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一種活法,叫向死而生

洞見洞見出品2017-12-11 17:01:35


洞見(DJ00123987)——不一樣的觀點,不一樣的故事,數百萬人訂閱的微信大號。點擊標題下藍字“洞見”免費關注,我們將為您提供有價值、有意思的延伸閱讀。


作者:洞見Hugopinkman

逃避對死的思考,在某種意義上就是逃避對生的思考。

人為何生?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先來談談死。

一方面,我們忌諱死亡,,逃避死亡,它變成了不能說破的真相。

但另一方面,我們又習以為常。

每天點開新聞:

高速慘烈追尾,X死X傷;惡劣槍擊事件,造成多人傷亡;XX大地震,多人被埋,死傷慘重.......

就算沒有新聞,世界上每秒也有4人死亡,每天約35萬人死亡。

我們像接受日常一樣接受了它,暗自慶幸自己還活著,放棄了對死的思考。

其實逃避對死的思考,在某種意義上就是逃避對生的思考。


01


德國有一個經典動畫短片叫做《一分鐘蒼蠅》,說的是,世界上存在一種蒼蠅,他們在成蟲之後只能存活一分鐘,頭頂上的計數器也開始了一分鐘倒計時。

在明白了自己的宿命之後,一張死去前輩曾用過的清單飄到它手上——“在我死之前要做的事”,於是小蒼蠅沒有猶豫片刻,開始一件件去完成:

叮一口長鼻浣熊 0:58

大醉 0:55

開一場party  0:50

飛上一顆最高的樹 0:40

戀愛 0:34

衝破蜘蛛網 0:24

蹦極 0:22

......

最後十秒鐘,正值中午,卻還有兩個根本無法完成的任務:看星星和變得有名。

小蒼蠅徹底絕望時,卻意外地被一滴樹脂滴中,變成了琥珀。

在觀賞過無數次夜空星星後,被世人發現收藏,這一次,它終於變得有名了。

一分鐘蒼蠅知道自己只能活一分鐘,於是來不及猶豫,只得拼命去做,去經歷,活的短暫而絢爛。

一分鐘的看似短得不可思議,但是誰又能確保自己的人生足夠長,長到我們可以肆意而為、無所顧忌呢?

我們生來就是在慢慢死去,頭上的倒計時只是我們看不見,也不願意看見罷了。

海德格爾說:“向死而生 ,當你無限接近死亡,才能深切體會生的意義。”


02

                 

電影《相愛相親》中,阿達是一名搖滾歌手,薇薇的男朋友。

在沒有遇到她之前,他準備去北京。

遇到她之後,他留在了她所在的城市。

每天在酒吧裡唱歌,很少再寫歌,每天要唱幾遍《海闊天空》,就這樣周而復始。

後來,她女朋友鼓勵他去北京追逐夢想,但是,他早已沒有了夢。

他不甘於現狀但又習慣了苟且,在這種矛盾中掙扎著,殘喘著。

阿達跟著薇薇去鄉下看她姥姥,姥姥房間裡放著一口棺材,他很不理解。

有一次,姥姥在整理自己的棺材,阿達主動要求姥姥給他拍張照片,當阿達躺在棺材裡時,他看到了死亡,看到了自己的一生,在死亡最接近自己的時刻,他哭了。

說了一句“也沒那麼可怕嘛”。

影片看到這裡時,我已泣不成聲。

是啊,死對於他來說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夢想被現實磨平,可怕的是碌碌無為的一生,可怕的是活著跟死了沒什麼兩樣。

於是,他告別了過去,選擇了北京,選擇了夢想。

只有死亡的鼻尖觸碰到我們,才能讓我們感受到生的緊迫。

隨時意識到,自己必將死去。

這一念頭,將成為一種強大的動力,驅使著我們去感受生命,思考活著的意義。


03


托爾斯泰在其小說《伊凡·伊里奇之死》中講述了伊凡的一生。

年輕時,他在舞廳裡認識了自己的妻子,但他並不愛他,他為了別人的評價和自己的面子,他娶了她。

有著漂亮的妻子,體面的工作,在生活方面可謂是順風順水,閒暇之餘打牌娛樂,日子就這樣過了十幾年。

最終在一次重病之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害怕死亡。

“他真希望,能有人像可憐一個有病的孩子一樣,來可憐可憐他,他真希望人們能像愛撫和安慰孩子一樣來愛撫他,吻他,為他哭泣。”

但是周圍的人真正關心的,只有他們自己,包括他的妻子,他看到了人們的自私,看到了人們的虛偽。

他突然意識到他的死亡是多麼的糟糕,正如他的生活一樣。

他想活下去,可是病痛把他一點點地帶向死亡,他看透生活本質之日,卻是在死亡之時。

我們可以發現,學會很好地生活,就是讓我們更好地死去。

向死而生,從容跨越生命的終點。

就像電影《勇者行動》裡所說的那樣:

“當你生命將盡的那一刻,不要像那些內心對死亡充滿恐懼的人們一樣,

在臨終之前哭泣著,祈求著生命,能重來一次好做出不同的抉擇,活出不同的方式,

你應吟著死亡之歌迎接終結,要像個勇士,歸家的勇士。”


04


《活了一百萬次的貓》是一部有關生命意義的偉大寓言,它的讀者不僅僅是兒童。

有一隻活了一百萬次的貓,它死過一百萬次,也活過一百萬次。 

它是一隻有老虎斑紋,很氣派的貓, 有一百萬個人疼愛過這隻貓。

它是國王的貓、水手的貓、小偷的貓、小女孩的貓,孤獨老婆婆的貓......

有一百萬個人在這隻貓死的時候,為它哭泣。

但是,這隻貓卻從未掉過一滴眼淚。 

最後一次,它成為它自己的貓,它是野貓,最喜歡自己了。

它自由自在很快活,直到遇到了它愛的貓,

一隻可以讓它放下自己優越身份的貓。

後來,白貓死了。

貓第一次哭了,從早上哭到晚上, 又從晚上哭到早上, 整整哭了一百萬次。

一天又一天的過去了,有一天中午,貓停止哭泣了。

它躺在白貓的身邊,安安靜靜的,一動不動了。

貓再也沒有活過來。

到底,人為何生?到底怎樣才是值得的一生?

大概就是不再尋尋覓覓,我願意為此不再復活。

愛讓生有了意義,讓死有了方向。

願你們都可以找到心目中的那隻“白貓”。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請長按下方圖片

識別二維碼 關注洞見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