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與京東“相煎”何太急?

IT老友記吳筱鳳2017-11-15 02:58:18

公眾號 | itlaoyou-com

來源 | 掌會

文 | 吳筱鳳

 

京東和阿里在電商、甚至未來的金融、物流等維度均有意打造兩套標準。

 

1682 / 1271 一組不可思議的交易額數據打爆整個互聯網圈。雙11 是電商企業的練兵場,也是一場大檢閱,不管數據的計算口徑如何,其體現的是天貓和京東智慧與汗水的結晶。單憑這點,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天貓和京東是中國電商界的絕代雙驕。

 

偏偏眾人皆醉我獨醒,雙11活動期間,阿里和京東在二選一等話題中口水不斷,就在11月11日正日,阿里和京東高管就數據的統計口徑問題較上勁,隔空掐架。

 

二者“相煎”何太急?況且並非同根生。

 

阿里的電商故事

 

在電商維度,阿里和京東的基因不同,一個是平臺生意,一個是從以自營為主的模式,因此二者在成長路徑自然是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雙11當天,阿里創下1682億的電商峰值,正如阿里集團CEO張勇所言,雙11是全球所有的商業力量完成的一次大協同,是商家、行業服務者營銷、快遞、物流、供應鏈、網頁設計、娛樂營銷所有的環節、所有的合作伙伴共同形成的共振。

 

龍生龍,鳳生鳳,基因決定了阿里的電商故事中更強調協同,而這個協同圍繞阿里生態展開。

 

阿里電商生態建立,要回到2002年,回到那場揚子江鱷魚(淘寶)和太平洋鯊魚(ebay)的鏖戰,淘寶用免費模式把ebay“驅逐”出境,迎來了淘寶網華星時代的小陽春。在C2C的淘寶之前,阿里還做了B2B的探索,2008年B2C淘寶商城上線(天貓),繼而阿里電商從PC端轉戰移動端。圍繞電商做延展,阿里生態中有了螞蟻金服、菜鳥網絡,還有作為底層技術支撐的阿里雲,以及近三年來阿里重點佈局的大文娛後手資源。

 

今年9月阿里剛過完成人禮。18歲的阿里已經成為一大移動經濟體,市值早破4000億美元大關。在剛剛公佈2018財年第二財季顯示,其核心電商業務依然是阿里的主要支柱板塊,其中主要貢獻者是天貓,在第二財季天貓的實物商品GMV同比增長49%,已經是連續2個季度在如此巨大體量下創下高速的增長。

 

如今,阿里正投入到零售變革的潮流中,併成為這場零售變革的領跑者。

 

阿里的新零售意在編織一張網絡,這張網絡以淘系特別是天貓為核心,串聯起螞蟻金服、菜鳥網、大文娛、口碑、阿里雲、銀泰、百聯等,試圖用10%線上零售的勢能撬動近87%的線下零售空間。

 

新零售的是一場“人、貨、場”的變革,其本質是線上對線下進行“賦能”的一個過程,即對線下互聯網化的過程。馬雲說,未來新零售力量最高要佔到八成。

 

目前,從天上輻射到地下,三年來阿里結成了銀泰、蘇寧、三江購物、百聯為矩陣的四大陸軍盟友,在不斷地推進新零售業務落地過程中,阿里孵化出了盒馬鮮生,在快消品、服飾品類上,其正聯動商家進行門店改造升級,實現數據和技術賦能的探索。此次雙11,天貓在50個商圈中推出的快閃店以及包括智慧門店、天貓小店等推進線上與線下的協同。

 

這也是一次新零售的練兵。

 

阿里雲零售事業部負責人葉國暉接受地歌網採訪時表示,阿里新零售主要是圍繞用戶,通過賦能給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

 

在零售變革中,阿里採取的是輕模式,打造各種互聯網化的標準,因為阿里也有這樣的數據、物流能力,正如阿里CMO董本洪所言,阿里不是零售商,而是挖掘其獨有的數據能源價值。互聯網基礎設施提供商是阿里未來三十年要做的事情,故事剛剛開始。

 

京東的電商故事

 

相較與阿里,京東是一個比較特殊的“零售商”。

 

京東從3C家電起步,2003年試水電商,2007年劉強東力排眾議從3C轉為全品類發展,並於2008年自建物流,在自營模式的基礎上,2014年京東POP平臺開放,此外,還有京東金融、京東到家等業務。

 

京東之所以能夠崛起,不只是因為京東找準了高客單價、覆蓋率廣的3C家電品類中,要知道相較於當年蘇寧、國美的體量,京東可以說只是塊小舢板。京東生存的的邏輯在於一直抓住零售“品質、服務、效率”的稻草不放。基於這點,京東選擇了不同於阿里的“自營+聯盟”的模式,把握產品的品質,選擇了自建物流,紮紮實實地推進上下游的供應鏈順暢流轉。

