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我國首張微信身份證!刷臉網證時代來了

i黑馬2017-12-28 03:49:05


來源 | 智東西

作者 | Lina


在刷臉開機、刷臉購物、刷臉考勤、刷臉坐公交、刷臉取款等“刷臉業務”在這兩年間迅速普及開來之後,在2017年即將結束之際,我國第一張“刷臉身份證”也正式宣告誕生!




就在兩天前的12月25日,廣州南沙警方剛剛簽發了全國第一張身份證網上憑證(簡稱“網證”),用戶通過名為“微警認證”的APP或“網證CTID”微信小程序進行註冊驗證成功後,以後遇上住酒店、寄快遞、坐飛機等場合,就可以通過“刷手機+刷臉”的方式進行,不需要出示身份證原件。


這種“刷臉身份證”一經推出便大受歡迎,從25日上線當天到26日下午,一天多的時間內就有3萬多人辦理了“刷臉身份證”。不過目前只有廣東省內的居民可以通過手機申請,外地居民需要親自去到線下受理點開通,預計這種“刷臉身份證”將會在明年1月推向全國。


這可以說是迄今為止“刷臉”技術最為激進的落地應用之一了,在今天的文章裡,智東西將為你詳細解讀“刷臉身份證”的申請流程、意義、背後的技術提供方(劇透:除了騰訊還有別人哦)、以及這套“刷臉身份證”誕生背後的故事。



“刷臉身份證”究竟怎麼用?


那麼這張“刷臉身份證”究竟該如何申請?如何使用呢?


首先,你要下載一個名為“微警認證”的APP,或者點進“網證CTID”微信小程序,輸入實物身份證上的姓名、身份證號等信息,並且設置身份證認證碼(類似於密碼)。




接著則是活體人像採集環節,通過面部識別後,人臉的圖像會傳到後臺,與公安系統內的身份證上圖像進行比對,如果勘驗合格,就會在手裡APP或者小程序裡自動生成一張“刷臉身份證”。


使用起來也很簡單,舉個例子,假如我現在要去酒店入住,我要先用手機掃描一下公安局核發給酒店的二維碼,酒店就會收到我的“刷臉身份證”的信息,接著酒店前臺工作人員通過攝像頭掃一下我的臉,就能證明我就是剛剛那張“刷臉身份證”的主人。




在實物身份證裡,存儲著我們的一系列相關信息,但“刷臉身份證”並不具備儲存信息功能,它只具備認證功能,掃碼認證的商家/機構只能得到“匹配與否”的結果,看不到你個人的生日、戶口、住址等相關信息,自然也就減少了信息被盜用的風險。



“刷臉身份證”安全嗎?


對於身份證比對核實來說,人眼識別比對的誤判率最高可達15%,人工智能人臉識別的系統的識別比對誤判率僅為0.0001%(百萬分之一),人臉的正常老化、毛髮眼鏡遮擋等問題都能被人工智能系統正確判別,更加能確保“我是我”,因此現在不少機場、安檢、海關都陸續引入了人臉識別技術。


不過,雖然系統裡的AI技術已經很成熟了,但是掃碼認證的商家/機構所擁有的人臉識別採集攝像頭五花八門,包含單目、雙目、結構光、紅外等等,有些攝像頭能夠支持活體檢測,不容易被不法分子盜用,有些攝像頭則存在被一張照片、一張動態圖片“騙過”的危險。


目前廣東省居民申請“刷臉身份證”有線上和線下兩種方式,外地居民則只有線下申請方式,兩種方式預計在明年1月都會推向全國:


線上就是剛剛介紹的,通過“微警認證”的APP或者“網證CTID”微信小程序網上認證,獲取黑白的“輕量版”身份證,可以用在酒店、網吧、物流等身份認證環節。




線下則能獲得一個彩色的“升級版”身份證,在登陸APP或小程序申請的基礎上,用戶需要親自去到公安指定的地點,通過掃描二維碼、設置身份證密碼(8位)、刷身份證實物後才能獲得。這張升級版的“刷臉身份證”能夠用在需要更加嚴格認證的場合,比如工商註冊登記。


以後萬一手機丟失,用戶可以通過重設身份證8位密碼讓上一張“刷臉身份證”失效。


根據公安部第一研究所證件技術事業部主任郭小波介紹,目前,“刷臉身份證”是首選的生物識別辦法,未來除了刷臉認證跟身份證密碼認證外,用戶還可以在這張網證內綁定指紋、聲紋等信息,更加全方位地證明“我是我”。



公安部第一研究所主導,

騰訊阿里等提供技術


在第一張“刷臉身份證”的簽發現場,廣州南沙警方、騰訊、螞蟻金服、建設銀行等十多家企業或機構還聯合發起了“微警雲聯盟”,除了身份認證外,還推出了“微警支付”、“微警徽章”羊城通充值等應用。


Emmm……是不是有點繞?沒關係,我們來捋清楚。



“刷臉身份證”簽發現場


準確來說,這款“刷臉身份證”是由公安部第一研究所主導,由廣州市南沙區公安分局提供落地實驗平臺,由騰訊、螞蟻金服等公司提供人臉識別、網絡支付等基礎技術能力。


智東西第一時間聯繫了騰訊內部,得知這項技術原來來自騰訊優圖實驗室,以騰訊雲作為平臺對外輸出。騰訊雲對外輸出AI技術來自於騰訊內部的AI技術團隊,包括AI Lab、優圖實驗室、微信智聆等。


