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著電動車在香港街頭合法飆車,居然這麼好玩! | GeekCar Racing

極客汽車Jony2017-12-05 02:41:04

Formula E 電動方程式進入到第四個賽季,它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



在梅賽德斯奔馳又一次包攬 F1 年度車手、冠軍這兩大獎項時,F1 這個全世界科技含量最高的賽車已經越來越讓人昏昏欲睡了——沒有太多意外,一切都像是在照著劇本按部就班的發展。


但是如果你看過了這兩天在香港中環進行的第四賽季 Formula E 電動方程式的前兩場比賽,可能會暫時忘了越來越無聊的 F1。在各種意外的「共同努力」下,進入到第四個年頭的 FE 開始變得格外好看了。最重要的是,這裡沒有「傳統」,也沒有「秩序」。



GeekCar 這次也是連續第四個年頭在現場報道 FE 的首戰,前兩年是在北京,最近的兩年是香港。FE 的賽道都是由普通街道臨時改造而成,這種「深入城市」的設計給觀眾帶來了更好的臨場感和參與感,有利於比賽的推廣,但是也增加了賽事組織和後勤保障的複雜程度。第二年的北京站比賽為了給當時的「香山論壇」讓路,被迫延期一週。或許是因為在北京比賽需要顧及的因素太多,所以從 2016 年開始香港就在賽歷裡取代了北京。維多利亞港中環摩天輪附近的街道被改造成一條由 10 個彎角組成的總長 1.8 公里的賽道。


(攝影:愛範兒·麥瑋琪,圖中遠處道路即為 FE 賽道,白色帳篷區域為維修區等臨時建築)


今年的香港站是「一站雙賽」,也就是在 2 號、3 號兩天裡接連進行兩場正賽,產生兩個分站賽冠軍。


從 12 月 2 號第一場正賽的現場觀感來看,今年的 FE 首站人氣不如去年那麼高。 在 2016 年的 FE 之前,香港已經很久沒有舉辦過這種級別的賽車比賽,所以當時吸引了大批明星和吃瓜群眾參與進來,但是今年的主看臺甚至沒有坐滿,空了不少座位。


但是就比賽的精彩程度而言,今年這兩場正賽是遠超去年的。雖然賽道很窄,但還是有很多精彩的超車發生,同時也充斥著各種各樣的意外橋段。而且就像前面所說,「秩序」不再,兩場比賽過後,FE 在過去三年所建立起來的格局被徹底打破。



兩場比賽裡

發生了什麼?

先來科普一下 FE 的比賽流程。


可能看 F1 的同學都知道,在有 F1 比賽的週末裡,要在三天時間裡進行三場自由練習賽、一場排位賽以及一場正賽,但是電動方程式就沒那麼複雜:自由練習賽從三場變成兩場;在排位賽裡圈速排名前五的車手,再進行一個名為「超級杆位(SuperPole)」的 15 分鐘排位賽來決定最終正賽的 1-5 名發車順序,獲得 SuperPole 的車手還會獲得額外的三個積分;正賽的時長一般控制在 1 小時左右,以香港站為例,40 多圈的比賽裡,賽車總行駛里程只有 80 多公里,遠低於 F1 的 300+公里。同時最具 FE 特色的是,因為電池技術所限,一輛賽車的電量不足以跑完整場比賽,所有車手在比賽中途還需要進站換車一次,這個設計會比較考驗車手的電量管理水平以及車隊策略。



上面所說的所有這一切,都在一天裡完成,也是夠緊湊和環保的。


之所以用一大段文字來科普規則,是因為我發現其實很多人對這項比賽的方方面面都非常不熟悉,甚至包括很多媒體同行。


今年有更多的汽車品牌以不同方式加入到電動方程式比賽裡,這些新聞早在新賽季開始之前很久就被廣泛傳播,他們的加入,讓 FE 有了更多的看點。今年的「新面孔」包括了奧迪、寶馬,其中,奧迪在前幾年就贊助了 ABT 車隊,今年他們正式以廠商車隊名義加入,而寶馬和旗下的「i」品牌 logo,則是出現在了私人車隊安得雷蒂的車身上,今年屬於他們的試水,明年寶馬也會以廠商車隊名義參賽。去年冠名贊助了「Dragon 龍之隊」的 Faraday Future,在新賽季選擇退出,蔚來汽車仍然參賽,他們其實也算是「廠隊」。其他「廠隊」還包括 DS、捷豹,以及在過去三年包攬了三屆 FE 車隊總冠軍的



我們今年仍然是由蔚來汽車邀請來觀賽,除了邀請媒體,因為 ES8 上市在即,所以蔚來還邀請了將近 200 個來自全國各地的 ES8 選號車主,所以在整個 emotion club(相當於 F1 裡的「圍場」)裡,身穿蔚來 T 恤的人比比皆是。


(華人車手馬青驊今年加入蔚來車隊出任預備車手)


除此之外,奧迪、捷豹也都邀請了來自國內的媒體現場觀賽。所以在這個週末,不少汽車圈媒體老溼的朋友圈定位都是「香港」。


兩場比賽的過程可以說是足夠有戲劇性了。


第一場比賽,發車之後不久就發生了「大堵車」的情況,一輛賽車轉向不及碰到了賽道圍擋,後面跟著的好幾臺車都受到波及,堵了整個彎角,賽會因此在 FE 歷史上第一次出示紅旗,所有賽車駛回維修區。這一停就是半個多小時,然後 20 臺車又從維修區按次序駛出重新比賽。



