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李逵的地方常見李鬼,傳銷在天津猖獗絕非偶然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陳曉平 楊松2017-08-05 09:22:51

,作為全國最多的地區之一,一些藉以混跡其中,求職少年李文星或是傳銷騙局新的受害者。


來自山東德州的東北大學畢業生李文星,在失聯數月後,其遺體於7月中旬在天津靜海區一處池塘被發現。

 

根據其隨身攜帶的傳銷筆記等物證,天津警方分析認為,其極有可能誤入傳銷組織,該案件正在調查中。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天津是中國直銷企業數量最多、分支機構最密集的區域之一,創造了炫目的財富神話,同時,大量傳銷組織藉以混跡其間,製造了這出悲劇。

 

直銷成就天津首富

以招募直銷員,由其直接向最終消費者推銷產品,直銷行業縮減了商品流通環節,也為政府所認可。

 

2005年,《禁止傳銷條例》和《直銷管理條例》的頒發,打開了直銷行業的市場準入,企業得以申請直銷牌照。在國內,天津是直銷企業數量最多的地區之一。

 

截至目前,全國擁有直銷牌照的企業共有89家,其中註冊所在地在天津的有8家,佔全國總數的9%。截至2015年底,直銷企業共有省級分支機構420個,其中天津有26個,僅次於廣東和山東,全國排名第三。

 

根據天津市官方發佈的《2015年直銷行業發展報告》顯示,截至2015年末,天津市有直銷企業18家,直銷服務網點694個,直銷員68869人,年度經營總額超過150億元。

 

天津直銷行業,不只是密集,且擁有眾多的龍頭企業,創造了炫目的財富神話。其中,最為知名的是李金元創立的天獅集團。

 

天獅集團組建於1995年,並於1997年進軍國際市場,自稱為“融產業資本、商業資本和金融資本於一身的跨國企業集團”。其官網稱,業務輻射全球190多個國家,在110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分公司,服務於全球“近4000萬個家庭的穩定消費群體和事業夥伴。”


2016胡潤百富榜上,李金元以400億元的財富排在榜單第32位,在天津排名第1位。


天獅集創始人、董事長 李金元

 

不止於此,同一榜單上、以160億財富列津門第三的閆希軍家族,同樣涉足直銷業務,其創立的天士力控股直銷企業“金士力佳友”,一家以銷售化妝品和保健食品為主,2017年春季市場工作會議報告,據稱將以“打造十個年銷售過億的省級分公司”為目標。


天士力公司董事長 閆希軍

 

天津另一知名直銷企業是權健集團,直銷產品共有3大類48種,涉足中草藥、保健品、中醫藥化妝等,有報告顯示,權健2016年業績總額為200億元,位列直銷行業榜單第3名。

 

過去幾年,權健最引人矚目的新聞是其在體育產業上的巨資投入,2015年花巨資收購的天津松江足球俱樂部,僅用1年時間,天津權健隊便完成了“衝超”。權健集團董事長束昱輝曾公開表示,2015-2016賽季,其在足球上的投資將近5億元。

 

束昱輝未能登上2016胡潤百富榜,卻以1805萬捐贈金額,位列2016胡潤中國慈善富豪排行榜第83位。


大學生成傳銷重點

現實中,直銷和非法傳銷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在實際運作中,兩者容易混淆,再加上消費者對直銷企業認識模糊,很難正確區分兩者,使得部分已取得直銷牌照的企業,常常會陷入涉嫌傳銷的泥潭,不勝其擾,而傳銷企業往往借直銷之名,進行非法活動。

 

天津直銷產業發達,傳銷組織也異常猖獗。

 

有媒體曾以“天津中寶涉嫌傳銷”為題,報道了該組織的蠱惑性,及其獎金分成機制。

 

要加入“天津中寶直銷”必先成為其會員,會員分為銀卡、金卡、鑽卡,分別投入2 0 01元、4002元、8004元,業績提成按照投資額的大小,周封頂收益可達8萬。此外,包括各種名目繁多的獎勵:

 

1)“見點獎”,就是會員傘下只要有人進來,可按照加盟時的投資額分別獲得收益10元到40元不等的“見點獎”,最多拿到傘下依次排列12層的收入,封頂額度為雙區30萬元。

 

2)“管理獎”,同樣是根據會員入門加盟時的投資額,分別提取所發展下線2代到7代人員的5%業績提成;

 

3)“感恩獎”,上一代總收入的10%,給下面直薦人平分。此外,加盟店鋪投資2萬,終身享受所有進貨額一代5%,二代2%,三代2%,四代2%。

 

4)福利獎,加盟之日起,以組織獎的收入累計:二年內收入達到100萬時,獎天津80萬住房一套……

 

而根據《禁止傳銷條例》和《直銷管理條例》,中國的直銷企業只允許單層次直銷,不允許直銷團隊發展下線,不得實行多層次計酬,直銷員獎金最高不得超過30%;直銷企業及其分支機構不得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商品作為成為直銷員的條件。

 

另外,有些傳銷組織,進一步發展到限制人身自由、甚至危及人身安全的地步,為害尤其巨大。

 

據公開報道,自2008年至2014年6月間,單單是天津靜海區,工商、公安機關累計集中開展打擊傳銷行動近 400 次,累計取締傳銷窩點1300個,解救被限制人身自由人員300名。

 

(來源:平安天津)


今年5月份,《南京日報》報道過一個天津傳銷案例,受害人“小張”描述了誤入傳銷組織後的遭遇。

 

“到了目的地,一下子出現了十多個人,把我身上的手機等東西全部搶走了,還限制人身自由,關在一處平房內。”小張說。傳銷組織派人和小張“聊天”,打探家庭情況、工作情況,希望通過控制小張,轉而欺騙小張的父母、親戚索要錢財。

 

為避免小張長時間不回單位引發懷疑,傳銷組織脅迫小張給單位項目組同事打了兩次電話:第一次提出因返程車票緊張需晚歸幾日;第二次直接提出辭職申請。

 

同事發現小張行為異常後,在與天津市警方的幫助下,他被成功獲救。


現在,大量傳銷組織將目標指向大學生。2017年6月,天津警方打掉了靜海區“蝶蓓蕾”傳銷組織,該組織就是以見網友、招工、創業等名義將外地人騙至靜海,以“洗腦”甚至暴力手段,強迫被騙人員繳納“加盟費”。

 

無奈是,現實中,很多受害者跟張文星一樣,他們缺少社會經驗,被傳銷組織控制後,很難脫身。

 

針對張文星的悲劇,靜海區公安部門已承諾,將圍繞打擊傳銷工作,加大清理整治力度,對存在非法傳銷活動的重點區域反覆開展打擊清理行動,對非法傳銷肇事構成犯罪的堅決依法處理。

 

  本期編輯:李惠琳

  聯繫作者:21cbr@21jingji.com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