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走不謝 | 2017阿維尼翁戲劇節剛剛公佈了節目單

孟京輝戲劇工作室中國戲劇第一平臺2017-05-14 20:58:53




如雲,如夢幻的雲。

這是因為藝術品不是有形的,也不是材料,也不是可驗證的,不是現實,不是精準,也不真實,既沒有證明,也沒有認證,不理性,她只是說了實話。因為證據扭曲了真相,現實扭曲了真實,感受只不過是一個希望。而藝術在說實話,當我們渴望真理,當所有的政治前景對於我們來說已經變得難以承受了,說實話,藝術成為不壓倒我們的唯一真理。


——阿維尼翁IN節藝術總監奧利維耶·匹 (Olivier Py)





2017年是阿維尼翁戲劇節71週年,前不久剛剛揭曉了主節目單。本屆戲劇節將於7月6日至26日21天,其中各類戲劇舞蹈等國際舞臺的大腕比比皆是。藝術總監奧利維耶·匹 (Olivier Py)也將獻上他的大作的《巴黎人》及《哈姆雷特》。


本次邀請名單裡有近年來中國觀眾熟知的,德國當代教父級戲劇大師弗蘭克·卡斯多夫(Frank Castorf),以多媒體視聽劇場聞名歐陸的英國女凱蒂·米切爾(Katie Mitchell)、希臘天才導演和舞蹈劇場實踐者迪米特里斯·帕派約安努(Dimitris Papaioannou)、歐洲炙手可熱的青年戲劇導演西蒙·斯通(Simon Stone),威尼斯戲劇雙年展領頭人 等等,近年來頻頻造訪阿維尼翁的明星朱麗葉比諾什也帶來了自己的音樂作品。


我們已經為您寫好了IN單元觀劇攻略,看戲不踩雷,正確開啟阿維尼翁戲劇節。



🇫🇷


 第71屆阿維尼翁戲劇節 IN 單元 

 

 

DIE KABALE DER SCHEINHEILIGEN, DAS LEBEN DES HERRN DEMOLIÈRE

虛偽的陰謀,莫里哀先生的生活

FRANK CASTORF 弗蘭克·卡斯托夫

7.8/9/11-13 17點

PARC DESEXPOSITIONS – AVIGNON 阿維尼翁展覽公園(需乘坐巴士)

5小時45分鐘

 

為了吸引公眾注意、並以玩味的方式探究藝術家和政治家間的關係,德國當代教父級戲劇大師Frank Castor(弗蘭克·卡斯多夫)搬來了幾位名人。兩位?四位?比這個數字更多——第一位是俄羅斯作家、導演Mikhaïl Boulgakov(米哈伊爾·布爾加柯夫),他的作品因被指反蘇維埃政權而從未被公開發表;第二位是法國喜劇作家、演員、戲劇活動家Molière(莫里哀),雖因觸動貴族及封建勢力的利益而被多次禁演,但他卻一直被皇家法庭包庇縱容,直至病逝。當然還有影響二者人生的審判者:斯大林和路易十四,事實上,兩位當權者都是與藝術家們有私交的。莫里哀響應國王的委託創作了L’Impromptu de Versailles(凡爾賽即興劇)。而三百年後,布爾加科夫以此為據創作了La Cabale des devots(卡巴拉信徒)和Le Roman de Monsieur deMolière(莫里哀先生的小說)……


當然,Frank Castor,這位著名的德國導演是絕不會滿足於照搬布爾加科夫原作的。他還為《虛偽的陰謀》添加了很多了不起的元素:Jean Racine(拉辛)、Rainer Werner Fassbinder(法斯賓德).....以及排練期間不斷閃現並被添加到作品中的驚人臺詞。鑑於他剛被政府取締了人民劇院導演的身份,這部作品也成為了Castor為他自己和德國政治界之間的關係添加評論、註解的一種方式。那麼問題來了:如果所有事都被允許,審查制度還有什麼意義?藝術家要取悅的究竟是誰,他們又該從哪裡獲得自己應得的肯定?


DIE KABALE DER SCHEINHEILIGEN, DAS LEBEN DES HERRN DEMOLIÈRE

 

 

IBSEN HUIS

易卜生之門

SIMON STONE

7.15/16/18-20 21點

COUR DU LYCÉESAINT-JOSEPH 聖約瑟夫庭院

4小時

 

舞臺上的角色們都共有著類似的剪影,他們是表兄弟,姐妹,女兒,兒子,或僅僅只是易卜生筆下的角色?這個想象而成的大本營揭示了什麼?在聖約瑟夫庭院巨大的舞臺中央,澳大利亞導演Simon Stone(西蒙·斯通)依據某種譜系結構,建造了一座板式建築以呈現舞臺。這種譜系源自對戲劇演出連貫性的嶄新探索:劇中家庭的生活的每一節故事都發生在一個房間裡,建築如水果般被層層剝開,隨著劇情發展一步步展現在觀眾眼前。導演在他的實驗探索中,迴歸到這個面臨危機的家庭的核心問題,去關注那些還未被治癒的疤痕。臥室、廚房、閣樓……每一個房間都承載著他們的心靈創傷、掙扎,以及美好的回憶。


從自身的經歷出發,西蒙斯通不僅把生活在現代的人物放入劇中,還加入了對易卜生甚為珍貴的角色:那些能移去蓋在生活中種種謊言上的遮罩物的人們。《易卜生之門》是一部運用嶄新的劇作方法溯源人類和人類的生存本能的戲劇,它帶出一個永恆的問題:在所有異常都成為常態的奇異世界裡,我們到底應該如何奮力向前?


