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耀揚:我是這樣學楷書的

書法思考書思學堂/楊耀揚2017-10-08 07:32:51

三十餘年的學書之路,早先我都是以小楷參展。這些年中國書法進步神速,尤其行草。若我以行草書繼續自己的二王之路,我很可能是當今大潮中的蹩腳一員;若小楷追步魏晉仍契而不捨,我也很可能淹沒在滿壁拼塊的小字中。


於是我再度拾起啟蒙階段練習的,奢望在魏楷大潮摩肩接踵的旁邊一條路上,寫出屬於大楷的一種面貌。


《孔子廟堂碑》(局部)


顏真卿的《告身帖》、虞世南的《廟堂碑》和歐陽詢的《化度寺》是我堅定大楷想法後臨寫最多的。這其中我也多有將《薦季直表》放大寫,但魏晉一路的小楷如果不摻進唐楷筆法,企望成為大楷大字,實在是一條走不通的路。


顏真卿《自書告身帖》(局部)


過後,我就堅持用唐人的筆法寫晉人的結字,結果每一招新的想法都和自己理想的東西相距遙遠。有時看到自己鍾也不是、虞也不是;小的進不了大的,大的又冷不丁冒出歐顏習性的俗套東西。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我是走來走去,彷徨猶疑。在探索路上情緒低落的時候,想到唐以後,像唐楷一樣格局、氣象能夠變法出新的英雄難覓。唐楷路徑真是難於上青天啊——這樣一想也就一切釋然了。


歐陽詢《化度寺碑》(局部)


選定大楷,朝著由唐入晉的帖系路徑,可能在藝術規律上的成功機遇微乎其微。“激活唐楷”果真活起來,也可能偏離晉唐楷書相襲的軌道,滲進行意究竟還不能說是最高層次的變法。只有在其本質意義上的“化”開,如同萬物由陰陽二氣交感而產生地把它寫“化”,這樣的最後出彩,才可能攀越唐楷這座高峰。


▲楊耀揚楷書


所以,象我現在這樣用唐人的筆法,儘量使用魏晉小楷的結字,揉合成一種不是唐也不是晉的新樣,也如同行意快寫楷書一樣,屬於表象追求的淺層面範疇。但就是這樣表面的、追求路數看得很清楚的這一點點“個人風格”。


作者◎楊耀揚,中國書協楷書委員會委員,主席團委員、上海市書協楷書專委會、草書專委會副主任。



END

書法思考◎有益分享

                  

YES!贊↘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