檯球房裡走出來的世界第一,這個93年的姑娘,好看,已超過潘曉婷很久了

有馬體育管競2018-01-06 23:28:14

今天故事的主題是

「  


說起女手,你不能只知道潘曉婷而不知道陳思明。她生於1993,是第一位贏得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國球手。


去年11月,她在9球世錦賽贏了潘曉婷奪冠。2017年是陳思明的豐收年,她拿到9個冠軍,獲得體壇風雲人物、中國十佳勞倫斯冠軍獎的提名。


她是首位中國美式檯球錦標賽8球、9球雙料冠軍,首位獲得世界檯球協會(WPA)年度最佳運動員獎的女球手,第一位贏得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國球手。

 

媒體將她和潘曉婷對比。她說:


“婷姐是老大姐,她是一個標杆,是我趕超的目標。目前,婷姐更注重對臺球事業的推廣,以後我可能也會去做越來越多的推廣工作。這種良性的比較和競爭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有好處的。” 

 

1

 

網絡上關於陳思明的資料不多,初次瞭解,你會覺得她除了這一串傲人成績也沒什麼。但聽她講故事,就會不自覺被她的講述方式和故事本身吸引。

 

第一個印象深刻的故事,是她講自己膝蓋受傷。

 

那是2015年,她在一次休息時跑去和朋友踢足球。,她回憶當時的情況,“嘎嘣一聲,心想壞了,是不是骨頭錯位了。”去醫院檢查,十字韌帶斷了。她沒有做手術,接下來還有比賽,她就在家生生躺了半個多月。比賽時,就直接上場了。

 

受傷後去體育醫院看醫生,醫生問她,“你是運動員嗎?”

 “是。”

“什麼項目?”

“檯球。”

“檯球怎麼把腿摔斷了?”

“我不是打檯球摔斷的,是進行別的體育項目摔斷的。”


一個檯球運動員把腿摔斷了,這讓陳思明在體育醫院住院期間出了名。“我那陣快成祥林嫂了,逢人就說我的腿是踢球弄傷的,不是打檯球弄傷的。”

 

十字韌帶的恢復是件複雜的事。為了防止傷腿韌帶粘連,有段時間她每天都得掰腿,“撕心裂肺的疼。一邊哭一邊掰。因為這個時候不掰回去,兩條腿就會長短不一樣了。”


3

 

兩三個月沒有摸球杆,陳思明的檯球手感急速下降。一盤球,要10杆才能打完,她說,正常情況下一杆清檯才對。她覺得委屈,明明很認真練習了,還是恢復不到之前的狀態。於是練球的時候“”。

 

關鍵時刻敲醒陳思明的人是她的媽媽。

 

“我媽,剛開始耍性子她沒理我。後來說,你這是一個職業運動員該有的素質嗎?你打不好,當時摔腿的時候,就該想到會打不好。這麼長時間沒打球很正常,你要接受自己。你只是手感不夠,不是技術不好。”

 

陳思明和媽媽算得上親近,遇到事情會和她分享。但有時候也會為了順從媽媽的意思,做些不情願的妥協。比如,在她留長髮這個問題上。

 

2016年年底,陳思明才有機會剪自己一直想剪的短髮。

 

“我媽那天突然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就開竅了,說你想剪頭髮嗎?我說想啊。什麼時候去剪啊。她說你看唄。那就今天晚上吧。我怕你明天又變卦了,趕快。今晚就剪了。”

 

她當晚就剪了。

攝影:張存立


陳思明說,剪短髮這件事,她跟媽媽商量了三四年,但媽媽喜歡長髮,她就一直留著。有了短髮她很開心,每天看心情隨意抓個造型。她還給短髮找了個對比賽有益的理由,“比賽把頭髮摟上去,看上去比較有殺氣,視線也好。”

 

耍性子,剪頭髮,這都是些看上去無關緊要的小事,但從一個90後女生口中講出,多麼真實。


4


陳思明還有個和其他90後一樣的愛好,追星。但她的星上了點年代。

 

她從小喜歡,長大後買所有寫他的書,看他所有電影,去練雙截棍。

 

小時候,她總是趁爸媽忙的時候,用最短的時間洗漱,然後鑽進被窩,生怕耽誤一秒鐘就會被媽媽發現她腿上又磕的青一塊、紫一塊。枕頭下,壓著她的心肝寶貝——雙截棍,床下玩具箱裡,一雙紅色拳擊手套還蹭著白灰,牆上,貼的是《唐山大兄》海報。


她還做過一個跟李小龍有關的夢。夢中,院裡那幾個比她高一頭的“壞小子”在前面抱頭鼠竄,她穿著一身和李小龍一樣的黃色練功服、手舞雙截棍,在後面窮追猛打,身後是幾個破涕為笑的好朋友,一面天下無敵的旗幟在隨風飄蕩。

 

“李小龍不僅僅是一個武打明星,武術高手,他在我眼中是一個擁有大智慧的男人。他身上的那種霸氣,讓我痴迷。其實我不是個有自信的人,是檯球給了我自信。”

 

“你現在還喜歡李小龍嗎?”

 

“喜歡啊!我現在依然喜歡李小龍,但我已經過了玩雙截棍的年齡了。我現在對太極更感興趣。尤其是‘柔裡有剛攻破、剛中無柔不為堅’,在練習太極的過程中,總有那麼一瞬間,我會覺得自己......”


我知道,她又想起那個俠氣十足的自己了。

 

5

 

2014年,陳思明出了一本書,《檯球世界冠軍的實戰筆記》。按她的說法,自己從小有寫寫畫畫的習慣,當時一位中國臺灣教練告訴她,好記性不如爛筆頭。她就從十二三歲開始,用兩個文件夾的正反面,記錄了上千個球型。

 

書的出版是一個偶然。如果不是被一個搞出版的朋友看到,“否則現在還在家躺著呢,上面一層灰。”


在大陸,檯球興起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但最開始,總是跟“不良少年”、“社會青年”、“混子”這些詞聯繫在一起。要不是家裡開了間對外營業的球房,陳思明也不會走上這條路。

 

但真的開始打檯球,沒有任何便利條件可以藉助,只有刻苦。除了筆記和每天的訓練,她還在去年手感最熱的時候,跑到比利時報名參加歐巡賽男子組的比賽。她甚至贏了前世界冠軍、英國名將達利·皮治。

 

她說,和頂尖男選手過招,最要緊的不是提升技術,而是讓自己看清差距。“能讓你清清楚楚看見這局球是怎麼一點點輸掉的。這就告訴我,你不是天下無敵,有的是人能贏你。”


陳思明是這樣一個人,她不用刻意做那些看上去有趣或厲害的事,她很清楚怎麼讓自己變得更好。當提到,跟前兩年比她拿了更多的冠軍,也成熟了更多時,她說,“我不是拿了成績才成熟,而是成熟才拿成績。”


部分圖源:東方IC



“有馬體育”原創,內容轉載須經授權

每天睡前更新

合作請聯繫:cathyqian@youmatiyu.com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