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遊戲》S06E04:重逢

聖狗子2018-03-29 03:56:10

一個讓人起雞皮疙瘩的伏筆:瑞肯可能的遭遇

上一集中,導演用蒙太奇的手法表現了艾莉亞在無面神殿裡的升級過程。而那一集中,瑞肯也出人意料地被安柏家出賣成為小剝皮拉姆斯的人質。

那集播出後不久,網友就發現其中的一個片段,可能預示著瑞肯未來的命運。
在那段訓練過程中,訓練艾莉亞的姑娘“流浪兒”問了她幾個問題,其中包括她的兄弟的數量和對獵狗的感受。
艾莉亞先是回答四個兄弟。繼而糾正為三個兄弟和一個同父異母的瓊恩。在列舉自己的兄弟時,她第一個說的名字是羅柏:
棍子打向了艾莉亞的左軀幹,而羅柏也的確是被盧斯·波頓捅在左軀幹而死的。
接著她提到了布蘭:
棍子掃向了艾莉亞的背部,而布蘭是跌落後摔斷了背部而導致的癱瘓。
接下來是瑞肯:
在提到瑞肯的時候,棍子掃向了她的腿。難道瑞肯真的會是腿部受傷?
如果這還不足以確定,後來她們還提到了“獵狗”桑鐸:
艾莉亞被棍子打中頭部,從平臺上摔落。
而桑鐸的確是被布蕾妮打中頭部然後從懸崖上摔下去的。
圖片線索來源:Weirwood Leviathan

作為史塔克家族的男性成員,即使瑞肯對於拉姆斯來說是可以“令諸侯”的“天子”,拉姆斯也不可能對他沒有殺心。如果拉姆斯感受到地位的威脅,或者面臨戰爭可能的失敗,虐人成性的他都不會對瑞肯手下留情。




四場重逢:
瓊恩和珊莎的重逢,不知會讓多少觀眾熱淚盈眶。從第一集到現在,史塔克家族經歷的,只有分別,死亡和擦肩而過。而過了這麼久之後,目前僅有的兩個能自由行走的史塔克家的孩子,終於聚在了一起。
丹妮莉絲也和大熊以及達里奧重逢,當她走出火焰,我突然有點理解從人群中走向她的喬拉·莫爾蒙對她的愛。
瑪格麗和洛拉斯在獄中重逢。在瑟曦扶持大麻雀導致的這場鬧劇之中,只有他們兩個是真正的受害者。我期待瑪格麗會在重逢中拯救洛拉斯,事實卻是見到洛拉斯讓一直硬撐著的瑪格麗也快要崩潰。
雅拉也和席昂重逢。席昂的救贖之路令人唏噓。而雅拉麵對他的道歉時,只要求他能像像鐵種一樣堅強。我不由得說這才是我想要看到的雅拉,那個原著中(書中叫阿莎)充滿了無畏魅力的角色。下一集的預告片中,選王會將會展開,雅拉將會參選,但席昂這個在鐵群島可能已經徹底失去地位的角色會對她有怎樣的幫助,還難以預測。




長城:The North remembers.
就像我們在上一集的評論中擔心過的。瓊恩還是失去了鬥志,而“粉紅之信”也如期而至。
但珊莎面對瓊恩的頹廢和信中的囂張氣焰時,卻表現出了格外的堅定和強大。
在君臨時的她還是個懦弱的綿羊,在谷地成長之後,臨冬城裡的她雖然面對拉姆斯的暴力無能為力,但也不再逆來順受,最終得以逃出。
而如今她不但懂得鼓勵瓊恩,說服瓊恩,也懂得激怒瓊恩。在讀到“你會親眼看著我的士兵輪姦你的妹妹”時,她沒有退縮。她成了瓊恩的力量源泉,這在兩季之前還是多麼不可想象。
有人說,瓊恩總能從美麗的紅髮那裡得到力量,耶哥蕊特,梅麗珊卓,珊莎,以及……託蒙德。

北境之戰終於要打響了。
但瓊恩還有太多工作要做。即使他和珊莎對臨冬城的瞭解勝過許多人,如果要強攻那裡,他仍然需要數倍於拉姆斯的軍隊,甚至需要光之神的幫助。
而珊莎似乎也不會閒著,下一集的預告片中,她似乎就會和小指頭當面對質,她問道:“你之前瞭解拉姆斯嗎?”。不過兩個人沒有出現在同一個剪輯畫面中,他們是否真的相遇也不好說。

