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裡太擠,北京畫院的[明清人物畫]也很贊

藝術商業藝事2017-09-09 17:00:08

趙孟頫和王希孟要出山的消息來的太突然,毋庸置疑在開展伊始一定是爆棚的場面。但是不用擔心,故宮的展期一向會很長。北京的好展也絕不僅只有這兩個。


現在,小藝君向大家推薦文化藝術氣質極高的[明清人物畫]展,展覽已於8月25日在北京畫院開幕,現在去可以慢悠悠的欣賞。



展覽設置在北京畫院三、四層,首先看到的是專門搭建的這到古色古香的門。將你從世外的喧囂中帶入到展覽的情境中,這是古人與我們的世界,再不聞車馬之囂。


共展出62幅明清時期人物畫,全部借展自國內4家重要博物館: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天津博物館和南京博物院,彙集明清人物畫各流派畫家作品。展覽主題「筆硯寫成七尺軀」取自清代畫家華喦《自畫像》中的題詩「起坐捉筆硯,寫我軀七尺」。


自畫像 華喦 清雍正 46歲作 縱130.5釐米 橫50.7釐米 紙本 故宮博物院藏


華嵒 自畫像軸 (局部)


明清人物畫家多以簡約的人物形象表現意趣,他們主張體現畫中人與畫中景的呼應融合,將正經威嚴的“證件照”轉換成富有文人雅趣的“自拍照”。


展覽重點展現明清人物畫中獨有的情與境,探索古人的精神世界。 按照不同的畫題,共分四大板塊進行呈現:性耽貪玩泉與石——雅事;筆端刷卻世間塵——寫真;畫中紅袖今安在——蛾眉;色相分明各奇古——道釋。


其中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展覽中專門開闢的“蛾眉”板塊,將明清時期著名女性畫家的作品,以及以女性為主題的畫作集中呈現。此次展出的南京博物院藏薛素素《吹簫仕女圖》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作。中國畫史上雖然不乏擅長丹青的女性畫家,但是在明清之前卻是鳳毛麟角,直到明清時期女性畫家作為特殊的群體出現,成為傳統中國畫壇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吹簫仕女圖 軸 薛素素 明 縱164.2釐米 橫89.7釐米 絹本 南京博物院藏


冷枚(清)《春閨倦讀圖》天津博物館藏


故宮博物院藏吳偉《武陵春圖》、陳洪綬《聽琴圖》,還可以看到南京博物院藏仇英《搗衣圖》、曾鯨《顧夢遊像》,上海博物館藏高其佩《指畫人物》、羅聘《醉鍾馗圖》,天津博物館藏文徵明《松石高士圖》、金農《佛像圖》是國內四家重要博物館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畫作品。


《搗衣圖》,仇英(明),南京博物院藏


《醉鍾馗像》,羅聘(清),上海博物館藏


《松石高士圖》,文徵明(明),天津博物館藏


《武陵春圖》,吳偉(明),故宮博物院藏


明清時期,隨著文人畫的興起和城市商業化的繁榮,中國傳統人物畫進入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呈現出一種多元化發展的態勢,湧現出一大批彪炳畫史的人物畫名家。


明初伊始的“浙派”主力吳偉、張路;明中後期“吳門畫派”的大家文徵明、唐寅、仇英;晚明變形主義畫家陳洪綬;除此之外,還有開創人物畫壇重要寫真派別“波臣派”創始人曾鯨。清代以來,禹之鼎、冷枚等開創出獨具個人風格的人物畫面貌,“揚州八怪”金農、高其佩、黃慎以水墨寫意人物畫見長;此外還有將繪畫轉向世俗化、市場化的“海上三任”任薰、任頤。這些在中國畫史上閃耀的群星,共同開創出明清之際人物畫的繁華盛景。


吟梅圖 軸 陳洪綬 明 1649年 縱125釐米 橫58釐米 絹本 設色 南京博物院藏


桐蔭清夢圖 唐寅 明 縱62釐米 橫30.9釐米 絹本 故宮博物院藏


張翀(明)《斗酒聽鸝圖》南京博物院藏


趙澄(明)《張林宗肖像圖冊》上海博物館藏


人物圖冊 十開 黃慎 清 縱24.8釐米 橫24.5釐米 絹本 設色 天津博物館藏

吳新銘(清)《曾文正公像》南京博物院藏


阮元小像軸 無款 清 縱91釐米 橫39釐米 紙本 設色 天津博物館藏


這次展覽90%的作品展籤旁都放置了二維碼,用手機掃描就可以查看作品的清晰圖片和相關信息,包括題款、鈐印、收藏印、畫家簡歷、像主生平等,除此之外,還配有語言講解功能。


沒有智能電子產品的古人們,如何度過休閒時光呢?何為雅?如何雅?這些作品告訴你。


筆硯寫成七尺軀 — 明清人物畫的情與境


時間:2017年8月25日 - 11月19日

地點:北京畫院美術館三、四層展廳


溫馨提示:展覽免費,但請帶身份證哦



藝術商業》2016年合訂本已推出,請識別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閱讀原文】。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展覽推薦|藝聞追蹤|潮流|視界|藝術人物

人物|藝聞追蹤|全景展覽|封面故事|雜誌推薦|藝事|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