 

阿里和京東的模式相比,可以說,京東的模式更加與零售的本質更趨於零距離。

 

不管是新零售、還是京東提的無界零售,零售的本質歸根到底是流通、商品、服務與效率。在賣貨的角度,京東有自身的供應鏈、物流和金融等,它在用戶體驗和效率上更容易上手。對京東而言,線上線下的零售變革京東的優勢也凸顯,畢竟在賣貨和互聯網兩個關鍵維度上,京東可以說駕輕車就熟路。

 

值得注意的是,京東在流量的採集採取多種方式與消費者進行觸達,特別是騰訊力量的加持。

 

京東與騰訊、今日頭條、百度、360、網易,搜狗等達成全面戰略合作,開通一級購物入口,利用大數據融合實現精準投放……此外,在營銷產品上京東已經有近200多個站外平臺,20多種多元化場景,在銷售轉化進行多種嘗試。

 

昨天(13日)京東公佈Q3財報全面開掛,淨營收為837億元,同比增長39.2%;來自持續運營業務的淨利潤為10億元,上年同期為淨虧損5億元人民幣,活躍用戶2.66億,增速超30%。京東生態(賣貨)力量全方位打開了,其財報數據反應出來的是,京東的開放和自營全面開掛。

 

正因如此,京東雙11累計11天8小時創下的1271億元的峰值,展現的是其背後的物流、供應鏈、技術的力量。

 

在互聯網化改造中,阿里聯合了三江、銀泰、百聯,拓展天貓小店並親自孵化了盒馬先生,蘇寧則在傳統的維度上進行多維度的佈局,京東則沿著新通路推進京東便利店建設,同時在線下佈局了京東之家、京東專賣店、京東母嬰體驗館等。但是,京東的模式將會更重,實現供應鏈、物流、支付上的協同,京東更加親力親為,親自跑通整個線上線下的過程,以便在數據和技術維度上更好地實現優勢。

 

大道至簡,殊途同歸。

 

京東對零售的品質、成本、效率和用戶體驗上理解更進一步。劉強東表示,此前,十節甘蔗的零售理論是一種線性的發展,代表的是一種“你贏我輸”的思維,目前,京東組織戰略實現的是積木式的組織,是一種藕合,更多積木拼接在一起,通過連接實現成長,則代表一種共贏和開放。京東電商故事也正在不斷地調整。

 

共同的中國故事

 

人人都有看熱鬧的心態,因此,阿里市場公關主席王帥在千牛直播中的一句話很容易被忽視——京東和阿里的關係其實是一個彼此需要的關係。京東需要阿里的故事,阿里需要京東的故事。

 

據阿里巴巴財報數據顯示:2016財年,阿里電商集團GMV為30920億元,其中天貓商城GMV為12150億元;2017財年,阿里電商集團GMV達3.767萬億元人民幣,較2016財年增長22%。增速比阿里快一倍以上的京東,若剔除增速,按照目前雙方的基數估算,京東2017財年交易額約13412億元。體量超過B2C的天貓的同時,阿里和京東的體量只有3倍多的距離。

 

可以預見的是,上升到理論戰略高度的阿里新零售與京東的第四次零售革命各表一枝,足以看出,京東和阿里在電商、甚至未來的金融、物流等維度均有意打造兩套標準。

 

或許正因為有中國的一個一個關於標準的故事,才有可能建立其中國的標準。

 

16-18世紀,中國的茶葉、瓷器、絲綢作為代表中國文明的標準商品出海,受到歐洲等海外國家的追捧。正如秦塑在微信文章中所分析的:中國茶葉能在商業中獲得優勢,競爭甚至推動了造船和航運技術等發展,此外還輸出了中國商人的商德。

 

一個國家的強盛最重要的標誌是建立世界標準,讓世界認同你的產品和服務,有高價值、有親和力。

 

中國的移動互聯網應用領先全球,不管是在出行、購物、 外賣甚至看電影等生活、學習工作的方方面面。這其中有阿里、京東這樣的企業共同的努力和貢獻,他們代表的是中國力量。

 

近來中概股一路向好,也是資本看到了中國的力量。這其中不僅是一家企業的力量,而是中國整體力量的上升。近來拍拍貸、趣店、信貸等陸續IPO也折射出在這樣的利好環境中中國市場力量的上揚。

 

回到阿里和京東的互相“攻擊”,或許京東的體量和增速已經成為阿里正視的對象。不過,這只是在電商維度,阿里的故事還有阿里雲、大文娛等方方面面的力量還沒展示。

 

二者“相煎”何太急?


王天露:動圖的世界,2037年的記憶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