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友故事丨跑馬實為跑心,控制配速根據狀態微調刷新PB

騰訊跑步阿超2017-05-13 17:18:43

阿超/

 


2017319日,重慶國際馬拉松。


又見南濱路,真好!


為了這次馬拉松,在結束之後,就邊休整邊著手準備今年的參賽。去年十一月五日的西昌國際馬拉松,就是一場檢驗,看看大半年調整,效果到底如何。前感冒了,身體也不在狀態,及時調整心態:以一顆平常心來按照預案奔跑。還好,官方成績353,順利地完成400的預定目標。


2015年西昌馬拉松開始,到今年的重慶馬拉松前,已經四個全馬——

2015.11.05西昌馬拉松;

2016.03.19重慶馬拉松;

2016.03.27成都雙遺馬拉松;

2016.11.05西昌馬拉松。


西昌馬拉松已經是一個來回了。2016年西昌馬拉松,讓我略微明白的內涵:不在於你配速能進四超三,也不在乎你能跑全馬超馬,而在於你理性奔跑的控制能力。而在這之前,我是一位無知無畏的跑盲,啥都不懂還自以為是。幸好,跑友胡胡是位真跑者,從來不瘋跑:大賽前,都會根據身心狀況做好預案;賽中,執行預案並隨機微調。有胡胡的熱心指點,我少走了很多彎路。只是,俺生性痴愚,是一個不撞南牆不回頭的傢伙。


想想當初,第一遠距離跑,啥也沒準備,直接就跑。幸好那天天氣還涼爽,幸好跑得早,四十六公里。事後,把跑友嚇了一跳——完全不敢想象,後來,漸漸懂得些了,後怕起來。跑自己的首個馬拉松——西昌馬拉松時,胡胡再三叮囑我,第一,前十公里一定要壓速,千萬要根據自己的節奏跑,不要被氣氛給帶快了,不然後半程就艱難了;第二,要按時補給。


而我,這兩點都沒有做好。剛開始,就被現場氣氛裹挾著給帶快了。十多公里時,覺得很輕鬆愜意,就覺得,能量膠用不著補給。更何況內心還有些抵觸,覺得這能量膠啥東東哦,不知道是啥味道,說不定吃了反而對我有影響。於是,沒按時補給。卻不料,到了三十五六公里連續上坡時,遭不住了,才不得不趕緊補給能量膠。


照理,有了這次教訓,20163月的重慶馬拉松,就應該修煉得好些了吧。卻不料,江山易改稟性難移,前半程,尤其是前十公里,不僅沒有壓住配速,反而在瘋跑。後來,明顯感覺到了體能的嚴重透支,並且,還導致右側膝蓋外側的不適,不得不淋水緩解,這樣才完賽。


去年重慶馬拉松回來之後,休整期間,也沒有好好休整,又瘋跑起來,不幸,傷疼再次折騰。這終於讓自己明白,跑馬不僅僅只是跑馬,那分明就是跑心啊!來到賽道上,誰不想超越自我取得不錯的成績?可是,期望與身體素質之間存在著必然的矛盾。能跑與會跑之間有著萬兒八千裡的距離。


這份痴頑愚鈍,就是心魔。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住著一個心魔,跑馬更需要用理性來限制住它的躁動。正所謂心生種種魔生。


浴火重生,鳳凰涅槃。

唯有經歷,磨礪,方才能成長。



懷揣著這想法,我走進了20161105西昌馬拉松。賽前一週,感冒了,出發前,剛剛好了。113日出發那天,居然扁桃發炎了。面對窘境,一再自我叮囑,學會控制,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按自己的節奏理性奔跑,千萬別再受外界的影響。


115日八點,發令槍響。隨即,賽道氣氛奔騰起來,熱烈,激情,整個賽道沸騰,整個西昌沸騰。所有的選手,都飛奔起來……我也隨著人流奔跑起來。只是,那一刻的內心,顯得沉靜多了,按照自己的節奏,不疾不徐奔跑著。第一公里,咕咚報告配速5'51'',還行。第二公里,4'42'',趕緊壓速。後來,漸漸的,掌握節奏奔跑起來。大約是沒有活動開吧,小腿有些僵硬感覺。也沒太緊張,只是,控制著節奏奔跑著5'15''。十公里之後,漸漸地進入狀態。而咱們一起去的跑友,一個個都早不見背影了。然而,自己的內心是恬靜的,沒有絲毫的失落,反而想,我為什麼要和他們較勁呢?


