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黑白兩道聞風喪膽的梟雄,冷酷無情,人人口中的惡魔,而她……

杭州佬兒2017-05-18 18:52:33


第一章 只是個替身

夜色深濃,秋天的夜,薄涼的月色,讓人發寒。

凱悅大酒店是a市最豪華的六星級酒店,今晚,在這間酒店裡被包了場,包場的主人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梟雄,在全球都能呼風喚雨的冷少,

冷慕宸一身黑色的西裝,坐在一間豪華包廂內,修長白淨的指間夾著一根菸,嫋嫋的煙霧升起,迷濛了他的視線。

“冷哥,今天兄弟們可都喝得盡興了,可這時候也不早了。”他身邊的一名男人,皮膚黝黑,濃眉大眼的,嗓門也不小。

“冷哥,聽說秦家小姐是出了名的交際花,這男人可數都數不清,你不怕吃虧啊?”另一名男人也開了口。

聽口氣,這兩人對這門婚事都不贊成,只不過,男主角自己都沒意見,這些底下人也只是說說而已。

有些話,也只敢在酒後才敢說。

“秦長春欠了我這麼多錢,也不是送上他的寶貝女兒就能解決的。”冷慕宸冷冷地說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秦長春是在有意拖延時間,那秦家的女兒也太值錢了點吧?”這次開口的是冷慕宸的左右手之一,凌以傑。

冷慕宸依舊一臉冷然地抽著煙,“你們好好看著秦長春,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那冷哥,晚上,你是不是得要讓嫂子生不如死啊?還是欲仙欲死?”男人一臉的淫笑,以前對於秦家的掌上明珠也只是聽說而已,多少人見過。

“冷哥,聽說她長得妖嬈嬌媚,身材更是火辣,上過這麼多的男人,那床上工夫也絕對不一般。”

圍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們,一人一句,來來往往。

而站在冷慕宸右邊的一名嬌媚女人的臉色卻不太好。

“你們說夠了沒有!”終於忍不住,她還是開口低吼道。

“我們的安娜小姐生氣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追隨著冷慕宸出生入死的安娜小姐對他是有著特殊的感情的。

當然,兩人的關係自然也不一般,除了親密關係外,她始終沒能成為正式的冷太太,而卻被一個千人騎過的女人搶了先。

“生氣了?”冷慕宸滅了煙,微抽擡眸,眉眼間沒有任何的笑意,脣角卻是淡淡地勾起。

“冷哥。”安娜只是喚著他,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她和他有過親密的關係,那她也謹守著自己的本分,從不逾越。

“冷哥,要不要把新嫂子帶出來,給兄弟們過過眼癮啊?”一個男人開口提議著,接下來,便是一陣附和聲。

冷慕宸優雅地端起了酒杯,一口飲盡了杯中的烈酒,幾不可見地點了點頭。

另一間豪華的總統套房內,一臉精緻妝容,一身奢華的專門從法國巴黎定製的婚紗,今天是她的婚禮,竟然會是她的婚禮,沒有親人蔘加,她只不過在一張紙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便賠上了她的一輩子。

縱使她的心中有萬千個不願意,可為了那份養育之恩,她成了她名義上姐姐的替身,嫁給了冷慕宸,一個人人口中的惡魔。

整個人瑟瑟發抖地蹲在牆角,她高中才畢業,她才十八歲,而那個男人,整整大了她十歲,即使在燈光如燦,奢華地讓她不願意多看一眼的房間內,還是害怕。

內心十分的恐懼,只是,她沒有選擇的權利。

一天沒有進食的她,現在頭暈得厲害,房間裡除了茶几上擺放著的酒瓶和酒杯,沒有其他的食物,她是個滴酒不沾的女孩子,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

而她知道,在她答應做替身的時候,一切都遠離了她,未來的路,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正當她餓得眼冒金星,原本擦著盈潤脣彩的粉脣也變得乾澀,她咬了咬下脣,讓自己清醒著意識,等待著那個可怕的男人。

