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戲骨的國產劇怎麼可能不好看

毒舌肉叔肉叔2017-12-01 00:16:29

最近電視上最忙的人是張嘉譯。


先是一頭扎進急診科,披著白大褂救人;救完人趕緊套上西裝,在話筒後頭發表區長講話;話音剛落又抄起哨子,就跑到操場跟美少女談戀愛。


這體力,哪還像一個年近半百的老同志?



沒想到白大褂、話筒、哨子還沒玩完,他又鑽到衚衕兒裡,當起了頑主。


生逢燦爛的日子



瞅這海報上的幾個老爺們兒,懂行的就知道——


板兒綠察藍,喇蜜不難。


老北京土話,早年間衚衕兒串子,只要穿一身板兒綠(綠色軍裝)或者察藍(藍色工裝),想泡大颯蜜(沒有公主病的大妞兒)就不要太簡單。



好了,這顯然是要講述老炮兒們當年陽光燦爛的日子了。


所以劇組請來的演員,個個有戲。


張嘉譯、、姜武、果靜林、遲蓬……


第15集還有徐崢客串演自己。



就拿主卡司裡知名度最小的遲蓬來說。


她扮演的老媽,眼睜睜看著被公安抓走,卻硬生生擠出個笑來——這是安慰兒子,讓兒子別怕。



等兒子一被押上車,臉立刻垮了,連帶著全身都垮了,身形停停頓頓地下墜——痛失愛子,身體被掏空。



演技上沒短板,劇情也有意思。


片名叫“生逢燦爛的日子”,才看完一集就氣得摔桌子:騙人啊!這日子哪裡燦爛了?!


跟片名恰恰相反,老郭家四個兒子生逢的日子啊,非常,非常不燦爛。


工人師傅老郭頭(劉佩琦 飾)家剛添了丁,有點不開心,他都有仨小子了,還是沒要上姑娘,工友老範勸他:


其實啊,還是生兒子好,過不了兩年就能給你打醋了。



壞就壞在打醋上。


郭家老四長大了,還穿開襠褲的那年,老三上街打醋,被老範家的兒子帶人在衚衕口給截了,一彈弓下去,就把醋瓶兒打碎了。


欺負郭老三?搞笑啊,你當人家裡倆哥幹什麼吃的啊!


郭老大帶著老二老四給老三報仇,一番京劇唱詞“文鬥”後,直接進入“武鬥”環節。


結果出事兒了。


郭老大讓沙迷了眼,小刀一揮,害了範家兒子的性命,直接被警察帶走。



從那年起,老大是殺人犯這事完全就像陰霾,一路籠罩四兄弟的餘生。


他蹲號子回來,也不知道在裡面怎麼過的,反正年少時的張揚活力全不見了,木木愣愣唯唯諾諾,整個成了蔫黃瓜,三棍子敲不出一個屁來。



甚至……男女那事都弄不來,還被相親對象嫌棄:


男人都做不成,還想找媳婦,做夢!



老二學習不中用,蹲了兩年級,硬生生蹲得跟弟弟同班,還整天調皮搗蛋。


新來的班主任剛自我介紹完叫王曼麗,他就帶頭起鬨——因為老師的名字跟當時流行的老黑白電影《鐵道衛士》裡,女特務的名字一樣。



他還扒女廁所牆頭,長大了一準是個流氓。



後來乾脆完全放棄學業,在市場上練攤兒賣羊肉,成了(當時)人人看不起的二道販子、個體戶。



老三呢,學習倒是好了,但就是因為他被欺負,才導致老大入獄,從此背上了沉重的負擔,不管誰欺負他,忍,咬碎了牙往也肚子裡咽。


結果他越這樣,別人越欺負他。



更“倒黴”的是,他偏偏跟範家女兒範榮,暗生情愫。


不用想也知道,他要敢追範榮,老範肯定打折他三條腿。



老四就別提了,天生是個藥罐子。


在醫療條件落後的70年代,他的先天性哮喘,幾乎判決了他就是個“廢人”。


還天生結巴,說個話都費勁……



乍一看,生逢個鬼的燦爛啊,每個人都要慘爆了!


但看多幾集,咂摸出味道來了,他們的“慘”都是那個時代的特殊產物。郭家四兄弟就是那些年代,大部分人的縮影。


《生逢燦爛的日子》拍的是從70年代一直到90年代的故事,但肉叔必須要說,它並沒有像張嘉譯描述的那樣,精準還原那個年代的服化道……



相反,還時不時會有一些不嚴謹的小細節。


比如80年代四合院外牆上的空調掛機,90年代路上的電動車和快遞小哥,以及滿北京的酒吧都在賣現在才有的啤酒……



儘管有瑕疵,但你在看片過程中並不會齣戲。


因為它完整復刻了每個時代獨有的氣質,這種氣質,才是讓“年代感”落地的根由。


70年代,四兄弟小時候,張口閉口就是樣板戲,動不動就背革命電影臺詞。


老大當年惹事,不就是受了那十年文鬥武斗的荼毒,給弟弟“報仇”前,先來段革命京劇《平原作戰》唱詞,唱完再打。


這段笑死肉叔,小屁孩打群架還得裝得特有文化


80年代,改革開放的第一縷春風,尚未徹底消融瓦解舊經濟計劃體制,人們對商品經濟將信將疑,普遍想法是什麼?