IBSEN HUIS


  

DE MEIDEN

女僕

KATIE MITCHELL

7.16/18/20/21 15點

7.17 22點

L’AUTRE SCÈNE DUGRAND-AVIGNON – VEDÈNE 大阿維尼翁地區劇場(乘坐巴士)

1小時45分鐘


以多媒體視聽劇場聞名歐陸的英國女導演Katie Mitchell(凱蒂·米切爾)為法國荒誕派劇作家Jean Genet(讓·日奈)的《女僕》賦予了新的歐陸解讀。她把故事背景從巴黎公寓搬到了現代阿姆斯特丹市區中心,女僕們則變成了波蘭人。每當索朗日和克萊爾的女主人出門時,這兩位女僕總是交換著扮演她,模仿她的聲音和儀態、毛手毛腳地擺弄對方……雖然女僕們如初版一樣穿著她們主人的衣服,模仿她的樣子,這部復排戲還是出現了明顯的錯位。在Katie Mitchell的解讀中,《女僕》更像是在討論父權社會的剝削,而不是女性相對另一些女性的主導地位。Papin姐妹弒主案的悲劇給了原作者靈感,而與之相對的,千萬女性和低薪移民苟延殘喘於當今社會給了凱蒂創作的動力——他們都被自己別無選擇地依賴著的人不斷壓榨,直至崩潰。女僕們通過把男主人送進監獄擺脫了他,繼而密謀讓女主人也消失於世……冤冤相報,他們當真能成功克服困局嗎?


DE MEIDEN


 

BESTIE DI SCENA

舞臺上的野獸

EMMA DANTE

7.18-20/22-25 20點

GYMNASE DU LYCÉEAUBANEL 黎明高中體育場

1小時15分鐘

 

著名西西里戲劇家表演家Emma Dante女士的又一力作!現場出現的“野獸”,就像亞當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園,人類這種動物最終被困在在充滿陷阱,誘惑,罪惡的地方,塵世;這裡有需要的一切,家,遊戲的房間,仇恨,愛情,避難所,恐懼,海灘,溝渠,墳墓,災難…


長期以來,Emma Dante的舞臺語言都是有各種方言、手勢和口音組成的。這裡的南方語言是微不足道但廣為流傳的一種,它在這位西西里導演的手中被昇華為一種隱喻,並被放置到超現實語境中以開發其能力極限。語言、肢體、節奏……絕非沒有想象力地,強化表現出這部人類喜劇的殘酷性,並引發了人們對社群的社會、政治性探討。在《舞臺上的野獸》中,14位表演者從黑暗中突現…舞蹈、叫喊、歌唱、瘋狂、痴笑,從西裝革履到渾身赤裸,他們退去偽裝、扭曲四肢、甩動汗液,表述獸性……那些舒適的坐在臺下的觀眾亦是表演的一部分,社會化的面具掩飾面對臺上“野獸”的不安和無所適從


導演繼續尋找著她的整體性,沒有文字,沒有裝飾,沒有服裝,沒有音樂,只有演員。演員把自己交付出來,直面自己,直面幕布,直面物體,直面服裝,直面對話,他們必須不停止的行動,就像骰盅裡面的骰子……因為所有人都是被召喚必須生存下去的人,即使他們面對的是無盡的混亂。


(因劇照不可描述,請自行聯想)


 

SANTA ESTASI ATRIDI : OTTO RITRATTI DI FAMIGLIA

阿特柔斯的神聖狂歡:八大家族肖像,根據埃斯庫羅斯,歐裡庇德斯,索福克勒斯

ANTONIO LATELLA 安東尼奧·拉特拉

7.19/22/25 15點 第一部分 : 伊菲革涅亞在奧利得,海倫,阿伽門農,厄勒克特拉

8小時50分鐘

7.20/23/26 15點 第二部分:奧萊斯特,歐墨尼德斯家族,伊菲革涅亞在塔夫裡達,克呂泰尼斯特拉

7小時40分鐘

GYMNASE DU LYCÉE MISTRAL 北風體育場

 

阿特柔斯的故事得從他被詛咒的父親講起:坦塔羅斯與宙斯關係密切,宙斯經常宴請招待他。坦塔羅斯為了報答恩情,邀請眾神去自己的宮殿用餐。但他發現備好的食物不能滿足神靈們的胃口,於是將自己的孩子親手斬殺,把肉割下來供眾神食用。眾神發現真相時感到驚恐萬分,他們判坦塔羅斯犯下重罪、罰他受永世的折磨,而他的後代也被下以毒咒。到了受審判的第四代時,這個家族已經經歷了謀殺、弒母歿父、殺嬰、強姦和亂倫......

