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長的“煎熬”:我喜歡出發,但不喜歡孤獨!願用半生沉澱,只求一絲曙光!

校長會曹倫華2017-09-17 09:36:52

曹倫華,倫華總校長、創始人


我們早就已經出發,帶著對“我們的教育究竟應該走向何方”這個問題的追問,在一條條河流中摸著石頭前進,小心翼翼,慎之又慎。我們還在路上,有了一點沉澱的經驗,有了更多創新的底氣和勇氣,懷抱著對教育的敬畏,如夸父追日般執著前行。

 


人能走多遠?別問雙腳,問問志向


汪國真先生在詩歌《我喜歡出發》中寫道:“凡是到達了的地方,都屬於昨天,哪怕那山再青,那水再秀,那風再溫柔。太深的流連便成了一種羈絆,絆住的不僅是雙腳,還有未來。”


當我第一次讀到先生這首詩時,就被他字裡行間所流露出的熾熱、堅定與從容所深深打動,這裡面有一種不斷挑戰自己的探險精神,也有一份無論在繁華還是落寞下都難能可貴的清醒。“人能走多遠?這話不是要問兩腳而是要問志向;人能攀多高?這事不是要問雙手而是要問意志。”這句話幾乎喊出了我的心聲!


在教育這條夢想的道路上,我走了許多年,不捨晝夜,不知疲倦。2001年,43歲的我離開熟悉的家鄉合肥,隻身來到陌生的水城蘇州,出任剛剛轉制的蘇州外國語學校校長。為此,我義無反顧地放棄了公辦的飯碗、熟悉的環境和穩定的收入,一切從零開始。


我深知自己是個喜歡夢想與挑戰的人,只有來到更廣闊的舞臺,才能離教育理想更近一步,撰寫屬於自己的辦學“教科書”。14年的苦心孤詣,我和我的精誠合作,在這夢想的一畝三分地上深耕細作、揮灑汗水,找準學校發展的定位、創新班級課程設置,做了許多次“吃螃蟹”的人,在這個擁有2500年曆史的古城裡,打造出一所特色辦學獨領風騷、國際化教育獨樹一幟的品牌名校,培養了一批走向世界一流名校的優秀學子。



我很欣慰,也很自豪,收穫的鮮花和掌聲更是不計其數。可以說,在大部分人看來,當時的我已經站在了職業生涯的頂峰,不出意外的話,按照當時的節奏再工作幾年,我就能光榮退休,在家頤養天年,含飴弄孫了。


可不安分的個性,讓我再次做出了一個讓很多人驚詫的決定——2015年8月,我辭去了蘇州外國語學校校長一職,創辦倫華教育,將多年對國際教育、對優秀人才培養的理念,傾注於倫華教育的實體學校中,跨出了新的一步。那年,我57歲,時近耳順之年。


消息一出,彷彿激起了千層浪,周圍說什麼的都有。有人埋怨,有人說我愛折騰,還有人笑我想不穿……面對這一波波的質疑聲,我沒有選擇迴應,因為我知道,時間真的太寶貴了,有那麼多事情等著我去處理、去決策,哪能浪費精力去做一些“無謂”的解釋呢?更何況,以我的性格,從來都是用行動和事實說話,不打嘴仗,我相信不用過多久,大家就能明白我選“再出發”的原因,那就是對教育的熱愛!


我特別喜歡看到孩子笑嘻嘻地踏入校門,一聲“校長爺爺好”就是我幸福和感恩的源泉;我特別興奮看到孩子們在臺上自信地發言、投入地表演,他們臉上洋溢的燦爛就是我前進的動力。選擇辭職,出來辦倫華教育,正是為了教育的公益性,為了讓更多的孩子和家庭享受到多元化、精緻化、國際化的教育,成就未來;也是為了與一群對教育痴夢的同仁一起務實、創造、追夢,攀登教育事業的更高峰,而絕不是為了名或利。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有一個特別的愛好——喜歡淘換黑膠33轉唱片。唱片有A面和B面之分,而這特別像我現在的狀態:A面已經播完,正翻到B面開始繼續播放,這是一個新的階段的演繹。在人生的下半場,將呈現怎樣的旋律、節奏和細節,都需要我這個“作曲家”精心打磨、大膽創作。

我喜歡出發,享受這樣的挑戰,也相信只有非凡的勇氣才能成就非凡的成功。

 