砰的一聲,房門被重重的打開來,進來的不是今天的男主角,而是兩名粗狂的男人。

“嫂子,冷哥有請。”語氣裡也帶著不客氣,嫂子兩字也沒有任何的尊敬。

“你們要帶我去哪裡?”又往角落裡縮了縮身子。

可話音才落下,那兩名男人毫不溫柔的將她一把拉起,架著想要掙扎著離開的新娘子。

秦雅瀅的一切掙扎和抵抗都成了徒勞。

“啊!”秦雅瀅還沒看清楚情況就被重重的往地上一扔,即使地上鋪著地毯,她依舊被撞的生疼。

“秦雅琳,擡頭!”冷慕宸的聲音不高不低,卻帶著強大的震懾力。

是啊!秦雅琳,她現在是秦雅琳,不是秦雅瀅。

但是她卻不敢擡頭,也許會被認出來,她是假冒的,那她就會沒命吧!

第二章 虛偽的女人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裝純情嗎?”冷慕宸依舊坐在沙發上,一臉悠然自得的模樣。

“冷哥的話你也敢不聽?”一道粗蠻的聲音在她的耳邊想起,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擡起,整個房間裡的人看清了她,她也看到了坐在最中間位置的男人。

是他!她的丈夫竟然是他!

“冷哥,沒想到這娘們長的還挺標緻,難怪這麼多男人上她。”

確實漂亮,精緻小巧的五官,細細的秀眉下是一雙如黑珍珠般的明眸,俏挺的鼻子下是粉嫩的紅脣,只不過上面泛著血絲,是她自己咬破的。

白皙的肌膚,線條優美的鎖骨,抹胸式的白色婚紗下,胸前的圓潤若隱若現,一股溝壑讓他的眼眸變得深沉。

這樣的姿色,確實讓她有資本混在男人堆裡,只要是個男人,她的隨便一個眼神便能把人勾了去。

“你在害怕?”冷慕宸從沙發上起身,現在她的面前,居高臨下俯視著她。

害怕她很害怕。

“說話!別告訴我,你是個啞巴!”他怒了,對她吼著。

“我,我……”她我了兩聲,也沒我出什麼來。

“聽說秦小姐向來是閱男人無數,怎麼今天裝害怕了?”冷慕宸最恨愛裝的女人,虛偽的女人!尤其是眼前這個女人!如果不是對於秦家小姐有所耳聞,他或許真的會被眼前的她給騙了。

“冷哥,這樣的女人,要給點顏色瞧瞧,才會學乖,她也不敢給你戴綠帽子。”一名男人開口說道,一臉的鄙夷。

“我沒有!我不會!”秦雅瀅終於開口了。

“最好是這樣!不然的話,秦家一個人也別想活了!”冷慕宸冷著聲警告道。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別掃了大哥的興致。”雖然是沒有什麼儀式的婚禮,她只不過是簽了個字而已,卻賣掉了自己的一生。

在接收到冷慕宸的眼神時,所有人都退出了房間。原本熱鬧無比的房間瞬間空寂的只剩下他們兩個人,除了還未散去的煙味和酒味。

“起來!”冷慕宸繼續在沙發上坐著,長腿地優雅地交疊著。

秦雅瀅不顧身上的疼,好不容易才站穩身子,身上的婚紗有些累贅,拖尾有點長,雙手緊緊地扯著裙子,露出了腳上的白色高跟鞋。

“到這兒坐著。”冷慕宸冷眼看著她,一向開放的她晚上怎麼做作起來了?

她才剛坐下,便有一根菸遞了過來,送到了她的嘴邊,“我不會抽菸。”她小小聲地說著。

不會?別人口中的秦家小姐可不是這樣的好女人。

不到三秒鐘,一杯烈酒遞到了她的面前,“喝了!”

“我不會喝。”秦雅瀅繼續拒絕,她怕這杯烈酒下去,她會直接暈過去。

不會?冷慕宸這一次可不會讓她以這種姿態就過去了,大手扣住了她的臉頰,將酒杯裡的烈酒往她的嘴裡灌去。

咳咳,秦雅瀅不停地咳嗽著,這酒辛辣地讓她的眼淚水都咳了出來。

“秦雅琳,你真是讓我看到一個大笑話。”冷慕宸大笑出聲,可那樣的笑依舊讓秦雅瀅覺得害怕。

“從今天起,你可是冷太太了,這樣的頭銜可不是一般人想擁有就能擁有的。”冷慕宸的意思是讓她不要不知好歹。

我,不是自願的。她在心底裡說道。

冷太太?她一點也不稀罕,她只想安心地上學,她只想等著她心愛的易峰哥哥回來,可一切的夢,都已經碎了。

“怎麼?你還不樂意?”冷慕宸看到了她眼中的不樂意,“也是,堂堂的秦家大小姐,想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啊?嗯?”

