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你要逼自己優秀,然後驕傲地生活

十點讀書2018-03-27 00:06:27


點上方綠標即可收聽主播安然朗讀音頻

  


愛幾次人,傷幾次心,搬幾次家,醉幾次酒,走幾段路,一個人,就這樣長大了。

 

雷佳音給丁丁張新書《只在此刻的擁抱》配音的短視頻,突然火了。


他用沙啞、低沉的聲音徐徐講述著大城市中的年輕女孩們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經歷失戀、挫敗,然後成長的過程。




那些來大城市打拼的女孩兒,究竟要付出什麼代價?


女孩們啊,如果有時不逼一逼自己,你永遠不知道你有多厲害。



知乎上有一個提問:為什麼那麼多人要去大城市發展?


有的人因為一個男人。

 


有的因為一句話。



有的為了逃離。


每個來的人都有不盡相同的理由。


丁丁張新書 《只在此刻的擁抱》講述的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女孩在北京所經歷的愛情、成長、職場中的故事。


故事中的改變了固有的生活節奏,跳離了舒適圈來到北京闖蕩,故事中的在城市中奮鬥多年,看似外表光鮮,卻實際漂泊無依。


因為一個人說:“一個人老在一個速度一個節奏裡,會廢掉的。”


周達雨決定來北京。


作為一個女生,我們從小被教育要聽話,也不必多有出息,畢業後回家考個體制內的工作,再找個工作穩定有房的男人,安安心心做父母身邊的小棉襖,不也挺好的嗎?


波伏娃在《第二性》裡說過:


男人的極大幸運在於,他,不論在成年還是在小時候,必須踏上一條極為艱苦的道路,不過這是一條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則在於被幾乎不可抗拒的誘惑包圍著;她不被要求奮發向上,只被鼓勵滑下去到達極樂。當她發覺自己被海市蜃樓愚弄時,已經為時太晚,她的力量在失敗的冒險中已被耗盡。


並不是所有女生都向往歲月靜好的生活,如果人生就這麼毫無波瀾地過去,像是一部沒有高潮,無聊到不停打哈欠的電影,未免有點太不甘心了。


記得大四的時候,跟母親提過想要去北京的想法,母親不反對也不支持,她擔心我一個人在外面太拼太累,我猶豫了一會兒,對她說:


如果我回到家找一份安穩的工作,結婚生子,會不會在某一刻,當我一邊拿著奶瓶喂孩子一邊做家務時,會想著:“要是當時選擇去北京,人生是不是就會截然不同?”


我怕我會後悔。


於是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從來沒有自己租過房,洗過衣服,換過被單,做過飯,沒有了父母的庇護,生活有些猙獰,站在商場裡看著商品的標籤,會吐著舌頭說一句:“好貴,但幸好,一切都是嶄新的,要的就是可以盡情消費人生裡數不清的第一次。”

 


北京早上的地鐵裡掛著一張張睡眼惺忪的臉,偶爾有人打個哈欠,就會感染周邊幾個人作出相同的動作,像是漣漪一樣向外蔓延。


錯過站,被踩過腳,看到老人上車也曾假裝睡著不讓,在座位上閉目休憩的5分鐘,好像就能給夢想打上一管強心劑。有個朋友跟我說過,我並不是不想給老人讓座,讓人覺得我很刻薄,只是我真的太累了。


為了房租能夠便宜個一兩千,朋友住在了北京南站,每天要坐18個站,才能到上班的地方。



北漂三年,又累又窮,每天開大大小小三四個會,長的會議可能持續6個小時,漲薪遙遙無期。每天透支著健康和青春,未來卻從不肯給予一個承諾,連張空頭支票也吝嗇。


本以為她會在今年計劃回家,結果剛剛又在微信上跟我說,這周忙得連軸轉了,從週一開始就沒回過家,加完班只能去附近同事家裡“寄宿”,同事說她是職場毒婦,在工作中爭強好勝。可是工作,是每個來北京的女孩,人生履歷第一個靠自己得來的響亮的自尊。

 


前段時間,朋友跟我說了個事兒。


她們公司一小姑娘,在工作上因為疏忽犯了錯,其實這事兒並不嚴重,只是因為擔心客戶會不滿,結果被上司叫到辦公室,一頓罵,聲音大得別的部門都過來問怎麼了。


一個剛畢業不久的小姑娘,從小就是乖乖女,父母從來都是輕聲細語的,哪裡受過這麼大的火氣,兩隻眼睛睜得大大的,一聲兒也沒吭,到了下班時間,默默收拾好東西揹著包走到電梯門口,電梯裡只有她一人兒,門一關的瞬間,被人看到,她眼淚刷刷打在臉上。


我說:“你們領導是不是有點過分?這錯又不嚴重,就是一句話的事兒。”


她說:“這很正常,我們這個部門的人,幾乎都被這個領導罵哭過。”


誰不是被罵的時候面無表情,回到家關上門,撲在床上一陣嚎啕大哭。


“你被罵的時候沒有想過辭職麼?”