有能耐進機關啊,下到自由市場當二道販子丟不死個人!


你看郭老二去自由市場練攤兒,就“害”得全家人臉上多沒光,郭老太連在衚衕口洗個衣服都挨說道。


個體戶不就以前的二道販子麼

那可不是什麼好人乾的



光是衚衕口大媽的這頓閒聊,就一下子精準還原了那個時代特有的腔調。


進入90年代,郭家四兄弟的成長節奏,還是嚴絲合縫卡在社會發展的脈搏上——


老大好不容易安排了個廠子上班,卻一頭紮上國企下崗大潮,臨走連補償金都沒有,拎著兩捆鞋離開;


老二瞅準國營肉廠的肉不好,在自由市場賣肉,可大家都瞅出來了,開放的春風一吹,一夜之間多了好多肉檔,很快他的生意黃了;


老三,趕上大學生分配工作最後一波,被分到機關端茶倒水送文件,可這根本無法施展他的才華和抱負;


老四,做個郵遞員得過且過吧,但觀眾其實知道,等到電話、網絡普及,這個職業很快就將消弭不見。



這才是他們看起來很“慘”的緣由。


普通人不都是這樣,被時代的洪流裹挾著往前走,個人意志只是浪頭上的幾朵小花罷了。


認命?你敢認命,它就敢把你淹沒到水底再也翻不上來;不認命的話,怎麼辦?


折騰,只有拼命折騰,才能讓小花翻飛在浪頭上,示以燦爛的模樣。


老郭家四個兒子的折騰,顯然配得上片名裡的“燦爛”二字。


以肉叔看完的前12集來說——


郭老大(姜武 飾)有案底兒,又下了崗,相個親都沒人搭理。有一幕肉叔印象深刻,他媽張羅著給他相親,他自嘲地笑了一聲:


誰能看得上我呀……



皮笑肉不笑,從胸腔裡抖出來的哼哼一笑,迅速消失不見,緊接著是低頭垂目,臉上肌肉慢慢鬆弛下來。


認命歇菜?


並沒有,全家人給他攢了輛出租車,老大在醫院裡一睜眼,覺醒一般地忙活起來了。


再根據前期的人物海報,他一臉笑容地穿著蒙古袍,青年時的陰鬱一掃而空。可以預見,他將來說不定會在內蒙打下一片天。



郭老二(張嘉譯 飾),衚衕兒串子,遊手好閒惹事啃老得了唄?


也沒,更能折騰。


個體戶人人看不起,老郭頭甚至親自去砸了他的攤兒。


他跟發小不服,就認一個理兒:一沒偷二沒搶,靠這點兒本事吃飯怎麼了!




後來不用說我們也知道,當年第一波個體戶後來就算沒大發,也小發了。憑老二那股子蠻橫勁,妥妥的前者,還辦了服裝廠,整天夾著小包忙得不得了。


業務,都是大業務

跟我說一遍:業,務



老三也沒在清水衙門鑽營升遷,他自己都說了:單位就是河流,風平浪靜安安穩穩,可我要的是海浪!


可我要的是浪花,我喜歡的是波瀾壯闊

喜歡的是驚濤駭浪

那才叫刺激



什麼浪?


單位分配下來的原始股名額,全單位的人都覺得是往裡扔錢沒人要,只有他鑽進書裡研究股票,把同事的名額全收了,最後以副處長的職位瀟灑離職下海。


你猜,這筆股票他賺了多少倍?


當初部裡分下來的股票,給你們誰都不要

結果人家郭小洋(老三)收了不少

你知道現在值多少錢嗎



郭老四年紀還小,目前他的故事線也沒大展開,但肉叔在這個先天哮喘+結巴的小夥身上,瞅出來一點不對勁(純屬瞎猜):


小郭為了治自己的結巴,瘋狂迷戀相聲和順口溜,每天張嘴閉嘴就是“八百百百百標兵”。


再想想他的姓氏……哈哈哈哈。



這回題目沒騙人了吧,郭家四兄弟的人生,真的是生逢燦爛的日子。


可不就是麼——


這一天要是混天熬日頭,得過且過,日子有什麼好燦爛的,就是時針滴滴答答又走過一圈罷了;


但當你有了目標玩命折騰起來,指不定哪天,就能對著漫天的烏雲笑著罵兩句:


X,今兒陽光還真挺燦爛的。



想看的,愛奇藝就有。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