秦雅瀅抿著脣不說話,其實,不是她不想說話,只是,胃裡陣陣的反酸上來,她捂著嘴,看到桌上杯子上的一杯水,是想壓壓胃裡的難受勁。

她端著杯子,大口大口地喝,還沒嚥下去,直接噗的一聲全噴出來,那根本就不是水,而是白酒。

“原來,你喜歡喝白的。”冷慕宸看著她那樣,怎麼看都是不會喝酒的人?不太像是裝的,要不就是裝得太像。

“不,不是,我……”話還未說完,直接扶著沙發全吐了,沒吃東西也就算了,這下子連酸水都給吐出來了。

冷慕宸單手扣著她的肩,一把將她拎起,直接將她甩到了包廂內的大床上。

這才剛吐得七葷八素的秦雅瀅被這麼一扔,頭撞到了床頭櫃上,額角馬上紅腫了一塊,頭就更暈了,而且還痛得她的眉鎖得更緊。

而冷慕宸根本就是冷眼旁觀,沒有一點點的憐香惜玉,凌厲的眸光緊緊地盯著眼前的女人,純白的婚紗將她白皙的肌膚襯得更白,而從來不缺女人的他,竟然會對眼前這個女人有反應。

第三章 侵佔

秦雅瀅看著冷慕宸站在床邊,她下意識地拉過了鋪在床上柔軟的被子,緊緊地裹在自己的身上。

“這麼多人碰過的身子,有必要遮嗎?還是你秦家小姐,準備為哪個男人守身如玉?”他的語氣帶著嘲諷。

她是想守身如玉?可能由著她嗎?眼前這個男人,她害怕。

“是哪家的公子?嗯?”冷慕宸冷笑,長臂支著床,向她靠近,“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冷某人的妻子,怎麼?不想履行妻子的義務?”冷眸盯著面前縮在床邊的新婚妻子。

“我不!”憋了許久,她才憋出這兩個字,明知是徒勞,明知做的是無用功。

“你不過是我花錢買來的,還有選擇的權利嗎?”冷慕宸一把扯開了被子,她在發抖?

她竟然會害怕?她越是這樣,那他就越不能輕易放過她。

下一秒,他的手往她的腕間一扣,她的整個人跌進了他的懷裡,一雙鐵臂橫過了她的身子,噝的一聲,婚紗禮服背後的拉鍊被拉到最底下。

“放開我!”秦雅瀅纖細的雙臂擋在了自己的身前,卻遮不住胸前的春光。

冷慕宸輕挑濃眉,“放開?今天可是我們結婚的日子,你是認為我不行,還是別的?”

他扯下了頸間的領帶,將她的雙臂往頭頂上一舉,繞上了幾圈,她的雙手被牢牢地固定住。

“你,你……冷先生,你能放過我嗎?”秦雅瀅覺得自己突然在他的面前,一陣羞辱感蔓延上她的心頭。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裝矜持?”下一秒,他就扯下了她身上的衣衫,看著她在燈光下更瑩白的身子,這樣的身子,難怪是多少男人垂涎。

他偉岸的身子覆下,沒有任何的前戲,沒有任何的溫存,直接強行地佔有著她的身子。

“痛……”秦雅瀅連一點點退路也沒有,初經人事的她除了痛,還是痛。

冷慕宸並沒有任何因為她喊痛而停下身上的動作,直到將自己的所有**發洩了,才毫不留戀地退出她的身子,看著白色床單上的那抹如罌粟般妖冶的紅色,“補上這層膜,花了多少錢?”

秦雅瀅只覺得全身無力,不管她說什麼,他都不會相信的,可是她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讓冷慕宸安心,認定她就是秦雅琳嗎?