“當然想過啊,結果看了看銀行卡里的餘額......”


然後第二天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枕頭上的眼淚還沒幹,就逼著自己偽裝得百毒不侵。然後裝著裝著,就真的百毒不侵了。

 


每個女孩都會在這座陌生的城市裡找到愛的人,一個人時,最害怕的不是加班,而是最害怕一個人回到家,空蕩蕩的,連說話好像都有迴音。


一旦有了愛的人,日子就變得熱鬧起來。


回到家,即便是對方只顧打遊戲也不做家務,有些時候也覺得真好,至少有人可以抱怨。


他會在房間裡製造各種各樣的噪音和垃圾,會打呼說夢話影響你的睡眠,你們像普通情侶一樣,會因為瑣事吵架,也會在深夜裡擁抱。


《只在此刻的擁抱》裡白樹槿對周達雨說:“如果你談戀愛啊,姑娘,一定要用力,因為後邊,越算越清楚,越來越知道自己是誰。”



然而這段戀愛,並不會一帆風順,感情千變萬化,奮力追求、用盡全力,有時也難免會失去,我們逐漸變成一顆看似無毒卻侵害力極強的植物,周邊寸草不生。


正如《只在此刻的擁抱》裡所說的:“你是誰,比你遇到誰重要多了。”


每個女孩,都是在經歷過大大小小几次失去後,慢慢找到自己的。等到那時,你的雙腳才真正貼在了這座城市的地面上。

 


每個女孩的腦子裡,都有一個鬧鐘,它會在三十歲之前開始響起,離得越近響得越頻繁。


早晨起來照鏡子的時候,發現眼尾出現了細紋。


破洞的褲子、露腳後跟的鞋子統統都被雪藏。


談過幾次戀愛後,發現人沒有什麼是不能失去的。


就連生病,也可以自己一個人扛......


《只在此刻的擁抱》裡有一句話:“三十歲是什麼,就是,肩膀和屁股一樣寬,整個人都方了


看著老家的朋友、老同學都結婚生子,二胎都有了,聚會的時候不是晒自家的孩子,就是大談自己的育兒經驗,好像人生中就只剩下這件事值得炫耀了。


每一個來到北京的女孩兒,攜帶著夢想參與到遊戲中,尋求著一個叫做”幸福“的通關獎勵。有的人玩到一半黯然離開,有的人不通關不撒手,然後成長。這種成長就是閨蜜所說的再見,到在北京待了幾年後周達雨的眼神中,多了那種叫作狼性的狠意。


這種成長,就是不管我今年三十或者四十,我都不害怕了。

 


 “在大城市闖蕩過的女孩們,去哪裡都不會差。”


大城市的意義太複雜了,它擊潰希望又成全夢想,它讓人越變越好,外殼也越來越剛強。所以當這些女孩離開大城市回到家鄉時,這種狼性會在小城市裡迅速閃光,從“鳳尾”變成“雞頭”,並且給小城市注入嶄新的生命力。



《只在此刻的擁抱》中有一句話說:“一個城市有多大的能量呢?能吸納那麼多人,來到這裡,喜愛這裡,痛恨這裡,離不開這裡。


誰不是靠一根夢想死撐著,慢慢長成那個厲害的自己的?


因為這些年發生的事情、遇見的人、不可忽略的情緒、無法收回的話,壓力疊著壓力,層層相逼中,我們漸漸構成了一個自己都沒有想到的自己。


《只在此刻的擁抱》最後,周達雨再次從家鄉回到北京時,她沒有讓父母再送自己。


內容簡介

周達雨隻身來到北京,在這裡她遇到了白樹槿,一個在北京打拼多年仍漂泊無依的女白領。她們在北京經歷著戀愛、職場中的難題,她們如何在這裡生活下去?11個擁抱,開啟了她們生活的新篇章。


-背景音樂-

陳曉娟 《趕路》

-主播-

安然calm,治癒系女主播,主持人,一個喜歡美文和美食的文藝女青年,亦愛寫字、唱歌。公眾微信號:安然時光(ID:anranshiguang2015) ,微博:安然calm。


長按識別二維碼,汲取更多溫暖的力量

▼歡迎把我們推薦給你的家人和朋友喲

↓點擊閱讀原文購買【好玩的漢字盒子】

喜歡就點個讚唄~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