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唯一

七日覺覺友薇薇2017-07-15 20:33:36

我很喜歡薇薇在D4的引導之下書寫的這篇《不二唯一》,她說:別做觀者,要做“觀”本身。這句話在現在,未來,都會時時回想在我腦海中。令人警醒。


薇薇:七日覺「家」D4 陰影與挑戰


特別喜歡第四天的引導文和推薦閱讀。閱後腦海中立馬浮現兩個東西。一是我的一幅曼陀羅,就是昨天分享的那幅的下一張作品。二是《楞伽經》中的一段話。


"陰影"這個語詞對我而言並不陌生,這半年來我常將能量傾注在同它的相處中。但在我半年以前的過往二十多年人生裡,我並不會同別人分享深刻卻真實的內在覺知。每每遇到說不清的壓抑難受,一來只會自己浸入其中難以跳脫,二來總覺得明明如常,從的無病呻吟。我無法說出對人際關係的敏感,也絕口不提在過去那段失敗的親密關係中受到的傷痛。其實我的內心有好多想法和感受,但我說不出口,我沒辦法和任何人分享出來。緘默久了,就會開始懷疑自己內心的那些小心思是不是有一些不高尚,不純良的動機。我曾經同一個小夥伴說,我很怕自我探索到最後發現真實的自己是個怪物,而不像表面上那麼善良美好。


可是自我探索是一件我不由自主就會去做的事情。在我還不懂心理,不懂哲學,不懂形而上的世界時,我的大腦就每日浸沒在紛雜的內在聲音中。它們讓我疲憊的同時,也讓我看不到現實生活的很多細節與美。所以,我總覺得自己只會天天胡思亂想,行動力卻極差。想什麼呢?說起來太複雜了。每一次行動,每一句語言,我幾乎都要在發出它們之後再去審視一番,檢核自己的表現,猜測對方迴應的意涵。這樣子超級累,也很分裂。越是自我審視,越多自我評判,又會讓自己對下一次的言行謹慎至極乃至放棄。過去我經常會打完腹稿再說話,但每次這麼做,又覺得自己像在表演,特別不自然,甚至會大舌頭。可想而知,我過去的人生沒有多少時刻是活在當下的,我總在想著過去算著未來,活得越來越怯懦。不僅如此,我偏偏善於跳出當前的思維圈去進行更跳脫的審視,所以當我發現自己又沒活在當下時,就又會累加一層新的自我批判。層層疊疊,負重累累。


但我想我做的最正確的事情也與自我探索有關。我沒有強行遏止自己的這個習慣,終於漸漸地找到了打開自我的路徑。我開始在機緣巧合下去畫曼陀羅;我開始和某些音樂能產生神奇的共振,一聽到就會淚流不止,而我很享受那種眼淚爆發的感覺(過去我幾乎不哭,特別堅忍)。一旦這些路徑開啟,常年"胡思亂想"的習慣就能幫助我挖掘到比較深刻的東西。與此同時,在讀一些自我與心靈類的書籍時我也容易理解深入。最終,我的畢業論文也不知不覺地遵從了內心,開展了關於自我認同的研究。並且,整個研究歷程對我個人的成長影響重大。


大半年來,我反覆思考著我是誰,我從何而來又去向何處的問題。藉由論文的外顯壓力經驗著一個又一個內在挑戰。我漸漸覺察到自己的生活呈現一種波狀態勢。輕鬆喜悅和焦慮頹敗交替出現,規律極了。時間久了,一個核心議題慢慢浮現出來--恐懼感。狀態好的時候,恐懼下一次沉淪的到來,狀態不好的時候,其實我不知道自己在恐懼什麼...有意思的是,我不會因為外在的現實壓力而引發深層的恐懼,那最多引起焦慮緊張感。我狀態不好的時候,通常沒有強烈的外界刺激,沒有一個近在眼前的死期(deadline)等著我,而且離死期還有一段距離。我陷入這種莫名其妙的沉淪中,會有一整天不想動不想出門,頻繁刷劇不做事兒的懶惰病徵。我很討厭自己這樣。於是便不斷地問自己,是什麼了我的行動力?我到底在恐懼什麼?帶著這個問題,我畫了這幅曼陀羅。

這幅畫源起於上面說的那種一種阻滯感。畫完後我一開始覺得確實蠻符合。眼前的枯樹擋住了曠闊的風景,也擋住了前行的去路。但自由抒寫時我的腦海突然蹦出一個問題,這顆樹,是眼前阻礙我的東西,還是我自己?問題一出,答案就明瞭了一半。或許從來就沒有什麼阻礙物,只有選擇停下的人。我的視野不是被前物阻擋,而是我自己背過身,閉上了眼睛。如此一來,不是有什麼可怕的怪物讓我無法掌控自己的生活,而是我根本不想自控。為什麼如此?我的身體和靈魂怎麼會有這樣的渴求?再往下走,我發現我在生活中其實在時刻不停地自控著,反而從未允許自己發出一切負面表達。放縱,敵意,懷疑,憤怒,這些原本如常的負性情緒在我們的文化和道德中被冠以不良之名,成為不允之物。我難過的時候不會大哭一場,憤怒的時候不會大吵一架,疲於生活的時候不會放下一切放縱一回。它們成為被我的腦袋禁止的東西,所以時間一久,我的身體就動不了了。


後來我時常對自己內心的陰影面感到抱歉。因為排斥和嫌惡,我生命中這真切存在的另一半被我硬生生地囚著,壓著,用一種變形的方式委曲求全般地釋放分毫。我忘了,它們也是我自己。


就如《楞伽經》的那段經文所說:

明暗長短黑白等,

妄念分別且執著;

彼彼皆依他起故,

本性一體之兩面,

彼彼相聯非實體;

諸有彼彼不相離,

萬法不二皆是一。


我將這幅畫最終命名為《觀者與觀》就是想提醒自己,別做觀者,要做“觀”本身,去見證每一種真實存在的流貫,如此才可通,透。


點擊閱讀原文可瞭解「家」主題相關設置。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