在埃斯庫羅斯、歐裡庇德斯和索福克勒斯的創作才能之下,這些人物變成了悲劇的英雄、傳奇和經典。威尼斯戲劇雙年展領頭人ANTONIOLATELLA(安東尼奧·拉特拉)的演繹則兼具規則和出格。他將這8個古老的故事講給了7名年輕的戲劇構作,再將它們交給新一代演員的演員們。在這一場16個小時的神聖狂歡中,意大利導演承認,他想質詢兩個原則問題。其一,在社會大環境下家庭是否存在監管的作用?其二,父輩形象在傳承繼承及轉變中有何作用?對於這位威尼斯戲劇雙年展的領頭人來說,“我們必須擺脫老一輩人給我們的責任,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找到屬於我們自己的存在。 ”


SANTA ESTASI ATRIDI : OTTO RITRATTI DI FAMIGLIA

  

 

THE GREATTAMER

偉大的馴獸師

DIMITRISPAPAIOANNOU

7.19-22/24-26  15點  

LA FABRICA 工場

1小時45分鐘


在《偉大的馴獸師》中,迪米特里斯·帕派約安努(Dimitris Papaioannou)毫不猶疑地給予演員們挑戰:11位表演者需要通過解構、誇大、吸收甚至摒棄些什麼來找到自己在這個華而不實的舞臺上的平衡點。從一個隱喻開始,這齣戲逐漸顯現出它感官的、原始史詩般的面貌。


“關鍵在於挖掘、埋葬,然後揭示。我們探討的是一種關於過去、繼承和內在性的身份認同。”導演通過揭露當代生活中的小悲劇和大荒謬,加入馬戲界最廣為人知的角色:小丑和雜技演員,將這部戲變得憂鬱又滑稽。在詼諧和悲劇的色彩中,導演向歐洲最偉大的畫家們致敬:波提切利、拉斐爾、爾·格 雷科、倫勃朗、⻢格里特、庫奈里斯——他將楷模的標準設置甚高,並呼籲人們抓緊在世之時傾其所有,去創造、去貢獻。Dimitris Papaioannou對美和優雅的追求從未鬆懈,他用盡身體的所有可動性,在舞臺上畫畫。


THE GREATTAMER


 

VAILLE QUEVIVRE (BARBARA)

為價值而生(芭芭拉)

JULIETTEBINOCHE ET ALEXANDRE THARAUD 朱麗葉·比諾什 和亞歷山大·撒勞德

7.23-26 22點

COUR DU LYCÉESAINT-JOSEPH 聖約瑟夫庭院

1小時30分鐘


  • Juliette Binoche et Alexandre Tharaud



“記憶中每一次墜入谷底,我總能設法東山再起。當然,我必須非常熱愛生活……”在歌手Barbara死後一年發表的未完成自傳中,她這樣寫道。Barbara在其中以謙虛而詩意的方式講述了她被亂倫和佔有侵害的童年、她在比利時的放蕩日子,以及她早年在巴黎卡巴萊夜總會的職業生涯。她寫道那些纏繞了她終生的夢想:去歌唱、寫作、作曲,在舞臺上和觀眾在一起,還有她渴望的“最美麗的愛情故事”。這些素材成為創作核心,成就了朱麗葉·比諾什的歌聲和亞歷山大·撒勞德的鋼琴演奏。Barbara的寫作和表演者對她的回憶混合在一起,劇目通過歌曲和臺詞,深入歌手風光表面下的祕密世界,創造出一道敏感的靈魂風景線。比頌揚生活、愛情、痛苦和憤怒更多的是頌揚希望。希望是在黑暗和殘酷中,也能永遠保持自我。朱麗葉·比諾什說,光明中的陰影恰如日光下的黑天鵝絨般動人。






*阿維尼翁戲劇節觀察團正在招募*


戲劇節觀察團由孟京輝戲劇工作室發起,已有2年曆史,專業戲劇人、著名媒體人、各界文化名人和評論家組成。團隊將對藝術盛世的一切事物進行全方位的觀察、紀錄、思考,並隨時隨地即興發起遊覽、觀劇、討論、沙龍、飯局、PARTY。並提供更草根、更自由、更及時、更給力、更趣味的矚目與發表。


更多阿維尼翁戲劇節報道請持續關注!




你可能還想了解:


2017柏林戲劇節[壹]

 ▼


2017荷蘭藝術節

 ▼


2017錫比烏戲劇節

 ▼



 

孟京輝戲劇工作室

MENGJINGHUI.COM.CN


諮詢、投稿、轉載或商務合作請添加小編:NB-wuliu





▼ 2017阿維尼翁戲劇節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