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集入坑,年度最佳臺劇(男主醜哭)

毒舌肉叔肉叔2017-07-18 08:46:52

就問你們:


有沒有在任何一部劇裡見過這麼醜的男主?




還有這種整得像男仔頭一樣的女主?



故事的主場地,還是個人人啃番薯吃菱角、嚼檳榔嚼到牙黑黑的臺灣大鄉里。


然而這部看起來“土到爆”的劇,竟然在豆瓣拿下9.2分,大把網友一把口水一把淚地給出五星。



Why?


今天就來聊聊。


花甲男孩轉大人



主角,臺灣男孩鄭花甲 飾),如無意外就是我們一般認知中的魯蛇(loser)


相貌平……好吧,這臉絕對處於中國男性樣貌平均值以下。


肉叔也喜歡盧廣仲,但你得承認,他真不是偶像派


別人考大學,通常只考一次,結果他考了連續三年才考上;別人念大學只要四年,他讀了六年還沒能畢業。


所以28歲了,他還是個活力四射的男大學生。


在奶茶店裡打工,連什麼桂圓紅棗茶珍珠綠拿鐵阿薩姆紅茶都記不住。


所以就被解僱了


當花甲正在煩惱自己會不會到了60歲也還是這麼魯蛇的時候,他接到老家來的電話——親手將他從小帶到大的(奶奶)快不行了。



於是,花甲和他的死黨阿煒連夜坐車,回到了花甲的老家,和他各奔東西的眾多親人一起,要送阿嬤最後一程。


看到這裡,應該會有不少人想起幾年前的一部臺灣電影,《父後七日》。


以女主父親過世後的七日喪葬儀式為引子,串聯起當地離奇的葬禮風俗和往日父女親人相處的點滴回憶。


詼諧中帶著溫馨。


兄妹在父親的靈堂裡守夜


但《花甲男孩》又不是這樣的拍法。


它會讓你覺得,這家人……也太會了吧。


包括躺著的那位老太太——


眾人把老太太的身體接回家裡,擦洗好換上壽衣開始籌備身後事,這時花甲往阿嬤鼻下一探。


天啦嚕!阿嬤竟然還在呼吸!



迴天已乏術的彌留之際,鄭家唯有全家老小出動,花甲爸爸的兄妹五人,花甲的堂兄弟四人,輪流照顧老人。


於是乎,各種你想得到想不到的啼笑皆非小劇場,就在阿嬤那支著蓬幔的床頭上演。


戲最多的,是


他算是鄭家的最大經濟支柱,又在村裡有點地位。所以你們應該能想象:這種人在家庭會議上往往最大聲。


我看媽媽現在這個情形,身邊不管任何時間都要有人看著……老大,你跟花甲是長子長孫,又住在這裡,我們大家都沒住在這裡,你們父子要辛苦點。



等在場的家人都分配好照看時間,花甲爸爸回過頭來問花甲二叔“那你們家何時來照顧”時,他卻打起太極:你看我們家的人都好忙,我的乖兒子現在還在加班,我也要開始忙媽媽的後事,還有這個事那個事……


我們儘量。阿春(保姆)代表我們家。



二叔在村裡頗有威望,馬上還要參加下一屆的幹部選舉。當地的領導幹部說來探望,他還非要裝逼,讓全家人在阿嫲的房門前列隊恭迎。



領導一行人進門後,二話不說,拿起香對著(還沒死的)老太太就要拜。



怎麼可以拜還沒死的人!


鄭家人嚇到炸毛,趕緊阻止。領導發現自己做錯事,下不來臺,又不能擱下臉認錯。



還好——老太太床位前就有個神臺。


太好了得救了。咱索性直接拜個神吧。



戲最悲情的當屬花甲四叔。這位前小學代課老師、現小學校巴司機,多年前念小學的兒子獨自放學路上出車禍過世,人生從此一蹶不振。


所以當他來到自己彌留的母親面前,他做的事是,把自己過世兒子阿詢的照片塞到媽媽的衣袋裡。


你去到那邊,能夠替我好好照顧阿詢



最令人煩厭的是從越南迴來的花甲三叔,他在越南辦廠,自稱有很多錢,但其實欠債倒是不少。


這趟回來,發現自己並不能分到多少錢,借酒消愁,趁著酒意,就跑到媽媽的床前控訴:哥哥把財產都霸佔了!



