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ci Zhang:那些花兒

七日覺Cici zhang2017-09-18 01:42:53

這麼快就到第五天了,剛剛醫院回來,小朋友早上五點多說肚子痛,疼痛難忍,我和帶著他去了醫院急診。和我猜測的一樣,東西吃的太雜,加上晚上著涼了。並不是公公婆婆一早責怪的: 晚上喝了飲料。而事實是:昨天吃了太多魚肉,晚上被爸爸搶了被子涼了胃。


在醫院吐了一次,然後吃了健胃養胃的藥,我們打車回家。孩子靠著我,我好像是他有力的依靠,雖然我並不夠有力量。我說:寶寶,輸送一些能量給你,好不好?孩子蒼白的小臉很信任地點點頭,我從他的黑眼珠裡看到我,他那麼乖,那麼讓人疼愛。我閉眼冥想,感受到了三波能量從兩側肋骨注入,我用意念把能量通過右手掌輸送給孩子的肚子,我可以感受到右手心明顯的熱度和刺感。寶寶很配合地自然閉上眼睛,過了一會兒他告訴我說:媽媽,我肚子不痛了。


這應該是吐了之後腸胃輕鬆了,看了醫生之後孩子不緊張了,吃了藥之後症狀緩解了,還有來自媽媽的疼惜和來自宇宙媽媽的庇護。

這會兒,早上8點,孩子回來又睡著了,婆婆出門買菜,公公和老公依然睡著。我想到媽媽說的那句話:我這次終於感受到你婆婆的強大,真的是強大。上個月媽媽手腕粉碎性骨折,我賠了媽媽一週就回北京上班了,每天是婆婆幫媽媽洗澡。媽媽說,上週他們從避暑的農家樂回來,我婆婆給孩子洗澡、給我媽媽洗澡、然後一個人打掃房間、買菜做飯,媽媽看著滿頭大汗的婆婆很心疼、很敬佩,深深體會到兩個字:強大。而那個時候,老公打遊戲、公公一如既往地自在看書。


今天的主題是,回想我的快樂時光,想想哪些一想起來就會有:“哦!我太幸福了!”的日子或事情。其實每個人都不完美、每個家庭也一樣,冥冥之中茫茫人海中的人相遇相知,組成家庭,再有了下一代組成家庭,再是下下一代的家庭,都是有跡可循,有原因的。我越來越理解,也越來越少了埋怨,或許正是婆婆的勤勞和甘願付出使老公和公公悠然自得,或許正是婆婆的寬宏容忍也助長了公公的咄咄逼人,反觀之,公公的理性大局觀也給了婆婆被輕視下的某種輕鬆,因為她難以做決斷、也不必做決斷。


我自己又何嘗不是呢?公公婆婆,媽媽,老公,讓我有底氣把孩子放在老家,讓我每次回家都好吃懶做,讓我的好吃懶做還理所當然。其實,我們都被愛著,被深深的愛護佑這,卻又常常不自知,身在福中而不知其福了。

昨天悄悄地引導文一出,我有想過幾個快樂的時光:幼兒園時代的老師寵兒,高中時代的自由放飛,大學辯論隊的激情揮灑,大學一群人穿得奇形怪狀揹著畫板在黃山腳下寫生,大學和死黨痴迷電臺DJ而窮追不捨瘋狂離奇,還有高中時天天收到老公的手寫情詩……每一段都可以足足說上三天三夜,說到三更半夜。此刻,我的嘴角揚起了微笑,天哪!我是多麼幸福!還有還有,工作之後,遇到了我的師父,我的人生導師,我的靈魂指引。那麼,還有現在,在七日覺和天南地北的人兒們一起傾吐、一起感受、一起扶持、一同成長。我愛孩子心滿意足的笑,我愛媽媽安安心心的樣子,我愛婆婆做的美味,我愛公公重來不說但對我們的縱容和寵愛,還有我老公莫名其妙的禮物和一家三口深夜悄悄在床上吃著燒烤。最近,我還愛上了冥想、清理、淨化,傾聽宇宙的美妙聲音,接受每一個人帶來的需要傳遞給我的訊息。


今天是農曆七月十三,中元節前夕,今天晚上我和媽媽要給爸爸說上一些話,送去一些我們認為他會需要的東西。婆婆說前些天她夢見了她的婆婆,夢見了我們的三叔、五叔,都是故去的人,都是公公的至親。我不知道公公有沒有夢到,但是,他們都出現在婆婆的夢境,分明是他們對婆婆的信賴和託付啊。婆婆真的就像這個家裡的太陽,溫暖、強大,照顧著家裡的每一個人;她又像月亮溫和的默默地看顧著每一個人。我很幸運,有這樣的婆婆,我的兒子也很幸運,有這樣的奶奶,永遠是他小心靈深處最寬厚的依靠。

那天和同事們吃飯,談到人工智能,談到佛,談到道。90後做新媒體的妹子給我們看了一幅手機全景圖,那是從機器人到機器神的演進,在頂端的是茫茫白雲中的面帶佛像的機器人,90後說,往後,人工智能主宰世界的時候,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將是聚集了所有智慧的人工智能智慧,他可以操控一起,他會成為現世的佛,就是“”。我半開玩笑地說:你看,智神雖然有佛的面貌,但卻還是機器人的尖下巴,可能所謂的智神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但是還是太渺小和侷限了,僅僅在我們的星球而已,而且,我堅信最大的能量是宇宙之愛。一位70後同事比較贊同我的觀點,她說:佛經裡面蘊藏了太多的智慧,單單一部《金剛經》,她已經讀了很多遍,抄寫了很多遍也無法明白,其中所說佛是無相的,有相的佛就不是真佛了,那麼眾多佛像,仙佛故事,普度眾人都是從何而來?如果有相就不是佛,那麼,佛究竟是什麼。還不待我開口,一個80後答曰:就是這樣的啊,就應該是無形的,佛可能就是一束光。而如果告訴世人佛是一束光,那麼理解起來比有形的廟宇中供奉的菩薩就困難多了。我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大道無形;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這都是一樣的道理。可以說出來的道其實不是道,具體有形的佛也不一定是佛本身的樣子。或許為了讓世人易於理解,便於接受,於是仙佛們幻化人形,再加之世人為了傳道之便,賦予了仙佛人的一些性格特徵和故事。


忽然冒出一句歌詞:愛是一道光,如此美妙,指引我們想要的未來,魔力北極光,奇幻的預言,趕快去找不可思議的愛。剛剛百度一下,是張韶涵的《歐若拉》,一首鼓勵去愛的歌。

此刻,早上9點,孩子依然熟睡著,婆婆又在忙一家人的午餐了,我坐在孩子的書桌上,隨意書寫著這些有的沒的,心裡充盈而平靜。我的那些幸福時光,那麼那麼多,那麼那麼實在,就像麥當勞那麼那麼大雞翅。此處可以有笑聲,都是中了《中國有嘻哈》的毒,連廣告詞也能直接從腦海蹦躂出來了。


那些幸福的花兒,其實一直都開著,那些快樂的花兒,其實一直都被珍藏著,在記憶的花園裡,在心底的愛的泥土裡。那兒花兒從未遠行,那兒花兒跟隨思緒的風,輕輕舞動,他們,一直都在這裡。

感謝上期覺友Cici zhang的分享。下期天秤座【平衡】主題七日覺即將開始。歡迎預報名。報名請聯繫:hongfeng0429。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