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大英博物館怎麼修唐代敦煌巨幅刺繡

藝術商業藝聞追蹤2017-07-30 02:46:52

1907年,英國籍匈牙利探險家奧里爾·斯坦因(1862—1943年)在敦煌用40塊馬蹄銀從看護藏經洞的王圓籙道士手中盜買了29箱珍貴的寫經、絹畫和絲織品。其中寫經最早可至北朝,最晚至西夏王朝統治河西走廊時期;絹畫大部分是唐代作品。


斯坦因


1907年的敦煌藏經洞以及擺在洞窟甬道上的經卷


王圓籙

 

斯坦因帶走的敦煌寶藏抵達英國後,文書部分入藏大英圖書館印度部,絹畫和絲織品則存放在大英博物館的斯坦因密室內。斯坦因密室,這間神祕庫房名聲顯赫,但是探祕者稀少。密室只對研究絲綢之路的學者開放,即使是社會名流乃至英國前首相布萊爾、查爾斯王子走到門口,都要自覺止步。


大英圖書館


大英博物館的斯坦因密室


“靈鷲山”:敦煌藏經洞出土最優秀的作品之一


東晉顧愷之《女史箴圖》局部,絹本設色,唐人摹本 24.8x長348.2釐米橫卷

英國倫敦大英博物館藏

 

在敦煌文物中,相比於雕塑和壁畫,有一類是很多人所不瞭解的,那就是用於節日盛典展示、可以裝飾宮殿佛堂的巨大絹畫。這些敦煌絹畫大部分如今正存於斯坦因密室之中,與1900年從故宮養心殿流失的、東晉顧愷之《女史箴圖》真跡同在。修復、裝裱後的敦煌絹畫被框進木槽裡,一排排嵌在牆壁上。


《釋迦牟尼靈鷲山說法圖》


這其中就包括敦煌藏經洞出土最優秀的作品之一的《釋迦牟尼靈鷲山說法圖》,高241釐米、寬159釐米,被認定製作於唐代,約八世紀左右。斯坦因曾讚歎這一巨大的刺繡品雖然有破損處,但依然“鮮亮閃耀”,而大英博物館研究人員在近日的修復直播中感慨此作“保存至今就是一個奇蹟!”這一巨幅織品明年將在日本奈良國家博物館展出。為保證其運輸、展出的安全,大英博物館將重新評估它目前的狀況,做一些必要的修復。


《釋迦牟尼靈鷲山說法圖》局部

 

全圖由五尊佛像構成,上部是華蓋和飛天,下部是眾多的供養人像。畫面正中間是佛陀站在蓮花寶座上,扁桃形的身光環繞著身體與頭光等高,袒露右肩,右手垂直放下,左手執衣襟——這是所有靈鷲山釋迦牟尼說法圖中共有的一種姿勢。由於刺繡畫曾長期疊放在藏經洞中,兩尊菩薩的像已經有部分破損。值得欣慰的是,主尊釋迦牟尼保存尚完好,破損嚴重的,是兩尊菩薩背後只露出半身的兩尊弟子像。

 

大英博物館如何“修復’靈鷲山’”

 

據大英博物館稱,這件刺繡明年將在奈良國家博物館展出。由於織物質地使這幅畫相當脆弱,百年來這件刺繡畫很少展出。為了讓它能更安全地被運輸、展出,大英博物館將重新評估它目前的狀況,做一些必要的修復。



這已經不是《釋迦牟尼靈鷲山說法圖》首次被修復。1908-1912年間,它曾被一位來自英國皇家刺繡學院的小姐E.A.Winter修復過。她花了兩個多月時間去小心縫合一些毀損嚴重的部位。1912年,斯坦因在《中國沙漠中的遺址》(Ruins of desert Cathay)一書中記載了修復經歷記錄,並稱這件刺繡作品“鮮亮而閃耀”,但也說道刺繡的“嚴重損毀”是一大遺憾。