洋蔥騎士和梅麗珊卓終於討論到了席琳與史坦尼斯。而且洋蔥騎士一提到這個話題情緒就很激動。他們之間的關係,將是瓊恩隊伍內部的不確定因素。
在瓊恩的手下,戴佛斯的地位會很牢固。他不是那種到處效力的職業經理人,他需要的是說服自己忘記曾忠心追隨的史坦尼斯。布蕾妮明確地告訴他自己處死了史坦尼斯,也許會幫助他做到這一點。另外我並不擔心他和布蕾妮有些緊張的關係。從第六季預告片透露出的情節看,布蕾妮不會一直待在這裡,她與波德會在不久之後前往河間。
而梅麗珊卓會在瓊恩的隊伍裡有自己的位置嗎?她這一季持續到現在的的踟躕和自我懷疑。讓我總覺得她會在某一刻為了大道而犧牲自己。

而我猜過長城會發生的一萬種故事,卻沒猜到“幹過一隻熊”的託蒙德看布蕾妮時的眼神和他跳動的眉毛。本劇未來的最佳 couple 呼之欲出。
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有一天她會駕著七彩祥雲用託蒙德看著布蕾妮的眼神來看我……




谷地:
羅賓·艾林不出意料地進入青春期。想想因為演員變聲這一季沒有臺詞的奧利,和阿多都快要抱不動的布蘭。青春期可真是一劑毒藥。

最後一對圖是什麼玩意兒……(圖片來源

“小指頭”培提爾·貝里席終於在眾望中迴歸。他憑藉著羅賓·艾林的信任,用幾句話就擺平了谷地的封臣。並拉起了一場戰爭的序幕。
北境之戰的 X 因素無疑是他。無論他是有意奪取臨冬城,還是想要獲得在北境的影響力,他都不會單純地為了幫助珊莎而出兵。而他對北境戰爭結果可能的影響,就是我們接下來會提到的。




珊莎與瓊恩:北方,南方。
第一季第一集中史塔克一家列隊迎接羅勃,是珊莎此前在劇中唯一一次和瓊恩站在同一個場地。
珊莎與瓊恩,究竟是怎樣的關係。這在他們團圓的溫情中,在他們要同時面對拉姆斯時,顯得並不重要。
可一旦小指頭介入北境的戰爭,當他和瓊恩之間有可能的利益衝突時,和他關係不錯的珊莎是否能堅定地站在瓊恩一邊,就必須打上一個問號了。

提到珊莎對瓊恩的態度,就不得不提珊莎的母親凱特琳對瓊恩的態度。凱特琳嫁給了可能是整個維斯特洛大陸上人們心中最有原則和榮譽感的男人奈德,她也全身心地愛著他。但這個備受尊敬的男人卻在戰勝歸來之時帶著一個私生子。這意味著他在揮灑熱血和生命的戰爭中,想的竟然是另一個女人。對於凱特琳來說,這是對她的一種否認:她連奈德這樣有原則的人都守不住。那麼在世人眼裡,出身大戶人家的她,得差勁到什麼程度,會比不過一個不知名的女子。她對於瓊恩的怨恨,也是對奈德的怨恨。但她愛著奈德,這些怨氣就都被瓊恩承受著。
當然,凱特琳也是一個有智慧的女性,她知道瓊恩只是一個無辜的孩子。但她不能理解的是,奈德竟然將這個私生子像其他孩子一樣養大。而且隨著瓊恩的成長,他無論是性格還是品行,都比其他幾個兒子更像奈德。瓊恩的存在,以及對幾個兄弟的影響,對凱特琳來說是一種威脅。。所以她很難去愛瓊恩。所以凱特琳才會支持瓊恩加入長城守夜人。所以她會希望是瓊恩而不是布蘭從高塔上摔下。

與像極了奈德的瓊恩不同,珊莎在所有人的眼裡,都是凱特琳的翻版。她們都擁有徒利家橙色的頭髮,她們都更信仰新神。人們也認為珊莎就像母親一樣賢惠。如果珊莎繼承母親的品質和心思,她似乎會自然而然地和瓊恩有所距離。

