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初音未來到荷茲,虛擬偶像如何和中國市場“對接”

傳媒十柴桑2017-08-29 21:56:01

如何打造真正屬於,是中國虛擬偶像公司未來面對的最大挑戰。

小編有話說


上週末,《明日之子》中薛之謙遵從節目組要求,在虛擬偶像和趙天宇的pk中,將票投給荷茲,導致選手趙天宇被淘汰。一時間,無法接受此結果的薛之謙,直接在直播中言明↓↓↓


“對不起我有話要講。對於上一輪,非常抱歉各位,我得到主辦方指示,他們告訴我,不要讓赫茲輸得太難看,所以要我投荷茲一票,現在反而讓荷茲晉級了。我覺得我有責任。今天,如果是這個原因,導致任何一個人走,我辭去星推官的責任。”


之後,薛之謙憤怒離場,直播中斷。此次突發事件也將選手荷茲,特別是虛擬偶像推上了風口浪尖。


初音未來的走紅:天時、地利加人和

談起虛擬偶像,避不開的是日本的初音未來(初音ミク/Hatsune Miku ),堪稱虛擬偶像的“鼻祖”。同時,在後天(也就是8月31日),她將要迎來她的第十個16歲生日。



2007年8月31日,由Crypton Future Media公司(以下簡稱:CPM)開發的音源庫初音未來誕生了。


初音未來以Yamaha的VOCALOID系列語音合成程序為基礎,音源數據資料採樣於日本聲優藤田咲。


簡而言之,誕生之初的初音未來,只是數據,可以給喜愛音樂的用戶作曲並形成人聲歌曲。


但僅過去四個月,初音未來就為CPM創造了高額利潤,初音未來的火爆也讓該公司看到了虛擬偶像的巨大市場。



彼時,正值日本二次元文化的黃金時代,眾多二次元愛好者以此軟件“翻唱”歌曲。再加上同人文化的盛行,使得眾多音樂團隊甚至文字創作者都瞄準初音未來這個新的市場,不斷形成一系列和初音未來掛鉤的作品。


於是軟件公司在滿足大多數粉絲要求的前提下,又為初音未來設計了形象——有著藍綠色長馬尾的16歲小姑娘,並以此形象+聲音,打造了一個備受世界關注的虛擬偶像。


全息投影技術的出現,更是為初音未來之後的發展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技術條件。初音未來的創造者佐佐木涉曾說,“這是一個非常靈活的項目,只要是用戶們所創造的都屬於他們,這就是初音未來:她不只是一個人,也不是虛擬動畫,她代表了互聯網的精神,以及創造力。”


初音未來是世界第一個使用全息投影技術舉辦演唱會的虛擬偶像,併成功在中國、美國、新加坡等地舉辦了演唱會。



在初音未來的影響下,全世界都開始興起虛擬偶像熱,尤其是關於音樂方面的虛擬偶像,更是層出不窮。


經常在初音未來演唱會上露面的鏡音鈴/連;早早擁有了英文音庫的巡音LUKA;作為首個使用VOCALOID3引擎的虛擬歌手,在JIN的《陽炎Project》中大放異彩的IA;以聲音接近真人發音為特點,由SSW Internet公司在自家Megpoid引擎上推出的GUM等。



這些虛擬偶像的曲風、性格,甚至身高、體重、出生日期,皆由粉絲們共同賦予。粉絲成為了虛擬偶像的創作者、崇拜者,更是養育者,同時也成為了它們的共同擁護者。



虛擬偶像正在形成一個新的產業風口。


臺灣華創文化有限公司推出的中文VOCALOID角色“心華”,聲源來自王文儀;



韓國SBS公司則以VOCALOID 3語音合成引擎為基礎,開發了女性偶像“SeeU”,聲源為女子組合“GLAM”成員金多喜;



