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最傳神的“夢露”,更是低調的實力派

VOGUEfilmJoey2018-02-14 02:06:03

如果說銀幕中的角色都是演員用感情和心血完美雕刻的藝術品,那麼Michelle Williams就是天生的完美主義者——從一個眼神到一個細小的動作,即便一言不發,她仍舊是銀幕上最不平凡的存在。



“如同在電影院欣賞了一場美輪美奐的歌舞劇”。


大多數人對二月初上映的《馬戲之王》這樣評價,以歌舞承載情感轉折,一群畸零人勇敢向全世界宣告自身的存在,在光芒肆意的歌舞中,把愛情與初心融入在了光影裡。


馬戲不需屋頂,愛情可以升空,裙襬翻飛,華爾茲輕揚旋律中的託舉,是全片最點睛的存在。那一瞬間,屏幕彷彿消失,巨大的舞臺呈現在你我面前,床單合著旋律飛舞,點亮了整個星河。



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在與《異形》、《銀翼殺手》導演Ridley Scott合作的《金錢世界》中,Michelle完美地刻畫了一位夾在富豪與黑幫利益競爭中間的母親。

在她的身上,渺小與絕望並存,卻又能在情感最深處迸發出無限的力量,一項金球獎最佳女主角提名足以證明Michelle的精彩演繹永遠不會被忽視……


第75屆金球獎紅毯上的Michelle Williams


憑藉《海邊的曼徹斯特》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參演入圍戛納電影節主競賽的《寂靜中的驚奇》。


憑藉新作品迴歸的Michelle Williams顯然是當下好萊塢最有才華卻最低調的演員之一,鮮少出演大製作電影或片酬豐厚的續集系列電影,時常沉寂在大眾視野,卻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她所熱愛的事業中。

 

永遠的夢露

My Week with Marilyn

“永遠地活在銀幕上”是瑪麗蓮·夢露最後的夢想,這位名垂影史的傳奇女星終究被賜予了第二次在銀幕上呼吸的機會。



在《與夢露的一週》中,Michelle Williams不僅完美的還原了夢露的性感的容顏,她的不安以及脆弱,都在Michelle的身上幻化成了變成了最美的光景。

在傳記片中,哪怕演員對於人物的刻畫有一絲不妥,電影的質量則會大打折扣。當Michelle將扮演夢露的消息公開後,得到的大眾反饋並不樂觀,質疑的聲音接踵而至。而當影片上映後,《與夢露的一週》為Michelle Williams職業生涯添上了最閃亮的一筆。



每位觀眾對於夢露的幻想都不同,但每一個關於夢露的標誌性元素都完美的隱藏在Michelle一舉一動中。

情人模糊目光中微微翹起的嘴角,甜言蜜語間不經意流露的誘惑和輕佻,婀娜中包裹的心碎和折磨。她像罌粟一般豔麗,卻又像孩子一樣純真,可憐可嘆。


誠然,她絕非扮演夢露的第一人選,相比較夢露的豔光四射,連腳趾都凝萃著性感的輝光,米歇爾只算中上之姿,所以在電影開場的前五分鐘,我們看到的僅僅是Michelle Williams試圖扮演的夢露,帶著幾分用力和唯恐不盡如人意的惶惑。


但五分鐘過後,觀眾便忘了一切,一雙眼睛變作鎂光燈,變作為Collin的眼睛,再也離不開這個叫Marilyn的女人身上,毫不懷疑眼前就是那個有史以來最著名又最神祕的女明星,想去窺探她華美的石榴裙下,掩藏著怎樣的祕密與哀愁。



瑪麗蓮夢露確確實實被還魂了,嬌俏、脆弱、敏感,如往日全無二致,即使借來供她操縱的是一具不夠驚豔的軀殼,看罷電影,一切又重新關乎這個名叫米歇爾·威廉姆斯的演員,她成功了。

《VOGUE》德國版 2012年2月號
攝影師:Brigitte Lacombe


她不僅獲得了金球獎的垂青,也登上了《VOGUE》德國版的封面。Michelle Williams並沒有讓大眾對於夢露刻板的印象去限制自己的發揮。


不去“模仿”任何一個人,只是儘可能地將夢露還原成了一個平凡的普通人,她讓觀眾相信這個人存在過,並且就在你的眼前。


最美的米歇爾

To Be Legend

Michelle Williams出生於美國蒙大拿州,她的父親是當地期貨交易界的一位明星,而天資聰穎的Michelle貌似也繼承了父親的理財天賦,17歲的她便在羅賓斯全美交易競賽中奪得了冠軍。


