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為何股價暴跌:不是因為虧損太多,而是因為看不到希望

虎嗅網柳胖胖2017-05-14 08:25:24


虎嗅注:本文作者@柳胖胖,獨立互聯網評論人,資深產品經理,個人微信號:leslie0724,微信公眾號:一個胖子的世界。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5月11日,在盤後的2017Q1財報公佈後,Snap的股價遭遇跳水,最多的時候跌了25%,真是和當初IPO首日的暴漲相映成趣。

為什麼大跌?長期來看,Snap早就跨過了用戶量積累的初級階段,競爭主要還是來自FB的影響,我之前精譯的一篇文章裡提到過:從競爭層面和產品策略來看,Snap更像蘋果,而Facebook更像

Snap在招股書裡表達出來的對創新和人文價值的追求,和當年的蘋果十分相似,而Facebook的強大之處就在於,它已經壟斷了大部分的社交關係鏈以及上下游的相關服務,這和當年微軟的Windows有其它的軟硬件小夥伴(IBM和Adobe等)的配合建立生態的情況十分類似。

而我們都知道,直到喬布斯做出蘋果手機之前,蘋果公司的電腦產品從來沒有突破過微軟生態的封鎖。

Snap很像喬布斯第一次被踢出董事會的那個蘋果公司,創新很多,但被微軟在商業上壓制得死死的,喬布斯回來後也知道玩PC玩不過微軟,才從其他產品切入,有了後來的輝煌。

所以不管閱後焚還是不焚,Snap和FB競爭的核心,依然是誰搶到最多的有著馬太效應的社交關係鏈,誰就能把誰剋制得死死的。

而暫時來看,把Snap創始人Evan Spiegel當成FB的“首席產品總監”來用的Mark Zuckerberg,道行畢竟還是更勝一籌。

就短期來說,這種暴跌還是是因為Snap財報的各項數據都遠低於預期。首先,日活1.66億,同比增長36%,看上去還不錯,但卻是近兩年來的最低增速。


電話會議裡,首席戰略官(Chief Strategy Officer)Imran Khan 提到在線時長已經超過了30分鐘,算是比之前IPO招股書裡提到的25-30分鐘的區間要好了一點點,雖然只有一點點。

儘管,Instagram Stories功能絕對是抄襲Snap Stories的無疑,但這個功能的日活就已經超過了Snap整體,達到了2億。然而,它並不是直接搶走Snap的用戶,這些日活大部分都是Ins自己的日活。這個copy戰略的這正成功之處其實在於,它讓Snap獲取新增用戶更困難了,同時,讓Ins更好的留住現有用戶。

再來看,1.5億美金,同比雖然大增268%,但環比居然下降10%!同時,ARPU只有0.9美金,環比下降14%!最後,它一個季度整體還虧損了22億美金之多(其中上市後的員工期權報酬佔了20億美金)


CFO Drew Vollero把營收不力的責任推到了廣告業務的上,因為一般來說,新年Q1的廣告收入都會低於去年的Q4(比如聖誕節)。但是,季節性因素只該出現在已經完全成熟的公司身上(比如Google和FB),而Snap卻才剛剛開始它的變現之路,如果它自稱的Snap獨有的廣告商業模式真有如此巨大的潛力,那麼起碼在初期階段,它的增長應該是很容易蓋過季節性因素的影響才對。

以下的表格為Google、FB、Twitter和Snap從開始變現算起(營收增長同比超100%),到第一次因為季節性因素影響而遭遇新一年Q1收入不及前一年的Q4。

Illustrated by Ben Thompson

另外,Snap的每股淨虧損從上一季度的0.14美金增加到2.31美金,雖然這主要是IPO以來的stock-based compensation(股權激勵)導致的,但這個代價依然太高了。20億美金的員工期權報酬,是FB同期的2倍,Twitter同期的4倍之多。

其中,最可怕的是,創始人Evan Spiegel自己就領走了價值7.5億美金的股票。但願在未來,他能繼續證明他能賺更多的錢回來。

之前被詬病的主營業務成本環比有了明顯下降,這是一個比較關鍵的數據,如果能把單用戶收入的成本保持不變,只要公司安心提高單個用戶的收入,或者提高總用戶數,就能實現盈利的目標。FB正是兩樣都做到了,成為世界社交之王,而Twitter則兩樣都沒作好。但Snap因為ARPU值也下降了,所以完全沒有體現出成本下降所帶來的好處。


一個推薦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