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窯越來越貴,可汝窯窯址在哪兒

藝術商業封面故事2018-01-03 16:02:23

2018年1月2日,中國著名古陶瓷研究學家葉喆民先生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4歲。


在古陶瓷研究界,葉喆民先生一直享有盛譽。他在1977至2000年曾四下河南尋找和考察汝窯窯址,1985年10月,在河南鄭州舉行的中國古陶瓷研究會年會上,葉喆民撰文首次提出寶丰清涼寺“未必不是尋覓汝窯窯址的一條重要線索”,成為指明汝窯窯址的第一人,對清涼寺遺址的發現做出了重要貢獻。今天小藝君推送《汝窯窯址尋蹤》謹以此文緬懷葉喆民先生。


葉喆民(1924-2018年)

汝窯

廣義指汝州境內窯口燒造的所有瓷器,狹義則專指北宋晚期為宮廷燒造的天青釉瓷器,即所謂的“汝官窯”。靖康之變導致北宋滅亡、宋廷南遷,汝窯也毀於兵燹,窯址荒沒,燒製技術失傳。這一中國陶瓷史上首屈一指的瓷器品種,從窯址到工藝都變成歷史的謎團,埋入滾滾紅塵之中。


目光聚焦寶丰


通常中國古代瓷窯是以其所在地定名,所以一直以來人們都認為,既然定名“汝窯”,那麼窯址就應該在臨汝縣,然而其境內雖然發現了不少窯址,還出土了很多瓷片,卻未發現宮廷御用汝窯的蹤跡。這也是古今地域行政區劃並不完全一致的原因。


2000年 清涼寺遺址


寶豐縣地處河南中部,西部為山地,清涼寺窯址位於寶豐縣西20公里的大營鎮西南丘陵地帶的山谷臺地上,東、西兩側皆為山坡,沙河的支流—響浪河在遺址西側流過,至韓莊村北東折後再向南,把窯址分為南北兩大區域。南區南至韓莊村,西高東低,窯址依西坡而建,南北長約400米,東西寬200~250米;北區北至清涼寺村,呈北高南低的緩坡狀,南北長300米,東西寬150~250米。遺址上散落著大量印花青瓷和黑、白瓷片,響浪河岸邊堆積著不少匣鉢殘塊。1977年,葉喆民為編寫《中國陶瓷史》,再赴豫南考察。來到清涼寺一帶時,他看到河溝兩岸堆積的瓷片和窯具高約一丈,斷斷續續長達三五百米,堪與河北定窯媲美。葉先生在此處拾得一枚具有宮廷御用汝窯特徵的青瓷片,請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郭演儀對它進行化驗,此標本的化驗結果與該所所長周仁20年前對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汝窯盤所作化驗的數據基本相同。因當時正值葉先生調到中央工藝美院任教,且雙方在看法上不一致等原因,這一重大發現並未公開發表。


1956年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周仁所長在國瓷組(左起:楊文憲、周仁、李國楨、郭演儀、李家治)


直到1985年,“中國古陶瓷研究會年會”在鄭州舉行,葉先生才委託中央工藝美院講師陳英英攜帶了題為《鈞汝二窯摭遺》的論文打印本百餘份,在會上發佈,首先提出汝窯窯址可以到寶丰清涼寺(青龍寺)尋覓線索。從史料文獻來看,今天的臨汝縣與宋代汝州的轄區並不完全吻合,今天臨汝縣以東、以南,包括寶丰一帶,都歸宋代汝州管轄,因此他在文中提道:“寶丰清涼寺是一條尋覓汝窯窯址的有力線索。聯想先父葉麟趾教授當年發現定窯窯址的思維方法,建議尋覓汝窯也不妨打開思路,因為地理上的歷史沿革多有變遷。”1986年9月,葉先生應邀到日本京都同志社大學進行了《鈞窯與汝窯專題》演講,結合寶丰曾盛產瑪瑙的史實及“汝窯瑪瑙為釉”的文獻記載,進一步闡釋了寶丰應是宮廷御用汝瓷燒造地的論斷。同年10月底,“古陶瓷研究會年會”在西安召開,已有數篇同仁的論文引用了他的觀點。當地瓷廠一位叫王留現的會計,還在寶丰窯址附近的農民手中徵集到一件汝窯天青釉盤,拿到葉喆民家中請教,又帶到西安年會上請故宮專家們鑑定,大家再次確認此器與故宮所藏傳世品的一致性。1991年6月,葉先生應邀在英國劍橋大學進行了《汝窯與魯山窯的再認識》的專題演講,對汝窯的發現經過和地理範疇以及燒製品種與魯山窯之間的關係等問題進行了闡述。

