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一代名師、上海實驗小學名譽校長袁瑢去世,留下教育格言:“學校是可愛的!”

校長會人民教育2017-08-26 10:46:24


中國著名小學語文特級教師、上海市實驗小學名譽校長,因病於2017年8月23日13時14分在上海逝世,享年94歲。


袁瑢,這個名字也許並不響亮,但對小學語文屆的教師來說卻絕不陌生。在她長達半世紀的執教生涯中,幾乎獲得一名小學教師所能得到的所有的榮譽,堪稱小學語文的泰斗級人物。在榮譽的背後,她是一位低調而平凡的語文老師,始終保持著與時俱進的思想和初執教本的赤子之心,將自己對於語文的獨到見解,從一堂課開始,傳遞給一代人。

在上海市教衛黨委、市教委、市中小幼教師獎勵基金會共同拍攝的大型系列紀錄片《教師》中,有一集的主人公就是袁瑢,片名叫《一路春風》。


在紀錄片結尾,記者問92歲的袁瑢,作為教師最大的成就是什麼?袁瑢說,看到自己教過的孩子,成年後依然保有初心,成為對社會有貢獻的合格公民,這樣一路走來,才不負春風。


“袁瑢老師是一個時代的符號,她整整影響了三代人”


去年,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有幸在的家裡採訪了這位上海語文教學的泰斗。身體尚佳的她聊起小學語文教學:“如果小學一年級拼音掌握得紮實,語文才學得好,書才能讀得更多。”


今年9月1日,本市一年級新生將拿到全新的語文教材,新教材更加強調拼音的學習和運用。就在一個月前,袁瑢的弟子、蓬萊路第二小學校長餘禎給她拿來了新的教材,袁瑢激動地翻看著新教材,彷彿回到了自己當年的教書時代。


1946年,袁瑢在戰亂中隨全家從南通來到上海,考取了上海交通大學化學系,又因身體原因休學,“誤打誤撞”踏上了小學的講臺。袁瑢後來回憶,當年,她看的第一本有關教育方面的書是一本《小學教育典型經驗介紹》,其中,“學生、家長、老師是一家人”這句話,她記了一輩子。


在半多世紀的教育生涯中,袁瑢“走自己的路”,用實際行動實踐自己“忠誠黨的教育事業”的信念;她熱愛學生,真正做到了“把整個心靈獻給孩子”;她創新實驗,使她的名字和實驗小學一起成了“金字招牌”;她執著探索語文教育規律,形成了“細、實、活、深、嚴”的獨特教學風格。她培育了一批又一批學生,影響和引領著整個中國小學語言教育界。


(1960年袁瑢受到劉少奇接見)


在袁瑢曾經奉獻了一生的上海市實驗小學,《袁瑢語文教學三十年》一書基本上是實小語文教師人手一本的收藏品。年輕教師們總是好奇:“袁老師的課堂,初看有些平常,因為很樸實、不花哨,但看似普通的語言、平常的內容,孩子們怎麼那麼感興趣?”退休後,袁瑢仍時常來到學校指導,們常常在她的親自輔導下備課。


著名特級語文教師於漪和袁瑢相識於上世紀60年代。困惑於很多高中學生識字等基本功不紮實,於漪去學校向袁瑢請教,只見她在和一個小姑娘談心。“明知有很多人找她,她對孩子仍非常有耐心,一直說到小姑娘漸漸擡起頭,最後蹦跳著走出教室。”在紀錄片《教師》中,於漪回憶道。


得知噩耗,餘禎泣不成聲。她記得袁老師每一次的鼓勵,更記得她諄諄提醒。一次公開課後,在周圍一片讚揚聲中,袁瑢卻指出,她整節課自稱了23次“餘老師”,而這容易造成師生間的不平等感,讓孩子習慣於“你說我聽”,不利於形成獨立思維。在餘禎的記憶中,諸如此類的細節不勝枚舉。


“不能把含糊的東西教給孩子”


第六任校長殷國芳印象中,袁瑢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不能把含糊的東西教給孩子”。一次,她驚訝地發現,袁瑢的語文書上,密密麻麻全是鉛筆記號,仔細一看,袁瑢幾乎給每個字都標註了拼音。她說,自己普通話多少帶著家鄉口音,但是教給孩子的,一定要是最規範的知識,最標準的拼音發音口型。


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袁瑢帶教了20多名徒弟。1989年,原南市區成立精英教師團,在袁瑢家的大書桌上一個字一個字磨教案,成了很多青年教師最溫馨的記憶。實驗小學副校長楊妍至今保留著一個習慣——家訪時讓孩子們寫寫自己的名字,並在握筆姿勢不正確的孩子名字旁做個標記,提醒自己多加關照。


這來源於袁老師的唸叨——比起學習的結果,孩子的學習習慣更值得關注。餘禎告訴記者,自己還是青年教師時,沒少因為一手好字受到同事誇讚。聽到有人誇她,“握筆姿勢不是最好,字都可以寫得那麼好”,她剛有些飄飄然,就聽到袁老師不留情面指出,“你有沒有想過,握筆姿勢更標準,你的字會寫得更好呢?”“這讓我一下從驕傲變成了慚愧,也感嘆,老師隨時都是那麼嚴謹認真。”餘禎說。


