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故宮:汝窯圈粉“好色”皇帝

藝術商業封面故事2018-01-15 00:31:27

中國自古有君子佩玉比德的文化傳統,汝窯特有的玉質感和內斂的寶光符合文人的審美標準,一經問世便為歷代皇室珍藏。直到如今,能夠收藏一件傳世量稀少的汝窯也成為了瓷器愛好者一生孜孜不倦的追求。《藝術商業》1月刊“昂貴的汝窯”就邀您共賞那些稀有的美麗。


汝窯能夠在朝代更替、歷史變遷中完好保存,並得以進入了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大清的宮廷,離不開不同時期統治階層對它的喜愛和珍視。

 

統治者之所以好汝窯,很大原因是因為其獨特的天青色。瓷器研究學者倪亦斌表示,北宋汝窯,典型器上的天青釉溫潤、素雅,被認為是青瓷的典範。而且自宋代以來,汝窯一直同宮廷用器相連。撫今追昔,這些現藏於故宮的汝窯,在被不同的“好色”皇帝把玩、鑑賞時,也見證了朝代、統治者的興衰變幻……而這所有有形的、無形的最終凝聚成故宮館藏汝瓷的歷史文化與藝術價值。


 

珍貴禮物獻宋高宗

 

南宋寫筆記小能手周密曾經在《武林舊事》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1151年,南宋皇帝宋高宗親臨清河郡王張俊家裡,張俊受寵若驚,拿出了包括“大奩一、小奩一”在內的一共16件汝窯器物敬獻給皇帝。

 

收藏家馬未都說:“這是中國歷史文獻中記載汝窯最多的一次,而且這批汝窯在當時是非常貴重的禮物。”張俊之所以出手不凡,也與家底厚有關。他地位顯赫、貪婪好財,在當時的“南宋富豪榜”上博得了重要一席。

 

而張俊敬獻的“大奩一、小奩一”到底是什麼呢?今人還是有疑問的。馬未都表示,大奩和小奩,目前推測分別為藏於大維德基金會的汝窯天青釉三足奩和藏於故宮的汝窯天青釉弦紋樽。兩件器物一大一小,汝窯天青釉三足奩的口徑比汝窯天青釉弦紋樽大5釐米。而且這兩件的名字都是後人定的,並不是當朝人的命名,可以姑且認為大奩和小奩就是這兩件。

 

儘管南宋距離北宋的時間很近,但是汝窯已經稀少得讓周密感嘆“近尤難得”了,張俊敬獻的這批汝窯豐富了南宋宮廷汝窯的數量。靖康之亂,金兵入侵中原,北宋滅亡,朝廷被迫南遷,汝窯毀於一旦,窯址荒沒,工藝失傳,南宋再也不能燒出汝瓷了。故宮博物院研究員呂成龍說:“南宋宮廷需要使用瓷器,因此在臨安設窯燒瓷。在燒造的過程中,技法和釉色受到汝窯的影響,但是由於原料的不同,燒出來的瓷器是粉青色。”

 

儘管南宋無法燒出汝窯,但幸而汝窯沒有消亡於南宋宮廷,也沒有絕跡於後世,就像張俊所獻的那隻小奩,雖多次易主,但仍舊一代又一代在宮廷中傳承下來,直到現在。

 

北宋汝窯天青釉弦紋樽

高 12.9cm、口徑 18cm、底徑 17.8cm

故宮博物院藏

外底有 5 個細小支燒釘痕,裡外滿施淡天青色釉,釉面開細碎紋片

 

雍正愛它濃淡適度

 

清朝皇帝受漢文化影響,仿效漢族文人士大夫,閒暇之時以古陶瓷為清玩,臧否品鑑,涵養性情。在諸多品類的瓷器中,汝窯深受雍正和乾隆這一對父子的喜愛。

 

一些人想象中的雍正,可能就是影視劇中那個心思縝密、深沉內斂的四爺,或許很多人並不知道,這位四爺還是一位美學素養非常高的皇帝。呂成龍認為“雍正皇帝是古代審美趣味最高的皇帝之一,不亞於宋徽宗”。“清代內務府活計檔中大量記載了雍正皇帝一一指點御窯瓷器的燒造,比如瓷器的造型、花紋以及釉色等等。”雍正曾令景德鎮御窯燒造仿汝釉瓷器,他是清朝第一位燒造仿汝瓷的皇帝,而且雍正朝仿汝的成就也是最高的。

 