她怎麼否認?她更不可能承認自己的身份。

“滾!滾出這個房間!”冷慕宸說完話就走進了浴室,他是特意準備了兩個房間,這個女人,沒有資格跟他同床,他只不過是想羞辱她而已。

秦雅瀅拉過了薄毯,披在自己的身上,整個人拖著無力的身子回到了原來她呆著的房間。

一整個晚上,她沒有合上眼,就蹲坐在床邊,睜大著雙眼看著窗外,以後的每一天,她都要面對這樣的生活嗎?

被一個根本沒有愛的男人羞辱,她已經失去了清白的身子,她其實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了。

房門砰得一聲被推開來,冷慕宸出現在了房間裡,手裡拿著一個藥瓶,往她的身上一砸,“把藥吃了。”他不允許的情況下,他是不會讓她懷上孩子的,更何況還是秦家這個女人。

秦雅瀅雖然是初經人事,但她懂這個藥是什麼,避孕!是有這個必要,她還要上學,還要繼續她的生活。

冷慕宸蹲在她的面前,看著她露在外面的淤痕,那是昨晚他留下的。

“沒有經過我的允許,你休想懷上孩子,為了秦家還能安穩幾天,你最好聽我的!”他打開藥瓶,倒出一個白色的藥片,直接扔進了她的嘴裡,沒有一點點開水,直接乾嚥下去。

秦雅瀅差點沒有被這藥丸給噎著,猛咳了幾聲才費勁地吞下。

“收拾一下,跟我去個地方。”冷慕宸往沙發上一坐,雙腿交疊,掏出一根菸優雅地抽著。

秦雅瀅費勁地站起身,“那個,我沒有衣服。”

她不像秦雅琳,有著穿不完的名牌衣服,她只有幾套簡單的衣服全在學校裡,現在,她要拿什麼換,她也不可能這樣出去吧!

“冷太太,嫁給了我,你想要什麼樣的衣服沒有?”果然是秦雅琳,這才剛結婚第二天,她就開口了。

這樣的秦雅琳才是最真實的她吧!

他的一通電話,不上十分鐘,便有一大堆的名牌衣服送了上來。

秦雅瀅看著眼前各色衣衫,上好柔軟的面料,讓她有些愛不釋手,但她絕不會是個貪心的人。

最後她只挑了一件白色的偏保守的衣裙,走進了浴室。

第四章 不是當冷太太享福的

秦雅瀅換好衣服一走出浴室,就看到冷慕宸只是冷冷地掃了她一眼,一句話也沒說,就起身往外走,她也乖乖地跟上。||

一路上,銀色賓利車子裡,氣氛僵凝到了極點,讓秦雅瀅只能看著窗外,整個人往車角落裡縮。

有他在的地方,她總覺得有一股冷意讓她全身發寒,忍不住打顫。

車子在一個小時之後,停在了a市最豪華的別墅區,這裡的別墅環境優雅,格局精緻,能在這裡擁有上千坪的別墅,也只有冷慕宸了。

車子駛進了車庫,才剛停穩,便有冷冷的聲音傳來,“下車!”

秦雅瀅以前住的秦家,雖然也是豪華別墅區,但和這裡是不能比的,她怯怯地跟在了冷慕宸的身後,亦步亦趨。

“冷少,您回來了。”管家福伯迎了上來,看了一眼跟在冷慕宸身後的漂亮女人,卻沒有開口。

何嫂送上了咖啡,“冷少,您的咖啡。”這都是冷慕宸一直以來的習慣,傭人們都很主動也很自覺。

冷慕宸端著精緻名貴的咖啡杯,咖啡濃香四溢,是他最愛的,牙買加頂級咖啡豆。

而秦雅瀅卻只是惴惴不安地站在一旁,總覺得自己和這裡格格不入,可她逃不掉,不是嗎?

