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是被討厭的勇氣。藝術,是表達自我的勇氣。

七日覺沐熹2018-01-08 20:57:40

最初小裴告訴我有一天的主題設置是時,我糾結蠻久絞盡腦汁試圖把藝術跟射手座關聯起來,我之前所瞭解到的射手座原型是沒辦法很直接的跟藝術聯繫起來的。如果非要說有關聯那就是掌管藝術的雙魚座與射手座的守護星同樣都是木星。

然而單這一點還並不能完全說服我。總覺得哪裡還沒串起來。直到看完沐熹的這段分享,似乎有個點更通暢了。單從的原型徵象來看,射手座和雙魚座之間是一個四分相的關係,本身是有衝突的,但是在更高的視角之下,它們殊途同歸。

射手座在追尋生命與存在的意義,而藝術在的也正是生命與存在的意義。

在高頻的世界裡,射手座和雙魚座共同完成意義的探尋與表達。

第19期七日覺愚人之旅文章分享:愚者與藝術

藝術對我來說,是疲憊生活中的英雄夢想,也是退無可退時的港灣。

電影、音樂、文學、戲劇、繪畫、建築、設計、舞蹈……像大自然一樣,所有關於美的事物都會觸發我強烈的感覺,它們滋養我,撫慰我,表達我,也激發我。

所以在做與之有關的事時,總是很容易沉浸其中,進入心流狀態。忘記時間,忘記自我,天地安靜下來。只有流動的旋律,變換的色彩,起伏的情緒,爆發的靈感。它們像河流一樣,流淌過我,漫過我,融入我,變成了嵌入心靈深處的印記。

今年開始系統學習心理學,啃專業書和聽課時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實:理論、科學試驗、知識,這些都可以在頭腦和理性層面說服我,但心裡總會冒出一個念頭:真的是這樣嗎?排除實驗條件,複雜的人性和人心,真的可以通過研究和技術儀器來完全瞭解嗎?

理論和實驗可以作為參考,可以在實踐觀察中去驗證,但一定不是絕對和正確的。在大概率下,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個體,都是那100%的特例,不帶著心,怎麼靠近呢。

藝術就是這樣,它不在乎過程是否嚴謹,條件是否滿足,它在乎的是創作者自身對於世界的表達。沒有什麼是不朽的,包括藝術本身。唯一不朽的,是藝術傳遞出來的對人和世界的理解。這種理解,帶著創作者自身的個性和情感,帶著時代背景,可以穿越漫長的時光,依然鮮活。

所以在目前的工作中,我正嘗試用一種更美好溫暖的方式來做。雖然不知道結果如何,但因為有了這些元素,整件事情就變得有溫度起來,也更能享受過程。

想起這兩天看完的關於陳冠希的一個短紀錄片。之前對這個人無感,只覺得有個性,長得很帥。但在看完紀錄片以後,對他有了顛覆性的看法。發自內心地欣賞他,欣賞他對自我和個性的堅持,欣賞他對音樂和創作的熱愛,欣賞他的專業態度,欣賞他“This is me. I am what I am.”的勇氣。

也許這就是自由。這也是藝術賦予人的一種特權。在藝術裡,每個人都是平等的,都是特別的,都是鮮活的。沒有統一的評判標準,沒有你高我低的劃分。每個人都可以在裡面找到需要的東西。

自由,是被討厭的勇氣。

藝術,是表達自我的勇氣。 

//完

水瓶座七日覺1月23日啟動開幕,帶領人夢軻,敬請期待。歡迎預報名。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