瑞典音樂公司PowerFX則推出了VOCALOID偶像“Sweet Ann”,設定體重46 kg,擅長英語,喜愛抒情懷舊音樂。



雖然這些虛擬偶像並沒初音未來火,但足以證明虛擬偶像的市場,還是一塊未待開發的“大蛋糕”。


《紐約雜誌》表示,“初音未來是偶像的新高度,她不分階級,大家都可來參與。”對於中國市場來說,更是如此。


虛擬偶像在中國:爭議與機遇並存

2011年12月,號稱“中國第一虛擬歌姬”的東方梔子由天津電視臺節目主持人、編導劉冰推出。但因其形象造型與初音未來極為相似,因而受到批評,在負面輿論壓力下,劉冰最終確認放棄對其開發。



這個結果對於眾多梔子同人愛好者團體來說,顯然是無法接受的。於是,就像初音未來擁有極強的粉絲力量一樣,東方梔子也依靠粉絲活了下來,由原本的官方形象,變成了真正的虛擬歌手,並逐漸被一些人熟知。


之後,由Yamaha公司正式授權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VOCALOID™ CHINA PROJECT(以下簡稱VCP),成員分別是:洛天依、徵羽摩柯、樂正綾、墨清弦、樂正龍牙、言和、戰音lorra、星塵,它們均融入不少中國元素。



洛天依是全世界第一款中文VOCALOID聲庫和虛擬形象,聲庫於2012年7月推出。但直到2016年,出道4年的洛天依才迎來人氣爆發。


2016年湖南衛視小年夜春晚上,歌手楊鈺瑩與洛天依合唱了一首為洛天依量身定做的歌曲《花兒納吉》。小年夜之後,虛擬偶像在各大社交網站掀起一輪話題狂歡。



之後,洛天依的商演、廣告代言數量不斷增加,迎來人氣井噴的一年。


隨著技術的發展和社會認知的不斷提高,人們對於二次元文化的接受程度也在不斷增加,ACGN(動畫:Animation、漫畫:Comic、遊戲:Game、小說:Novel)作品的傳播更為便捷了。同時,90後和00後二次元人群正在逐漸進入社會,成長為主要消費群體,二次元消費者急速增長,更是為虛擬偶像的發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但和初音未來皆屬於V家族的洛天依,卻沒能達到初音未來的成功。


在讚賞、接受的背後,虛擬偶像的存在,尤其是進入中的虛擬偶像更是存在著較大的爭議。畢竟對於很多人來說,二次元文化還屬於一個剛剛瞭解,甚至是未知的領域。


“在日本四十歲都在看漫畫,這是文化,這是在生活。中國不是,中國就是興趣愛好。”以運營虛擬偶像為主業的上海望乘創始人兼CEO任力曾說道。


面對《明日之子》中荷茲是否應該晉級的爭議,不少網友表示,機器人都和人類下棋了,選秀節目的固有模式也可以發生一些改變。


但更多網友還是表示無法接受荷茲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選秀節目上,尤其是直播表演之中。


虛擬偶像的巨大市場,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中國從業者盯上。放棄這麼一塊誘人的蛋糕似乎不大可能。


那麼,如何將虛擬偶像更好地嵌入到中國市場中,去獲得大家的認可,成為了未來虛擬偶像公司發展的最大的機遇和挑戰。



以《明日之子》事件來說,荷茲加入到全是真人蔘賽的選秀比賽中,原本可能是為了提高節目的關注度和播放量。但顯然節目組並未給虛擬偶像制定與其相匹配的規則,這樣的比賽規則加上最終的比賽結果,自然就顯得有失公平。


因而,要想更好地吃下這塊“蛋糕”,一方面,必須考慮到公平、公正,所有的真人選手都對戰虛擬偶像;另一方面虛擬偶像可成為節目中的常駐形象大使,如《蒙面唱將猜猜猜》中的小V,聲紋識別“專家”,主打邏輯推理。既能猜歌又能賣萌,何樂而不為?


此外,除了選秀比賽之外,虛擬偶像還可以借鑑其他國家的成功案例,應用到其他行業之中:廣告代言、開演唱會,甚至涉足影視行業。


作者:柴桑
編輯:Libby


【版權聲明】傳媒+版權文章,如需轉載聯繫後臺,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及原文鏈接,內容合作請添加微信號13521859160。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