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個“傻瓜”和女朋友分手,卻讓謝娜、鹿晗跟來了。裸辭經理人,他這10年就幹了件傻事

一人一城2017-07-07 00:52:38



8年前,交往幾年的女友跟我提出了分手。

因為我做了個瘋狂的決定——

裸辭回家鄉民勤種,賣沙瓜......

對,刷爆朋友圈的那個螞蟻森林裡的梭梭樹。


沙瓜嘛,長這樣,

顧名思義,是沙漠裡種出來的瓜。

其實還有層意思:傻瓜。


其實,當年確實不少人這麼說我,

估計女友也是這麼想我的吧。

也是,哪個姑娘願意千里迢迢

跟我這待業青年來到這個沙塵暴發源地呢。

專家學者都說了:

民勤已經不適合人類居住,17年後就會消失。

 

可這是我唯一的家鄉。


我不想眼睜睜看著這片綠洲從我眼前消失,成為無盡的荒漠。更不想幾十年後,我的後代戳著脊樑骨指著我罵:瞧瞧你們這代人都把家園毀成什麼樣兒了?

 

只是沒想到這一回家,就是近10年,又或者,可能會是一輩子。


我和梭梭樹




 為 了 “傻 瓜” ,我 在 沙 漠 綠 洲 一 待 就 是 十 年 , 

 掃 描 下 方 二 維 碼 或 點 擊 閱 讀 原 文 了 解 詳 情 



我叫馬俊河,江湖人稱“小馬哥”,

不是上海灘那個,

我是土生土長的甘肅人。

此刻,我正在距你2600公里外的這個地方,

它就是我的家鄉——民勤。

 

我的家鄉以“俗樸風醇,人民勤勞”而得名,民勤民勤嘛。

 

歷史上,民勤是古代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這裡曾是水草豐美的沙漠綠洲,長年流水不斷,石羊河兩岸分佈著中國第三大面積的胡楊林,一到秋天,風景特別美。


小時候,我經常在樹林裡抓刺蝟、捉蜥蜴、逗屎殼郎,運氣好還會遇到玉面狐狸......


可如今,只要一提起民勤,

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沙塵暴。 

民勤縣位於騰格裡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之間,在兩大沙漠的夾擊下,面積1.6萬平方公里的民勤綠洲,因嚴重缺水,現在只能看到漫無邊際的流沙,每年春天的沙塵暴先從這裡颳起。




1993年那場黑風暴,我永遠也不會忘記。


那天,媽媽在地裡幹農活,12歲的我在一邊玩兒,忽然颳起大風,我擡頭一看,整個天空都變暗了,又黑又黃的東西不停翻騰著,朝我們這邊游過來。


媽媽丟下鋤頭,拉起我就跑:“趕緊回家,老風來了!”


 沙塵暴來臨的時候就像是《西遊記》裡妖怪要來了一樣。


剛進院子,

黑色大疙瘩從天空滾過,屋裡瞬間就黑下來,

我坐在炕上一動不動,

緊張得像是黑風暴會開門把我活捉去。

風過之後屋子裡蓋上了一層土,

被風颳來的屎殼郎神色慌張地在院子裡到處爬。

那場黑風暴造成甘肅、內蒙古、

寧夏三地總共85個人死亡,

莊稼遭了殃,房屋倒的倒,垮的垮......

沙塵暴是村子的常客,蠻橫的甚至能掀翻拖拉機,人也寸步難行,我曾為了拍這張照片報廢了一臺相機。

 

除了沙塵暴,乾旱缺水是民勤的常態,

看看這兩張圖片,或許你就能深刻的瞭解:

這裡是我長大的國棟村,

拍攝時間在下午五點左右,陽光還是很烈。


這是我的一條朋友圈截圖,

我們真的在用生命來節水。

民勤年均降水量為127.7毫米,年均蒸發量卻高達2623毫米,蒸發量是降水量的20多倍。為了保護地下水,政府關閉了機井,禁止抽取地下水,生活用水每週集中供給,精確到家裡有幾口人、養了幾隻雞、幾隻羊。

 

由於缺水,南方隨處可見的野花野草,到民勤都寶貴的不得了,民勤人都很節約用水,因為多省下一杯水就能多澆活一棵梭梭或是一棵小草。

 