突然,砰的一聲,咖啡杯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冷少!”何嫂馬上上前去收拾,卻被他揮手阻止。

“你,過來,把這裡收拾一下!”冷慕宸指了指秦雅瀅。

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的秦雅瀅愣了愣。

“秦家大小姐,冷太太,怎麼?不樂意嗎?”冷慕宸出言嘲諷道。

就算是不樂意!她也不得不幹,更何況,她以前在秦家這些事情也不是沒有做過的。

對她來說,那是駕輕就熟。

秦雅瀅彎身,單膝跪地,將碎瓷片一片一片地撿起,扔進了垃圾桶裡,又拿過了何嫂手中的抹布,將光潔的地板擦乾淨,而眼底,他腳上鋥亮的皮鞋上也被濺上了咖啡漬,抽過了茶几上的紙巾,很仔細地擦著。

她最怕的就是他一個不高興,踹上她一腳,她小心小心再小心。

可一個男人想要專門挑一個女人的刺,尤其是他不屑一顧的女人,他絕不會手下留情。

冷慕宸看著她,秦雅琳還會這麼委屈求全?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倏地將腳收了回來,秦雅瀅擡頭看著他,他不滿意嗎?

一隻大手扣住了她的下巴,“從今天起,在這裡老老實實地呆著,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踏出這裡一步,還有,這裡的一切,要好好打理,聽到了嗎?”他的話說得很清楚了。

她也聽懂了,她不是當冷太太享福的,她是來這裡當傭人的。

“我會的。”秦雅瀅點頭。

“知道就好!”他起身,邁步。

“等,等一下!”秦雅瀅見他好像要離開了,她急急地開口叫住他。

冷慕宸停下了腳步,“不明白的事就問福伯,或者何嫂。”他不想跟她多廢話。

“不,不是的!”秦雅瀅拉住了他的手,“你讓我做多少事,我都願意,但是,我想上學。”

上學?冷慕宸就像聽到了多大的笑話一樣,“你要上學?我聽錯了吧?”

“堂堂的秦家小姐,想要什麼就有什麼,還用得著上學嗎?而且,在我印象當中,秦家小姐可不是什麼好學生?”冷慕宸冷冽一笑。

秦雅瀅不知道怎麼開口,對於秦雅琳來說,什麼都不需要,可她不同,她要自力更生,她有未來的夢想。

“別再來煩我!”冷慕宸直接一腳踢開她,轉身就朝二樓走去。

“冷,冷先生。”秦雅瀅不能就這樣啊!她想上前,卻被何嫂攔住,“你不能上去!”這二樓沒有經過允許,是不能上去的!

“不行!”秦雅瀅可以做所有的事,但是,她不能不去學校!她花了多少的努力和心血才考上的大學,她打了一整個暑期的工,才賺來的學費,怎麼可以說放棄就能放棄的?

冷慕宸一轉身,就看到了直直闖進了房間的秦雅瀅,“誰允許你上樓的!”

秦雅瀅這也才覺得自己魯莽了,眼前的男人,赤著上身,腰間的皮帶剛解開,這樣赤果果地看著男人的身子,讓她的臉一紅,馬上轉過身去。

冷慕宸見她不說話,一拉皮帶,黑色的西褲也滑落在地,身上僅僅只穿著一條平角內褲。

“出去!”冷慕宸見秦雅瀅還站在房門口,對她怒吼道。

“冷,冷先生。”秦雅瀅轉過身,卻只盯著地面,眼前的男人,她不敢直視,尤其是幾乎全裸的男人。

第五章 保證

冷慕宸斂眸,邁著步子走到她面前,“你膽子不是挺大的嗎?你怕了?”

“我,我有事想求您。// ”秦雅瀅低著頭,小聲地說道。

“要想說上學的事,就免了。”冷慕宸從來不會覺得秦雅琳會去上學,她只不過是藉機出門鬼混而已。

秦雅瀅就愣在了原地,她不能再去上學了嗎?她才剛上大學,就要放棄嗎?

冷慕宸進浴室衝了個澡出來,見到她還愣在門口,跟他犟嗎?

秦雅瀅抿了抿脣,轉身要往樓下走去。

“等等!”冷慕宸開口叫住了她。

秦雅瀅轉過頭,看著坐在沙發上,點著一根菸抽著,讓她有種錯覺,他剛才根本沒有開口說過話的錯覺。

直到他一根菸燃盡,兩人都沒有開口,秦雅瀅看著他,有些害怕,有些恐懼,昨天晚上的事就像惡夢一般,她,準備逃開。

“你就這點耐性嗎?”冷慕宸在她一轉身後,才緩緩地開口,他的出聲讓她頓住了腳步。

秦雅瀅走向他,“你是答應了嗎?”

