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中央電臺《十九大時光》節目的三點啟示

中國廣播郭靜2017-12-07 19:24:51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十九大時光》專欄10月12日起在《新聞和報紙摘要》節目中推出。這些報道通過記者分赴各地、深入基層,用百姓語言,說百姓心聲,集中反映了黨的十九大在基層群眾中的反響,記錄了全國人民共度十九大時光這段不平凡的日子。14 天時間,專欄播發了33集廣播特寫,每集時長70秒左右——正是這組看似不起眼的“小稿”,在中央電臺濃墨重彩的十九大報道中,被聽評專家譽為“大海中一滴晶瑩剔透的水珠”,折射出全國人民共同的心願,稱它“充分體現了廣播特色,體現了採訪、編輯、製作的功力”。



啟示之一:它為廣播尋找到主題報道舉重若輕的一種敘事方式——廣播特寫


主題報道一直是主流新聞媒體承載和擔負的重要任務之一,它主要是指圍繞黨和政府的重大部署、重要決策、中心工作和時代主題所進行的具有一定規模的報道。和一般的日常性新聞報道相比,它更具有導向性和影響力,歷來是媒體主旋律報道的重中之重。

但是,正因為主題重大,這類報道習慣於立足宏大敘事,給人感覺可敬而不可親、可望而不可及容易陷入主題先行的誤區,甚至人為拔高,誇大其詞這種報道往往偏重理性、缺少感性,導致主題概念化、人物模式化、操作程式化。


如何去除千篇一律的“宣傳味兒”,讓主題報道“入腦”“走心”?必須解決“可信”“可聽”這兩大問題。而廣播特寫的自身特徵,恰恰決定了它在這兩方面有獨到之處。


可信


廣播特寫強調原生態的現實音響,這些音響能最大程度地還原真實的生活場景,有很強的現場感,能讓人如臨其境、如見其人,由此增強了報道的可信度。


可聽

廣播特寫強調音響的畫面感,這些典型音響往往有強烈的想象力、感染力、衝擊力和震撼力,營造出的效果與單用文字表述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廣播特寫本身的藝術性讓它更有可聽性。廣播特寫不僅可信、可聽,仔細分析它的特點還能發現,它能針對性地破解此前一直困擾主題報道的諸多難題。

【黑龍江】記者遲嵩在大慶採訪哈齊高鐵護路巡防員趙海濤


破解宏大敘事的難題:主題報道需把握好“大”和“小”的內在聯繫,所謂“大處著眼、小處著手”。廣播特寫強調放大局部,從場景、故事、人物、細節入手,可見微知著,以小見大,讓報道言之有物。

 

走出主題先行的誤區:突出主題並不等於“主題先行”,記者帶著觀點找例子,很容易因過於直白甚至失真而引來質疑,招致反感。廣播特寫講究聲音的藝術性表達,審美傾向含而不露,文風樸實、平實,記者旁白精煉而有所剋制,因此反而能起到潤物無聲的效果。

【內蒙古】記者朱樑文軒和金建軍在巡邏路上採訪執勤官兵 

 

解決缺乏感性的問題:理性有餘、感性不足的結果,使報道枯燥、乏味、乾癟、生硬。而廣播特寫,強調音響的畫面感、對話的現場感,強調真實、生動的細節,恰恰是一種很感性的表達。



啟示之二:它為廣播充分發揮核心競爭力探索路徑——記者建立音響思維


廣播稿到底該怎麼寫?是從文字開始,還是從音響開始?是像寫報紙文字稿一樣,先按照文字邏輯構思好起承轉合,再往裡邊填音響;還是根據音響邏輯,來組織篇章結構?記者們通過這次《十九大時光》的報道發現:音響才是廣播稿的靈魂,它絕不只是一種錦上添花甚至可有可無的點綴。

 

 

廣播是聲音的媒介,聲音是廣播的核心表現手段。一個合格的廣播記者,不僅要經受專業的文字訓練,更要建立起聲音邏輯,培養音響思維。學會用音響來講故事,是廣播記者的看家本領,也是廣播在媒體融合中依然能屹立不倒、大有作為的根基。

 

中央電臺這兩年在廣播音響的迴歸上做了令業界矚目的努力,以《致我們正在消逝的文化印記》為代表的一批廣播紀錄片,彰顯了聲音的魅力。但伴隨著這些原創精品的推出,有一種現象也不免讓人感到憂慮:這些偏專題化的作品均離不開專業錄音師的後期製作,這一方面雖保證了聲音產品的“精品”品質,但另一方面,在錄音師的“妙手回春”下,不少採訪記者音響思維的缺乏卻被掩蓋或淡化。

 

