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以後最討厭的就是過年

瘦馬日記捌匹馬2018-02-14 02:53:22

還有兩三天就要過年了,各個交通樞紐上人頭攢動,街上的外賣店一家接著一家打烊,形形色色的路人拎著五顏六色的包裹推搡擁擠著,在站臺匯聚成一片汪洋……


這是回家過年的大軍,世界級的人口遷徙運動,在中國每年都要來上一次,而且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英國BBC廣播電視臺甚至在2016年不聲不響地拍了一部表現中國春節的紀錄片,表達了對中國這項傳統習俗的敬意,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



中文名為:中國新年:全球最大盛典
英文名為:Chinese New Year: The Biggest Celebration on Earth

刷爆朋友圈的同時,更是讓無數中國人感同深受。


其實,說起過年,可能對於小時候的我們更有吸引力。過年是寒假、放鞭炮、打雪仗、堆雪人以及朋友同學聚會嬉戲的代名詞,當然決不能忽視壓歲錢這個選項。


我們每個人兜裡都鼓鼓囊囊的,那是我們一年中最富裕的時刻,對於小學生,2塊錢的可樂可以買一箱,五毛錢的擦炮可以買一打,稍微奢侈點的,會一起湊錢買袋旺旺大禮包,小夥伴們分而食之。那是我們的童年。


再後來長大了一些,到了初高中的年紀,我們開始青春萌動。喜歡在過年的時候和家人朋友一起去商場逛街,過年是一定要買新衣服的,是一定要去飯店包場子的,是一定要去KTV吼兩嗓子的,還有不常見的叔叔阿姨表弟表妹都要一一打上招呼,然後小孩子們聚在一起,去上網或者溜街,總之那時的我,感覺過年既放鬆又愜意。


可是人不可能永遠都是小孩子,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的青春期總會消散,我們在家庭生活中扮演的角色也在一年又一年中不斷轉換。以前笑嘻嘻對著長輩伸手接紅包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也成了那個給別人發紅包的長輩,要開始精打細算置辦年貨,要想著時間路線,如何去親戚家拜年才不失禮數。


過年,除了七天假期以外,好像變成了一頭洪水猛獸,我開始有些懼怕過年,甚至和親戚們一起吃飯,都覺得是一件特別痛苦的事情。


沒結婚的人,長輩們總是喜歡七嘴八舌,說什麼年紀也不小了,該找個對象了,你這麼大還不談戀愛,不是自己無能,就是性取向有問題,找時間要不要去看看心理醫生???


結了婚的人,也不要以為自己就能倖免,什麼時候要孩子啊?喜歡男孩還是女孩啊?為什麼結婚這麼久還不生孩子,是不是身體有什麼問題,找時間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我認識一個泌尿男科專業的醫生,你要不要……


WTF???


總之,你過的好與不好長輩們從來都不關心,你一年下來在外打拼積累下來的那點苦楚,根本不足以打動他們半點的憐憫心。過年,成為了父母長輩叔伯親戚掌握話語權的特殊時刻,獨裁而且無法推翻。他們沉浸在對別人指手畫腳的情境中不能自拔,就像是一個暴君,欲罷不能的想要控制身邊每一個能夠接觸到的年輕人。


“你期末考試怎麼樣了?什麼?年級前十?這不重要,反正你還是學生,還沒上班,成績不代表什麼,以後上班了你就知道什麼是苦了。”


“你找對象了嗎?什麼?年後結婚?這不重要,你還沒生孩子,有了孩子,你就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家庭生活了,你還小,珍惜你們年輕人的幸福時光。”


“你工作怎麼樣了?什麼?已經自己創業,事業蒸蒸日上有生有色了?這不重要,你看看人家小王,都結婚好幾年了,孩子都能打醬油了,年輕人應該早點結婚的,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明年帶個對象回家!”


你是永遠也無法讓別人閉嘴的,所以我是想過革命的人。


我希望一切都推倒重來,過年就讓我在家好好消停消停,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不好嘛?就讓我們一家人整整齊齊安安靜靜地吃頓飯不好嘛?為什麼要做這些無意義的交流和溝通?


平時相熟互相幫扶的親戚情誼我都可以理解,可是八竿子都打不到的親戚,我實在無法容忍雙方之間都掛著偽善的笑容虛偽的寒暄,


“小王啊,新年好啊,我聽說你在做什麼自媒體啊,是事業單位嗎?有沒有住房補貼?聽說進去挺難的啊,是不是要花錢找人……”


……


謝謝您了,就您這番話,讓我感覺自己活脫脫像是一個在事業單位端著藍白瓷茶缸混吃等死的養生中年人,咱們真誠一點不好嗎?老死不相往來不行嗎?何必互相傷害,委屈了彼此。


為什麼長大以後,我們會這麼討厭過年呢?


我們討厭的不是過年,而是紛雜世界裡,被熟人冷嘲熱諷的那個自己。


bapima798一個有趣的中年人
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喜歡這篇文章的人也喜歡 · · · · · ·

堅持,堅持就好。

不要只幻想自己瘦了的樣子,而不做努力。

中年人的吃雞體驗。

青蛙教我做人。

一路走低的王者榮耀,以及我們的生活。


閱讀原文

TAGS:時候過年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