戲最抓馬和搞笑的還是花甲這一家。


話說花甲的爸爸,既是家裡的大哥,也是家裡最大的那條魯蛇。


其實他曾經也家庭美滿,和老婆生了一對姐弟,但壞就壞在他濫毒嗜酒虐妻還坐了牢,把老婆逼得離家出走,女兒(也就是花甲的姐姐)一到17歲就跟著網友私奔了,最後只剩下一個花甲還在他身邊。



他幾個弟弟懷疑:大哥,媽媽不願走,是不是因為掛念很多年沒見的大兒媳和大孫女啊?


於是他們慫恿花甲父子給花甲媽媽打電話,讓她跟阿嬤說兩句。



把電話遞到阿嫲耳邊,見老人沒反應,花甲二叔就建議,是不是媽媽聽不到,咱們把電話公放吧。




結果一公放,全世界都聽到這位大兒媳正在跟老太太數落她兒子:


媽,他真的很狠,人家說豬狗不如,就是在說鄭光輝(花甲爸爸)這種人你也知道他以前怎麼對待我,對我拳打腳踢,根本就沒疼惜我,開電動店,還給人家改機臺、詐賭,別人要剁他手指,還把我推出去給人剁!


這位粑粑,就請接受全場的眼神蔑視の懲罰吧。



這種大龍鳳的場面,簡直是人生幾何。


長大的兄弟幾人,一個接一個在即將離世的老母面前“出醜”。


所以嘛你看,這一大家子,其實人人都有自己的問題。花甲的爸爸叔叔們,雖然都各自走出了自己的人生路,打出了自己的天下,依然沒脫離那股孩子似的幼稚、裝逼、依賴、不負責任。



年歲是長得夠大了,但為人處世的各種還有待長進。


雖說花甲是魯蛇,但某種程度上,其實他的家人們也是大大小小某方面的魯蛇。


講真,阿嬤咽不下最後一口氣,估計就是放心不下這一群大不透的孩子孫子吧。


所以片名“花甲男孩轉大人”中的“花甲”,指的不止是男主角鄭花甲,還有他這群邁向花甲之年、但依然還沒長大沒成熟的父輩們。


“花甲男孩”,說的就是鄭家這群老男孩啊。


留意圖上左邊寫的宣傳語:有些男孩,一輩子都沒有轉大人


導演之一瞿友寧,名字你可能不熟,履歷可是妥妥的。


《惡作劇之吻1、2》《我可能不會愛你》《薔薇之戀》統統出自他手。


他說,《花甲男孩》更加適合當今30到40歲區間的人——出生在經濟高速增長的年代,現在雖各有各的家庭,但兄弟姐妹親人之間,仍被老家的宗祠和彼此的血緣關係牽繫著。


他也說,希望年輕人看到這部劇的時候,能夠去思考和發掘傳統價值中最重要的部分,例如家人的情感、成長的脈絡。


而即使隔了一片海,《花甲男孩》中的鄉情、親情和傳統文化,對身處內地的我們來說,也絲毫不覺生疏,反而很親切。


就有網友說,這是“一部像在你家門口拍的電視劇”。


微博@---你在幹嘛


你看,花甲老家的祖屋日久積塵,牆紙變色、傢俱落漆的樣子,臥室裡貼得滿滿的花甲兒時畫的畫,還有他唯一得過的獎狀。


這部劇的美術是《一把青》的許英光

紅色箭頭指出來的就是那獎狀


是不是像極了我們兒時住的爺爺奶奶家?


