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五胡亂華”中拯救華夏的第一英雄?卻是這位遠在北方的堅守者

我們愛歷史任豔2017-07-17 04:16:58

歷史迷聚集地,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們

問答

視頻

人物

音頻

闢謠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任豔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字數:2169字,閱讀時間:約5分鐘



西晉時,都城洛陽裡,一些文藝青年聚攏在皇親國戚賈謐身邊,形成了一個很著名的俱樂部——金谷二十四友,其中不乏大咖VIP,諸如潘岳、陸機、左思等在中國文學史上如雷貫耳的人物。他們每日出入豪華的“金谷別館”寫詩作賦(當然也包括石崇鬥富),諂媚於賈謐。說實在的,這個俱樂部的名聲並不太好,但裡面卻有一個成員,不僅同樣善文學、精音律,還懷有一腔熱血和豪邁情懷,如一股清流,在二十四友中脫穎而出,他就是愛國英雄


琨是中山(今河北無極)人,與劉備同宗,都是西漢中山靖王之後,不過相比於劉備淪落至“織蓆販履”,劉琨的家境要好很多,父親曾官至光祿大夫。出身士族並沒有使劉琨成長為沉湎享樂、醉生夢死的紈絝子弟,相反,在西晉末年的紛亂中,他磨練地愈加灑脫、豪壯,成為堅守在北方,於“”爆發之際,拯救華夏的第一英雄!


一:聞雞起舞


西晉末年發生八王之亂,國勢衰微,北方少數民族勢力漸強,起兵反抗、搶掠之事頻發,局面就是一個大寫的“亂”字!身在中原的劉琨從未忘記與好友一起立下的志向。早些年,他與祖逖同任司州主簿時,常常一起憧憬著為國建功立業,復興晉朝。兩人志同道合,相互砥礪,每日聞雞起舞,一腔熱血如道道劍影,在黎明前的暗色裡閃爍。後來,當他聽說祖逖被起用時,激動地給親人寫信說:“吾枕戈待旦,志梟逆虜......”鉚足了勁要一展抱負。

二:出任幷州


光熙元年(306年),身不由己地捲入諸王多年混戰的劉琨,終於被派往北方,出任幷州(今山西)刺史,加振威將軍、領護匈奴中郎將,帶領一千餘人向幷州進發,由此走上了奮勇救國的道路。


因為戰亂,幷州境內的漢人大多遷徙南下,胡人比例大大提高,非常難以管理。而到達首府晉陽(今太原)時,眼前景象更讓劉琨心痛不已。這裡常年戰亂,房屋殘破,屍體遍地,百姓亡的亡,逃的逃,倖存的人們在廢墟中艱難求生,缺衣少食,“飢羸無復人色”,晉陽城內死氣騰騰。



劉琨到任後,四處走訪,安撫流民,收葬骸骨;派人將府衙、房屋建造起來,指揮生產,整頓防務。過一段時間的管理,晉陽終於恢復一絲生氣以及抵抗能力,不僅秩序好轉,流民也漸漸迴歸,劉琨聲名大振。


初步工作完成後,劉琨將目光放在平定北方,恢復祖國統一的大業上來。晉陽周圍都是胡人勢力,匈奴、鮮卑、羯族等等,哪一股力量都比劉琨強大。面對強敵,劉琨恨不能一併消滅,無奈勢單力薄,只得採取爭取一部分、打擊一部分的策略,對來侵犯的胡人絕不妥協,戰鬥時有發生,有時,劉琨和晉陽居民甚至陷入困境。


有一次,匈奴兵5萬圍困晉陽,而當時劉琨的兵力只有幾千,雖然嚴密防守,但畢竟懸殊過大,被攻陷似乎已成定局。如果敵軍進城,城中的百姓將會面臨怎樣的劫難?劉琨站在城樓上憂心如焚。他望著城外綿延不絕的敵營,對這些犯我中華的胡人恨得咬牙切齒,突然他靈機一動,計上心來。



劉琨想起了古時“四面楚歌”的故事,何不試他一試?他下令讓會吹的兵士全部前來報到,臨時組成一個胡笳樂隊,精通音律的劉琨親自培訓,很快,樂隊就學會吹曲子《胡笳五弄》。在北方多年,思鄉愛國的情懷愈來愈濃,劉琨在傳統的琴曲中加入了北方遊牧民族的音調,創作出《胡笳五弄》,曲調哀婉淒涼,聞之落淚。


在一個落日西沉的傍晚,晉陽城樓上胡笳聲起,聲聲悽婉,一種哀傷的情緒在晚風中瀰漫;至夜半時分,《胡笳五弄》再次響起,低迷的音調在夜色中更平添幽怨,攪得匈奴將士夜不能寐,思鄉情起不禁淚如雨下,最後因為軍心渙散,戰鬥力消逝殆盡,匈奴不得不撤退。


劉琨堅決抗擊胡人的氣慨,吸引了很多有志之士前來投奔,一時之間,晉陽城成了北方對抗五胡侵華的戰鬥第一線!


三:多難興邦


316年,晉陽經歷短暫的春天后,最終因力量懸殊而被石勒攻陷,劉琨多方營救失敗,無奈逃離幷州,投奔幽州刺史段匹磾。同年,西晉滅亡,而在建康(今南京)已經站穩腳根。遠離朝廷千里的劉琨聞聽後連忙派溫嶠到南方,向司馬睿勸進,分手時對溫嶠說:“我當建功河朔,使卿延譽江南”。


“我當建功河朔”六個字,道出了劉琨一心堅守北方抗擊胡人的決心,正如他在《勸進表》中所言:“或多難以固邦國,或殷憂以啟聖明”,國家這麼多的危難,反倒激勵我們團結起來,保家為國。司馬睿非常看重劉琨,稱帝后加封劉琨為侍中、太尉,然而,英雄還沒有來得及施展抱負,便默然離去。

四:英雄末路


劉琨投靠段匹磾後,仍然堅決討伐胡人,然而段匹磾的堂弟暗中受石勒賄賂,俘虜了劉琨的兒子,並寫密信給劉琨,邀他共擊段匹磾。不料這封密信被段匹磾截獲,雖然劉琨對此一無所知,卻還是被投入監牢。



愛國英雄劉琨一向受人敬重,如今莫名被捕,激起人們的憤慨,他手下的部將想方設法營救,都被發現而告失敗,這時東晉的權臣王敦暗示段匹磾殺掉劉琨。劉琨自知命不久矣,仰天長嘆:“死生有命,但恨仇恥不雪,無以下見二親耳”,不禁淚如雨下。英雄悲歌,竟至於此!


“何意百鍊鋼,化為繞指柔”,一生如百鍊鋼鐵,最終卻無奈地成為指上纏繞的柔絲任人宰割,劉琨寫下的這流傳千載的名句,是他壯志未酬的苦痛,字字飽含血淚。318年5月初八,在北方堅守10年的劉琨同子侄共四人同時被殺,那一年,他48歲。詩人陸游曾寫詩紀念:“劉琨死後無奇士,獨聽荒雞淚滿衣”!這是對英雄的高度讚揚,更是對劉琨壯志未酬的嘆息。



劉琨之死,意味著東晉失去了一股堅守在北方的頑強抵抗力量,北方大部逐漸被胡人控制,華夏曆史悲慘進入了長達一百餘年“五胡亂華”的黑暗時代。


物推薦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我們愛歷史》商城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