事實也有些類似,他們倆人像是史塔克家孩子的兩個極端。珊莎在一開始更像個南方的小姐,而瓊恩則是個典型的北方硬漢。珊莎早期更信仰新神,而瓊恩則可能是史塔克家的孩子裡對舊神信仰最堅定的。瓊恩不愛跳舞,但珊莎愛跳,原著中她甚至在自己並不快樂的婚禮上也跳了起來。艾莉亞從小喜歡耍槍弄劍,和瓊恩親密無間,其他三個男孩也和瓊恩有很多共同語言。相比之下,珊莎和瓊恩之間共同點實在太少了。
珊莎也很難處理瓊恩在她心中的地位。珊莎她從一開始就說瓊恩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兄弟,或是私生子哥哥。相比之下,艾莉亞直到上一集還是說自己有四個兄弟,而羅柏則在書中指定了瓊恩做自己的接班人。在珊莎的心中,騎士精神至高無上,所以她熱愛優雅騎士的代表洛拉斯·提利爾。而瓊恩雖然驍勇善戰,但他的私生子出身,更重要的是舊神的信仰幾乎註定了他永遠不會受封騎士。這無疑會讓珊莎感到困惑和疏遠。

當然,這些不同,也許遠遠不能阻礙他們一起成長所結成的情誼,尤其當父母和長兄被殺害,其他兄弟姐妹散落天涯之時。
在書中,儘管次數不多,兩人也會偶爾在回憶中想起關於對方的美好畫面。珊莎在君臨的遭遇,讓她越來越不相信虛偽的騎士信條。當她寄身於谷地時,在自己小姨家裡也只能用化名“阿蓮”,時常被自己的表弟欺負也被小姨嫉妒,這種遭遇其實很像一個私生子,也許會讓她更能理解瓊恩。而即使瓊恩是私生子,珊莎也一直相信瓊恩是像班揚叔叔一樣的人。

但小指頭對於珊莎,也同樣意義非凡,他拯救了珊莎,也幫她成長。珊莎因為在臨冬城的遭遇而對小指頭產生的恨意,也許會被他輕易化解(花言巧語+大局為重+我是來幫你的)。
未來的某一刻,培提爾·貝里席和瓊恩,這兩個同樣信任珊莎,也不願失去珊莎的人也許會產生利益衝突。屆時珊莎的選擇,會顯得非常重要。

但這不一定是壞事,小指頭和瓊恩從價值觀上來看,他們是兩個很難一起合作的人。而瓊恩想要攻打臨冬城,以他自己可能籌集起來的兵力,即使做到了,也會是一場慘勝。但如果有小指頭和谷底軍隊的幫助,也許就會是一個雙贏的結果。在這個時候,珊莎在其中的牽線搭橋,甚至在必要的時候反對瓊恩的想法,對瓊恩和戰爭最後的勝利都是必不可少的。




彌林&龍母:
提利昂宣佈,奴隸主蓄奴的制度7年不變!
但彌林的劇情其實還是沒有什麼大的進展。這種通過妥協來維穩的做法,上一季丹妮莉絲就已經通過聯姻做過了。而這一集因為妥協而失去奴隸信任的劇情,也和上一季丹妮選擇處死奴隸領袖的後果差不多。
如果提利昂僅僅是配套幾個性工作者就能把這件事辦成,那麼這個世界的規則也太簡單了。他也許也是在為龍母爭取時間罷了。

推倒幾個火盆然後殺死所有的卡奧是有點離譜……但是!
丹妮從烈火中走出的畫面太壯麗了!
書中也許不會這麼安排,達里奧和喬拉兩個人怎麼能提前做到那麼多準備工作很難說過去。而作者馬丁也曾明確表示坦格利安家族並是天然防火,丹妮在第一季中的浴火而生是龍種、血魔法等的綜合作用。而這次顯然這兩項都不具備。
但對一部電視劇來說,這種安排會讓視聽效果更震撼。而龍母演員艾米麗·克拉克自身並非頂級的演技也可以被彌補。劇組沒有做黑龍卓耿的特效省下來的經費,也可以更好地投入到第六季末的六軍之戰中。
但更重要的是,丹妮莉絲這次不是被黑龍卓耿所拯救的。她從烈火中走出,讓十萬多斯拉克人臣服,一夜之間一統多斯拉克海,不再是靠她那一堆空虛的頭銜和巨龍的威懾,就像我們在第六季第一集的評論中說到的,丹妮擁有統治者的魅力,雖然在這一刻,這種魅力依然是“神格”的,也顯然比威懾力要可貴得多。

