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回憶裡的史努比,為什麼會讓潮牌愛不釋手?

愛範兒方嘉文2017-11-15 02:58:10

當你看到這幅漫畫時,最先聯想到什麼?
圖自 Pinterest
史努比?史努比漫畫?還是《英語週報》?
當江蘇人民出版社於 1998 年首次引入這套原名為《Peanuts(花生)》的漫畫時,他們將漫畫名字改成了《史努比全集》,並將其定位為“兒童普及讀物”或是“雙語教學讀物”,而經典的《英語週報》也曾將它用作學習英語的素材。
至今為止,國內的《花生》漫畫在標題上仍和史努比緊緊相扣,圖片截自亞馬遜
因此,對於我們來說,史努比被印在文具、被單或童裝上是挺合情理的,因為可愛溫暖嘛。

但這兩年來,除了即將在本月底上架的 KAWS x PEANUTS x UNIQLO 三方聯名系列外,Vans、Huf、THE PARK・ING GINZA 等主要靠賣“酷”的街頭潮牌也都爭先恐後地和《花生》出聯名,這又是為什麼?

搜索微信公眾號愛範兒(微信號:ifanr),後臺回覆關鍵詞「嘻哈」,告訴你在《中國有嘻哈》中搶鏡的潮牌 Supreme 為什麼人人迷戀。
KAWS x PEANUTS x UNIQLO 最新聯名系列,圖自 New Monday
抽象的《花生》,能和任何時尚風格融合
圖自 Racked
抽象的畫風是《花生》角色在和時尚品牌合作時的天然的優勢。
《花生》中的角色能適應任何潮流趨勢,尤其是史努比,我一直為此感到非常驚喜。
無論是迷彩、霓虹還是其它風格,他們都能輕鬆駕馭。
Liz Brinkley 說道,她是負責全球《花生》IP 授權管理的 Peanuts Worldwide 公司的執行品牌總監。
英國潮牌 TSPTR 和 Peanuts 聯名,圖自 Mulpix
令她意外的是,眾多選擇和《花生》合作的時尚品牌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普遍不喜歡對《花生》角色進行過多調整,而 Gucci 去年的系列更是直接把史努比和糊塗塌客原封不動地印在衣服上。
Gucci 2016 秋冬系列,圖自 Observer
其實早在 1984 年,史努比和妹妹貝爾就已率先展示“個人”時尚魅力,引來一系列高級時裝品牌設計師為它們量身設計時裝,其中包括 Karl Lagerfeld、Jean-Paul Gaultier、Giorgio Armani 和 Oscar de la Renta,最終成品還在法國盧浮宮展出。
Oscar de la Renta 和身穿他設計的服裝的史努比和貝爾玩偶,圖自《紐約時報》
它上過戰場、也曾為少數群體發聲,人人都能在《花生》找到共鳴
圖自 Pinterest
當街頭潮牌選擇和其它品牌合作聯名時,大多都會希望可通過合作以帶來更高人氣。雖然《花生》漫畫誕生於 1950 年,但那麼多年來,它的人氣一直不減。
(《花生》)結合了智慧、悲悵、以及評論,這是 1965 年《時代》讓《花生》登上封面的原因,同時,這也是漫畫魅力至今不減的原因。
《時代》週刊於 2014 年評論道。
圖自《時代》
雖然,故事圍繞著以查理·布朗為中心的小朋友和寵物生活日常,但漫畫卻一直在以“潛臺詞”的方式參與時事話題的討論。
當越南戰爭爆發,曾參與過二戰的 Schulz 讓愛幻想的史努比化身一戰期間的王牌飛行員,戴著風鏡、圍巾在狗屋屋頂上“翱翔天際”,和德國紅男爵在空中對決。


隨著戰爭持續推進,史努比從屋頂走了下來,直接參與到虛構的反越戰抗議活動中。而查理·布朗也曾和萊納斯爭論他們被徵集參軍的可能性,兩人在討論中坦言,他們並不想因戰爭而死去。