在大城市裡,一杯水或許1秒就進了下水道,在我們這,一杯水能用來洗臉、洗菜,洗過菜的水,用來刷鍋,刷過鍋的水,用來餵羊餵豬,我甚至用一杯水洗過澡。


 

因為條件艱苦,很小的時候,

爸媽就在耳邊唸叨:

好好讀書,長大遠走高飛,永遠別再回來。

年輕人也大都出外打工,

努力爭取在大城市紮根,

留下這些老人靜靜的等待和這個地方一起消亡。

這在村子裡已經是一種常態了。


19歲那年,我離開民勤,到昆明做起醫藥生意。從站街發廣告報紙開始,學習市場營銷知識,一步步做促銷員、業務員、主管、經理……

 

如果沒有意外,幹得順風順水的我將會和其他在外“混得好”的民勤人一樣,成為鄉親們嘴裡的榜樣。


直到2004年,我看了一則報道,專家說,民勤已經不再適合人類生存,17年後當這裡的地下水枯竭,民勤也將隨之而消失。


算了算,如果真是這樣,我不到40歲就要無家可歸了......

 


後來我查到,從2001年起,

溫家寶總理曾先後16次批示,

“決不能讓民勤成為第二個羅布泊”。

以前覺得沙漠和乾旱司空見慣,

在外打拼4、5年後有了對比,

家鄉一草一木的變化在腦海裡就愈發清晰。

沙漠正在一點點向村莊逼近,我心急如焚。

我的家園正像個無助的重症患者,

面臨著死神的一次次威脅。


不能再這樣坐視不管下去,

”這四個字在心裡呼之欲出,

我決定甩開膀子大幹一場!

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種梭梭。

圖片來源於網絡,新華社記者聶建江攝,版權屬於拍攝者。


我們當地人都知道,梭梭是一種落葉小喬木,它是“沙漠裡的英雄”。


抗乾旱,耐鹽鹼,在年降水不到100毫米、土壤水分含量在0.8-1.2%的酷條件下仍能生存,在民勤種梭梭防風固沙,最為適宜。

 

2006年,我和志同道合的朋友通過網絡,成立了“拯救民勤志願者協會”。


 

“我們去民勤種樹吧!”


在QQ群裡吼了兩嗓子,二十幾號人就跟來了。一路上,我帶著他們吃特色小吃,去雷臺漢墓參觀,爬到大橋上看水庫。到地兒了,帶他們體驗風土民情,大鍋羊肉,篝火晚會,睡火炕......


他們都是省城的白領,能來,我已經很感動了,第一次我們種了1萬株梭梭。



每個月,

我會用相機拍下梭梭樹的生長情況發到群裡,

正好那年西北雨水充沛,

樹長得不錯,志願者們也受到了鼓舞。


沒想到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第一年我們種了20畝地,

民勤總共1.6萬平方公里,95%的沙漠化,

想了想,就算把我一輩子搭進去

也做不了什麼事。

到了2009年開春梭梭要下種的季節,

協會因為3000塊都沒募集到,志願者寥寥可數,

活動眼看就要推進不下去了。

我著急得一次次跑進沙漠,對著漫天黃沙大哭。

 突然感覺這件事遙遙無期,看不到希望,因為影響力不夠大,別人不信你,持續下去很難。


“必須專職回來做這個事情!”內心掙扎一年後,我辭職了。


村裡人都說我是二桿子(傻瓜),放著大城市的經理不當,把多年的積蓄砸進這一分錢都不賺的梭梭林,而女友也因為這件事,和我分手了。


我就這麼孤單而又艱難地撐了一年多。唯一的慰藉是每次看到梭梭抽芽,長大的梭梭將沙子固定住,就感覺“消失”這個詞離家園又遠了些。

 

好在2010年,事情終於迎來了轉機。

我們“拯救民勤志願者協會”提交的

互聯網植樹平臺公益項目

獲得國家民政部和英特爾公司

共同舉辦的“芯世界”公益創新獎先鋒獎。

 沒有後來出現的轉機,可能沒有我身後的這片梭梭林


2011年,民勤和我們種梭梭的事情

被杭州日報四個版面整版報道,

後續7年做跟蹤報道,影響力一大,

南都公益基金會也來支持,

到這裡的志願者多了起來。


 來民勤參與治沙種樹的眾多志願者代表、愛心城市、企業幫助我們治沙種出的愛心梭梭林

 

民勤的梭梭林正在逐步擴大,

截止到2016年,

我們和志願者已經種了2萬畝梭梭,

包括很多明星,謝娜、EXO、鹿晗......