 

清涼寺發掘開始


1980年代,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也派人在寶丰清涼寺進行調查,初步摸清了清涼寺的基本情況。他們做了一個預算,向省文化廳、文物局申請考古發掘經費,可得到的答覆是經費不超過1萬元,只能進行試掘,如果試掘成功,才可列入以後的年度計劃,再爭取每年撥款。1987年,由河南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長趙青雲帶隊,趙青雲、毛寶亮、趙文軍三人小組開始了第一次考古發掘,按預算1萬元,只能試掘10×10米兩個探方。幾經考量,他們決定在清涼寺村南靠村子較近、地勢稍高的地方進行試掘。這兩個探方不能像通常那樣連在一起,而是有意將它們拉開30米的距離,這就擴大了試掘的範圍,將兩個探方布在最可能出成果的地方。幸而天遂人願,挖對了地方,在200平方米的試掘範圍內發現了2座窯爐、2個作坊和1段排水渠等。在一個作坊的拐角處,還發現了一個直徑不足1米的小型窖藏坑,出土了20多件不同形制的完整器,有天青釉盤口折肩瓶、天藍釉刻花鵝頸瓶、天青釉小口細頸瓶、粉青釉蓮瓣茶盞託、天青釉外裹足盤瓷等。此次試掘的成功,揭開了宮廷御用汝瓷窯址之謎。


發掘出的清涼寺汝官窯窯址中窯爐、作坊、澄濾池、水井等設施

 

1988年1月,河南省文物局召開“關於寶丰清涼寺汝官窯址的考古新發現”新聞發佈會,在當月22日的《中國文物報》上,登載了題為《宋代汝官窯窯址在寶丰發現,了結中國陶瓷技術史上一大懸案》的報道:“我國宋代有定、汝、哥、鈞、官五大名窯,其中汝窯系統只有文獻記載而無實物傳世。去年文物考古工作者在河南省寶豐縣清涼寺村南找到了汝窯窯址,從而解決了我國陶瓷技術史上一大懸案。在已試掘的200平方米範圍內,出土大量瓷片、窯具、作坊以及儲存瓷器的灰坑,出土各類比較完整的瓷器達300餘件,其中屬官窖的汝瓷有20多件,主要器形為鵝頸瓶、壺、碗、盤、洗、器蓋等。釉色有天藍、天青、粉青、豆青及蔥綠。有的採用滿釉外裹足支燒,胎質細潔、釉色蘊潤,為典型的宮廷御用珍品。”該成果入選1988年“中國考古十大新發現”。


2015年11月,“清淡含蓄—故宮博物院汝窯瓷器展”中展出的汝窯殘件


汝官窯中心燒造區確定


1988~2000年,河南考古研究所在所長孫新民、趙青雲等人的帶領下,先後對寶丰清涼寺汝官窯遺址進行了6次發掘。1988年、1989年兩次較大規模的發掘都不理想,沒發現窯爐,出土的御用汝瓷片也不多,汝窯窯址的中心燒造區仍未找到。而1989年3月29日,在距清涼寺村西北5公里的蠻子營村,幾位農民在村東取土時,發現一個窖藏瓷器坑。縣文管所聞訊後,馬上派人到現場收集調查,向群眾宣傳《文物法》和政策,群眾將出土的47件窖藏汝瓷珍品交給國家。經調查,此處原為寺院遺址,這批窖藏應是人為保存。窖藏距地表僅1米,瓷器上下疊放,最上用大板沿洗覆蓋,以土封住。裡面有筆洗、板沿洗、碗、盤、鐸、盂、罍子、瓶等,與清涼寺出土的御用汝窯瓷片對比,其釉色、燒造工藝等特點一致,為研究清涼寺窯的創燒發展和興盛提供了重要依據。1998年,第4次發掘又取得一些進展,出土了200餘件御用汝窯瓷片,還有一件天青釉杯殘件。1999年,根據村民提供的線索和多年經驗,第5次發掘的目標鎖定在一戶居民院內,在70平方米內開了兩個探方,出土上千枚御用汝窯瓷片,可修復的器型有20多種。在0.1米厚的宋代文化堆積層中,還出土了大量匣鉢、墊餅、支釘、火照等窯具和大型建築構件,尋找多年的汝官窯中心燒造區被確切定在清涼寺村內。