《戀愛時代》劇照


但她並沒有像她父親構想的那樣在金融業找一份可靠的穩定工作。不顧全家人的反對,15歲獨自一人來到洛杉磯追尋自己的好萊塢夢想。先是在電視劇中出演小角色,在她18歲時,憑藉著出演紅極一時的美國青春偶像劇《戀愛時代》(Dawson’s Creek),讓剛滿18歲的Michelle成為了家喻戶曉的明星。


《斷背山》劇照


當Michelle回想起那段時光,她自認已經過上了父母口中“充滿藝術感的罪惡生活”,但這不妨礙她陶醉其中。


真正讓她走向全球視野的,是在李安導演的經典電影《斷背山》裡的Alma,即使在這部男性角色主導的電影中,她的戲份並不吃重。


《斷背山》劇照


隱祕的情感與無奈,幻化成她眼底堅毅又心碎的淚水,脆弱孤苦以及無法與旁人傾訴的痛楚,被她拿捏得恰到好處。丈夫的同床異夢,心底的茫然無措,Michelle以短短的幾場戲將角色的脆弱用最自然的感情一一呈現在了觀眾面前,通過這部電影,她和希斯·萊傑的愛情一度被傳為佳話。


《溫蒂與露茜》劇照


與其他一直尋找極端角色而獲得關注的年輕演員不同的是,Michelle一直青睞於迴歸生活的“小角色”。在她主演的《溫蒂與露西》中與愛犬相依為命少女的形象,內斂、剋制但一直不缺少適當的野心和鋒芒


即使是生活中簡單的平常人物,也在她的詮釋中體現出了來源於生活的優雅。


《某種女人》海報


與《溫迪與露西》的女導演Kelly Reichardt的第二次合作《某種女人》是一篇用影像編寫的關於生活本質的散文詩。故事像即將入冬的河流一樣緩慢的展開,她對於孤獨的詮釋十分迷人,雖然扮演的普通妻子雖然戲份並不多,但她的表演依舊不乏深度。


與Ryan Gosling合作的《藍色情人節》讓她第一次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

Michelle在片中歇斯底里、口無遮攔的小鎮婦女形象也一反之前經常扮演的隱忍的女性角色,在這部獨立電影中,兩位主演飾演的婚姻瀕臨崩潰的夫妻充斥著原始情感的發洩,一同為觀眾帶來了令人震驚的表演。


猜疑、埋怨、爭吵……愛情的破碎源於女人的不甘心和男人心底的自卑破碎的剪輯,破碎的愛情,兩位主演表演的張力,幾乎透過屏幕,蔓延到了觀眾心底。


去年在頒獎季有突出表現的《海邊的曼徹斯特》,講述了一個無法與自己握手言和的沉痛故事,Michelle飾演的前妻,同樣令人動容——


物是人非事事休,她與前夫最後的告別擊潰了觀眾最後的心理防線,層次感的情緒處理極其精準,一次又一次的將電影的感情高潮推到極點,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I hope I’m nowhere to be seen.”

“我希望我能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


《魔境仙蹤》劇照


一人千面,我們很難定義她扮演過的角色類型,她對於沒有嘗試過的人物永遠抱有期待,從不吝嗇在銀幕上帶給我們驚喜。


風生水起的演藝生涯,極其低調的個人生活,自從希斯·萊傑離開,他們的女兒Matilda就佔據著她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為了能和自己的女兒一起看她出演的電影,她在新版《魔境仙蹤》中扮演了“北方好女巫”格林達。


《金錢世界 》首映禮


而今她終於擺脫曾經情感的陰霾,戴上訂婚戒指,走進下一個人生階段——時光與經驗所帶來的成熟與睿智同時也影響著她的生活,鏡頭內外,沉穩和執著都讓她的格局更加收放自如。


夢露已經香消玉殞,而她的傳奇依然繼續


Michelle Williams從不畏懼與自己的角色陷入愛河。時光荏苒,卻帶不走她的美好,因為她最美的瞬間,永遠定格在下一部作品中。


閱讀原文

TAGS:金球獎夢露瑪麗蓮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