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這種佈局的廟不要上香!會出事的!

屍族2017-10-13 05:18:52


  我是我爺帶大的,從我記事兒開始爺孫倆就守在廟裡。

  我爺很少出門,也從不讓我離開。我問過我爺,一個破廟有什麼好守的。我爺只跟我說“人看廟十年,廟守人一世。守廟就是給你積福”,旁的一句都不讓我多問,問多了就容易捱揍。

  廟裡塑了座一人多高的石像,披著一身鉚著銅釘子的皮甲,腰裡跨著一把刀,臉上蒙著一層面具,只露出來兩隻眼睛。

  我問過我爺石像有沒有名字,他說:“你可以叫他無相爺爺,要不直接叫山神爺也行。”

  村裡人都說山神爺靈驗,可我天天都拜,也沒覺著他有什麼本事。

  七歲那年,我正跟我爺在廟門口晒苞米,就看見村長帶著一群人從山下走了上來。

  我爺以為那是來上香的,也就沒搭理對方。我爺就這樣,從來不招呼來上香的人,就好像人家上香是應該的一樣,不管來的是誰,他都愛搭不理。

  村長帶來的那群人顯然也沒把我們爺孫倆當回事兒。

  有個拿著羅盤的人一邊走一邊跟後面那老闆模樣的人說:“陳總,你看看,這座山就像清代的官帽子,這座廟正好是官帽頂珠的位置。要是把祖墳修在這兒,後代子孫肯定官居一品。”

  那個陳總樂得合不攏嘴:“我說村長啊,這座廟一定要賣給我啦!”

  村長沒吱聲,我爺就來了一句:“狗日的,四五六都不懂還敢看風水!不想全家死絕趕緊滾!”

  風水先生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那個陳總笑著說道:“老先森,我們談一談啦!”

  “談你個狗屁!”我爺一點面子都沒給對方。

  “你怎麼說話呢?”那個老闆的保鏢上來一步就要拍我爺的肩膀。我爺猛一擡頭,跟那人看了個對臉兒,那人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都沒站起來。

  村長臉也白了:“你們客氣點。老展頭年輕時當過兵,殺過的人,比你們認識的人還多,可惹不得!”

  陳總也來了脾氣:“這山也不是他家的,我還就買定了。”

  陳總話一說完,那個風水先生也動了肝火:“這位朋友,你憑什麼說我看的不準?”

  我爺指了指天上的日頭:“日出不見紅,日落半山血,這是官位,還是刑場。你這都看不出來,還裝什麼大瓣兒蒜?”

  那個陳總一聽我爺這麼說,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轉頭看著風水先生不說話。風水先生臉色變了幾次之後,才強硬道:“我看你是想坐地起價吧?日照生輝才是絕佳的風水寶地,頂子不紅還叫什麼一品大員?”

  我爺“呸”了一聲:“行!等他們家全家死光的時候,你肯定舒坦。”

  我爺說完,頭也不回地往屋裡走去。陳總一下也沒了主意:“顧先森,你看那位老先森……”

  風水先生冷笑道:“老頭,你敢不敢跟我賭風水?”

  我爺冷哼道:“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跟老子賭?”

  風水先生笑意又冷了幾分:“老頭,你別以為自己看著廟就能坐地起價。土地是國家的,陳總真要拿了土地使用權,你不搬也得搬!”

  我爺爺把手指頭攥得“嘎嘣”一聲:“你想怎麼賭?”

  風水先生笑道:“你說這山是凶地,我說是寶地,咱們就賭對錯。我佈局,明兒早上看結果。你輸了,把廟讓出來;我輸了,給你三拜九叩。”

  “賭了!”我爺說完就進了屋。

  賭風水有個規矩,一個風水先生布局,另外一個不能站邊上看,否則,就有出手破局的嫌疑。我爺進屋是按規矩走。

  那個風水先生跟保鏢說了幾句話之後,後者就下山去了,約摸過了一個小時,那保鏢才帶著一口飯鍋大小的銅鼎轉了回來。

  風水先生親手把銅鼎安放在了院子中心,灌了半鼎水之後,又往鼎裡放了兩條魚,才隔著老遠喊了一句“明兒早上,咱們見真章兒”,就帶著人走了。

  我爺待在屋裡沒出來,我卻忍不住好奇地湊到銅鼎邊上。

  那鼎裡的兩條魚,一紅一白特別漂亮。尤其是那魚尾巴,就跟鳳尾似的在水裡盪開,別提多好看。

  我越看越覺得稀罕,伸手就在水裡撈了兩下。誰知道那魚就像是被電打了似的,一下子從水裡蹦起來老高,在半空中連翻了兩下才落回水裡。

  我一開始嚇了一跳,等我看見那魚在天上翻跟頭的時候,樂得直拍巴掌。我從來就沒看見過這麼好玩的魚。

  我想多玩兩下,又怕把魚玩死了賠不起,只能隔一會兒去鼎裡翻一下,讓那魚蹦起來跳兩圈。不到太陽落山,那鼎水就讓我給攪合渾了,裡面的魚也有點看不清了,我這才戀戀不捨地回了廟裡。

  我爺一直在廟裡張羅著做飯,也沒管我玩魚的事兒,到了吃飯的時候我才問他:“爺爺,你跟那人賭啥呢?”

