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行女相親記:像做項目一樣找老公

智選堂2018-02-06 14:40:08

如何識別一對對象?

 

他們一般約在嘈雜的星巴克裡,面對面而坐,雙方穿著既不會過於邋遢也不會過於隆重,聊天用詞比較禮貌,但聊天話題又會深入到同事八卦、爹媽健康,那麼他們,多半是第一次見面的相親對象。



我的同學飯飯不知道什麼走上這條不歸路的,其他同學要麼早早地結了婚,要麼還高舉著我單身我驕傲的大旗滿世界亂跑,而她,突然一拍腦袋想通了,轉身就跟她媽說:“你上次跟我說那男生多高來著?”


“反正我們再過幾年就都要定下來啦,現在開始準備,差不多了。”未雨綢繆的飯飯說。


“呵呵。”我們,驕傲的單身狗,回覆。


一個相親軟件APP的總監告訴飯飯,你只要用小軟件瘋狂刷,總有一天能找到合適的對象。於是,她選擇了這種人海戰術,過上了工作日奔波工作,週末奔波相親的生活。


我本以為相親中的見面環節,主要是看臉,但飯飯很委婉地告訴我,她看的是“眼緣”。


眼緣包括但不限於臉、談吐、性格、甚至普通話的口音等等諸多因素。


在飯飯的世界裡,相親就像日劇《逃避可恥但卻有用》裡新垣結衣幻想的相親綜藝環節,她對男主特別有好感時會為他爆燈。



飯飯相親時,男方在她心裡就是一個浮動的分數條:


長得好看,分數條往上走一點;

說話口音有點重,分數又掉了一點;

聊到某個明星八卦,發現他跟我的看法挺一致的,再加點分;

滿嘴成功學,開始介紹自己手下帶著多少“馬仔”,馬上負分,單方面宣佈沒戲。


飯飯有點職業病,喜歡跟不同的人聊天,深挖“行業祕密”,於是每個半路沒戲的相親對象,都會變成她的訪談對象。這時候,她就會反守為攻,變得對對方的生活、工作相當有興趣,一個接一個地拋出犀利問題,直到聊天時間長達1個小時,才會結束。


出於對介紹人(主要是她媽媽)的尊重,飯飯一般會跟對方尬聊至少一小時。我問,要是真的有很不合眼緣的呢?


如果來的是個禿頭男子,那我會毫不猶豫直接進入訪談環節。飯飯說。

 

跟飯飯不一樣的是,大部分年輕人的第一次相親,都不是自己的選擇。尤其是年關在即,在一線城市讀書或工作的年輕人回到到處是親戚的家鄉,一不小心就會掉進一個相親“騙局”。


在我們的母胎單身群裡,朋友林靈分享了他人生第一次也是目前唯一一次的相親經歷。當年他在北京讀研究生,好久不聯繫的親戚突然邀請他到家裡坐坐。出於對長輩的禮貌,林靈應邀跨越了大半個北京,來到親戚家裡,一進門就發現親戚家裡多了一位陌生的女孩子。


他剛開始還不以為然,隨著親戚慢慢介紹女生的學歷、工作意向、家庭背景,林靈才發現自己中計了,於是全程黑著臉。


好在那位女生情商很高,在親戚不停的誇讚中突然開口迴應:“是啊,我男朋友也覺得我很好。”說完還俏皮地給林靈打了個眼色。


兩人友好地加了微信,並識趣地沒有再聯繫。

 

 

2


像飯飯一樣對婚戀問題“開了竅”的年輕人,除了相親要花點時間,基本不用為這件事情多操心,因為他們會有爹媽和親戚整個團隊在幫助他們尋找資源,篩選不良候選人。


不過,無論當事人再怎麼積極,找到合適的對象,總歸是一件需要努力加運氣的事。


是一個從不相信運氣的人。研究生畢業她就投身香港的一家投行,是別人眼裡典型的投行女:總是穿著整套套裝,妝發精緻,與同事和客戶對話時語氣和姿態的火候把握得剛剛好,既不像一個小女人,又不過分諂媚。


在所謂精英階層,女性角色總是比男性更難扮演。到30歲,單身男性會被稱為“鑽石王老五”,一下Pub一定有女生朋友搭朋友、關係搭關係地來主動打個招呼;已婚男性,則只要跟同事閒聊時偶爾說說“我女兒”、“我老婆”,每年度假時晒幾張全家福,就會被稱為事業有成的顧家男人。


女性則難多了。楠姐告訴我,在小型聚會上,不管業績多好,單身女VP的故事總會被拿來當作談資——她因為太強勢錯失了哪個富二代,因為太忙被哪個外籍男友劈了腿……而那些獲得更多正面評價的投行女高管,總是工作出色,還能照顧好丈夫和孩子的起居飲食。



楠姐不大信奉這一套價值觀,但她信奉人生的圓滿——事業有成之餘,在該結婚的年紀,擁有自己的家庭。


她說:“我的offer、項目和客戶的好評,都不是大風吹來的,是我自己厚著臉皮去要回來的。所以不要跟我說什麼緣分,我的未來老公就在那麼幾個圈子裡,我一定要把他挖出來!“說罷,楠姐給我打開了她的行事曆,上面記錄著,在去年年中,一個叫“找老公”的項目正式開展。


