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界的花木蘭——蘇菲﹒熱爾曼

算法與數學之美2017-10-13 05:20:46


阿基米德聚精會神的在地上勾畫著幾何圖形,對闖進來的羅馬士兵充耳不聞,在用幾種語言提問都沒有得到任何回答後,羅馬士兵被阿基米德的狂傲徹底激怒了,於是揮刀向這位偉大的數學家砍去......,看到這裡,小蘇菲害怕的關掉了微信公眾號“妙趣數學”,不過她的大腦並沒有停下,阿基米德所研究的叫做數學的東西難道會比巴黎滿城的鮮花更迷人,比倫敦最新款的禮服更美麗嗎?他怎麼能連死都不怕了呢?

 

正在這時,蘇菲的房門打開了,巴黎銀行的董事長長弗朗索瓦﹒熱爾曼走了進來,一天忙碌的工作後,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能看到他那聰明美麗的小女兒。看到爸爸走了進來,小蘇菲眨著她那雙清澈的大眼睛問道:“爸爸,我能做任何我想做的事嗎?”


“當然,你是全巴黎最美的小公主,也將是最耀眼的明星,只要你願意,爸爸都會幫你實現的。”


“好吧,我要學數學。”小索菲很堅定的說。


“哈哈, 好的。”老熱爾曼笑的很開心,他知道用不了幾天小蘇菲的興趣就會轉移到別的地方,也許是一匹純種的波斯小馬駒,或者是一件精緻的中國瓷器,他從沒真正想過除了變成一個上流社會溫柔典雅的淑女,蘇菲還能成為什麼人。


時光荏苒還是白駒過隙,四十年後一個的夏天, 蘇菲躺在一張潔白的病床上, 床頭是一束潔白的百合花和一本《算數研究》,是的,不論在什麼時候怎麼能沒有這本她最愛的書呢。

 

千里之外,這本書的作者,站在哥廷根大學的大講堂裡,大聲的咆哮著,質問著所有人, “你們誰認為自己比她更有資格得到博士學位? 你們誰能夠繞過她的貢獻而在費馬大定理的證明上前進一點點? 你們誰的貢獻能夠與她在彈性力學裡的貢獻相比? 除了她是個女人,你們還能找出任何不授予他學位的理由嗎?”沒有人見過一貫沉默的他如此激動,沒有人見過一向沉靜的他如此動容,他就是哥廷根唯一的王子,高斯。“如果你們不授予她學位,那麼高斯將永遠的離開哥廷根。”離開講堂前,高斯撂下的最後一句話。能讓王子戰鬥的只有公主,躺在病床上的蘇菲。


十八歲的蘇菲婷婷玉立,在她的生日派對上光彩奪目。在一眾衣著華麗侃侃而談的年輕人中間,她身上若隱若現的智慧光芒將她映照的分外醒目。老熱爾曼注視著女兒的一舉一動,作為一個父親,不知道為什麼總是為了女兒聰明的頭腦而隱隱擔憂。與此同時,注視著蘇菲的還有一個叫馬裡安.帕爾內蒂的年輕軍人,他已經開始為蘇菲的美麗著迷,然而他不知道無法理解蘇菲智慧的人也無法征服蘇菲。老熱爾曼緩緩走到蘇菲面前:


“親愛的,今天我可以滿足你任何要求,我可以為你定製巴黎最奢華的馬車,或者給你買下巴黎郊外的一座莊園。”


“不,我只想到巴黎綜合工科大學讀書。”


老熱爾曼的思緒一下飄回五年前的那個夜晚,這五年來蘇菲堅持不懈的學習數學並深深為之著迷,他也請來了幾個家庭教師,每次不出半個月,家庭教師們便表示無法再指導蘇菲了。他也試著請一些真正的數學家來授課,但不論多麼高的報酬,當聽說學生是一位女性的時候,他們都委婉的拒絕了。


“這,……。”老熱爾曼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他並不希望女兒成為一個數學家,但是他能理解女兒的選擇,並且盡一切努力去支持她。

 

馬裡安現在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和蘇菲訂婚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巴黎的大街小巷,帕爾內蒂公爵的長子,年輕有為的軍官將要迎娶巴黎銀行董事長的小女兒,大家都在談論著這讓人羨慕的一對兒。馬裡安手裡依然攥著刊登著他們訂婚消息的報紙,心裡一邊想著他們的孩子將會多麼的可愛,一邊期待著將要到來的見面。