  我爺瞪了我一眼:“趕緊吃飯,吃完了睡覺,沒事兒別瞎參合。”

  我爺喝了兩杯酒,倒炕上就睡了。我不跟我爺住一個屋,等我收拾完碗筷兒,天色都已經大黑了,我心裡還惦記著那兩條魚,乾脆打著手電湊到了銅鼎邊上。

  等我往鼎裡一看,銅鼎裡的水不知道怎麼變得像剛被灌過雨似的一片焦黃,那兩條魚全都翻了白兒,眼看就不能活了。

  這下可把我急壞了,趕緊伸手把魚撈出來,左看一眼、右看一下,急得抓耳撓腮,就是不知道怎麼辦好。

  我從來沒養過魚,哪知道魚快死了該怎麼救?

  我正急得不行,腦子裡也不知道怎麼就想起了電視裡看過的人工呼吸來。我那時候還沒上學,也不知道人工呼吸是咋回事兒,反正就是看嘴對嘴吹幾口氣兒,人就能活過來。

  我腦袋一熱,對著魚嘴就吹了口氣兒。那時候,還不知道人工呼吸是隻呼氣、不抽氣,我一口氣兒呼完,對著魚嘴又吸了一口。

  這一下之後,我就覺得自己像是三九天灌了一口涼風似的,從嘴裡一直涼到肚子,手一抖,就把那魚給扔回了水裡。沒曾想,那魚還真活了。

  我一看魚活了,也顧不上肚子裡還是拔涼拔涼的難受,把另外一條魚也抓了出來,對著魚嘴又是一呼一吸。

  這下可真糟了!我吸完那一口氣之後,肚子裡就像是讓人給塞了一塊冰似的,冷得全身都直打哆嗦,趕緊跑回屋裡給自己蒙上被子,捂著肚子蜷在炕上。

  可我越趴著就越覺得冷,起來給自己蓋了兩床被子還直哆嗦。等我好不容易把那股冷勁兒給熬過去,身上又發起了高燒……

  我這麼來來回回地折騰了一晚上,直到天亮才聽見外面有人說話——那個風水先生來了。

  我聽見那個風水先生說:“不對呀!這要是煞地,兩條魚吸了煞氣,全都得死;要是福地,魚鱗上的顏色肯定更鮮活,水也不會變渾。水渾了、魚沒死,這是怎麼回事兒?”

  風水先生說話的工夫,我已經強撐著身子挪到了門口。風水先生擡頭往我爺這邊看時,正好看見我扶著門站在那兒,他的臉色當時就變了:“小孩兒,你昨晚上是不是動這魚了?”

  我爺也虎著臉吼道:“老實說,你動沒動魚?”

  “動……動了……”我老老實實地把昨晚的事兒給說了一遍,我爺的臉色頓時變了:“你怎麼什麼玩意兒都敢動?”

  那個風水先生的臉上一下白得沒了血色兒,兩腿一彎就給我爺跪了下去,雙手舉過腦袋要給我爺磕頭:“晚輩……”

  “滾你媽的!”我爺上去一腳把那人踢出一兩米,轉頭抱著我就往屋裡跑,“全他媽給老子滾!誰再待著,老子滅了誰!”

  我爺把我放在炕上之後,抓起他平時裝酒的葫蘆,咚咚給我灌了兩口。我從來沒喝過酒,兩口白酒下去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沒一會兒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之後才醒過來,一睜眼睛就覺得腦袋疼得像是要裂開了似的。等我勉強坐直了身子,才看見自己躺在廟裡。

  我爺盤著腿坐在蒲團上,一口接著一口地抽菸,弄得滿屋子都是煙氣。

  爺爺聽見我醒了,回頭看了我一眼就又轉過了身去,一言不發地在那兒抽菸。

  他不說話,我也不敢吱聲,後來實在憋得受不了了,才小聲問了一句:“爺爺,我是不是闖禍了?”

  “哎——”我爺長嘆了一聲,“這都是命,該來的躲不了,躲到天邊兒他也得來。”

  我沒弄明白我爺究竟是啥意思,他就指了指放在我邊上的水壺:“多喝點水,一會兒我帶你入門。”

  “入啥門?”我頓時懵了,可是我爺的話我也不敢不聽,被他一瞪,只能拿起水壺使勁往嘴裡灌水。

  等我喝乾了半壺水,才發現我爺在香案上擺了一個蒙著紅布的牌位,牌位前面一溜兒放著三隻金碗,每隻碗裡都斜放這一把狼頭匕首。

  我還沒弄明白我爺究竟想要幹什麼,他就站起來把廟門關上了。

  我爺從來就沒關過廟門。他說過:廟門關不得!關上門就是斷了路。

  他怎麼就關門了?


由於尺度限制,微信上只能更新到這啦,喜歡本帖的同學戳下方閱讀原文”去原帖看後續內容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