“找老公”項目計劃


楠姐比飯飯猛多了。她先訂好了對目標的要求,按重要性排位,再鎖定滿足這些要求的人的喜好、生活習慣、品味等等,縮小目標範圍。


憑藉著她在投行兩年的項目經驗,她還鎖定了蘭桂坊的幾家酒吧和中環各大星級酒店的吧檯。每個週末,她輪流出沒這些地方,小酌一杯。



通過對同行朋友的訪談,楠姐還整理出一套精英戀人養成模式,每一階段對方會有什麼表現,自己該如何表現,本子上都寫得清清楚楚。


憑著這套模式,楠姐成功找到了現在的男朋友,這位男士就像兔子一樣拿下一個一個被楠姐埋起來的胡蘿蔔,最終被胡蘿蔔引到楠姐身邊。兩位準備今年看看什麼時候沒那麼忙了就去結婚。

 

3


網上有人談論到投行人士的婚姻觀時,說了這樣一句話:


談論婚姻時他們的選擇只有一個:一切從實用主義出發,沒有人談什麼愛情。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註定偏斜在雙方能產生協同效應的一方。


但這不只是投行婚戀現象,在現代社會中,戀愛與婚姻早已割裂。《中國社會婚戀調查報告》顯示,一半的家庭對婚戀對象的首要要求時門當戶對,70%的人要求結婚對象手頭寬裕。在談錢的同時,少有人談性格、人品等戀愛中更被關注的軟性品質。


飯飯向媽媽提出對相親對象的要求時,也從來不會講軟性要求,畢竟媽媽永遠會忽略掉那幾個形容詞。因為在身家財產工作等硬性條件達標的情況下,軟性條件大概可以稍稍讓步,不用卡那麼死。


蔣方舟因為在網上分享了一次相親經歷,被戲稱為相親作家。她受媒體邀請,曾經拿著自己的“簡歷”,在相親角站了一會兒。在相親角,她孤立無援,圍繞著工資、房子、相貌、年齡的問題被輪番提問。



蔣方舟說,感覺年輕人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掙扎都被寫成那麼幾行字,這些人的人格也被貶低了,“像薄薄的一張紙”。



相親角就像一個現實模擬的實驗,工作和資產的每一個條件都有明碼標價,人們在這逛了一圈,就知道自己在婚戀市場上幾斤幾兩,30歲女高管的簡歷無人問津,30歲男高管北漂要求對象擁有北京戶口,卻好像一點都不過分。這荒誕的一幕,每天都在中山公園和人民公園上演。


實際上,成年人談到結婚,大多是理性蓋過了感性。


飯飯分析了身邊的很多例子,得出了這樣的結論:自由戀愛結婚的夫妻比相親結婚的夫妻更加容易離婚。在她看來,自由戀愛一開始看的全是優點,在相處的過程中人的缺點逐漸被放大;而相親從開始就是一個找缺點的過程,人們確定自己能接受這些缺點,才會進一步發展,日後對方每一個優點的出現,都是驚喜和意外收穫。想明白這些,飯飯才開始積極地相親。


如果飯飯的結論有一定準確性的話,其實正好說明,相親火熱所反映的,正是愛情的得之不易。


畢竟是一個人也可以活得相當精彩,年輕人除了戀愛和結婚,還有很多別的征程。高喊著要嫁給愛情,我們盼的不一定是愛情本身,而是我們的愛情,正好有了門當戶對作鋪墊,一切順理成章。


在一個知乎帖子下,一位匿名用戶說到,自己因八字、手相等問題而得不到未來丈母孃的認可。



這是一個好笑又讓人心酸的回答。戀愛只是兩個人的事,婚姻卻涉及種種,如果可以,誰要犧牲愛情,拿物質來交易婚姻?


姜思達的“透明人”節目團隊曾到相親角去採訪。其中一位開明的媽媽在接受採訪時說,孩子不認為這些東西(結婚生子)是唯一的圓滿,那麼我就留一部分空間給她。



這一部分空間,是個人對於對象的選擇,是給愛情和感覺留下的一點退讓之地。


不只是父母,我們對於有關婚姻的各種選擇,也該留有一點思考和空間。


推薦閱讀

如何像諮詢顧問一樣做客戶訪談

從羅蘭貝格CFO到變形計的網紅爸爸

普華永道建了個新辦公室,刷爆諮詢圈!

新零售報告 | 阿里和騰訊的雙人舞曲

為什麼外企在中國越來越不行?

《原則》| 我閱人無數,沒有一個成功人士天賦異稟

諮詢顧問的Excel基本功,從耐得住寂寞清洗數據開始

獲獎作品《諮詢工作》

四大、投行、諮詢公司的招人偏方

如何製作出諮詢公司風格的 PPT

工作時長超過12小時的諮詢投行狗的健身寶典


轉載來源: 職問(zhiwen_15),25歲職場新青年讀本,影響一代人的職場思維。

權說明:感謝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與創作,《智選堂》均在文章結尾備註了原標題和來源。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發送消息至公號後臺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非常感謝!

並提供最新洞察和服務信息。
提供高端專業服務行業跨行交流平臺,
如金融、諮詢、審計等的新媒體機構,
是國內唯一定位於高端專業服務行業
我們
智選堂
微信號:confinaudlaw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