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慶發 | “誤 入” 影 視 圈

點讀文學編輯曉楊2017-09-13 23:24:15

               作者簡介

楊慶發:筆名,冬楊,現系內蒙古作家協會會員,多年來在國內一些報刊上發表過小說、散文、詩歌、報告文學等文學作品百餘篇(首)。散文詩《悠悠的企盼》獲1994年第四屆炎陵杯全國詩文大賽一等獎。

“誤 入” 影 視 圈

 

   寫上這個題目,自己都感到可笑。一個幹了二十多年檢察工作的我,一不小心竟踏入了影視圈,然後又陰差陽錯的搞起了電視劇來。本來檢察工作是一個嚴肅的職業,它要求的是必須要以事實為根據,依法律為準繩,其中摻雜不得半點虛假和偽造。然而影視劇正好需要的就是虛構和誇張。你編的故事越新鮮、越離奇,它才越受歡迎。這樣兩種風馬牛不相及的職業,然而竟讓我驢脣不對馬嘴地硬性的銜接到一起了!


常言說:隔行如隔山。對於一個從未從事過影視工作、也未讀過影視專業的人來說,讓他半路改行進入影視行業,這就如同劉姥姥進入大觀園一般,看什麼都不懂。但是影視行業對於我來說並未感覺到那麼陌生。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從小就喜歡上了它!


記得在我剛剛懂事的時候,就經常聽到哥哥們議論白楊、趙丹等著名電影演員的名字。不過那時因為自己年齡太小,無法到幾裡之外的露天場地去看電影。當時只是由母親抱著就近看過幾次驢皮影。


我第一次看電影是六歲那年。記得那天晚上是跟著大人們走了好幾裡山路,才來到大隊部電影場地的,當時場地早已擠滿了人。母親為了讓我看好這次電影,抱著我硬從人縫之中擠到前邊,把我安頓到一個親戚的凳子上坐下。我記得特別清楚,那次看到的影片是《風雪大別山》,是一個黑白的影片。片中的故事,深深地印在我那幼小的心靈之中。從此之後,我便迷上了電影。當時只要聽說方圓幾十裡之內的哪個村子有電影,我都要跟上大人或約上夥伴兒跋山涉水的去追著看。每次都會被片中的人物和故事所感動。回來後的幾天裡總是沉醉在電影的故事之中,甚至好長時間都無法走出來。也就是在那時,我從電影中知道了王心剛、王曉棠、田華等著名演員的名字。


文革之中,大批的故事片被打入冷宮,取而代之的便是沒完沒了的新聞簡報。那個時候我多麼想念那些百看不厭的故事片呀!可是每次都是乘興而去,掃興而歸。好在後來陸續有了那幾部樣板戲,看完了黑白的又來了彩色的,看得我們幾乎把那些戲中的唱段全部都能背下來了。不過那時樣板戲的片中都沒有演員表,讓我們崇拜的英雄形象竟不知道都是誰扮演的。這些後來都是在高中讀書的哥哥告訴我的,逐漸我從他那裡得知李玉和的扮演者是浩亮;郭建光的扮演者是譚元壽;楊子榮的扮演者是童祥苓……


等看到《青松嶺》、《決裂》、《春苗》等故事片時已是文革後期了,那個時候我已經參加工作了。可是我對電影的痴迷程度更是有增無減,每天為了看到一場電影,總是挖空心思地尋找理由去電影院排隊擠電影票。實在買不到時,就求人進去站著看。


文革結束之後,那些打入冷宮的老故事片被解禁陸續播放,接著新片也像雨後春筍一般紛紛走上銀幕。因為每有新片出現,單位都要購買團體票,所以,我便理直氣壯地成了電影院的常客了。白天可以去看單位的團體票,晚上就得自己掏腰包去看電影。我記得當時每月的工資有百分之五十都花在了電影院裡。儘管錢花掉了,但是我並不心疼,因為它畢竟充實了我的精神生活!再後來電視機走進了千家萬戶,從此我才逐漸地走出電影院,開始坐在電視機前一部接一部地欣賞起電視劇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陸續地訂閱了一些關於電視電影方面的刊物,開始研究起電視電影的製作和電視劇、電影劇本的寫作來。也就是在這期間,我陸續創作和發表了近百篇(首)文學作品,同時出版了一部長篇小說《鹿鳴嶺下》。雖然這些文學作品都與電視電影無關,可是它們之中的大部分內容的確都是我從電視電影之中汲取的營養。


二十幾年的檢察工作生涯儘管結束,可是它為我積累了無盡的生活財富,帶著它我走進過內蒙古的一家報社,兩年之後又誤入進曾經讓我痴迷過的影視圈!由於有以前的影視知識做基礎,在我“誤入”其中之後,很快就融入到這個圈子之間!如今在工作之餘,不但創作完成了一部二十集的電視連續劇劇本《鄉里來了檢察官》,同時還創作完成了三部電視電影劇本《我的祖國》、《山杏坡》和《留守家園的孩子們》。這些成績的取得的確都得益於我往日對電視電影的痴迷!


既然“誤入”了影視圈,那麼我希望自己就這樣的繼續走下去了。

上一輪投票如下:

第二屆“星月杯”全國散文大賽第十六輪網絡投票(一)

第二屆“星月杯”全國散文大賽第十六輪網絡投票(二)

第二屆“星月杯”全國散文大賽徵文啟事火熱進行中,期待您的參與

溫馨提示:本參賽作品未經允許嚴禁轉載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