痛苦與成長:對抗孤獨,顛覆自我


倫華教育創立之初的半年,我經常失眠。晚上一上床,雖然身體感覺已經很疲勞,可思維卻很清醒,特別是深夜萬籟俱寂的時候,輾轉反側怎麼都無法入睡,大腦運轉地飛快。有時候是對各種信息的整合思考,有時候是對方案細節的反覆推敲,有時候是對自己待人處事方式的反省,有時候則是對於公司和學校未來發展的焦慮與壓力……那段時間,我家書房的燈總能從夜晚亮到白天,桌上鋪滿了寫著關鍵詞的紙和講前沿發展理論的書,濃茶泡了一杯又一杯。


說實話,有的時候真的挺痛苦。特別是在一些謠言傳得沸沸揚揚的時候,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什麼叫“世態炎涼”。每到此時,我總想起那則有關鷹的重生的寓言:如果一隻老鷹選擇在四十歲重生,那麼它必須艱難地飛到山崖頂端,用喙擊打岩石直至脫落,並用新長出來的喙拔去磨鈍的爪子、拔掉老舊的羽毛。經歷這段剝奪、苦難、飢餓、口渴、無力的困苦,五個月的淬鍊,老鷹煥然新生,便可再翱翔天際三十年。我無數次地告訴自己,要重新認識自己的人生和價值,調整自己的心態,虔誠地面對未來,以從頭再來的心態,像鷹一樣去搏擊、翱翔!



正因如此,雖然內心常像塞了團亂毛線球那樣,很煎熬,很煩惱,但我留給別人的精神面貌總是最好的,我的團隊同仁總用“神采奕奕”、“精神飽滿”來形容我。一方面是因為我是個“自燃性”的人,喜歡將激情澎湃與鬥志昂揚的一面傳遞給周圍的人,形成一個有自信、有活力的能量場,另一方面,我深知,倫華教育正處在高速成長期,挑戰一個接著一個,我必須帶著滿格的能量條衝在最前面,為大家共同的理想與使命拼搏,不能有絲毫的軟弱退縮,同樣我的情緒也絕不能影響到團隊同仁的士氣和幹勁。


作為一個團隊的掌門人、創始人,如今我再也沒有像以前那樣的機會,偶爾還能向直屬領導寫寫申請、時不時地傾訴一下,等著別人給予我批覆和建議,話題還多半停留在校園內部。現在,我就是所有團隊眼中的主心骨和領頭羊,各個實體學校、幼兒園和子公司,一大波突發事件、棘手問題、重大決策、錯綜複雜的內外部關係維護,都等著我和團隊核心商量、決斷,給出正確的意見。


我常把一句“別緊張,有我呢”掛在嘴邊,時間長了,同仁們也總是笑稱“只要你在,我們心就踏實了”。這讓我想到了在澳大利亞進行教育考察時看到的牧羊犬。在牧羊犬的奔跑驅趕下,幾十只分散的羊總能成功被“攏”成羊群,井然有序地朝目的地前行。這有時很像我的角色,既要領頭找準方向,又要維護團結,提升凝聚力與執行力,這著實不易,尤其是後者,更需要高超的處理技巧。



多年的管理經驗告訴我,一個團隊如果缺乏向心力,就會像一盆散沙,不僅拉低了整個團隊的做事效率,還會影響團隊中每個人的個體成長。“千人同心,則得千人之力;萬人異心,則無一人之用。”兩千多年前的西漢哲學著作《淮南子》中早就告訴我們這個道理。不可否認,我們管理團隊的能力與素質還有待進一步的提升,對我來說,在日常工作中,如何處理個性與共性、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理解力與同理心的碰撞,堪稱一門藝術。這樣的碰撞與矛盾,來自於地區、體制、年齡層次和共同取向的不同,對我則更像是一種歷練,需要更大的胸懷、擔當與耐心,給予團隊成長的空間的同時,不斷顛覆自我,持續更新知識與管理能力。


對抗孤獨,顛覆自我,是一個人跳出舒適圈的表現。這必是經歷痛苦的過程,但也只有經歷過自省、經歷過一次次的糾結與選擇、邁過坎坷與崎嶇,才能如雨後春筍般破土新生,在陽光下展現最強的生命力。這種成長的過程,無法跳過,更無人可以替代。


 

情懷與堅守:追著光,才能離夢想更近


在我的辦公室裡,有一塊佔了一整面牆的玻璃記事板,每月的行程安排都會清楚地寫在上面。通常情況下,這整面記事板都是滿滿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能在家休息、完全不思考工作事宜的時間估計隻手可數。我的工作節奏很快,常常是上午還在蘇州,下午就去了常熟,第二天轉道前往濟寧,呆上一日,又匆匆奔赴義烏,用“馬不停蹄”這個詞來形容我最合適不過。


