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億投資+好萊塢團隊,《媽媽咪鴨》為何仍無法打動國內動畫觀眾?

數娛夢工廠數娛原創2018-03-16 01:35:08

作者/陳小小 編輯/函數哥


上映7天后,堪稱豪華之師團隊打造的《媽媽咪鴨》僅僅只拿到了近3200萬的票房。雖然與一般的國產相比表現尚可,但考慮到《媽媽咪鴨》的投入高達2億人民幣,顯然這一成績並不會讓身為出品方的萬達和原力動畫感到滿意。


3月9日上映的《媽媽咪鴨》曾被寄予過無限厚望,這部閤家歡動畫不僅集合了國內最高動畫的製作水準+國內最大院線資源的排片加持,並且在製作和後期特效上還包括了來自和夢工廠的專業團隊。



許多觀看過此片的專業人士都對影片的畫質給予了肯定,尤其是在國內觀眾經歷了迪士尼的《瘋狂動物城》後,對於動畫電影中動物角色毛髮的特效變得眼光愈加挑剔。


然而正是這麼一部畫面製作精良的動畫電影卻慘遭票房的冷遇。簡單估算而言,根據《媽媽咪鴨》2億的投入,算上海外預售的1200萬美金該片至少要3億以上的票房才能回本。而目前,第三方專業票房機構對該片的最終票房預估僅為3500萬左右。


在前人無數的踩坑之後,《媽媽咪鴨》又一次的掉到坑裡。這已無關出品方是否足夠大牌,也無關影片是否能獲得充足的排片,更無關是否有好萊塢團隊的技術加持。最終關乎《媽媽咪鴨》命運的因素只有一個——充滿爭議的劇情。


一家上海動畫電影公司的老闆在評價《媽媽咪鴨》時認為,該片的畫面已接近好萊塢水準,但劇情臺詞拖了後腿,嚴重限制了一部優秀作品的誕生。


這也引出了一個更大的行業思考,那些像原力動畫一樣過往在承製代工上有著傑出表現的動畫企業,是否應該選擇冒著高風險去做自己所不擅長的原創IP?



有多少動畫死於“中美混血”?


(公眾號D-entertainment)根據公開信息整理髮現,《媽媽咪鴨》的團隊除了聯合了原力動畫和萬達影業,其創作團隊中成員許多皆在迪士尼、夢工廠等美國知名的動畫電影公司工作過。


如該劇導演之一的Chris Jenkins曾是夢工廠《瘋狂外星人》的製片人,電影剪輯的lisa linder此前在迪士尼任職動畫電影剪輯工作,藝術指導的Christian Schellewald此前操刀過《搖滾藏獒》和《穿靴子的貓》,負責人原創音樂的Mark isham負責《戰爭文書》《黑鏡》第四季。



出品方原力動畫此前也參與了一系列電影的三維特效製作,例如電影《阿凡達》、電影《捉妖記》裡呆萌的妖王“胡巴”、華語影史第一部全真人CG電影《爵跡》等,同時也是美國夢工廠在中國的唯一合作伙伴,負責製作了《馴龍記:伯克島的龍騎手》TV劇集並曾因此獲"安妮獎"提名。


(原力動畫官網信息)


在引進了大量美國成熟團隊和技術後,使得原力動畫這部《媽媽咪鴨》,在畫面特效上幾乎與美國工業化製作的動畫電影相近,例如在針對動物的毛髮處理上,故事中出現了大量的鳥類和一隻反派大貓,電影中鳥類翅膀上的羽毛和脖頸上的絨毛清晰可見,而大貓身上雜亂的長毛也會自然地隨動作晃動。


此外,在電影中也出現了不少大場景的製作,包括雁群衝破厚重的雲層高飛,真實又有質感的水紋和雪景,以及極具中國特色的萬里長城、梯田農地以及小鎮風光,都體現了製作團隊在三維技術上的進步。



論3D動畫的製作,擁有迪士尼、夢工廠、皮克斯的好萊塢無疑是全球動畫人的朝聖之地。但縱觀國內近幾年的“中美混血”作品,不論是華誼兄弟在2016年出品《搖滾藏獒》,還是此次萬達和原力動畫的《媽媽咪鴨》,效果都難稱理想。


