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傳媒網】人民日報|陝西:讓失落的傳統活過來

陝西日報2017-09-12 15:50:39


歷史與文物“說話”——

雲端博物館熱起來



  “我想帶著這些土、這些水回去,這是我靈魂的根。”2017年清明公祭軒轅黃帝典禮結束後,一位老華僑跪在陵前淚流滿面。


  歷史悠久綿延,承載和見證了禮周的詩樂典章、雄秦的巍巍法度、強漢的制度風骨、盛唐的胸襟氣韻,上千年的建都史讓這裡成為中華民族和華夏的重要發祥地,是中華文明的精神標誌。


  陝西目前館藏文物774多萬件,位列全國第二。為激活沉睡的文物資源,陝西成立 “互聯網+中華文明”文博創意產業聯盟,在全省數字博物館的建設基礎上,相繼推出數字博物館互聯網版、移動版、口袋版、文物三維數字魔卡等智慧化博物館建設,實現足不出戶遊覽永不關門的博物館,遊覽大數據被用於布展改進及文創產品選擇。陝西省文物局局長趙榮說,依託陝西科研的雄厚實力,助推陝西文物保護科技工作,成為陝西文物科技保護的鮮明特色。


  與此同時,一些博物館也啟動了二維碼創意活動項目,增強體驗性。通過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官方微信上傳照片即可通過AI(人工智能)進行面部比對,尋找與自己最像的秦俑;“我為秦軍送糧草”“尋找始皇帝”的小遊戲更是寓教於樂地普及了秦朝的歷史知識、秦國疆域版圖和大事件……


  院長侯寧彬表示,讓兵馬俑親切萌起來,讓文物活起來,才能吸引更多年輕人到博物館來,最真切、直觀地感受中華文明到底有多偉大。

  



黨員群眾追尋“初心”——

紅色基因紮根黃土地



  “我們這一代人的努力已經成為過去,未來需要你們接過旗幟,一代一代艱苦奮鬥,國家才會越來越好!”7月6日,在延安八一敬老院裡,一位90多歲的老兵緊緊握住的手說。


  大一暑假,就讀於西北工業大學機電學院飛行器製造工程專業的姚航、王曉炯等人,參加了“尋找老兵足跡”社會實踐活動,感觸頗深。


  延安楊家嶺舊址裡,講解員通過演唱陝北民歌的方式向遊客展示紅色文化。近年來,每年都會有數萬名學生到延安進行紅色研學旅行。2017年上半年,延安已經接待2373.1萬人次旅遊者,同比增長22.85%。


  作為紅軍長征的落腳點和革命的出發點,劉志丹、習仲勳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銅川照金設立陝甘邊區特委總部,在中國革命史上寫下了光輝一頁。如今,作為全國百家紅色旅遊經典景區之一的紅色旅遊名鎮,這裡已然成為全省乃至全國紅色旅遊發展的典範,“漫步照金牧場、哼唱田園牧歌”成為許多旅遊者嚮往的景觀。


  陝西省會展中心黨委書記、主任李建義說,組織“七一”系列活動,實地參觀瞭解中國革命特別是西北革命的光輝歷史,切身感受革命先烈不怕犧牲、艱苦奮鬥的偉大精神,每名黨員幹部和職工的心靈都受到震撼。


  1969年,不滿16歲的習近平和2.8萬多名北京知青來到延安插隊落戶,和老鄉們吃糠菜、睡土炕、幹農活兒,這裡培養出了他“要為人民做實事”的信念。2015年習近平回到樑家河對年輕人和孩子們說:“不要小看樑家河,這是有大學問的地方。”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各地黨員群眾到樑家河追尋“初心”,參觀學習人數已達190萬次。

  

少年兒童在新建成的大明宮丹鳳門廣場前玩耍。(人民視覺)




文化品牌走出國門——

秦腔傳承拉近民心




  “祖籍陝西韓城縣,杏花村中有家園。”臺上,秦腔名劇《三滴血》正在上演,臺下70歲的王永昌一邊聽戲,一邊跟唱打拍。久居新疆的王永昌如此形容看戲後的心情:“能近距離感受經典很幸福。”


  演出結束後,一撥撥觀眾與演員合影留念長達40多分鐘。“千年秦腔、百年,我們每到一個地方,就像播撒種子一樣,傳播秦腔的聲音。”易俗社社長惠敏莉說。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推進,從歷史深處走來的陝西再次迴歸大眾視野,同時也被注入了新的活力。


  “絲綢之路是文化之路,它讓失落的傳統在今天重新‘活’了起來,沉寂千年的絲路再度煥發生機。陝西不僅在第一時間提出了發展絲綢之路經濟帶文化先行的理念,也是相關項目落地最快、創意最多的省份。”陝西省文化廳廳長劉寬忍說。


  秉承文化先行的理念,陝西全面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新起點建設。絲綢之路國際博覽會、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等,以絲綢之路為主題的國際性高規格活動相繼舉辦;精心打造“國風秦韻”對外文化品牌,每年派出多個文藝展演團組赴境外開展文化交流活動;久負盛名的陝西文物更是多次出訪國外,一系列對外交流活動成為國與國之間、城與城之間、民與民之間締結友誼的見證、融通交流的橋樑、互鑑提升的平臺。


  國之交在於民相親,民相親在於心相通。千百年來,古老的絲綢之路溝通東西方文化、交融多元文明,其璀璨和輝煌在各國民眾心中積澱、昇華,如今也必將激活和激發沿線國家和地區人民的共同歷史文化記憶和美好向往。(記者 雷浩 馬莉)



名家談


黃土畫派創始人劉文西


陝北,是我繪畫創作的重點地域。我走了毛主席轉戰陝北的路線,包括戰時住過的很多村子和農家。


  1958年開始工作後,我已經深入陝北100多次,走過26個縣,30多年春節在陝北度過。有的朋友從5歲到現在60多歲,與我交了一輩子朋友。我花了12年工夫,創作了長卷《黃土地的主人》,分12段,總長100米、高2.1米,全部描繪勞動人民的生活,表現人民,報答人民。


  陝北人民住窯洞冬暖夏涼,穿山羊皮襖不受冷凍,扎羊肚子手巾英武豪邁,他們淳樸樂觀堅強豪放的性格深深影響了我,陝北人民的許多人和事感動著我,看不夠,畫不完。陝北特有的文化元素一代又一代傳承下來,為我提供了豐富的創作素材。它們繼承了光榮傳統,保持了優良本色,值得我們自信、自豪。


  


電影《活著》《霸王別姬》編劇蘆葦


     “生於斯,長於斯”,吃一方水土、糧食,陝西文化於我是流在血脈裡的鄉土養育。


  《活著》小說其實講的是江南的故事,但我和張藝謀把它移植成了帶著關中鄉土意味的電影,其中很多場景就是在陝西拍的,作品非常成熟、飽滿和深刻,把陝西人的一部分力量表達了出來。


  陝西文化在本質上是大俗大雅,它在雅和俗這兩方面都做到了極致,這是它本身的生命力。我跟陝西的情感很深,也希望把自己的生命體驗融進陝西的文化當中。我的夢想是在有生之年,能把陝西文化的魅力通過銀幕展現出來,讓它能夠行之於世。


來源:人民日報

本期編輯:陳怡文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