也在這片土地上留下了愛的正能量。



治沙總算有了些小成效,但是要和沙塵暴抗爭,我們的路還很長。民勤的環境問題,我們不敢放鬆神經。


更憂心的而是,因為缺水這裡只能種植相對節水作物,農戶收入少了,年輕人還再不斷往外邊逃,被撂荒的土地也越來越多。



人都沒了,我們重新找回的綠洲誰來守呢,沒有人守護,哪裡還算家?


我想讓更多人願意留在民勤,讓人們發現家鄉的錢途,於是有了“梭梭農莊”。我找到當地優質種植的農戶,幫助他們將、紅枸杞、紅棗、羊肉、肉蓯蓉等銷售出去。


這樣就能讓仍然在這片土地上耕種的農人,有一份體面的收入,他們才會願意繼續留下來。



跟農戶聯絡得多了,我也變成了半個種植專家。


2013年,我開始在這片專家眼裡註定消失的“荒漠”裡幹一件甜蜜的事情。研究節水作物時,我們發現了個驚喜,那就是民勤蜜瓜。


它們在這片土地上生長了100多年,因為從沙土中吸取養分,全年162天的無霜期,每天超過12小時的日照,以及沙漠氣候的巨大晝夜溫差,讓它積聚的更多糖分,口感特別甜。



而且因為民勤特有的天氣——

只有沙塵沒有霧霾。

你可能不知道,如果空氣中有霧霾,

蜜瓜的生長髮育會被影響

(如果減弱光照也一樣),

霧霾中的有害物質還會讓瓜的產量和質量都下降。

所以說,民勤蜜瓜有著天然優勢。


 

再加上民勤這兒民風淳樸,

種植方式都是綠色純天然,

每一顆瓜都是真正的綠色無汙染。

我們順勢就成立了“”這個蜜瓜品牌,

喻意著:

“越是在艱苦的地方,越需要能吃苦的傻瓜”。


一晃,我這個“傻瓜”在民勤治沙快十年了,

從家人、鄉民的不理解,

到現在大家齊心協力守護民勤,

我們的吃苦也換來了

和民勤蜜瓜一樣甜蜜的果實。


我想著,如果在這片土地上的農人

獲得了體面的收入,

民勤有了穩定的產業,

更多人就會願意投入資金、智慧和勞動力到這裡,

年輕人也願意回來創業了,

這樣的話,綠洲恢復生機就有希望了!




大漠孤煙、長河落日是讓人嚮往的詩意沙漠,它經常被人拍進朋友圈,而乾旱暴晒、風沙漫天,卻瞬間讓它變成讓人逃離的失意荒漠。


0到20000畝梭梭,再到瓜果飄香的農莊,我交付了10年的青春,若讓我重新選擇一次,依然如故。因為我覺得家園不是用來逃離,而是為了守護的,放棄再多也值得。

 

但是,想要戰勝沙塵暴這還遠遠不夠,所以我想邀請你加入進來。



希望你能支持我們的“沙漠變綠洲”計劃。


你可以成為治沙的一分子,我會為你在民勤種下一棵梭梭,把你的支持永遠留在這片土地。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成為“沙瓜先生”蜜瓜地的主人,嚐嚐做“地主”的滋味兒。


而我們,會在在這裡一直等你。



家鄉,

是我們祖輩居住、繁衍傳承的地方,

它如果消失了,

對於我來說,就是“無家可歸”。

逃離很容易,但家鄉不是用來逃離,

而是用來守護的,對嗎?

如果你願意,和我們一起!

家,不是用來逃離的

 🎬  馬 俊 河  





  請 點 擊  閱 讀 原 文 進 入 開 始 眾 籌 網 站 後 

  選 擇 相 應 回 報 支 持 故 事 講 述 者 馬 俊 河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