目前,高級織物修復師Monique和織物修復師Hannah以及相關專家已經討論並制定了初步的修復方案,並確認了一些特別需要修復的區域。修復師提出了背面的支撐架、表面的落灰和此前修復材料的退化的問題,並打算用一些新的修復材料來替換退化的部分。而對已經磨損的刺繡表面,需要採取必要的措施來阻止它將來的磨損。

 

高級織物修復師Monique和織物修復師Hannah

 

此次整個修復期為11周,大英博物館為此特別製作了“修復’靈鷲山’”(Conserving Vulture Peak)的視頻,每週播出,目前已播出了四集。



大英博物館“修復《靈鷲山》”第一集



大英博物館“修復《靈鷲山》”第二集



大英博物館“修復《靈鷲山》”第三集


其他的敦煌文物


五代時期後梁開平四年(公元910年)張承奉統治敦煌時期的絹畫觀音像


來自敦煌藏經洞的散頁文獻


藏經洞

 

敦煌寶藏的災難

 

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中國西北是世界各國探險家的樂園。一些探險隊在未經中國政府許可的情況下,在此肆意盜竊文物,非法竊取中國文化遺址的物品,造成中國文物大量流失。敦煌藏經洞,擁有寶藏無數,美輪美奐的壁畫和泥塑表現了極高的藝術造詣和博大精深的文化內涵。然而,自1900年被發現後,敦煌寶藏的災難便降臨了。1907年,英國人斯坦因帶著中國翻譯蔣孝琬,跑到藏經洞來。他千方百計誘騙千佛洞主持王道士,揀選了24箱古寫本,五箱古畫和絲繡品,計一萬餘件,全部運抵倫敦大英博物館。而他為這些稀世奇珍只付給王道士500兩銀子和交了130鎊稅金。1914年,斯坦因又從這裡騙走五大箱手稿,計有600多卷佛經。其中公元868年的木刻本《金剛經》,是印刷史上極為罕見的瑰寶。


外國人的探險隊


接踵而來的是法國人伯希和。他從吐木休克和庫車已經攫掠了許多珍貴文物,其中有用庫車早期文字所寫的佛教經典。在敦煌密室裡,伯希和翻閱了三個星期,將斯坦因遺漏未取的全部精品捆載而去,付出的代價仍然是區區500兩白銀。同時,他還逐洞攝影,編印出六大本《敦煌千佛洞壁畫集》。幾年後,千佛洞被白俄士兵嚴重破壞,竟使這批照片成了反映幹佛洞壁畫原貌的稀有資料。

 

日本人吉川小一郎和橘瑞超從這裡騙走了約600份經卷,俄國的鄂登堡不僅盜走許多彩色塑像,還盜走了200多份手稿。


 

美國人來到敦煌時,這裡易於攜帶的文物已經不多了,因此他們把注意力轉向大型壁畫和雕塑。1924年,蘭登·華爾納用樹膠粘走36方唐代壁畫,還盜走一尊精美的盛唐彩塑菩薩像,又在涇州下王母廟石窟盜走七個菩薩頭像、一段唐代菩薩殘軀,在居延海黑城子盜走一尊彩塑佛像、幾方壁畫。由於增加了這些文物,哈佛小小的福格博物館頓時身價百倍。次年,野心膨脹的華爾納又帶著大批膠布,企圖粘走完成於公元538至539年一個洞窟的全部壁畫,由於當地憤怒的百姓群起攻之,才未能得逞。

 

據統計,現在敦煌遺書在國內僅存2萬件,而英國有1.37萬件,法國巴黎國立圖書館有6000件,俄羅斯聖彼得堡亞洲民族研究所有1.2萬件,英國印度事物部圖書館約2000件;此外,日本、美國、瑞典、奧地利、韓國也有敦煌文物收藏。除此之外,黑水城的西夏曆史文化遺蹟、樓蘭古城遺址、于闐古國遺址、龜茲石窟、高昌佛教遺蹟、怯盧文木簡和西北的魏晉簡牘,疊遭劫難。





文/《藝術商業》李保興整理

圖片來源網絡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展覽推薦|潮流|知識閱讀|視界|藝術人物

藝事|人物|藝事|雜誌推薦|市場趨勢|藝聞追蹤|封面故事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