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中任何人都可能陣亡,高級將領也不能例外

南方人物週刊朱江明2017-10-03 16:42:26

俄羅斯總統普京與陸軍中將



 


這次攻擊到底是ISIS組織蓄意所為,還是俄羅斯陸軍中將阿薩波夫運氣不好,仍不得而知。不過,類似的的陣亡在現代戰爭中卻並非罕見。




近日,俄羅斯國防部披露,一名陸軍中將在敘利亞代爾祖爾市附近執行任務時遇襲身亡。根據官方公佈的情況,俄羅斯陸軍中將瓦列裡·阿薩波夫在敘利亞前線視察時,因遭遇ISIS武裝分子的迫擊炮襲擊而身亡。瓦列裡·阿薩波夫是俄羅斯駐敘利亞高級軍事顧問團成員,生前為俄遠東第五軍軍長,是陸軍一位傑出的指揮官,普京曾在2013年授予他俄羅斯榮譽勳章。


由於俄羅斯和敘利亞官方都未曾公佈阿薩波夫將軍陣亡的地點和詳情,因此這次攻擊到底是ISIS組織蓄意所為,還是阿薩波夫將軍運氣不好,仍不得而知。不過,類似阿薩波夫的高級將領的陣亡在現代戰爭中卻並非罕見。


現代戰爭中,由於通信技術和火力打擊能力的提升,指揮機構,位置往往會設置得更為隱蔽且遠離戰線,陸軍將領無須像古代猛將一樣,親自在前線帶領士兵衝鋒陷陣,兩軍對戰中殺死對方將領的機會自然也更小。然而,戰爭中仍不乏高層指揮官被擊殺的戰例。


比如抗戰期間日軍山地戰專家阿部規秀中將就在前往黃土嶺地區勘察地形時被發現,八路軍成功發射四枚迫擊炮彈將其擊斃。擊斃阿部規秀時炮手和發動攻擊的八路軍指揮員並不知道對面鬼子是誰,但判斷此目標非同尋常,因為阿部規秀和周圍的參謀都帶有指揮刀和望遠鏡,明顯不是低級軍官的做派。


一般而言,迫擊炮由於系前線武器且射程有限,精度也不夠高,因此往往不會是定點斬首的首選武器。由於此類武器隱蔽性強、保有量比較大,對隨機出現在射程內的高價值目標殺傷力很強。阿薩波夫將軍若是死於迫擊炮攻擊,恐怕隨機殺傷的概率會比較大。


現代戰爭中另一種威脅將領生命安全的情況,是所乘坐的飛行器被擊落。歷史上因所乘飛機被擊落而陣亡的將領頗為常見,比如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將,就因為座機被美國戰機伏擊而當場陣亡。除了山本之外,日本陸軍大將冢田攻也因座機被中國軍隊的高炮直接擊中而斃命,成為抗日戰爭期間被中國軍隊擊斃軍銜最高的日本陸軍將領。與美軍預謀伏擊山本五十六大將不同的是,中國軍隊這次攻擊並沒有任何情報支持,只是發現飛機出現隨機射擊而成的“黃金一擊”,至今到底是哪位炮手成功擊殺日軍大將仍沒有定案。


美軍也有多位將領在越戰中因座機被擊落而陣亡,其中包括美國騎兵第一師師長喬治·凱西少將、美國駐越工兵司令約翰·迪拉德少將、美國空軍第七航空隊副司令羅伯特·沃利少將、第三陸戰師師長霍克·馬斯少將四名將領,美國空軍少將克拉姆則因所乘飛機在空中加油作業時發生意外而墜機身亡。


可以說越戰中幾乎所有美軍高級指揮官的陣亡,都是因為座機墜毀而造成的。軍隊的空中機動越來越頻繁,高級將領和普通士兵乘坐的軍用飛機在安全性上不會有任何區別,即便有空中護航編隊,在對方戰機或者防空武器的攻擊下也很難保證安全。


當然,除了上述常見的死亡方式之外,恐怖襲擊也開始成為高級將領的主要傷亡方式。美軍在反恐戰爭中只有兩名將官陣亡,其中包括死於“9·11”恐怖襲擊的美軍三星中將蒂莫西·莫德,他在恐怖分子挾持飛機撞擊五角大樓時死亡。另一位倒黴的將領是美國陸軍少將哈羅德·格林,官拜阿富汗聯合安全過渡司令部副司令。2014年他在阿富汗國防大學視察時,被院內一名身穿阿富汗軍隊制服的槍手亂槍射殺,該名槍手屬於隨機開槍發動攻擊的自殺式襲擊者。此類事件自2012年就發生多宗,格林少將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儘管現代戰爭中,將軍和指揮官受到的保護和支持已經非常周全,但戰爭畢竟是戰爭,任何人都可能陣亡,高級將領也不能例外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第528期

文 / 朱江明

編輯 / 孫凌宇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