從廣播新聞的生產流程來講,所有新聞都由專業錄音師來製作顯然不現實;從單一聲音產品的生產過程來講,完全依靠編輯和錄音師的“後天努力”也絕不是長久之計。只有讓廣播記者普遍建立起音響思維,從策劃、採訪開始就有意識地將“圍繞音響做文章”作為一種工作自覺,才有可能徹底改變廣播新聞“輕音響、重文字”的現象。

 

《十九大時光》專欄一開始便向所有參與採訪的記者強調,立足廣播特寫,充分發揮廣播所長,學會用音響說話。

 

建立音響思維,除了意識到音響的重要性,牢記它的核心地位之外,還需要掌握如何採製、運用音響。一個廣播記者,僅僅拿一個話筒去採錄人物聲音是遠遠不夠的,你必須學會進入特定環境、場景錄下這裡特有的、有標誌性的,甚至容易被人們忽略的那些聲音。

 

《十九大時光》在篇章結構上有所設計。每篇開始,都以時鐘嘀嗒聲作為引領,緊扣“時光”的主題,其間混入女聲口播此篇的採訪地點,給人聚焦地理座標的視像感;每篇開頭均要求儘可能快地用最有標誌性的鮮明的環境音效將聽眾帶入特定情境中,為此,記者的第一句旁白必然要和音響相得益彰,這自然就和單純的文字邏輯有很大的不同。


【山西】記者嶽旭輝在山西大同煤礦集團塔山二電廠採訪安檢員賀偉


緊緊圍繞音響來謀篇佈局、遣詞造句,對記者來說,是全新的挑戰。廣播特寫並非音響的堆砌,它有自己的內在結構、邏輯聯繫。就拿音響和旁白的關係來說,我們曾打過這樣的比方:音響如同視頻畫面,始終不能斷,如果中間出現“黑屏”(如記者口播非常乾淨、沒有任何背景音響),那麼就容易讓人“齣戲”,懷疑你不在現場。有時敘述出現轉場,比如從室外進入室內,就必須有非常典型的轉場音響予以清楚地交待,這樣才不至於讓人摸不著頭腦。

 

製作廣播特寫的過程,讓記者有了全新的體驗。典型音響是否錄得清晰?製作時如何通過調節音量大小體現遠近關係?每段錄音什麼時候進最合適?出多長為宜?旁白、人物音響、環境音效的音量,是怎樣一個配比關係……這些問題的解決,不僅影響到這期節目製作的好壞,更關鍵的是能引發記者反觀自己當初採訪的得失。而這,又必將有助於他們在今後的採訪中建立音響思維,寫出有廣播特點的作品。



啟示之三:它為文風轉變積累經驗——主題報道需真實、平實

並非確定了廣播特寫這一形式後,主題報道的一切問題就會迎刃而解了。《十九大時光》還有意識在轉變文風上做了努力。我們提醒記者,不講空話、套話,說大白話、不說官話,用記錄性語言、不主觀抒情,少用形容詞、多用動詞,少用長句、多用短句……不要一說十月的天氣,就是“秋高氣爽”,一說各地的變化,就是“翻天覆地”,“感慨萬千”“無比振奮”一類誇張的說法都被刪去。

 

【陝西】記者在麻地村採訪返鄉創業青年陳瓊遇


除了將誇張、失真的語言剔除之外,我們還特別提醒記者,千萬不要引導甚至“教”採訪對象說什麼,而是用眼觀察、用心體會,與現場保持既投入又疏離的關係,記錄下被訪者表現出的最符合其身份和特點的言行。

 

有些記者到了現場,寫回的稿子卻找不到任何細節。所謂“細節”,就是讓時間慢下來甚至“停”下來,要捕捉到那些與主題相關但別人又不宜察覺的東西。換句話說,如果你讓時間處於“快進”模式,得到的只能是趨勢、印象,而不是細節。

 

【西藏】西藏站站長曾曉東(右)與記者羅布次仁(左內)、普布次仁(左外)在西藏海拔最高的行政鄉普瑪江塘鄉政府內討論稿件


這組報道還解決了一個困擾已久的問題,就是幾十秒時長,究竟能傳遞多大的信息量?對於廣播特寫而言,它其實是立體的聲音呈現,加上特寫的意境、其意象內涵更為豐富,幾十秒承載的信息已大大超過節目篇幅的範圍。以往記者們對播出時長很在意,總覺得時長太短是對他們的辛苦採訪的不夠尊重,而且時間有限,無法展開,稿子很難寫好。但這次,在編輯、記者不厭其煩的精做細磨中,記者們數天的採訪被濃縮在短短的幾十秒裡,反而因好聽、精美、信息量大,而讓記者們驚喜。很多人在作品完成後興奮地說:過癮!爽!值!

 

其實,作品好壞不看長短,而是看錶達出的情感有多真,有多深,有多感人。



(作者單位: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新聞節目中心

原文詳見《中國廣播》雜誌2017年第11期


微信編輯 | 肖婧為

編審 ▏饒   雷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