除了廣州南沙這個“刷臉身份證”項目外,騰訊還已經和福建省公安廳合作,將AI技術應用到安防和人員尋親等項目中。


螞蟻金服方面則會為“微警”提供金融政務雲、螞蟻雲盾人臉識別、阿里系生態大數據等與物聯網、人工智能相關的技術。




最後則不得不提一提這一切技術的主導人——公安部第一研究所。這是一間直屬於公安部的研究所,成立於1960年,專門為我國公安部門提供產品和解決方案,可謂是公安技術研究的“老大哥”了,現有員工2400多人,位於北京中關村科技園南端。


在今年11月17日,以公安部第一研究所的牽頭下,數十家企業或機構共同成立了“中關村安信網絡身份認證產業聯盟(OIDAA)”,該聯盟以“互聯網+可信身份認證服務平臺”(CTID)為基礎,打造網絡身份認證生態產業鏈。


廣東南沙的這個“微警雲聯盟”就屬於OIDAA旗下的子聯盟。


除了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外,OIDAA裡還包括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中國銀行、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人保、中國平安、阿里巴巴、騰訊、聯想、浪潮、螞蟻金服等80餘家會員,覆蓋電子政務、金融、終端設備、芯片等多個領域。


此外,OIDAA還設立了兩個工作組:技術標準組、應用推廣組。技術標準組組長為公安部第一研究所,負責聯盟技術標準的制定。應用推廣組組長則是北京中盾安信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公安部第一研究所旗下公司),負責應用的落地推廣。OIDAA目前擁有三大類十幾種認證模式,主要推動居民身份證+人臉識別技術的落地。


公安部第一研究所於銳副所長此前還透露,目前互聯網+可信身份認證服務平臺認證數據量已接近3億,日認證次數超過40萬次,年認證次數超過5000萬。公安部將在2017年年內完成全國居民身份認證信息的數據彙集,在數據彙集完成之後,2018年將更多地側重於技術落地和業務應用。



從“互聯網+”到“人工智能+”


其實,廣州南沙警方在今年4月的時候就已經開通了“微警認證”的線下申請功能,正如上文提到的,用戶需要親自去到公安指定的地點,通過掃描二維碼、設置身份證密碼(8位)、刷身份證實物後獲得“刷臉身份證”。


當時的線上申請功能只在首個試點——廣州市養老金領取資格認證——開展試用,領取養老金的用戶可以通過手機進行遠程身份核驗。


由此我們可以看見,類似“刷臉身份證”這種居民身份證網上應用並不是一夜之間突然出現的,在此之前各地公安機關都陸續進行過相關探索,尤其是從2015年到2017年之間,我們可以看見這種探索逐漸從“互聯網+”走到了“人工智能+”。



在2014-2015年,隨著“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的浪潮席捲全國,不少地方公安機關都陸續上線了網絡“微警務”、微信便民服務系統等,將提交戶口資料、辦理居住證、網上報警、諮詢求助等業務搬到了網絡微信上,迄今為止福州、蘇州、常州等不少公安都陸續推出相關微信服務號。


此後,隨著人工智能等相關技術的不斷髮展,各項“刷臉XX”的應用也開始不斷落地,各地也開始陸續出現居民身份證網上應用試點示範工作省市,“刷臉識別身份”技術在2017年呈現了小面積爆發狀態。



廣東江門“邑微警”刷臉購票


除了本段開頭提到的廣州南沙警方在今年4月開通的“微警認證”的線下申請功能外,今年9月,廈門的身份實名認證體系中增加了身份證網上副本認證技術;今年12月,廣東江門公安還升級了“邑微警”微信服務平臺,首次實現江門地區“刷臉身份證”就能購買車票功能。


到了2017年12月25日,我國第一張“刷臉身份證”在廣州南沙正式宣告誕生。第一步先在廣東省進行試點,預計明年1月將會推向全國。


下一步,國家將聯合企業開展身份識別物理載體防偽、身份識別數字安全與專用芯片、生物特徵識別、身份識別測試評價等技術,全力推進人工智能在警務身份識別等應用的落地。



結語:“網證”時代正式來臨


刷臉開機、刷臉購物、刷臉考勤、刷臉坐公交、刷臉取款……如今,連手機上都能進行“刷臉身份證”認證,這可以說是迄今為止人臉識別技術最為激進的落地應用之一了。


隨著廣州南沙簽發下第一張“刷臉身份證”,正式拉開了我國“網證”時代來臨的大幕。到了2018年,“刷臉身份證”將會在我國眾多城市遍地開花,成為千千萬萬居民出行的必備功能功能之一。


在面對人工智能這一技術上,我國的政策、法律、應用、機構全都跑得前所未有的快,無論是從政策規劃上發佈的《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促進新一代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等,還是在政府鼓勵下的各家巨頭、創企、行業應用的蓬勃發展,無不宣示著我國對人工智能技術的積極態度。


本文系智東西(ID:zhidxcom)授權i黑馬發佈,作者Lina,如需轉載請聯繫原作者。讓創業不再孤獨,提升普通創業者的成功率,歡迎關注i黑馬。




i黑馬,讓創業者不再孤獨。

商務合作:15801105017(微信)


↓↓↓ 點擊閱讀原文,報名第17期黑馬成長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