鄭花甲一家最愛吃番薯(紅薯),平時沒事還會堆土自己焢番薯吃,連早餐吃粥的時候都會搶裡面的番薯。



番薯這種食物,不也是我們兒時回憶的代表食品麼。


還有在鄭花甲的手機裡存著的,小時候他和姐姐給阿嬤慶祝生日的錄影:


就像我們平時慶祝生日一樣,兩姐弟關上燈,給阿嫲送上他們準備的Surprise生日蛋糕——



那並不是西餅店訂的洋蛋糕,而是一碗拼湊起來的米糕,仔細看,中間插的蠟燭,還是我們小時候家裡停電的時候常用來照明的那款大粗蠟燭。



很粗糙很孩子氣,卻能讓人感受到姐弟倆對阿嫲滿滿的心意。


這不是我們家的故事,但總有那麼幾個瞬間、幾個土氣卻又好好笑的生活細節,又讓人覺得似曾相識。


作為一部臺灣鄉里家庭劇,《花甲男孩》更是處處都飄著臺灣古早的景緻、人物和鄉情風味。


霓虹色澤、短裙濃妝美豔小姐姐坐鎮其中的檳榔攤。



嚼檳榔嚼到牙齒髮黑,頭髮染色染一半以為自己很帥的臺客。



還有笨拙、淳樸、辭不達意的村民。


來給鄭家操辦後事的喪葬公司老闆,熱心推薦不同價位、風格的靈堂設計。



花甲二叔沒好氣地問:(這款靈堂)不便宜喔?


老闆滿臉堆笑:不會啦,跟你們那麼熟了,你一句話,你全家我都可以打折。



哈哈哈哈這種全家大優惠,誰吃得消。


說白了,《花甲男孩》每集九十分鐘上下的故事,全程閩南話和普通話交雜,其實來來去去就是這些家長裡短、臺灣鄉情。


但它的好,就在於它願意不吝其煩地為我們展現百姓生活原有的樣子——三姑六婆小叔大伯們叨叨不斷的碎嘴子,狗狗又在剛清潔好的院子里拉了一泡屎,爐灶壞了記得找師傅來修……


還有在無聊的下午,給兒子講講阿公的威水史,順便教他識識字。


一個人

×四個

叫做爽



瑣碎但不冗長,冒著幾分番薯剛剛出爐的熱騰土氣。


從這一點上來說,它就像是中國版的《請回答1988》。


每一集講的都是雞零狗碎、雞毛蒜皮,沒有什麼大起大落,但總能用一些暖心的細節,擊中你。


笑點滿滿、萌點滿滿、淚點滿滿。


《花甲男孩》所有笑點中,肉叔最中意這個:


花甲阿公的遺照從牆上掉下來,摔碎了相框上那層透明玻璃。於是花甲奉家人之命,去給阿公的遺照換新框。


他將遺照系在腰間,單車上路。怎料在路上遇到阿公的鬼魂(沒錯這劇還有一點靈異元素),嚇得他人仰車翻,跌倒在路邊的水溝裡。



遺照上阿公的臉,汙了。



然而——這是阿公唯一的照片,照相館老闆的Photoshop也修不好。


怎麼辦?花甲靈機一動,去借了一頂假髮。



不是都說我最像阿公了嗎?


結果,你猜咋滴?


阿公遺照上的新相框,人見人誇。


花甲二叔:你阿公這個相框換得~贊!



花甲爸爸:你阿公那個相框換了看起來比較年輕


完全沒認出那就是自己的兒子……


你們自己看一下是不是很像哈哈哈哈。(劇中這兩個角色都由盧廣仲飾演)


上面是原版,下面是“盜版”


《花甲男孩》所有淚點中,肉叔也有最中意的,是這個:


花甲到臺北找姐姐,結果在姐姐家裡意外遇到很多年沒有見的、離家出走的媽媽。



母子相見,分外……尷尬。


媽媽噓寒問暖找話題,給花甲做吃的。但花甲始終對她冷冷的,卻又會趁媽媽不注意的時候偷瞄她。



最後兩人告別,媽媽給花甲塞錢。花甲想推,她不由分說把錢塞到花甲的上衣口袋裡。


一邊塞一邊說:


你如果洗衣服的時候要小心

這裡有放錢

不要連錢也一起洗掉



“洗衣服的時候記得掏空口袋”,不正是我們媽媽每天嘮叨的話嘛。


《花甲男孩轉大人》拍的是臺灣鄭花甲一家的故事,可是肉叔怎麼看,都好像在看自己身邊的事。


它讓你看到一個五顏六色、人情味十足的臺灣,一群今天打架明天和好的幼稚家人,還有很多很多不同職業、不同處境,但每一天都在努力生活、微笑的平凡人。


這種劇看完,心裡真的超暖啊!


片頭截圖,每一個畫面都是不同的色調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