(2002年,袁瑢和徒弟在一起)


“袁老師對教材‘吃’得很透,其中的每一個字她都細細揣摩,精心設計教學的時機和方法。”這讓原來基本按著教參走的年輕教師們頓然開悟。於是,他們一改過去先看教參的做法,要求自己反覆研讀課文,琢磨每一個字、詞或句子如何教效果最好,再將自己的思考與教參比對,查漏補缺。


從青年教師成長為校長,餘禎深深體會,袁瑢的教學法中,“活”是最難做到的。“她聽公開課,不要求課堂整齊劃一,而希望從每個孩子口中不同的答案,老師也能根據孩子的表現,及時調整自己的狀態;她時常告訴我們,要鼓勵孩子提問,能把老師問倒的孩子,那就是最棒的;她要求孩子,齊讀課文時,不用太大聲,整齊就好,但是單獨回答問題,聲音一定聲音要響亮,這樣的孩子才有自信……”


從最早的手寫小黑板、到幻燈片、再到製作PPT,袁瑢堅持年輕語文教師要用一手好字吸引學生,但也從不抗拒新技術進入課堂,只要是對教學有幫助。在餘禎心中,雖然師徒相差49歲,但是一輩子倡導課堂要“活”的袁瑢,也將自己的活力保持到生命最後一刻。兩年前,袁瑢讓餘禎教自己學會了使用微信,餘禎發在學校公眾號的每篇文章,她都會在平板電腦上仔細閱讀,時不時提出意見。


“教師首要工作是育人”


人們都知道袁瑢老師語文十分出色,卻不一定了解她精心育人的事蹟。袁瑢認為,作為啟蒙老師,要幫助小學生跨出“人生的第一步,給他們打下做人的基礎”。袁瑢從不講大道理,她重身教,要求學生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她善於利用日常發生的小事因勢利導,明理導行,不僅在當時收到明顯的教育效果,而且往往影響學生的一生。


(2011年5月和上海實驗小學58屆校友在一起)


一次,袁老師給一年級的小同學默寫生字。一位同學無意中擡頭看了一眼鄰座同學的本子,把自己默不下來的一個字寫在了本子上。過了一會兒,這個同學又把那個字擦掉了。就是一個同學這樣細微的舉動,袁老師看在眼裡,喜在心上,當即在班上表揚了這個同學。二十年後這位同學向袁老師談及這件小事時,動情地說:“袁老師教育我們要成為有用的人,首先要做個誠實的人。從那以後,做個誠實的人,就成了我生活的一項準則,而且將堅守一輩子。”


對於“母校”上海實驗小學,袁瑢直到去世前,也都是飽含感情的。只要身體允許,她總會讓保姆用輪椅送到學校,跟孩子們在一起,看他們開學,一起進行升旗儀式。


學校是可愛的,老師是可親的,學習是快樂的,同學是友愛的。”這是袁瑢一直奉行的教育格言,也是她對於母校的深厚感情。


青年教師楊妍說:“袁老師的言傳身教,使我懂得了語文教學只有建築在對學生‘心’有所知的基礎上,深入淺出,才能得心應手地把孩子們從‘不知’引向‘知’的彼岸。要尊重學生的獨特體驗,培養良好的學習習慣,注重語言的積累和運用,使學生在豐富多彩的語文實踐活動中,感受祖國語言文字的魅力,陶冶情操,啟迪心智,提高運用語言文字的能力。”


(袁瑢(右二)和老教師在一起)


作為一名老教師,袁瑢始終感激實驗小學這片沃土對她的滋養。而上海實驗小學,也始終惦念著老校長。直到幾年前,袁瑢都會坐在教室裡,聽青年教師的課,為他們出謀劃策,親自指導教學。袁瑢將所有積澱,毫無保留地傳遞給今天的教師。她用自己的風範與學術告訴青年教師,教師不僅僅是教書匠,只要將生命與智慧的投入其中,專業成長與人生價值,同樣可以在三尺講臺上得到最大化的體現。


2015年9月,上海實驗小學啟用新校舍,92歲高齡的袁瑢受邀到學校參加典禮。看著孩子們活蹦亂跳的身影,聽到“袁老師”如此親切的稱呼,袁瑢感慨萬千:“在這段路程上,最大的樂趣是不斷地探索和創新,最大的欣慰是為黨的教育事業盡了自己的一份力,最大的幸福是看到學生和青年教師的成長。”


“很多人說,小學老師是小兒科,但是,袁老師告訴我們,教好小兒科是真的不容易。”殷國芳感嘆,“袁老師強調識字,但是她教‘休’,不是讓孩子記住單人旁加一個木,這樣死記硬背,而是啟發孩子想象,一個人靠在一個木頭上,休息。”而如今,袁老師也終於可以停一停,休息一下了。


袁瑢老師,一路走好!


來源:人民教育微信(irenminjiaoyu)。以上圖文,貴在分享,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內容為作者觀點,並不代表本公眾號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