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播五年的國產劇終於來了,果然沒失望

毒舌肉叔肉叔2017-12-27 12:10:56

今天肉叔推薦一部平常很少說的類型,


原因無他——導演+主演,柳雲龍。



看樣子平平無奇,有什麼好說?


別小看這個名字。


你想沒想過,諜戰劇這個廣大中老年人摯愛的類型,是從何時開始走紅?


不是《潛伏》,不是《黎明之前》,更不是《紅色》,而是2006年的這部《暗算》。


豆瓣8.9,柳雲龍自導自演。



厲害了吧。


此後他又接連拍了《血色迷霧》《斷刺》《告密者》,堪稱諜戰劇專業戶。


今天要說的,就是他新上映的“舊作”——


風箏



這部柳雲龍自導自演的劇嘛,有一點挺讓人哭笑不得:誇起“自己”來非常非常不要錢。


柳雲龍扮演的王牌特工,以狡詐多智聞名於敵我雙方。


心機有多複雜呢?



對方特工作死招惹上他,他還沒找上門,特工小頭目就在辦公室嚇尿了褲,可憐兮兮地一通認慫:


我們的好日子,算是到頭兒了



葛優癱之後又是一通大型人肉廣告現場:


(鄭耀先)以往留下的香餌,就沒有不抹毒藥的;

鬼子六的屁股,摸不得啊;

我跟鬼子六打了這麼多年交道,老實講,從沒贏過。


甚至急吼吼地交代了後事,恨鐵不成鋼地教育心大的下屬:


-準備一下,以防不測

-現在就準備?

-這就已經晚了!



這是幹啥,投降輸一半?


當然,作為諜戰劇主角,生在那個波詭雲譎的時代,奮戰在刀鋒上的隱祕戰線,把人物設定得牛逼一點也無可厚非,只要故事走對了路就好。


諜戰片最愛看什麼?


當然是桌子下鬥智鬥勇、腦洞大開的招式。


還記不記得《風聲》裡,周迅用摩斯密碼把信息暗藏在衣服的針腳。



《風箏》裡也有。


上來就是一場交鋒,潛伏在軍統的情報員暴露,生死關頭,必須趕緊把截獲的情報保存下來。


開場就是情報員在火盆裡燒東西,滿屋子都是煙。



咦,她把情報燒了?


no no no,燒東西是偽裝。觀眾不傻,軍統特工也不傻。


他們把情報員的小屋翻了個底朝天,一無所獲。


情報到底藏哪兒了?給你們30秒猜……


20秒……


10秒……


5秒……


揭曉,情報就在房間裡,貼在排風扇的扇葉上。


軍統沒找到,是因為……


燒廢紙產生的濃煙太大了,軍統特工一進來就嗆得不行,想都不想走到牆根,擰開了排氣扇。



一幫人急匆匆地忙著排煙,卻忽視了飛旋的排氣扇扇葉背面,就貼著情報。


好一招燈下黑。


還有一招,考默契。


男主角鄭耀先,人送綽號“鬼子六”。


他是我軍打入軍統的一顆釘子,誰都不知道他的身份,他只跟老地下工作者保持單線聯繫。



他女朋友程真兒(張檬 飾),是我軍潛伏在中統的地下工作者,但聯繫太頻繁容易暴露,於是他倆假裝成女神和屌絲,屌絲像爛膏藥,女神壓根不搭理。


看他倆的對話——


五年了,你拒絕了我多少次,半點臉面也不留

就算是戴老闆,在山城這個地方

你也不能這麼待見我吧



這才不是調情抱怨,看出門道來沒?


中統的特工從“你也不能這麼待見我”裡的一個“見”字,發現了端倪。


若是睹物,應該用“看”或者“瞧”

只有對人,才用見



再摳一摳,就發現玄機了:


年了,你拒絕了我多少次,半臉面也不留

就算是戴板,在山城這個地方

你也不能這麼待我把


五,點,老,地,方,見。


像這種吊人胃口的諜戰手法,《風箏》裡有不少。


當然,諜戰片/劇好看的不止這些,這個題材之所以能經久不衰,在於情報工作的神祕和危險裡,永遠隱藏著個體的痛苦和掙扎。


做特工,最重要就是讓敵人相信自己。


軍統特務頭子戴笠做特情做久了,深知誰都信不得,對手下得力干將鄭耀先也是半信半疑。


鄭耀先怎麼才能讓他相信,自己真不是共產黨?


