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歲的王功權復出!在揚州用4400㎡的院子,圈出了一個自由的理想國

一人一城2017-12-27 12:11:17



總是會想起,

07年在香港的那個夜晚,

他在酒店冷冰冰的床上翻開《喪家狗》,

被封皮上的那句話足足震懾了10秒:

“任何懷抱理想,

在現實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園的人,

都是喪家狗。”


2017年,隱退的第6年,

曾經做過潘石屹的領導,被周鴻禕尊為老師的他,

終還沒忍住,再次復出,創業。

56歲,他說要再挑戰一次自己。

而這一次,除了商業雄心,

他更在乎的是他心心念唸了多少年的“詩和遠方”。


 “實際上人們內心深處都有自己真正渴望的一些東西,希望能夠在美麗的地方,遇到美麗的人。”


王功權望著窗外,平緩地講到。語盡,一陣沉默。


錢權勢,他早就有了。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27歲,他一連寫了五份辭職信給領導,

成了吉林省史上第一個辭職的公務員。

在父親破口大罵的“逆子”中,毅然下海;

37歲,房地產大的火熱,他轉戰投資;

他曾為紅顏放棄過整個江山,

也為拯救社會吃上過牢飯。

人生起起伏伏,他早已明白那些大道理。

年輕時候的萬通六君子,圖中是其中的四位,右二是王功權


“就覺得整個社會都很浮躁。”


然而,滾滾紅塵,又有幾個人能做到逃離。就像你“逃離北上廣又逃回北上廣”的矛盾。王功權也不能避免。“做不到成為勝任,你總能‘出世’幾天吧。”王功權大笑起來,沒錯,這次他做青普的理由。


用出世的心,過入世的生活。是王功權在56歲的年紀,找到的最好的生活智慧。


而青普,就是為了找到那顆被塵封的出世的心。


青普文化行館




大家好,我是王功權。今天我以青普創始人的身份,與大家分享我的故事。


先來回答一個問題:很多人問我年過半百,投擲重金,折騰什麼?前面也說了,我就是想再戰自己一次。



曾經錢、權、勢我都擁有過,

也經歷失去。

風險,它一直都在。

甚至當你想更多、做更大時,風險更大。

難道我們就因此坐以待斃嗎?

不,我們要更用心,做到更好。

青普揚州瘦西湖文化行館是的重要一步,走穩,走好,這很重要。


從前我很不喜歡商人這個身份,才會有後來的退隱。


這些年我所看到的,所謂上流社會的攀談,大多是功利的,就是和對自己有用的人結交,我挺反感。


如果不細想,就會覺得這就是生活,這就是你渴望的主流社會的生活。甚至會得意於自己能夠出現在這樣的場合,高興今天又見到很多值得見的人。


但如果往深裡去想,就會覺得很無聊。


在商場,我有自己的操守。懂我的人說我有原則,不懂我的人罵我假清高。無所謂了,我心裡清楚就好。


有這樣的場合,我就避開,反正我有那麼多的喜歡。


喜歡遊山玩水,喜歡寫詩,動不動就手癢要寫上幾首律格體,李煜是我最愛的詞人。在萬通創業時候,我曾嘗試著寫過一篇愛情小說,很過癮。


我認為,這些東西遠比賺更多的錢要意義得多。他們純粹、美、有底蘊。

 


離開商界這麼多年,我再回來,情懷是其一:我所認為值得追求的東西,不能就我一個人在玩,要被更多人看到。


第二,可能是我骨子就喜歡折騰。


在投資圈房產權打拼了將近20年,我怎麼說也是老幹部了吧,行業的敏感度讓我意識到:新一波的創業機會就在中國高端人文度假市場。


我和合夥人楊雪山在聊天


我要做的,是在中國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俱佳的山水勝處,打造沉浸式的度假居住空間,創造一種日常觸不到的生活方式


從15年開始做準備,到今天,我們終於要在文化底蘊深厚的揚州,為青普版圖畫上重要的一筆。


青普揚州瘦西湖文化行館


整個揚州行館方形切割,

足4400平大,

我們卻只在裡面做了20個獨立庭院的客房,

其他的幹什麼了呢?
我們做成了非常豐富的公共空間。


這次的設計師我們邀請了郭錫恩先生與胡如珊的如恩工作室,郭錫恩先生曾被美國紐約I.D.雜誌評選為“全球最值得關注的四十位設計師之一”,胡如珊女士被評為“大中華地區40位40歲以下卓越設計師之一”。