還是那個馬裡安,騎馬飛馳在巴黎郊外的大路上,不停的鞭策著胯下的那匹白馬,他現在唯一所想的就是用速度甩掉他心中一切的鬱悶。他拔出了腰間的火槍,將路邊田間一個稻草人的南瓜頭擊的粉碎,然後仰天長嘯。為了蘇菲,他不懼怕歐洲最強壯的戰士,他可以和最快的槍手決鬥,可是數學,阿基米德,牛頓,這些看不見的敵人讓他無法戰勝。他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可還是說不出100以內的所有素數,而這些似乎是蘇菲唯一永遠不厭倦的話題。


馬裡安靜靜望著窗外漆黑的雨夜,十年了,他已經從一個波旁王朝年輕的少尉變成深受拿破崙寵愛的將軍,明天就要出征去普魯士了,除了對妻兒的不捨,心中總還有一絲牽掛不知是為誰而留。雨夜的寧靜被幾聲清脆敲門聲打破,門外站著的是一襲白衣的蘇菲,如同十年前一般的脫俗清麗,只有最細心的人才能發現在她的眼角多了幾分憂鬱少了一點明媚。


“你,……”這出人意料的來訪讓馬裡安說不出話。


“帕爾內蒂將軍,請原諒我的冒昧來訪,我知道您明天就要踏上去普魯士的征程了,我只想請您滿足我一個小小的要求。”蘇菲彷彿失去了平靜,急促的說完這些話,靜靜等待著回答。


“當,當然。”馬裡安已經完全不知所措了。


“請您和您的大軍一定不要傷害一個叫卡爾•弗里德里希•高斯的人。”


“What?Who is this guy?”望著漸漸遠去的背影,馬裡安覺得自己彷彿置身夢境。


背景音樂緩緩響起,


“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

我不會發現我難受

怎麼說出口  也不會是分手


如果對於明天沒有要求

牽牽手就像旅遊

成千上萬個門口

總有一個人要先走


懷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離開的時候

一邊享受一邊淚流


十年之前

我不認識你  你不屬於我

……”

 

“什麼? 退婚?”老熱爾曼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熱爾曼小姐已經有了她自己的意中人了。”帕爾內蒂公爵說。


“怎麼可能?誰?”


“數學。”


老熱爾曼癱坐在沙發上不再發一言。是的,蘇菲愛的是數學,可是退婚對於一個十八歲的大姑娘來說是一件多麼羞辱的事情啊,蘇菲怎麼承受這一切呢。和訂婚一樣,退婚甚至更快的成為各種大小報的頭版頭條。


看著老熱爾曼的悶悶不樂,大管家王富貴湊了上來


“老爺,要不要小的找幾個人給小姐出出氣,在江湖上小的也有幾個朋友。”


老熱爾曼一個巴掌扇飛了王富貴“你懂個屁,人家兒子是正規軍!”


“報---,報---,老爺,好消息。”王富貴興沖沖地從外面跑了進來。


“怎麼如此慌張,有話好好說。”


“老爺,小姐上學的事有眉目了。”


“果真?”


“小的我有個遠房親戚去年捐了個巴黎綜合工科大學的名額,可這小子整天遊手好閒,不想念了,現在轉讓。”


“好,好,趕緊去辦。”


“老爺,人家是有償轉讓。”


“要多少?”


“紋銀300兩。”


“去賬房支350兩。”


“謝老爺!”

 

巴黎香榭麗舍大道,新龍門咖啡店二層包間。


“我說勒布朗,你也不打聽打聽,亂TM的要價,我家老爺說了,100兩,成就成,不成拉倒。”


“別呀,王總管,我那可是花了200兩買的,您好歹再添點。”


“得,那回見了您的。”


“慢著慢著,是現銀嗎?”


“立等可取。”


“哎,要不是等著用錢,您可撿不著這便宜。不過您可轉告這位爺,得用心學,上學期掛了3科,再掛學籍就沒了。”


“這你就別TM瞎操心了,是個人還能學的比你差。”

 

這是一封德文信,即使精通德文的人也會覺得無聊透頂,因為裡面淨是些無法理解的符號和運算,可蘇菲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讀這封信了。她沒想到這麼快就收到了回信,而且信裡對她給出的方法給予了充分的肯定,還給了她一些建議。沒想到即使以勒布朗這個nobody的名字給一向以驕傲聞名的高斯寫信,他也會這麼用心的回覆。雖然高斯的信並不是真正寫給蘇菲,甚至都不知道和他通信的是一位女士,但在蘇菲眼裡,這分明就是一封用符號和公式寫成的情書。

 

