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重病無錢治蝸居城中村,哭求媽媽放棄自己

乙圖乙圖2017-11-24 09:25:19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爸爸,我不想了,咱家也沒錢了,你借的錢什麼時候還清啊!放棄吧,我不想成為你們的負擔,沒了我還有哥哥和妹妹!”城郊房山的城中村出租房裡,14歲的女孩鑽進媽媽懷裡,哭求!


14歲本該是在學校裡奔跑玩耍,而此刻李曉晴卻只能和父母寄居在城中村中,求醫的路充滿著艱難,家裡也一分錢也沒有,看著媽媽抹淚,李曉晴明白,是自己的病拖累了這個家。


李曉晴來自河南省南樂縣人,患的是肝母細胞瘤,發病已經3年多時間。


李曉晴家中有六口人,除了爸爸媽媽,還有一個哥哥和妹妹以及奶奶,她在家中排老二。儘管媽媽和奶奶患病常年吃藥,但依靠家裡的三畝地和爸爸在外做電焊工,勉強可以維持生活。六口之家雖然緊緊巴巴,但勉強可以過得去。然而,2014年5月開始,家庭寧靜的生活,被李曉晴一陣肚子痛打破,然後急轉直下。


在2014年5月底李曉晴的叔叔叔結婚,晚上她突然腹部疼痛難忍。第二天一早爸爸和媽媽帶著她去南樂縣人民醫院檢查,顯示肝癌後期。醫生建議去上級醫院,再做進一步檢查。到濮陽市人民醫院,醫生給李曉晴確診為肝母細胞瘤後期。


醫生說本地醫院治療不了這個病,建議帶孩子去北京。回家後,家裡人商量一下,還是決定去試試。到了北京兒童醫院後,醫生診斷後發現李曉晴的腫瘤太大,手術很危險,只能化療,等腫瘤小了再做手術。


由於沒有錢,李相平帶著北京專家開的化療方案回到濮陽市人民醫院,進行化療,這樣可以節約很多錢。


李曉晴是個非常堅強的小姑娘,打針、穿刺從來都沒哭過,一頭烏黑漂亮的頭髮掉光了,噁心嘔吐腹瀉……就這樣孩子一直堅持了五個療程,熬到了手術的最佳時機。


2014年11月5日,李相平東湊西借,帶著女兒回到北京做了腫瘤切除手術,孩子恢復也很好。接受六個療程的術後化療,在2015年6月份等來甲胎蛋白檢查正常以後,李曉晴終於又上學了。


然而,幾個月後孩子的甲胎蛋白又升高了,她必須再次中斷學習繼續化療。於是漫長的化療又開始了。回到北京後,為了省錢,李相平露宿在醫院的樹林裡和涼亭下,天冷了,就貓在地下室或者過道里。


有一天,李相平突然發現自己的被子和行李被人偷了,可李相平並沒有生氣。他知道,偷這些東西的,都是和自己一樣困難的病友。


由於化療時間很長,李相平在距離醫院兩個多小時車程的城郊城中村租了一間房子,化療的時候,妻子在醫院陪孩子,自己早出晚歸。不化療的時候,回到城中村,自己可以出去打零工。


從2015年11月到2017年11月兩年間,李曉晴前前後後接受了20個療程的化療,花了30多萬。圖為出租房裡,媽媽每天禱告,希望孩子能夠好起來。


11月21日,住在城中村中的李曉晴有點難受,需要再次住院接受治療,而此刻李相平和妻子已經身無分文,只能偷偷抹淚。看著爸媽落淚,李曉晴撲在媽媽懷裡,哀求: “媽媽,我知道咱家沒錢了,你借的錢什麼時候還清啊!放棄吧,我不想成為你們的負擔,沒了我還有哥哥和妹妹!”


面對女兒的哭泣,李相平和妻子將女兒摟得更緊,孩子今年才14歲,還沒感受到世上的美好,她的願望還沒有實現,無論多難都會堅持。如果您要幫李曉晴,請進入騰訊公益樂捐: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35773 也可進入微信—錢包—騰訊公益—搜索肝母腫瘤女孩的晴天”或者掃下面二維碼完成捐贈

請掃上圖二維碼完成捐贈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