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流失的經書何時才能回家?

藝術商業藝聞追蹤2017-09-08 01:42:27

110年前,1907年6月的一個傍晚,滿載24箱經卷和5箱佛畫的一支駝馬隊悄然離開敦煌。此後,敦煌文書流散“他鄉”。


大中十年(八五六年) 敦煌經(住友男爵舊蔵)

尺寸:31×408cm 

估價: RMB480,000-600,000


即將於明日舉槌的日本奈良古龍會拍賣“中國古美術”專場中一件國寶級唐代大中十年(八五六年)的《敦煌經》引起了小藝君的注意。這應該是20世紀初期被搶走和盜走的敦煌經卷之一。


現身拍場的國寶級唐代《敦煌經》


敦煌經卷亦稱敦煌文書、敦煌遺書、敦煌卷子,是指在中國甘肅省敦煌縣莫高窟(俗稱千佛洞)出土的4—11世紀多種文字的古寫本。1900年,在甘肅敦煌莫高窟發現了4至11世紀多種文字的寫本、印本和拓本文獻,總數約有6萬件,其中90%以上為佛教經典——敦煌寫經。


此次上拍的《敦煌經》就作於大中十年(八五六年),是瑜伽師地論卷第三十三篇,《瑜伽師地論》又稱《瑜伽論 》、《十七地論》,為大乘佛教瑜伽行唯識學派及中國法相宗的根本論書,亦是玄奘西行所取的重要經典。瑜伽師地,意即瑜伽師修行所要經歷的境界(十七地),故亦稱《十七地論》。相傳為彌勒菩薩口述,無著記錄。漢傳佛教以此經為彌勒所造慈氏五經之一,藏傳佛教傳統上認定此論的作者為無著。


《敦煌經》(局部)


由於敦煌位於古絲綢之路,曾是東西方文化交流的匯合點,一批批宗教信徒,隨著商路的開通,紛紛雲集在敦煌,促成古代敦煌成為各種文化和宗教的匯聚之地。


在印刷術尚未發明的年代,佛教的日益盛行使佛經的手寫本供不應求。到寺院捐獻抄經的善男信女並不是人人都會書寫,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親自抄寫,所以很多人就去買抄好的佛經,由此催生了中國書法史上最大的書法群體——經生,也形成了一個專門的書法流派——寫經體(也稱敦煌體)。


敦煌寫經始於西晉、擴於北朝、盛於隋唐、終於五代、宋初。這是中國書法發展最關鍵的時期。在敦煌數萬件寫經中,篆書、隸書、楷書、行書、草書五體俱全。敦煌“寫經體”書法,在書法風格上大致分為三個演變階段,即“魏晉寫經書體由隸向楷的初級演變”,“北魏到隋初寫經體從隸書形態中蛻變出來”,“敦煌寫經體向唐楷的成熟演變”,它不僅讓我們看到了千年前佛教經書的內容,更重要的是詳實的記錄了中國書體演變的歷史樣本,是中國書法史最珍貴的歷史資料。


敦煌藏經洞的發現者王道士(王圓籙)(1850—1931) 


藏經洞(今編號為第17窟)被發現後,由於敦煌當地的富紳無人認識洞內這批文物的價值,腐敗的清政府也未能對其進行應有的保護。致使藏經洞中的大批敦煌遺書和文物先後被外國"探險隊"捆載而去,分散於世界各地。劫餘部分被清政府運至北京入藏京師圖書館。莫高窟的壁畫和塑像也遭到劫奪與破壞。


第一個來敦煌竊取藏經洞文物的是英國人斯坦因



藏經洞是莫高窟17窟的俗稱,原為唐宣宗大中五年(851年)時開造,為當時河西都僧統洪辯的影窟。而此次上拍的《敦煌經》就作於大中十年(八五六年)。北宋仁宗時,西夏進攻敦煌,僧眾為避兵火,將大批文書藏於洞窟之復室中,然後砌一泥牆於外,並於其上繪畫,以此作為偽裝。


藏經洞

密洞中,所藏遺書以佛教典籍最多,還有天文、曆法、歷史、地理、方誌、圖經、醫書、民俗、名籍、帳冊、詩文、辭曲、方言、遊記、雜寫、習書,成為多種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重要依據和補充參證,其主要部分又是傳統文獻中不可得見的資料,價值尤為珍貴。


百餘年前藏經洞發現的敦煌文獻,價值獨特。敦煌遺書和文物的散失卻對中國文化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但也客觀卻推動了東西方學者從不同角度對它們進行整理和研究,並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形成了一門新的學科——敦煌學。在中國第一個敦煌學博士後劉永明眼裡,正是由於敦煌文書,讓今人的視野迴歸到了千年之前,可以直接和古人對話,面對面地瞭解古人的所思所想,從而更能準確地把握民族文化。


1997年嘉德秋拍以6.05萬元拍出的《唐人寫經》


1999年嘉德春拍以8.25萬元拍出的《唐敦煌寫經殘卷》


隨著古代書畫和古籍善本價格逆市持續上漲,《敦煌寫經》的價格也出現明顯升勢。在內地拍賣市場上,1997年嘉德公司就開始拍賣《唐人寫經》。敦煌寫經的拍賣始於1999年,在那一年的嘉德春季拍賣中,曾以82500元拍賣成交過一件《唐敦煌寫經殘卷》。


十幾年前的《敦煌寫經》的成交價格多在十萬元以內,而到了2016年時,內地拍賣場上《敦煌寫經》的價格已經升到了幾百萬元一張。如今,拍賣市場裡這種上漲趨勢似乎還沒有停止的跡象。


2012年嘉德秋拍以101.2萬元拍出的張大千藏《敦煌寫經殘片》


此外,本專場中與《敦煌經》一同上拍的還有一件唐代《大明度經》(額)


唐代《大明度經》(額)

尺寸:50×28cm

RMB:24,000-36,000


敦煌經卷的流失,是中國文物流失的一個代表和縮影。而百年敦煌文書的滄桑史,折射著我們這個民族和國家的百年曆史。無論最終的拍賣結果如何,小藝君都不禁想問一聲:敦煌流失的經書何時才能回家?


文/《藝術商業》李保興整理

圖片來源網絡


相關閱讀


看大英博物館怎麼修唐代敦煌巨幅刺繡


藝術商業》2016年合訂本已推出,請識別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閱讀原文】。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展覽推薦|藝聞追蹤|潮流|視界|藝術人物

藝事|人物|全景展覽|藝聞追蹤|雜誌推薦|展覽現場|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