國內某動畫電影公司的老總告訴數娛夢工廠,公司曾聘請好萊塢的某知名導演為一重要項目做前期的劇本打磨,但卻並沒有起到什麼實際效果。在先後推翻了四五個版本的劇本後,這個項目最終移交給了一家法國公司,但支付給好萊塢的花銷已高達1000萬美金。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由於好萊塢高昂的合作費用,這類“中美混血”甚至加速了電影項目的死亡。比如此前的《搖滾藏獒》投資6000萬美金,最終票房不到4000萬人民幣。



數娛夢工廠(公眾號D-entertainment)的瞭解,《媽媽咪鴨》在國內上映前,已經將發行版權預售給海外代理商,收穫了1200萬美元的海外發行收入。即便如此,如果《媽媽咪鴨》最終以3500萬的票房收場,那麼虧損可能依然將高達上億人民幣。


很顯然,當下趕時髦的“中美混血”動畫並非國產片的靈丹妙藥,國產動畫到底還缺些什麼?



有多少動畫成於技術,敗於劇本?


不是所有國產片都有《媽媽咪鴨》這樣的待遇,在上映首周,萬達給出的排片超過10%。同時,其中安排在黃金場的佔比也都超過9%。


但,這並沒有什麼卵用。《媽媽咪鴨》真正的問題出在影片的劇情和臺詞上。



《媽媽咪鴨》講述的是一隻叫大鵬的大雁,與雁群走散後遇到了兩隻叫淘淘和憩憩的鴨子,如何在與他們結伴同行的冒險路上,逐漸改變自己自私、缺乏責任心的毛病的故事。從故事架構上,這是傳統好萊塢電影的經典套路,而《媽媽咪鴨》也的確是具備了“混血血統”。


作為一部定位“閤家歡”的動畫電影,《媽媽咪鴨》中的大量人物臺詞中卻不合時宜的採用了網絡流行語和成人向的段子,諸如:


——“我看他是命裡缺點什麼?”

——“我看他是缺德。”

——“他還缺點節操。”


“別他媽真把我當媽了”


“我就是個弱雞”


作為閤家歡動畫電影而言,似乎很多情節並不太適合給小孩子觀看。




覆盤《媽媽咪鴨》電影的創作思路,原力動畫副總裁周頡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到:“我們希望影片既有中國元素,又能讓海外市場接受,因此編劇、視覺效果等環節邀請了外國導演和公司外國員工加入。”



可以看到,《媽媽咪鴨》的編劇團隊包括服務過《瘋狂外星人》的克里斯托弗詹金斯、《絕望主婦》編劇Scott Atkinson、《小叮噹:夏日風暴》編劇羅布繆爾等國際知名編劇。


也正因為此,《媽媽咪鴨》的劇情沿用了好萊塢的經典元素“冒險”、“勵志”和“成長”,而在臺詞處理方面,不同版本的電影採用了不同的處理方式。針對國內觀眾時選用了國內社交平臺上年輕人頻繁運用的網絡流行語。


《熊出沒》系列電影製片人尚琳琳曾在接受數娛夢工廠採訪時提到,閤家歡電影適合人群是家庭觀眾,這意味著需要同時考慮成人和兒童的觀賞需求,其中針對適合孩子觀看的畫面時,驚恐或者是暴利的內容就必須有所降低。而在《媽媽咪鴨》的劇情中,反派大貓的角色設定了雙重靈魂,瞳色切換時會用不同的性格發聲,大貓在一路追著大雁的鴨子的路上,出現了不少相對驚悚的畫面。



這些因素的累積影響了《媽媽咪鴨》在豆瓣等電影社區上的口碑,最終也導致電影票房表現不佳。在這背後也反應了國內部分動畫電影公司在處理劇本上,對“閤家歡”元素的把握不當,處理成人觀眾和兒童觀眾觀影需求間平衡仍要思考。


從承製代工到IP原創,原力動畫顯然還並沒有進入到它的新角色中。正如前文所提到的思考,許多以代工見長的動畫公司是否應該冒著高風險去做自己所不擅長的原創IP?


一位上海某動畫公司的高層認為,“所以從收益的角度來講,做承製的動畫相對更容易一些,而要做自己原創的IP,收益雖然高但成功的概率卻很低。”據悉,其所在的公司正在做的兩個原創IP,從開始建設世界觀的設定,到人物設定已經花了兩年半的時間,其中許多的環節舉步維艱。


對於一些恰逢處在融資節點的動畫企業而言,原創IP幾乎就是一把雙刃劍,一部原創動畫的失敗就可能毀掉公司辛苦籌備的全盤融資計劃。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