清涼寺村汝官窯遺址出土的北宋汝窯素燒獅子雕像


2000年清涼寺村汝官窯遺址出土的北宋汝窯天青釉鴛鴦鈕薰爐


2000年4月,為了解汝窯遺址的現狀,葉喆民與故宮博物院葉佩蘭、劉偉等陶瓷專家再赴清涼寺。而此時卻只能看到新矗立在田邊的窯址保護標牌,當年遍地瓷片、俯首可拾的景象已不在。村民都認識到汝瓷的珍貴性,因而將瓷片揀拾殆盡,僅個別收藏者手中還能看到一些精緻的殘器和瓷片。他們發現了幾個素燒和施青釉的獅子雕塑,此外還有數件刻蓮瓣紋的青釉殘器。根據當地另一收藏者手中的一件傳世汝窯青釉刻蓮瓣紋香爐看來,這些殘器都是狻猊香爐的部件。由此可見,汝窯不僅燒造盤、碗、瓶、洗、奩、尊、盞託、水仙盆等器,也燒造過此類產品。南宋人周密在《武林舊事》中記載了紹興二十一年張俊進貢給高宗趙構的一份禮單,有“汝窯瓷器”酒瓶一對、洗一、香爐一、盒一、香球一、盞四、盂子二、出香、大奩一,共16件。從目前所見的傳世和出土汝窯天青釉瓷器來看,文獻中記載的盒、盞、盂、香球尚未看到實物。這次考察還看到從窯址出土的天青、青綠釉刻蓮瓣或龍紋殘片、龍形雕塑殘器。其中汝窯青釉刻花瓶,在1987年10月河南省文物研究所試掘的窯址遺物中已出現,英國大維德基金會也藏有刻簡化花紋的盤。


2000年清涼寺村汝官窯遺址IV區出土的北宋汝窯天青釉水仙盆


葉喆民在《汝窯別記》中提及13年前從寶丰窯址發現的一件青釉鏤孔殘片,這次考察又看到更精美的,說明汝窯的鏤孔技術不亞於越窯。這種天青釉刻瓣殘片的紋飾,與河南省文物研究所1988年秋至1989年春發掘報告中發表的越窯劃花小碗十分相似,且數量不少,釉色和釉質都很精美,也說明兩窯關係密切。他還從當地陶瓷工作者處獲悉,汝州市區的一處新窯址出土了胎薄釉潤、有透影性的白瓷。汝窯也出現透影白瓷,說明當時已具備很高的燒製技術。1934年,葉喆民之父葉麟趾在《古今中外陶瓷彙編》中就說過:“汝州新窯,乃北宋末年自定州所移者,為白器,是汝窯亦有白瓷也。”可見汝窯還有很多課題有待深入研究。他們3人看到,窯址附近出土的瑪瑙石依然很多,其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有的晶瑩透體,品質很好。


持續的大規模發掘


2000年6~10月,經國家文物局批准,河南省文物局和寶豐縣政府協調,搬遷了4戶居民,對該窯址進行了第6次也是規模最大的一次發掘。開5×5米的探方19個,面積475平方米,發現窯爐15座、作坊2座、大型澄濾池2座、排列有序的陶甕10個、大口缸4個、釉料坑1個、灰坑22個、水井1口,還出土了宋“元豐通寶”銅錢。這次發掘工作獲得多組地層疊壓關係的資料,數以萬計的瓷片堆積和各類支燒、墊燒窯具及火照、火照插座,它們對揭示御用汝瓷的生產面貌及品種、工藝、胎釉配方、裝飾技法等提供了可靠的實物佐證。10月18日,河南文物局、寶豐縣政府聯合舉行了“寶丰清涼寺汝官窯考古新發現專家研討會及新聞發佈會”,正式對外宣佈御用汝窯中心燒造區的確切位置和寶丰清涼寺汝官窯遺址展示館開工的喜訊,這次發掘毫無懸念地入選本年度的“中國考古十大新發現”。


北宋汝窯火照插座和火照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2002年出土於河南省寶豐縣清涼寺村窯址。火照又稱“試片”,即瓷器焙燒時測驗窯內溫度的窯具。古人把火照放在插座上送入窯中和器物一同燒造,其間用長鉤勾住火照上的小孔將火照取出以觀察窯中溫度和燒製程度


文/劉明杉

圖片提供/劉明杉、故宮博物院


原標題:《汝窯窯址尋蹤》節選自《藝術商業》2018年1月刊,有刪減,點擊下圖瞭解雜誌詳情。新刊已上架,購買雜誌請點擊【閱讀原文】


《藝術商業》2018年1月刊



藝術商業》2016、2017、2018全年訂閱已推出,請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展覽推薦|特別策劃|潮流|視界|藝術人物

人物|雜誌推薦|封面故事|市場趨勢|藝事|全景展覽|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

TAGS:窯址中心燒造區葉喆民汝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