史努比成了越戰期間的反戰符號,圖自 Racked
這也是為什麼,在越戰時期,史努比成為了反戰符號,被不少年輕戰士印在衣物和用品上。
越戰期間照片,圖自 Pinterest
1957 年,蘇聯為確認人類太空飛行的可行性,委以太空犬“萊卡”一個“死亡任務”。萊卡乘坐著史普尼克 2 號飛進了太空,成為第一隻進入地球軌道的動物,並在進入太空數小時後中暑死亡。
太空犬“萊卡”,圖自 Guardianlv
次年,在一則《花生》漫畫中,史努比將萊納斯拋到空中,並聲稱自己是“第一隻發射了人類的狗”。
當黑人民權代表馬丁·路德·金遭刺殺後,作者舒爾茨在讀者的建議下進行了多番思考,最後決定在《花生》漫畫中增加一名黑人角色富蘭克林。
圖自 Mashable
《花生》之所以是《花生》,並不是因為什麼甜美溫馨的友誼,而是因為作者舒爾茨真實展示了日常生活簡單平靜的表面之下殘酷與痛苦的暗流錯雜。
但他展現得如此輕描淡寫,那樣幽默的線條和詩意的文字使痛苦變得可以忍受,讓你覺得怒氣是好玩的,沒安全感很可愛,而悲傷也可以是溫暖的。
陳賽在書籍《關於人生,我所知道的一切都來自童書》中評論道。
除了評論尖銳,《花生》中塑造了將近 90 個不同的角色,如“老好人”查理·布朗、愛幻想的史努比、刻薄尖銳的露西等等,幾乎每個人都能在《花生》中找到自己,找到共鳴。
圖自 Vice
雖然《花生》漫畫,講的大多都是“失敗者”的故事,但它卻是能為焦慮不安的人,提供認同以及溫暖的“避風港”。
萌化時代下,《花生》迎來的兩派通吃
當《花生》作者舒爾茨於 2000 年離世後,出於對作者的尊重,《花生》漫畫並沒有邀請其它漫畫家繼續創作連載。
但在 2010 年,公司 Peanuts Worldwide, LLC 正式開始負責在全球範圍《花生》的授權管理工作。隨後,名為《新花生漫畫》月刊也應商業需求而生,雖然畫工比過去更精緻,但內容卻只是複製舊作。
新舊《花生》漫畫,圖自時光網
這些精美的“新版”漫畫沒有了過去的尖銳和時代性,只是以可愛為王,這就和許多以“萌”為賣點的《花生》周邊一樣。日本是高舉《花生》“萌”旗幟的代表市場,那裡有史努比博物館、Peanuts 咖啡廳,以及數之不盡的《花生》周邊產品。
史努比博物館,圖自樂吃購
與此同時,那些忠於原版的愛好者則仍在繼續探究作品作為時代讀物的意義與反思精神,和“萌”派推廣形成了對比。
但對於商家而言,帶有《花生》合作的產品,在很多情況下卻可以同時吸引以上兩派受眾。
“喪”卻溫暖的《花生》,現在正合時宜
Huf 和 Peanuts 聯名系列,圖自 Hypebeast
對於“賣酷”的潮牌而言,衣服除了是衣服,也是進行個人表態的媒介,而《花生》漫畫所包含的豐富情緒和生活態度,在這兩年的社會語境下正合時宜。
《花生》有點像社交媒體。它一共有一萬八千多則故事。這對於單人創作作品而言可謂非同尋常,而且,這個體量的作品,幾乎已經涵蓋人類每一種存在過的情緒。
Melissa Menta 說道,她是 Peanuts Worldwide 公司的市場總監。
Huf 和 Peanuts 聯名系列,圖自 Hypebeast
雖然年輕人常要求潮牌服飾帶有一定“反叛”精神,但這在《花生》豐富的內容中也找得到合適的素材。
英國街頭品牌 TSPTR 和 Peanuts 聯名,圖自 Milk
Menta 的團隊曾進行過一次調查,發現在社交網絡上,人們用於表情達意的品牌中,唯一超過了《花生》的只有《星球大戰》。
(調查團隊)他們說,(《花生》流行)是因為它代表了焦慮、沮喪和憤怒這幾種情緒。
這調性和特朗普時代下的美國流行文化氣息不謀而合。
Van 和 Peanuts 的 2017 年聯名系列,圖自 Nice Kicks
彭博社曾在 11 月撰文稱,2/3 的美國人都認為,自己的國家正處於歷史新低,他們也常因焦慮國家和自己的未來而無法入睡。
於是,2017 年成了好萊塢恐怖片的大年,綜藝娛樂節目和喜劇亦離不開談論政治環境。在這艱難的時期,也許大家都需要《花生》中那直面生活困難的勇氣,就像史努比說的:
將一副人生爛牌打得風生水起、妙趣橫生,別管它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對於商家而言,全黑色的史努比同樣也能賣給那些因史努比“萌”而喜歡《花生》的消費者,這麼好的一個生意選擇,何樂而不為?
題圖來自 Straatosphere

從侏羅紀到現在依舊猖狂的蟎蟲,不僅是人類最大的過敏原,更是長痘痘的主要原因。如何治蟎?這是個大學問。👇👇👇

關注微信公眾號愛範兒(ID:ifanr),後臺回覆以下關鍵詞獲取熱文。

《吊打戰狼,單挑葉問,演員馬雲的電影首秀能打幾分?》

 關鍵詞:馬雲


《堅果 Pro2 體驗:1799 元的全面屏手機怎麼樣?》

 關鍵詞:堅果


《新 Kindle Oasis 評測:除了防水,這些細節像 iPhone》

 關鍵詞:Kindle


《支付寶出了 189 元的 iPhone X 碎屏險,跟 Apple Care+ 比哪個值?》

 關鍵詞:碎屏

《iPhone X 評測:史上變化最大的 iPhone,付出 8388 元究竟值不值?

 關鍵詞:X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