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捅過婁子,怎麼敢說自己是逗比科研狗?

科學人科科2017-09-21 12:52:05

科研狗是不是每天就做做、風平浪靜呢?


做做實驗是真的,風平浪靜就不一定了……沒經歷過捅婁子、作死這種事兒怎麼敢說自己是科研狗呢?

 

咳咳,大家看個熱鬧就得了,千萬不要模仿……



一天,一隻化學汪想用一個500ml圓底燒瓶,找啊找,好不容易找到一隻前人乾燥(注意這裡)溶劑剩下的。同學想都沒想,直接往瓶里加水了——是的,裡面有剩餘的乾燥劑鈉——說話間,風在吼,馬在叫,瓶裡鈉塊在咆哮!小汪同學嚇傻了,趕緊把瓶子往水池子裡一丟——瓶子沒有碎,而由於劇烈放熱加上這麼一晃動,瓶裡產生的大量氫氣被點燃了,發出清脆的爆鳴聲(證明當時氫氣純度還是蠻高的……)此時小汪同學已經徹底嚇傻,傻到忘記逃跑,直到確認了瓶子不會炸了才離開。從此以後,小汪同學再也不敢使用這種來路不明的瓶子,即使用也記得先加乙醇!

(路邊的野瓶你不要用……)



曾經,坐在我臺子對面的師弟,在過濾染料的時候濾膜崩掉了,看上去像一個半徑1米的分屍現場……當時我剛好背對臺子,躲過一劫……

(也許你的背後沾著“血液”……



見證過反應釜爆炸……這件事讓我認識了手榴彈的威力…… 180度,水熱72h,裡面充滿了分解出來的氣體,在打開反應釜蓋子的時候,艱難地擰了兩三圈,瞬間崩開!幸虧是安全操作斜豎著擰的,沒崩到人……反正我一聽聲音,趕緊跑到實驗室外面。我帶的本科師弟,爆炸後第一反應是低頭找反應釜蓋子,等擡頭一看,我不見了……直到3秒後,聽到我叫他,才趕緊跑出來……

媽呀!我就先撤為敬了!


(這位師弟,你的師兄可能並不是親生的……)



以前動物學實習的時候去動物園,那裡的一個獅子馴養員不專業,看到有遊客,硬是把獅子從睡覺休息的房間趕到室外,獅子十分煩躁,同組的一個男生站在籠子旁可能聲音比較大,然後獅子朝他撒了一身尿~

獅子:這很解氣!



自己的電腦壞了,於是給自己修電腦,重啟時直接按了插排上的電源鍵,然後師兄來了大怒,“我的電腦誰給我重啟了!”因為他的電腦也插在那個插排上,他跑了好幾天的程序就被我手賤掛掉了。

(這位段子手要求匿名,我們深表理解。)

師兄~我什麼都沒幹哦~



室友開發了用筷子撿樣品的技能……

(很好,這很吃貨。)



我一拳打穿了實驗室的牆……還穿了兩面牆,看到了對面的師姐……才知道原來那是石膏板……

???



我……我學姐辛辛苦苦從日本學生作業裡收集來的病句,整理成電子版,被我這個強迫症順手捉蟲全給改了……而且我還保存在了原文件,覆蓋了……

(這位段子手最開始沒有要求匿名,可能是覺得自己經揍,但是後來慫了……)

原來是你乾的!納命來!



大家有在實驗室用液氮凍國產ep管嘛?噼裡啪啦噼裡啪啦!還有從液氮裡剛拿出來的凍存管,在陽光下一照,那酸爽……

(這是要提前過年放鞭炮?)



我們頂多也就是出去調研的時候遇到山體滑坡賭了路,然後,下車從滑坡的山上爬過去,叫村裡的人在那邊接我們……

(其實也挺危險的……就算有專人指導,也請儘量不要這麼幹……)



我用液氮凍過香蕉,然後,吃的時候舌頭被黏住了。我們後來用榔頭把這凍成一根神棍的香蕉砸成粉了。因為剛凍完,打成粉還不敢吃,怕黏住喉嚨會凍傷,結果等溫度升高之後香蕉粉黏成了一坨……還試過其他水果,最好吃的是荔枝!

我們還偷偷用實驗室的凍幹機凍幹過茶葉……凍幹成粉變抹茶。

哦,對了,液氮凍荔枝記得先把殼剝了,別問我為什麼……

(那你之前凍香蕉也沒提醒大家把香蕉皮扒了啊,差評!)