為了儘可能還原揚州古城的歷史感,我們在外牆上,選用了竹木和一百到三百年不等歷史的灰磚,讓具有記憶屬性的材料有了現代方式的演繹。



如果有一樣東西可以不露痕跡地,

把揚州古城的滄桑演繹出來,

這120萬塊老磚,一定是絕佳的處理。

只要一進入青普揚州行館,

就像是落入了一個灰色的“城堡”裡,

還有人把建築的圍牆,

戲稱是《紀念碑谷》的夢想照進現實。


當你沿著牆一直走,

你會看到很多空間從立面上增加了更多層次,

圍合的牆體刻意把走道變得稍窄,

視線被拉長,光線在遊走。


步入接待大廳,

亦是步入一個靜謐的空間。

但是你依然能夠看到灰磚的存在,

在同一個空間裡,

我們用現代的內飾去裝扮它,

你能看到,

新和舊毫無違和地穿插在一起。


再往裡,

是暖香小築房,軟香小築房,溫香小築房……

都是獨立庭院,

視線觸及的,是江南特偶的柚木、黃銅,

白牆青磚的素雅。


餐廳保持了同樣的白牆灰瓦,

因為臨水而建,

視野特別開闊。


“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

對於自古重視商業文明的揚州,

手作必然不可少,

在這裡,你可以跟隨非遺傳人,

化身為手藝匠人。


而在手作坊的外部,

有一塊相當寬闊的戶外瑜伽空間。


茶室,會議廳,文化行館,

多功能劇場……

在揚州青普,住之外的空間,

最為美妙。


在揚州青普最值得一談的,

是身處其中的珍貴的手藝。

揚州建城歷史2500年,經歷了三度輝煌。

你可以想象沉澱的文化如何深厚。

夜涼如水的夜晚,

換裝學唱,和老師穿越這片歌吹勝景。


撫摸三千年傳承的古琴,

體會“一日不可無雅音”的文雅。


或者,跟隨老師,

攪拌一縷大漆,

刻入一撇一捺,

修復一頁古籍。

這都是你平日裡不會有的體驗。


這些你所體驗到的,會讓你在穿行在這個寬闊的空間之時,感受到生命的厚度。


最後會在通感中,變成你對自己生命的感受。


這也是我說,青普它為什麼不是酒店,也不是民宿,它是新的度假產品,有濃重的人文的度假產品。也是我說的聽起來很狂妄的——在國內度假行業,沒有跟我是對手的。



有人可能就問了,功權,你很有情懷啊,但是這個情懷它掙錢麼?


我說,搞企業,當然要賺錢,如果不賺錢,你不是耍流氓麼?


關鍵是,掙錢的過程中,你有沒有情懷的堅守,有沒有底線的堅守。


錢是怎麼掙的?掙的是什麼樣的錢?有情懷沒情懷?你官商勾結掙的錢那是什麼錢,你假冒偽劣掙的錢那叫什麼錢,你通過壟斷擡價傷害用戶的利益,這叫掙什麼錢。


所以,我是從來不懷疑掙錢的。無非你要用掙對的有意義的錢。



當然,創新的過程,本身也會很難。


我其實這第二次創業,就像生了個二胎。


原本以為,到山清水秀的地方,建出非常特別的雅緻的建築。然後搞各種藝文體驗,好浪漫哦,這不就是我渴望的生活麼……更何況身為商場老兵,不就是自己出個徵?


結果就發現,創業是另一種感受,每天都有很多實實在在的挑戰。反過來想,替年輕人感到很不容易。



而青普在這兩年的打磨中,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也是讓我們始終保持心靈純淨的孩子。是我想象中的,可以喚醒你內心真實想法的存在。


這個世界真的是很喧囂的,特別是這個時代。


你很難不被推著走,可你可能走著走著就忘了你是誰,你以為你得到的很美好,實際上,那不過是你在被主流價值觀所左右。


只有跳出來,你才可能聽見自己的聲音。只有寧靜和專注,才能抵擋喧囂的腐化。



如今,艱苦的創業仍然在繼續,揚州館也已經建成,試營業了2個月。


我越來越對自己的青普人文度假理念有信心,我也相信這是旅遊業態升級的必然發展趨勢。


今天,我來到這裡講我的故事,發起我們青普在這裡的第二次眾籌,是想要找到同行人。


財務回報是理所當然的,但重要的不僅僅是這個,你如果只想掙錢,我覺得這兒就不合適你了。


我要找的是珍惜並熱愛生活的,認同青普的共建人、知音。我想邀你一起,在這個塵世裡,造一個心裡嚮往的最純淨的理想國。



生活太吵,

我們要做自己想做的事,

大膽去創新,去突破觀念的束縛。

56歲,再幹一場!

行!


下一個理想國,揚州

 🎬  王 功 權 




我們已於12月28號20:00在國內最好的生活方式類眾籌平臺

 開 始 吧 

上線眾籌項目

更多詳情,歡迎掃碼添加小開了解

入群暗號:青普

如果您有任何問題,快快添加小開的微信號吧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