進入邛海溼地賽道,湖面,漁舟,遠山,薄霧,陽光……賽道綿遠,彝胞熱情,多愜意!時而結伴而行,時而隻身奔跑……沉浸其中,全身心每一個細胞都隨著奔跑愉悅起來。


二十八公里之後,漸次進入坡道。一個坡道接著一個坡道。我依然按照自己的節奏,奔跑著,不斷地超過身旁的奔跑者。


三十二公里前後,居然看到咱們的一些跑友了。一個念頭從我心底蹦出來,怎麼了?多半是前半程快了點吧。


漸漸的,體能捉襟見肘開始透支了,需要靠毅力堅持了。堅持著,39——40——41——42——42.195.


3小時53分。


西馬,我的第二個西馬,順利完賽。

 

西馬,讓我感悟良多,跑馬不是跑馬而是跑心。

西馬,讓我對2017年的重慶馬拉松,更多了一份信心,更多了一縷期盼。



漸漸地重慶馬拉松悄然臨近了。我也小心翼翼著,儘管如此,感冒依然不期而至恭候於我。出發時,還是有點點感冒的意思。


318日到了重慶,繼續保持飲食的清淡,好好休息。


怕冷,準備了雨衣。到了,檢錄進入賽道,果然有些冷,穿上雨衣,活動準備。


八點零一分,發令槍響起。接著,巨大的人流,湧動起來,跨過計時地毯奔跑著。


我隨意奔跑著,不快也不慢。第一公里配速,5 ' 14'',很好。我繼續奔跑著,身邊,不斷有人越過……見此情景,沒有去年跑馬時的急迫心。同樣的賽道,同樣的情景,此刻,內心是寧靜的,這沸騰的南濱路,於我為浮雲。彷彿,這賽道就只我一個人在奔跑一般。身邊川流不息的選手,反而成為了我眼中的風景,我是看客,不是參與者。


第三公里,配速,4 ' 58'' ;第四公里,4 ' 59'';第五公里4 ' 58''



漸漸地,進入狀態了。全身心活動開了。似乎有加速奔跑的衝動。第六公里,4 ' 52''.一聽,趕緊壓速,回落到五分零點。


就這樣,不緊不慢地奔跑著


二十二公里時,有330兔子來了,一時興奮,加速跟著奔跑一段,一聽配速,4 ' 24''。不行,快了,這樣跟著跑別別被拉爆,趕緊壓速,回落至五分左右。


二十五公里處,跑友濤哥,居然在對面跑道了——已經過折返點了。跑到折返點,我才明白,濤哥比我快了兩公里多點。


慢慢的,偶爾會看見有的跑友堅持不住在拉伸了。再看看我自己,還不錯,沒啥問題。配速依然控制在五分零點。


三十二,三十五,三十八……

 

終點拱門,漸漸地清洗起來!

穿越拱門!回望計時牌:11:35:00.

成功刷新PB!去年的344被超越。

 

回顧這一歷程,想想別人,想想自己,頗有感觸,最初奔跑飛快,都說一點不累,很輕鬆,可是到了三十公里之後,就跑不動了,甚至走路了。


看來有實力,但不一定就能跑出好成績來。


在整個賽程中,我根據自己的實力以及狀態,隨時微調,在安全的前提下努力保持配速的相對穩定性,尤其是每五公里配速,幾乎很穩定,5 ' 05''左右。

 

重馬,再次讓我明白了,跑馬非跑馬,乃跑心也。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