親愛的同仁們還給我起了個霸氣的外號——“空中飛人”,因為我不是正在出國,就是在即將出國的路上。兩年裡,我已經數不清到底飛了多少國家,跨越多少公里,只記得我和教育教學管理團隊已經將足印留在世界四個大洲。在一次次深度考察,一場場深入探討,一回回談判交鋒中,我們為學生提供了豐富的國際項目,以培養精神獨立、人格平等、思維自由、能夠參與全球競爭的未來人才。14條修學線路接連啟動,西班牙、德國“1+2”項目嶄新起航,與新西蘭師生互通的“空中課堂”持續連線,五國青年領袖峰會全面升級,“環球行”青少年雙語論壇走入劍橋大學……教育版圖的不斷拓展,讓我熱血沸騰,更陶醉地在這片天地裡舞蹈、旋轉。


當然,收穫的同時,我也是付出了一點代價的。在前些天舉行的蘇州科技城外國語學校新教師培訓中,我告訴這群新生勢力,其實自己是個非常喜歡田園散步的人,也很想有時間能陪著家人散散步、談談心,但因為事業無法和生活兼顧,所以儘管蘇州的公園和園林有很多,但在這16年裡,都沒有時間一一走過。尤其在面對家人給我的無限包容和理解時,我心裡更不是滋味,既心疼又內疚,覺得自己沒有履行一個家庭成員應盡的義務,甚至,覺得自己是失敗的。培訓會後,一位新老師通過微信發給我一段話,讓我感動且振奮:


“曹校長,我並不認為這就是一種失敗,在大家和小家之間,沒有人能確定保持怎樣的態度是明智的,因為人本身的價值觀、年齡、社會閱歷、所處的位置都是存在差異的,在我的認知中最不顧家的職業當屬軍人,但誰又會說他們是失敗的呢?國家和人民需要這樣堅強的後盾,成立學校也是一樣,一所好的學校帶給學生的影響是無法估量的……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關於大家和小家,我認為,在不同的位置做到‘兩害之中,取其輕,兩利之中,取其重’也就無所謂失敗與否了。”


這就是我們的年輕教師,已經擁有這般格局與見解!所以我常說,倫華教育到了第二年,我看到了一幅越來越生動的教育圖景——大家目標趨於一致,人才融匯,新舊觀念的碰撞和交織帶來新生,讓我看到了未來的希望。我感恩於這個團隊,感謝他們的付出與辛勞!


對於倫華教育來說,這兩年是不折不扣的“創新年”,不管是實體校還是子公司,都取得了巨大的成績。兩年來,師生們在各種舞臺上贏得了大大小小几百個獎,影響力持續提升。截止今年9月,倫華教育實體校學生人數已超過萬人,教職工近千人,其中外教人數有百餘人,這讓我欣慰又自豪!

蘇科外校名揭幕儀式那天,我久久駐足,那一刻心中激情湧動,腦中思緒萬千,一路走來的溝溝坎坎,不能為外人道的付出與艱辛,在幕布落下的那刻得到了昇華;常熟國際學校初中部首屆英才班中考成績公佈的那一刻,我正在車上,“拿下常熟市狀元”“年級均分第一”“優秀率100%,全市第一”……好消息的接連湧入讓我緊張的心一瞬間放下,興奮地連拍了幾下大腿,不由地笑出了聲。濟寧孔子國際學校、義烏市群星外國語學校的學生無論是在中高考還是申請國外名校上,都頻頻取得佳績,令人眼前一亮,在當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動。濟寧孔子國際學校連續三年中考成績奪冠,首屆高中國際班學生更100%被美國名校錄取,人均5個Offer,一展風采;濟寧高新區崇文學校雖然引入倫華模式才一年,孩子們已經展現出了國際範和儒雅味,校園裡處處都是洋溢著的幸福自信的笑臉!

 

要說這兩年我最大的感觸是什麼,那應該是“如履薄冰”,因為教育是一項需要積累沉澱、深耕細作的匠心工程,更因為教育是關乎孩子未來、不容有失的智慧工程。每每想到此,所有的孤獨、痛苦、迷茫與期待都變成了更強大的前行動力,都落實在一句樸實的道理“兢兢業業做事,踏踏實實做人”。


“博融天下,慧悅人生”,這是我的夢想,更是所有痴情於教育事業的倫華人共同的夢想,是我們的情懷,是我們心中點滴的光芒。


2017年,我們將繼續用單純和匠心堅守教育的陣地,從心出發,向陽奔跑,追著光,才能離夢想更近!

 

 



來源:校長會(xiaozhangclub)以上圖文,貴在分享,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內容為作者觀點,並不代表本公眾號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