時三斤。





殘忍的細節

有預謀的犯罪

 

讓我們倒回到18年前的今天,1999年4月20日。

 

上午11點,一場有預謀的殺戮逼近高中。

 

科羅拉多州傑佛遜郡哥倫拜恩高中的兩名18歲少年,埃裡克·哈里斯和迪倫·克萊伯德,在距學校800米的地方放置了一個小型燃燒彈,目的是轉移校內急救人員的注意。

 

15分鐘後,燃燒彈被引爆,兩人隨即進入學校餐廳。他們在餐廳放置了重達9公斤的空氣燃燒彈,這個劑量,足以摧毀整個一層餐廳和二層圖書館

 

隨後,兩人回到各自的車上埋伏,打算向所有躲避爆炸、湧向出口的學生和教員開火。

 

然而,炸彈沒有如約爆炸。

 

失手的二人隨即扛起兩支霰彈槍、一把9mm半自動卡賓槍、一把9mm自動手槍走向樓梯頂端,佔據了校園最高點。


 


上午11:19,殺戮的大門伴隨著哈里斯“上啊!上啊!”的口號被開啟。

 

坐在餐廳門口的學生,走上樓梯的校友,遠處足球場上的運動員,如同開闊原野上埋頭吃草的羚羊,平靜而無辜,絲毫沒有察覺到身後亮出獠牙的獵者。

 

一個人負責瞄準開火,另一個負責收割補槍。


幾名同學受傷後堅持奔跑,倖免於難;


一個腿部中彈的學生,靠裝死逃過一劫;


但並非所有逃跑的人都去到了安全的地方,真正的修羅場是餐廳樓上的圖書館。

 

11點29分,兩名屠戮者進入圖書館,開始像“割韭菜”一樣,挨個射殺躲在桌子下面的師生。

 

他們對同學進行辱罵,而後殘忍殺害。哈里斯揪住認識的同學伯娜,打了兩巴掌:“玩躲貓貓啊?!”話音未落,一顆霰彈射穿了伯娜的頭顱。

 

圖書館屠殺持續了一刻鐘。揹著巨大彈藥包的二人,癲狂般射擊、投擲炸藥,一刻未停。

 


這天,4月20日。按照聖經的記載,上帝將來淨化一切,把地球變成一個沒有汙染又美麗的樂園。

 

然而,在這場殺戮中,萬能的救世主缺席了。

 

幾聲槍響後,周遭陷入了奇異的平靜。

 

蜷身抱頭的避難者從噩夢中驚醒,小心翼翼地探尋這令人窒息的平靜源頭——槍手飲彈自盡了。

 

關於殺戮

我們想要個答案

  

受害者家屬的憤恨並沒有因為槍手的自殺而消退。

 

在他們心裡,罪人因死亡逃脫法律的懲罰,是逍遙法外的另一種炫耀。

 

與此同時,凶手的死亡堵絕了人們對其殺人動機的剖析——唯一知道這祕密的凶手,已經無法吐露半個字。

 

多年後,迪倫的母親站上TED的演講臺,分享前自己都不知道的細節——

 

迪倫的個性是完美主義,不習慣求助他人。在學校,他曾被大部分學生孤立,也曾感到沮喪、生氣。

 

迪倫和另一個男孩埃裡克分享了自己的憤怒。但作為母親的她,並不知曉兩個少年被黑暗攫住,並最終陷入深淵的窮途歲月。

 

槍擊發生的3年前,二人就開始在個人網站發佈對學校、老師和父母的不滿與憤恨——上傳惡作劇視頻,教人如何製作爆炸物,對同學、老師進行死亡恐嚇。


 

這些不正常的徵兆未能引起學校的重視,朝夕相處的父母也沒有感覺到他們的異常。這對於一直找尋存在感的兩個少年來說,諷刺到令人心疼。

 

蘇·克萊伯德不知道兒子為什麼會走上這樣一條不歸路。

 

她不知道兒子早已入魔,不知道記錄了靈魂滑坡和犯罪計劃的個人網站的存在,不知道看似內斂平凡的兒子居然有“一個人反抗全世界”的瘋狂想法。

 


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她的兒子患上了心理疾病。


事實上,調查發現,約有75%到90%以上的人都患有一定程度的精神狀況問題。


然而許多長期心懷恐懼或憤怒,甚至覺得人生無望的人,都不符合精神疾病的診斷條件。只有當他們精神已經極度崩潰的時候,才會引起注意。 


一個可怕的數據是,約有1%~2%的自殺都伴隨著謀殺。當自殺率上升的時候,惡性謀殺率也會隨之升高。


對心理健康狀況的忽視,推著迷途的少年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淵,釀成人間慘劇。

 

如果前車之鑑

不能成為後事之師

 

槍擊案總共造成13人死亡、24人受傷,但這件事情的影響,卻無法用冰冷的數字概括。

 

數十年間,人們都籠罩在恐懼和疑惑中,“哥倫拜恩”成了校園槍殺案的代名詞。

 

兩年後的聖塔娜高中槍擊案中,和哥倫拜恩事件如出一轍,槍手說過“再幹一票哥倫拜恩”,但沒有人當回事。

 

數據統計顯示,自2013年至今,美國至少發生了185起校園槍擊事件。

 

我們通過網絡和新聞目睹了無數校園欺凌,卻始終沒有采取真正有效的方法去杜絕此類事件的發生。



此前,中關村二小兩名四年級學生把廁所垃圾桶扣到同學頭上,受欺負的孩子出現失眠、厭食、恐懼上學等症狀。然而,學校聲稱這是偶發事件,不構成校園欺凌。


這種逃脫責任、縱容肇事孩子、忽視青少年心理問題的行為,正是悲劇的癥結所在。

 

我們在對待青少年的訴求時,常常是無情而又粗暴的——


沒關係,他欺負你我去罵他;


沒事的,打一下又不疼;


你不惹他,他會找你的茬……

 

幾乎可以預見,依然有下一個迪倫和埃裡克,被困在路上。

 

哥倫拜恩槍擊案中的一個細節值得回味——

 

槍手之一的埃裡克,在屠殺開始前遇到了朋友布朗。布朗關心地問他怎麼沒去期末考試,埃裡克含混地說:“嗯,布朗,我蠻喜歡你的,我蠻喜歡你的。現在就回家吧,趕快離開這裡。”

 

殘忍和無情往往是在長久的冷漠對待中形成的保護殼,但如果遭遇意外的關心,身披鎧甲的人也可能露出柔軟的腹肋。


暴力從來都不能解決問題,暴力本身就是最大的問題。

 

而我們的忽視,或許是更殘忍的暴力。

 

面對校園欺凌,我們該做什麼?





LinkedIn招聘啦!在微信後臺回覆關鍵詞“招聘”,即可瞭解我們最近的職位信息。


LinkedIn歡迎你的加入!~~


本文由LinkedIn原創,作者時三斤。

LinkedIn歡迎各類廣告品牌合作,發郵件至wechateam@linkedin.com獲取更多信息。

©2017 領英 保留所有權利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