《胤禛行樂圖冊·道裝像冊頁》

絹本、設色

34.9×31cm

故宮博物院藏

雍正帝是清朝諸帝中最為崇奉道教的皇帝,做皇子時就對道家產生了興趣。故宮博物院藏有多幅胤禛扮成道士或與道士交往的繪畫作品,他的審美情趣也深受道教文化影響

 

在雍正非常喜愛的《雍親王題書堂深居圖屏·博古幽思軸》畫面裡的多寶格上就陳設著汝窯:北宋汝窯水仙盆和北宋汝窯天青釉三足樽承盤。不過,不知道四爺是否知道畫上的這件三足樽承盤的足是被修整過的。呂成龍介紹,以前這件器物在流傳的過程中,一隻足由於某些原因斷了,為了讓這三條足的高度保持一致,就將另外兩隻足鋸短、打磨。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判斷,是因為河南省寶豐縣清涼寺汝官窯遺址出土的這種三足樽承盤廢品修復件和殘件的足較長,比畫中的那件三足樽承盤長出一截。

 

汝窯為何能夠贏得雍正的喜愛呢?

 

一方面,或許是因為汝窯存世量較少,而且宮中的汝瓷也不多。據清宮《造辦處活計清檔》記載:雍正七年,他對宮中汝窯器進行了一次清查,共有汝窯31件。當然,這31件並非都真正是汝窯。馬未都曾經說過:“那時候統計的汝窯,有的東西是官汝不分的,或者鈞汝不分,因為它們有的顏色很接近。那時僅憑人去判斷,會有一點誤差,但大致不會差很多。”

 

北宋汝窯天青釉三足樽承盤

高 4cm、口徑 18.5cm、足距 16.9cm

故宮博物院藏

裡外施天青色釉,釉面開細碎紋片。外底滿釉,有5個細小支燒釘痕。乾隆皇帝曾為其題詩:紫土陶成鐵足三,寓言得一此中函。易辭本契退藏理,宋詔胡誇切事談。

 

另一方面,是因為皇帝“好色”。雍正皇帝和鍾愛汝窯的宋徽宗有頗多相似之處。二者都是一國之君,審美趣味並駕齊驅,而且都信奉道教。從審美的角度來說,濃淡適度的天青色符合道教的審美。因此,兩位皇帝皆好汝窯,這一抹天青色也是主要原因。雍正朝仿汝窯器,仿的是釉色,而並不注重模仿汝窯的造型。

 

傳說宋徽宗夢到大雨過後,遠處天空雲破處顯現了天青色,格外令人著迷。醒來之後,他便寫下一句詩,“雨過天青雲破處”,拿給工匠參考,讓他們燒製出這種顏色。這場夢,成就了汝窯,也成全了後世皇帝的愛汝之心,正如雍正之後的乾隆皇帝。

 

《雍親王題書堂深居圖屏·博古幽思軸》

絹本、設色

184×98cm

故宮博物院藏

原名為《胤禛妃行樂圖》屏,共 12 幅,此為其中之一。原貼於圓明園“深柳讀書堂”內的圍屏上,雍正十年(1732)八月才傳旨將它們從屏風上拆下來入藏至紫禁城內。圖中上端左右兩側擺放的就是汝窯水仙盆和汝窯三足樽承盤。


乾隆為它題詩

 

乾隆皇帝嗜古成癖,他不僅醉心於歷代書畫的把玩鑑賞,對汝窯同樣十分喜愛。

 

近些年來,很多網友戲稱 乾隆 是“點贊小狂魔”“題詩達人”,因為很多被乾隆看上的作品,都留下了他的印跡和題詩。乾隆一生作詩4萬多首,其中有近200首是吟詠古陶瓷的詩,多半鐫刻在了瓷器上。“乾隆對汝窯是非常喜愛的,傳世的部分汝窯上就有乾隆題詩。比如藏於故宮的汝窯天青釉三足洗、汝窯天青釉碗底部都有乾隆題詩。”現已退休的故宮博物院研究員葉佩蘭介紹說。

 

現藏於故宮的汝窯天青釉洗,其底部刻著“淡青冰裂細紋披,祕器猶存修內遺。古丙科為今甲第,人材嘆亦或如斯”。乾隆在鑑賞這件汝瓷的時候,發現盤底刻有“丙”字。所謂“丙”,即宮廷對器物進行等級劃分,將其劃為甲乙丙三等。但乾隆認為這件在前朝被列為三等的汝瓷在當朝應該是一等級別,故說“古丙科為今甲第”。而且他對於汝瓷的思考並沒有單純停留在器物上,而是由物及人。他認為想要做一個好皇帝,最重要的在於發現人才、選擇人才,所以發出感慨“人材嘆亦或如斯”。

