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系列首秀大銀幕,我們到底需要怎樣的東方奇幻電影?| 對話《鮫珠傳》導演楊磊

數娛夢工廠​劉俊英2017-08-17 06:35:05


上映5天,《鮫珠傳》剛過一億票房,在同檔期的作品中,這樣的成績並不出彩。作為第一部登上大銀幕的九州作品,《鮫珠傳》或許更多扮演了投石問路的角色。


《鮫珠傳》是由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上影寰亞文化發展(上海)有限公司、寰亞電影製作有限公司等出品的奇幻動作電影,陳嘉上監製,王大陸、張天愛等主演,講述了飛賊泥空空、捕快黑羽、王子赫力三人在尋找鮫珠的旅程中相互扶持、成長,並一同對抗野心勃勃的羽族後裔雪烈。



九州是中國迄今為止最具規模和體系的奇幻世界,九州的電影從何拍起也便成為一個不得不面對的選擇。在《鮫珠傳》導演看來,以組隊打怪的經典類型片的形式,在一個龐大的世界觀中,講一個原創的故事,這是在好萊塢被反覆驗證過的類型,而《鮫珠傳》就是希望在九州的世界觀內,去打造類似DC、漫威出品的超級英雄電影。


楊磊同時也是網劇《九州天空城》的導演。在楊磊看來,電影最大的風險還是在於觀眾對內容的不熟悉,相對於大家耳熟能詳的《西遊記》,九州六族並沒有那麼大眾,所以去年才會製作網劇《九州天空城》去普及這樣一個概念,但其實電視劇和電影不太一樣,觀眾人群也不太一樣。


九州粉絲本該是最先發酵的群體,但始料未及的是,在最為黃金的首週末,《鮫珠傳》卻陷入“抄襲”的漩渦中,儘管官方再次澄清表示“《鮫珠傳》講述的是天空城墜落之後發生的故事”,而《九州天空城》是劇組向九州作者唐缺約稿創作的小說,《鮫珠傳》還是失去了在首周衝擊票房的先機。


不過,奇幻類型電影常被詬病的“五毛特效”的差評意外沒有降臨到這部電影身上,更多的爭議點集中在沒有創新而缺乏吸引力、人物感情和心理轉變缺乏說服力以及對西方魔幻美學的臨摹無法與東方故事形成融合等方面。


但在《鮫珠傳》的一位投資方看來,這部電影完成度高,喜劇特點突出,演員表演在線,整體是一部好片子,至於在同檔期當中無論是口碑還是票房似乎都不出彩,口碑很複雜,在宣傳方面還需要努力。


“我打6.5分。”談及對《鮫珠傳》的評價,楊磊如此迴應數娛君。對於這部電影,楊磊認為從觀眾的反饋來看,對於完成度、畫面還是一致的好評,也驗證了整個的工業體系,唯一遺憾就是人物之間還需要更大的撕裂感,這些遺憾或待痴迷於的楊磊在後續的九州系列中再探索。



深陷抄襲漩渦背後

導演已為奇幻電影準備了17年



在商業價值的判斷上,楊磊更為偏愛好萊塢大片——例如漫威、DC的超級英雄電影,這是在好萊塢、全球都有成功案例驗證的,“我們在做這個電影的時候,希望在九州這個系統上,建構類似於漫威和DC的超級英雄電影,就這樣往前走了。”楊磊告訴數娛夢工廠。


那麼以《紅色》、《亂世書香》、《闖關東2》等優秀作品出名的電視劇導演,為什麼會有底氣去接受這樣一部《鮫珠傳》這樣一部奇幻電影?


“為奇幻電影這件事情,我準備了17年”。楊磊表示。


事實上,自1998年考上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彼時CG特效電影剛引進中國不久,楊磊就被其中人力所不能及的鏡頭所震撼,萌生了拍一部奇幻電影的想法,奇幻、魔幻劇也是楊磊在大學期間最喜歡的一類劇。


畢業之後,楊磊選擇了廣告行業,接觸了一部分視效,得到大量嘗試製作的機會,也為之後奇幻劇的拍攝打下了基礎。2007年楊磊認識了特效導演陸貝珂(即視效公司BASE FX聯合創始人),兩人開始奇幻劇的創作和設計,寫了多部奇幻題材的故事,不過當時市場對於奇幻劇的接納程度還不像現在這麼高,在經歷了多次找投資碰壁之後,只能先去拍電視劇,於是就有了《亂世書香》《紅色》《戰鼓擂》等作品的誕生,和《鮫珠傳》的結緣正是在《戰鼓擂》拍攝期間。


顯然,楊磊的奇幻電影夢實現得並不順利,由於《鮫珠傳》的前期宣傳和《華胥引》捆綁,直到2016年三月項目正式啟動時都宣稱由《華胥引》改編,隨著《華胥引》陷入抄襲醜聞,《鮫珠傳》是原創劇本還是改編自《華胥引》的討論一時之間佔據了有關這部電影相當比例的話題討論。


不過,處於事件核心的導演楊磊和九州作者唐缺皆有過迴應,楊磊表示《華胥引》電影啟動過程中版權到期,現在的《鮫珠傳》是與《華胥引》無關的、重新構思的內容,版權購買自《九州天空城》,《鮫珠傳》講述的是天空城墜落之後的故事。唐缺也在微博和知乎上回應,《九州天空城》是楊磊導演的約稿小說,唐缺擁有小說的版權,楊磊方擁有影視版權,並可以進行衍生改編,唐缺不干涉。