老熱爾曼看到蘇菲的笑臉,也為她高興了起來。上一次見到蘇菲如此開心還是幾年前當她得知可以去巴科大上學的時候。不過他心裡知道當蘇菲的夢想越來越近的時候,自己的心願也越來越遠。

 

拉格朗日坐在他寬大的辦公桌前正在思考著他一生中最大的謎題。這個叫勒布朗的學生上學期還如同木頭一樣不能理解最基本的定義,怎麼這學期的每次作業都閃耀著智慧的火花呢?特別是那幾道附加題,他的答案優美而富有創造力,完全可以發表在任何一本數學雜誌上。更奇怪的是,他這學期從沒來上過課,只是讓僕人來領取課堂筆記和作業。拉格朗日百思不得其解,難不成是拉普拉斯這個老狐狸故意耍我,這傢伙整天想著三L的排名順序,去年愚人節就企圖製造我上廁所時證明出費馬猜想因為只帶了一張紙所以沒有記下來的謠言汙衊我,我絕對不能上當。於是拉格朗日給勒布朗寫了一封要求見面討論問題的信。

 

拉格朗日走在通往新龍門咖啡二層包間的臺階上,心裡捉摸著這位勒布朗先生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怎麼就不方便在學校見面呢?西門外的烤翅現在據說也供應咖啡了。一進屋,拉格朗日傻眼了,難不成拉普拉斯使美人計?這本下的有點大,那我到底要不要將計就計?

 

蘇菲靦腆的解釋了一切,“請您原諒我不誠實的行為,我只是想跟您學習數學。”


“熱爾曼小姐,我理解你的行為,而且你是一個出色的學生,但巴黎綜合工科大學不歡迎女性。”

 

勒布朗的作業依舊準時出現在拉格朗日的辦公桌上。這次拉格朗日並沒有給勒布朗和其他學生相同的作業,而是幾道很有難度的題目,勒布朗的答案無懈可擊,拉格朗日猶豫了,她有興趣有才華,為什麼不能學習數學呢?


拉格朗日不知道今天到底開的什麼會,學術委員會和人力資源部的人都在,這兩撥人平時可是打死不相往來的。還是HR主管先打破了沉默,“拉格朗日先生,聽說您已經成功的把巴黎社交圈的名媛帶到了學校的校園裡。”


“不,她只是一個優秀的學生。”


“我們需要證明。”


“這些都是她的論文。”


“對不起,拉格朗日先生,我們不能相信這些論文出自一個女人的大腦。”


“什麼?你們這是對她和對我人格的侮辱,她比現在學校裡所有的學生都優秀。”


“我們必須要驗證您所說的,請她準備參加一個聽證會。”


“你們這是無理取鬧!”

 

九年的時間足以改變一個人的樣貌,理想甚至性格,卻無法改變蘇菲對數學的愛。這份愛不但帶走了蘇菲的全部精力,也帶走了她的心。在她的世界裡只有她和數學。九年來她一直跟隨著拉格朗日學習,直到有一天,拉格朗日說“我已經不能給你更多,全歐洲只有卡爾•弗里德里希•高斯才能助你更近一步,去找他吧。”

    

她知道她的時間不長了,她想起了在巴黎綜合工科大學圖書館裡度過的每一個清晨,想起了高斯寫給勒布朗的每一封信,想起了那次聽可笑的聽證會,想起了熱爾曼素數誕生的夜晚,想起了科學院酒會上稱她為夫人的那個魯莽的年輕人泊松,想起了與她擦肩而過的馬裡安,想起了愛她支持她的父親,……終於閉上了雙眼。


其實高斯不必糾結於一個名譽博士學位,蘇菲已經不需要任何學位去證明她了。蘇菲選擇了數學這條她生命中最艱難最孤獨的路,她在數學上的成就無法與我們之前所提到的任何一個人相比,但是她邁出的每一步都是她用她的一切與命運抗爭的結果。“未婚無業婦女”是蘇菲死亡證上的身份,也是人類歷史上永遠的恥辱。除了最崇高的敬意我已再無他言。



--------------------

明明共同關注公眾號,彼此卻互不認識;

明明具有相同的愛好,卻無緣相識;

有沒有覺得這就是上帝給我們的一個bug!

想不想認識更多寫程序的小夥伴?

C++,Java,VB……應有盡有。

還等什麼?趕快上車加入我們吧!

(・ิϖ・ิ)っ算法與數學之美-計算機粉絲群

我們在這裡等你喲

算法數學之美微信公眾號歡迎賜稿

稿件涉及數學、物理、算法、計算機、編程等相關領域。

稿件一經採用,我們將奉上稿酬。

投稿郵箱:math_alg@163.com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