納投名狀。


一名潛伏的戰友不幸被俘,嚴刑拷打拒不招供,戴笠點名要把人犯交給鄭耀先處理。


殺還是不殺。


不殺,暴露,到頭來損失兩條性命不說,還會廢掉兩條情報線;


只有殺……


殺之前他對戰友悄悄說:送你上路的,是你的同志,求你不要恨他。



為了打入敵方,手裡反倒沾滿了自己人的血。


慘不慘?


還有更慘。


鄭耀先跟女朋友約好吃飯的那天下午,程真兒當班,恰好截獲暗殺鄭耀先的密電。


作為女朋友,程真兒著急啊,偷偷截下密電,準備趁待會見面通知他。



結果還沒等她走進餐廳……


被滅口。



鄭耀先在餐廳裡親眼目睹女友的死亡。


心痛麼?


當然心痛,但臉上就慌了這麼兩秒,緊接著——


上菜了,你看他,恢復如初。



一餐飯從下午吃到晚上,確定沒人盯梢了,才敢露出喪家犬般的失魂落魄。



眼睜睜看著女朋友死去,心再痛都不能哭出來。


慘不慘?


眼淚啊,只准往心裡掉,否則,死的就不止一個程真兒。


選擇了地下工作,就是選擇了帶著假面的生活,甚至,親手泯掉自己的人性。


我什麼時候,才能活得像個人?



不管有多難,特工都得啞巴吞黃連,苦得舌根發麻也不能往外說半個字——


命不是自己的,他們的命是跟上下級綁在一起的,牽一髮而動全身。


鄭耀先的上級陸漢卿(雷漢 飾),白色恐怖裡走出來的老特工,得知鋤奸隊要伏擊鄭耀先,一下子急了眼。想趕緊通知他夜裡更改行程,又怕貿然通知會導致鄭耀先暴露。


緊趕慢趕,鄭耀先還是……


倉皇一夜後的陸漢卿,喪家犬般地違反規定,來找老同志訴苦。



結果,關於鄭耀先,還是一個字都不能說。就好像你偷偷戀愛又暗中失戀,拉著好朋友哭訴,但還不能說自己哭什麼,你說人家能怎麼安慰你?


還能怎麼安慰——


老陸啊老陸

你胃不好,不能吃辣子



陸漢卿一下子就釋然了。


我這點話還能跟哪個說,哪個肯聽我說

我也就只能在你面前

叫叫苦,說說委屈嘛



《風箏》讓肉叔覺得最好看的一點是,它拍出了最殘酷的實情。


選擇做地下工作的那一天開始,你就是個死人了。因為——


我要是幹得好,我的頭就會被敵人殺掉

幹不好,我的頭就被你委員長拿下



鄭耀先就是個實例。


做不好,敗露了,敵人會殺了他;做得好?做得太好,手上沾滿同志的鮮血,不知情的同志恨不能吃了他。


程真兒截下的那封暗殺他的密電,就來自我軍鋤奸隊。但送信失敗,鋤奸隊抓住機會,伏擊鄭耀先。


他早就聽到背後有動靜,掏槍在手,扳機扣好,蓄勢待發。



真交起火來,箭步躥到掩體後面,槍聲一響,壞了。


來者用的駁殼槍,熟悉的伏擊和射擊方式,再加有人喊了聲“同志”。



不對,暗殺自己的是自己人啊!


怎麼辦。


鄭耀先就算有滔天的本事,也不得還擊。怎麼還擊,手上再多幾條戰友的人命?


不如不還擊,死了倒是解脫。



所以對情報工作者來說,最殘酷是什麼?


不來自於敵人的嚴刑拷打,而是如何在良心的拷問中,堅持下去。


這是一條自己心知肚明的不歸路,偏偏還得拍拍自己肩膀說:走下去吧,走下去吧。


我忍了十年;不知道接下來,我還得忍幾個十年;我這一輩子,又能活幾個十年?



最後說幾句題外話。


《風箏》其實早在2013年就拍好了,但因為屢次未過審,改檔延期。



未過審的原因我們就不隨意猜測。


肉叔只想說,等了五年,《風箏》沒讓我失望。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