楊磊告訴數娛夢工廠,這次《鮫珠傳》的劇本主要是由楊磊、張炭、還有楊磊的同學徐兆青一起創作。關於具體的創作思路上,會在預算範圍內,首先確定能做的事情,然後大家進行討論。導演、視覺導演、編劇提出各種概念,每次可能提出十個,最後選擇其中的一到兩個概念進行劇本創作,楊磊再進行統稿,再進行討論,周而復始。當然,劇本討論沒有脫離九州的框架,《鮫珠傳》主要聚焦於人族和羽族的故事,前後共經歷了40多個版本的修改。



特效預算佔比25%

高完成度如何達成?



“其實我覺得國內的製作到現在還沒有辦法完完整整的去把九州的所有設定能夠做的出來,主要就是資金的問題,那就先做一小部分,能做多少做多少,慢慢讓更多的人知道九州,讓更多的人把這個地圖畫起來。”楊磊說。


楊磊認為,九州的世界觀是非常龐大的,一共有六族,他的創作主要集中在人族和羽族,因為這兩類族群是相對好表達的,其他的族,比如鮫族,這個族群生活在水裡面,形態是什麼樣子的,到現在也沒有一個特別明確的點,包括還有魅族,魅族的設定也是比較難捉摸,把它們放在熒幕上面,會和其他的種族之間發生什麼樣的故事,都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也和資金有直接關係。


儘管如此,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鮫珠傳》在完成度上還是受到很高的評價。在對奇幻電影要求頗高的特效部分,出乎意料沒有一片倒的差評,除了導演對特效頗有研究之外,也和豪華的製作班底分不開。


擔任此次視覺導演的陸貝珂不但保持著和楊磊多年的合作關係,同時也是中國頂尖的視效公司BASE FX的聯合創始人。BASE FX憑藉HBO的《太平洋戰爭》、《海濱帝國》和Starz電視的《黑帆》三度獲得艾美獎,2012年,BASE與好萊塢最知名的影視特效製作公司、史詩級科幻系列電影《星球大戰》的特效製作方“工業光魔”(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為更多的好萊塢大片製作特效。


這次《鮫珠傳》的視效就是由BASE FX和VHQ(曾參與《狼圖騰》)主要完成。


而這次的特效製作,也讓楊磊深度參與了影視工業流程。“每一個流程都不能錯,一旦錯了之後就會造成大量的浪費,當你想好了電影的一個走向的時候,然後我們就得在這個走向裡面,你要想的都是3-5步以後的問題,一旦一開始做的一個決定走偏了的話,到第五步再回來,其實是一個巨大的損耗,所以團隊會提前做大量的分鏡頭,大量的拍前預演,來確定故事走向。”


楊磊同時表示,要保障最後的呈現效果,另一方面也要量力而行,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比如為什麼“鷗咔”(電影中的寵物形象)一定要設計成半甲,如果是一個純毛茸茸的形象,比如設置成一條狗就做不出來,因為沒有那麼多預算,在《鮫珠傳》的製作成本中,特效費用佔到25%左右。



九州電影首秀大銀幕

離九州世界還有多遠?



除了視覺導演之外,《鮫珠傳》金牌製作團隊還包括:監製陳嘉上曾執導經典奇幻電影《畫皮》,攝像黃嶽泰曾兩次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攝影獎,造型樑婷婷憑藉《繡春刀》獲得臺灣金馬獎,麥國強則是兩屆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得主,動作指導谷軒昭多次獲得金馬獎、金像獎,還邀請了《加勒比海盜》的特效化妝團隊等。


楊磊坦言,對於他和樊斐斐這兩位電影新人而言,要找什麼樣的人,和什麼樣的人合作,人家是不是相信他們,都是需要克服的困難。


比如和陳嘉上導演的合作,“我們其實從一開始構建故事開始,我不停地會和他討論故事、人物的方向,他也會不停地給我建議,包括劇組的人員搭配,當我需要他幫忙的時候,他都會給我一些建議和方法。”楊磊告訴數娛夢工廠。


“我打6.5分。”談及對《鮫珠傳》的評價,楊磊如此迴應數娛君。對於這部電影,楊磊認為從觀眾的反饋來看,對於完成度、畫面還是一致的好評,也驗證了整個的工業體系,唯一遺憾就是人物之間還需要更大的撕裂感。


楊磊同時也表示,雖然這次《鮫珠傳》是原創劇本,但以後基於九州的影視作品並不一定都會以原創的形式,原創有原創的好處,但是原創很累,讓觀眾從頭建立一個認知度是比較困難的,還是需要時間的積累,慢慢來。


目前,以九州世界觀為背景的影視作品除了同樣由楊磊執導的電視劇《九州天空城》、《鮫珠傳》已經播出,還沒有更多重量級的影視作品面向市場,幾部比較出名的作品,《九州牧雲記》遲遲沒有確定播出的時間,檸萌影業承製的《九州縹緲錄》預計將於年底開機,唐缺的《羽傳說》也在籌備之中,而繼《鮫珠傳》之後,楊磊表示,《九州天空城2》也已經在籌備之中,下半年將會公佈一些消息。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