DS 和鈦麒的賽車激烈的爭奪頭名位置,蔚來車隊的特維在第三名的位置上遇到賽車故障,雷諾的兩臺車長時間處於中下游,最終 DS 的 Sam Bird 獲得了冠軍。


第一場比賽就完全沒有了去年強弱分明的樣子,各個車隊賽車的差距開始變小,最終名次的不確定性也更大了。


更有戲劇性的是第二場比賽。發車的時候信號燈出現問題,所以只能由安全車帶著流動發車,我們期待的前幾個彎的爭奪就不存在了。 但沒想到的是,安全車帶著跑了一圈,比賽恢復正常的第一個彎,領跑的馬恆達車隊車手 Rosenqvist 就因為錯過剎車點導致車子原地掉頭,從第 1 名直接掉到第 11。第一次參加 FE 比賽的 Venturi 車隊車手 Mortara 因此變成領跑,並且保持了非常好的節奏,直到比賽



就在比賽解說狂贊 Mortara 的街道賽駕駛技術時,他卻在倒數第三圈出現失誤,掉到了第三名。奧迪車隊的 Daniel 撿到第一,並且最終衝線獲得冠軍。當天還是他 25 歲的生日。



但事實證明,這站比賽第一名的位置有毒。比賽結束之後,國際汽聯在賽後車檢時發現,Daniel 的賽車上變極器和 MGU-H 的條碼貼紙和車隊賽前上報的「技術護照」上的信息不符合,所以剝奪了 Daniel 的成績,冠軍又回到了原本獲得第二名的 Rosenqvist 手裡……



兩站比賽結束之後,排在車隊積分前三的居然是馬恆達、DS 維珍以及鈦麒,去年倒數第一的捷豹也排到了第五,而三屆冠軍雷諾只拿到 7 分,排在倒數第二。十個車隊裡,只有 Dragon 龍之隊沒有積分,由此可見今年各大車隊的實力之平均。



FE

的未來

在前三年比賽裡很有 F1 梅奔感覺的雷諾車隊在前兩場比賽的表現很出人意料,雖然這裡面有很大的偶然性,但是也不能否認的是,各個車隊的實力差距確實沒往年那麼大了,一家獨大的情況可能很難在今年再次出現。


而對於前兩場拿到 9 分的蔚來汽車來說,在越來越多的傳統汽車品牌開始進入 FE 的大背景下,能持續出現在 FE 的車隊陣容裡,這對身為創業公司的他們來說本身就是一個勝利,不管如何,從第一屆的下半賽季就開始進入的蔚來,已經充分享受到了 FE 發展的紅利,畢竟他們還在第一賽季拿到一個車手總冠軍。



之所以用「紅利」這個詞,是因為在前三個賽季裡,各個車隊其實並不需要多大的投入。第一賽季的車子直接由法國 Spark 公司提供,基本上各家賽車都是相同的,因此不需要在賽車上投入什麼研發成本(這或許也是 FE 賽事得以促成的關鍵),後來的第二第三賽季,雖然賽車技術研發有一定程度的放開,但是和 F1 的巨大投入相比,FE 的運營、研發成本仍然算是很低 。去年在香港揭幕戰採訪蔚來汽車李斌的時候他曾經透露,蔚來一年在 FE 上的投入也就是兩千萬美元左右的水平。


而在民用車電動化的大潮下,各個車廠其實都需要通過一些手段來給自己的電動化進程做宣傳,而 FE 顯然就是一個很有性價比的事情,因此我們也會看到有越來越多的整車廠加入這項賽事,在接下來兩年,奔馳、寶馬、保時捷、日產都會正式加入(日產的加入方式是替代雷諾,畢竟人家是聯盟)。屆時,在所有 10 個車隊裡,私人車隊會變得極少,FE 將會真正變成各大汽車廠商爭奪的地盤,這和 2014 年第一屆比賽的情況已經大相徑庭。



也就是說,名額有限,要想進入 FE,所需要的成本會變得更大,比如用更高的價錢「收購」安得雷蒂這樣的私人車隊。


在第二場比賽開始之前的賽道採訪裡,奧迪運動部門的主管烏爾裡希對 FE 的 CEO Alejandro Agag 說,希望 FE 保持一個合理的發展速度,因為如果發展過快,就意味著車隊每年所需的成本大幅提升。


要知道,作為奧迪運動主觀的烏爾裡希,以往只會出現在 WEC、DTM 這種比賽裡,這次能夠親臨香港,足見奧迪對於 FE 的重視,而他的話,其實也在很大程度上說出了現有車隊們的心聲:我們很喜歡它,但是不希望它的價格被炒起來。嗯,延長快感很重要……


總之,香港這兩站比賽,讓我們看到了 FE 更清晰的未來。關於 FE 的技術、歷史,我們接下來再用更多文章詳細解釋。因為從今年開始,我們真的應該對這項比賽投入更多的重視了。


 點擊圖片閱讀推薦文章 


 推廣關注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