 

《乾隆帝寫字像軸》

絹本、設色

100.2×95.7cm

故宮博物院藏

乾隆皇帝自幼學習漢文化,喜愛穿漢服,勤於吟詩誦文,一生作詩 4 萬餘首,故宮藏汝瓷有多件被鐫刻了乾隆的題詩。

 

雖說玩物喪志,但通過這首詩可以看出乾隆並沒有忘記作為最高統治者的責任。這種自我警示,在汝窯天青釉碗的題詩上可見一斑:“祕器仍傳古陸渾,只今陶穴杳無存。卻思歷久因茲樸,豈必爭華效彼繁。口自中規非土匭,足猶釘痕異匏樽。盂圓切己近君道,玩物敢忘太保言。”前幾句可以看出乾隆作為汝窯粉絲對於這件器物的喜愛,但是最後一句“盂圓切已近君道,玩物敢忘太保言”則話鋒一轉,可由此窺探乾隆的鑑藏觀,即在玩賞汝瓷時,也不忘反省警示自己。這也可以說是乾隆與宋徽宗的區別,一位陶冶於藝術,而又能自省;一位沉迷於藝術,乃至亡國。

 

不過,乾隆的鑑賞能力到底如何呢?有業內人士認為,經乾隆鑑別的真正汝瓷有6件之多,但也有“犯迷糊”的時候。比如他曾經為一件汝瓷題詩“官窯莫辨宋還唐……”,可以看出乾隆是將這件器物當作官窯的,只是摸不清它到底是宋代還是唐代。在馬未都看來,乾隆是非專業人士,所以分不清官窯和汝窯,時常弄混。


北宋汝窯天青釉圓洗

高 3.3cm、口徑 13cm、足徑 8.9cm

故宮博物院藏

器物外底所刻“乙”字,一般認為是此洗入藏清代宮廷後所刻。乾隆皇帝曾將自己喜愛的古董劃分等級,一些器物上留下了當時鐫刻的“甲”“乙”“丙”“丁”等分級標誌。

 

除了為心愛的汝瓷題詩,乾隆還會為出現瑕疵的器物進行修復、加固。比如為了讓一件紙槌瓶的口部更加堅固,他命工匠在器物口沿鑲銅釦。在傳世的汝窯中,還有部分汝瓷的口沿或者圈足被鑲了銅釦,或者有銅釦脫落的痕跡。就算再愛惜,汝瓷的數量也是有限的,除了進行仿汝之外,有沒有可能又有新的汝窯被獻給乾隆,從而納入了清宮汝窯收藏序列呢?北京故宮所藏的汝窯,現存20件,如果再加上臺北故宮藏以及流落到宮牆之外的汝窯,那麼清宮藏汝窯的數量是大於雍正七年統計的共31件數量的。倪亦斌認為,清宮汝窯產生增量是有可能的。上海泓盛拍賣瓷器負責人徐寧表示,這也是合情合理的。不過數量的變化是在什麼時候發生的,現在並無文獻記載。有可能是雍正朝,也有可能是乾隆朝,還有可能是其後的歲月之中。

 

眾人愛它多謎團

 

晚清,這一最後的封建王朝在風雨搖曳中岌岌可危。由於政局的變動,原本屬於清宮的汝窯也受到了影響。

 

1860年,英法聯軍洗劫圓明園,無數文物被掠奪。葉佩蘭認為很可能原本擺放在圓明園的汝窯也被搶走了。末代皇帝溥儀也有可能賣出了部分汝窯,或者以賞賜的形式讓其流落宮牆之外。到了民國時期,清宮的汝窯更極有可能流散宮外。當然,這些也都是猜測。能夠確切知悉汝窯從故宮遷出則是抗日戰爭前夕的文物南遷以及後來的文物遷臺,形成了臺北故宮的收藏。


文 / 黃楠圖片提供 / 故宮博物院

 

《北京故宮:汝窯圈粉“好色”皇帝》節選自《藝術商業》2018年1月刊,有刪減,點擊下圖瞭解雜誌詳情。購買雜誌請點擊【閱讀原文】


《藝術商業》2018年1月刊

 

相關閱讀


窺見宋式生活,汝窯“宋流”的標本


汝窯越來越貴,可汝窯窯址在哪兒


藝術商業》2016、2017、2018全年訂閱已推出,請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展覽推薦|特別策劃|潮流|視界|藝術人物

人物|雜誌推薦|藝事|市場趨勢|全景展覽|封面故事|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

TAGS:汝窯故宮博物院藏張俊汝窯天青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