冷慕宸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擡高她的下巴,讓她和他四目相對,“外面到底有多少個情人在等著你?讓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想出去?嗯?”聲音冷冷的,一字一句都帶著質問。

“不是的!我真的是去學校,真的!”秦雅瀅的解釋和保證即使再無力,她也要試一試。

秦雅琳的作風,她也是知道的,她替秦雅琳嫁給眼前這個男人,是為了保住秦家,是為了保住她的養父秦長春。

為了報恩,她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報恩,可她不能沒有自我。

“你知道我最討厭被騙了。”冷慕宸說出他的前提條件。

秦雅瀅木然地點了點頭,她不會騙他。

“如果我知道你騙我,你該知道付出什麼代價!”冷慕宸倒是要看看,秦雅琳到底是想怎麼樣出軌?怎麼樣給他看一出又一出好戲的?

“嗯,我只去學校,我哪裡也不去!”她對他保證著,只是,她不能再去打工了,她以後的學費會成問題的。

冷慕宸看著她,“先下樓吧!”他不喜歡二樓被她那麼髒的女人站著。

秦雅瀅點了點頭,“謝謝您,冷先生。”她疏漠淡離,她也從來不會逾越半分。

在秦家和在冷家,沒什麼差別?遺棄她的父母,註定了她一輩子孤獨,一輩子只靠著自己而實現自己的夢想。

冷慕宸沒有說話,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房門口。

秦雅瀅被安排進了一樓的一間小房間,不是很大,只有一張床,一張書桌,但是朝南的,光線很好,大大的窗戶讓她很喜歡,比起秦家,這裡要好得多了,她除了失去了自己的貞操,失去了她的自由。

“秦小姐,先生交代了,以後沒有他的吩咐,你就呆在房間裡,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何嫂對她說道。

“何嫂,謝謝。”秦雅瀅站在房間裡,愣著神,她的東西都還在秦家,有些東西在學校,她該去買些東西的。

可,她出不去。

沒一會兒,何嫂拿進了一套生活用品,秦雅瀅看著眼前的東西,這才讓自己安心,她要在這別墅裡住下了嗎?

秦雅瀅主動去廚房要求幫忙,倒讓何嫂有些另眼相看了,原本聽說,先生要娶一位嬌縱蠻橫的千金大小姐,可眼前這位,除了有千金大小姐的優雅氣質外,她還沒看出來一點點的嬌縱蠻橫,也沒有無理取鬧。

何嫂見秦雅瀅熟練地洗菜切菜,“秦小姐,您還會做菜?”

“嗯,不過,我只會做幾樣簡單家常菜。”秦雅瀅在秦家,什麼都要做,她自己跟著傭人稍微學過一點。

“那先生的午餐,你來準備?”何嫂轉頭看著她,雖然剛開始看到她,以為不過是個千金大小姐,什麼都不會,只會耍脾氣,可她看得出來秦雅瀅並不是那樣的人。

秦雅瀅洗菜的手一頓,“冷先生他,會不會生氣?”她是怕他,她也不要因為自己的一頓午餐,好不容易讓他答應自己去學校。

“不會的,先生他平時話不會太多,看著挺凶的,其實,也是挺好相處的,而且,先生他不會太挑食。”何嫂在這別墅裡呆了也很多年了,先生的脾性也很瞭解。

他,不會太凶嗎?可她看他一眼,都覺得會全身發抖。而她也從來沒覺得那個男人好相處。

他,很冷,一個目光就直接讓她有點墜入冰天雪地一般。

但是,只要他不刻意為難,她會謹守著自己的本分,安安心心地呆在這裡,他就什麼便是什麼。因為她是他花錢買來的妻子。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爆料嘮嗑:dingmanqi007

商務合作:13666686029


猜你喜歡



長按識別二維碼:)


如果你喜歡小佬兒


一定要把“杭州佬兒”置頂哦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