吸小鼠卵細胞的時候要用拉長的毛細管,頭很尖,我手裡舉著剛用完的毛細管忘了放下來就跟前面背對我的同學說話,結果她一往後靠,直接扎衣服裡了,她瞬間大喊“你別動!”……然後我小心拿出來一看,毛細管頭上沒血,鬆一口氣。但是同學還覺得疼,我倆去廁所一看,尖頭別毛衣裡了……再一看毛細管,果然頭短了一截……

(不瞞大家說,被扎的那個正是在下,差點以為要去打疫苗。)



一個很早的故事,解剖蛔蟲的時候老師說水一定要沒過蛔蟲,因為蛔蟲裡面都是酒精,水不沒過的話劃開蛔蟲酒精會滋出來。有個學姐就是實驗太專注,瞪著大眼張著大嘴,然後酒精就滋嘴裡了,據說是二鍋頭味。然後,我操作的時候果然就被滋了一臉,但我驕傲地並沒有嘗。

(滋啊滋啊你的驕傲放縱。)



師兄答辯時買了五盒那種切好的水果。答辯完後還剩兩盒整的、一點拆開的,就拿回到實驗室給我們分著吃了。然後我們幾個人集體拉肚子了……還順便探討了一下老師怎麼樣了。

(據說師兄自己沒有吃……這……

師兄:我很冤枉啊!誰知道壞了呢!)

這事兒很蹊蹺



我們院有個學生做功能性食品相關的實驗,他提出來的花青素放冰箱裡,不知道是打了還是灑了,從冰箱裡流了出來。我們去做實驗,進門看見深紅的一攤從冰箱裡滲出來流了一地……大家誰都沒敢去開冰箱……



寶寶植物實驗狗一枚,要做一個測植物抗旱能力的生理實驗。導師千叮嚀萬囑咐不能讓植物在小苗期間受旱,並且傳授了我N種保溼大法,包括噴水、鋪保鮮膜、開加溼器噴。實驗狗很感激,嚴格執行了導師的所有建議……

雖然毀了實驗,但是!我培育了新品種——雲霧山擬南芥!

(同學,不是所有時候都適合十八般武藝齊上的。)



我倒是有反作死的經歷...之前導師買了一些設備,什麼鏈鋸啊,手持銑床啊,都是那種隨便就能開膛破肚的,然後我就默默地找了個櫃子把它們鎖了起來....

(每個實驗室都應該配備一名你這樣的安全寶寶。但是如果你鎖好之後把鑰匙扔了以絕後患就另說了……)



我做過的最作的事情也就是拿氫氧化鈉洗茶壺……

(少年,經歷不豐富也是一種好事。)

來,笑一個。



你還幹過什麼捅婁子的事兒?評論裡說說,也許多年前的受害者就找到真凶了呢~(咦?)



致謝

感謝hatesleep、喵奴Cathy、少窮貓、我不是瘋小團、謝nini、萬萬、姚金晶、琪之妙、王濛、白鹿風、一隻不願透露姓名的化學汪及匿名的四人提供素材。



科學人樹洞精彩回顧:

  • 我就想問問,你的博士生活也是這樣的嗎? 

  • 男博士看了會沉默,女博士看了會流淚 

  • 生物學Phd的日常,看到第幾個你笑(哭)了 

  • 當霸道男博士愛上純情女博士,會有怎樣的狗血劇情?

  • 姐妹們,要小心,我可能遇到了假博士!

  • 剛入職博士月薪養活全家老小+ 1平米房,你行麼?

  • 兢兢業業的科研狗如何走上了“黑化”的道路?

科學人段子手創作:

  • “讀化學PhD就是做炸藥?”——致被誤會慘了的博士生們

  • 實驗室的省錢祕笈,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 “我們是誰?”“!”

  • 逗逼科研狗說話你聽不懂,因為他就是在耍劍!

  • 誰說七夕只能自己過,我還有學習啊!

  • 我的生活很炫酷,在你看來很裝逼!

  • 教師節特別篇:那些年,我們到底怎樣虐過老師?


歡迎個人轉發到朋友圈

本文來自果殼網

轉載請聯繫授權: sns@guokr.com

投稿請聯繫scientificguokr@163.com

小板凳已坐穩,等你的贊哦


【拓展閱讀】那些年,我們到底怎樣虐過老師?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