當然,這一段也不是沒有槽點的,比如:
殺人如麻的卡奧們,難道沒有一個人想要衝上去帶著丹妮一起死?
這一點編劇倒是有所回答:丹妮利用火焰形成了一條“火線”,防止了所有卡奧的攻擊。
這個解釋實在有點強行,畢竟這一點在劇中並沒有明確地表現出來。
還有一個槽點是:
後面那群人又沒看見龍母,他們忙著給著火的帳篷跪什麼!
好幾位朋友評論表示人群應該是呈扇形依次跪下的。也的確說得過去,算不上硬傷。

喬拉身體似乎已經僵硬得需要扔沙子打架的地步了。我想在本季之內,喬拉將為丹妮獻出自己的生命,而地點很可能會是奴隸灣。根據流言,第六季結束之後,最後的兩季將分別只有七集。如果真是這樣,丹妮很可能在這一季的末尾開始前往維斯特洛的征途。也許出發之前奴隸灣的塵埃落定,會與喬拉的犧牲有不小的關係。
我太喜歡這個角色了。他從一開始就伴隨著丹妮,親歷她的起起落落,也見證她不斷強大和成長,只有在他望著丹妮的眼神裡,能看到丹妮是人而不是神的光芒,這種眼神在灰蟲子和彌桑黛身上是看不到的。如果要死去,他配得上一個有決定意義的犧牲。




君臨:好無聊
長達十三分鐘的君臨線是本集最讓人昏昏欲睡的地方。這一季四集裡發生的內容,其實只需要兩集就可以講完。而詹姆這個角色也被這段劇情浪費了(希望後面他率領高庭大軍時會給我們驚喜)。

不過君臨的血雨腥風,可能比我們之前想象的更猛烈一些。之前我們以為的,是瑟曦和詹姆以及他們的軍隊直接攻擊教堂和極端分子。
而現在,提利爾家族的隊伍會進軍君臨,他們似乎要面對的,也不只是大麻雀和他的打手們,還可能有整個君臨的貧民階級,而貧民的反抗,又必然是針對君臨整個貴族階級的。
這可能不是血染教堂,而是血染君臨。史坦尼斯之前費勁千辛萬苦沒能攻破的君臨,如今卻可能在內部崩塌。
這樣一場軍事行動,即使有荊棘女王和凱馮·蘭尼斯特坐鎮,也不可能沒有附帶傷亡。
當託曼問瑟曦:“你不喜歡瑪格麗,是吧?”的時候,瑟曦回答:“我是否喜歡她無關緊要”。但接下來她說的不是母親式的:“我愛你,你愛她就足夠了”,而是:“瑪格麗是王后,王后要有尊嚴,國王更是這樣”。
這說明對待瑪格麗時,瑟曦並不從對託曼的愛的角度出發。她至少是不在乎洛拉斯、瑪格麗和蘭塞爾的死活,她甚至痛恨這三個人。而她還擁有刺殺執行力極強的羅勃·斯壯。下一個死去的重要角色,很可能在那三位之間產生。而荊棘女王一旦失去孫子或者孫女,也不會善罷甘休,這場戰爭之後君臨的動盪,也值得人期待。

而瑟曦自己的地位,就一定很穩固嗎?顯然不是的。這一集中一個值得玩味的細節,就是連阿諛奉承的大學士派席爾都敢於在託曼的面前和瑟曦爭辯。這無疑意味著經歷了被囚禁,示眾和軟禁之後,即使依然貴為太后,整個官僚和貴族系統對瑟曦的尊重也大大減少了。而瑟曦也逐漸失去了家族的支持,儘管計劃著一場不小的復仇,她依然是一個眾叛親離的孤家寡人。

對了,凱馮·蘭尼斯特的演員,選的真的很棒。你會自然而然地感受到他擁有不輸泰溫的智慧和權謀,但又卻少了泰溫的梟雄式的霸氣。和書中可以用大量章節表明這點不同,電視劇演員必須要在幾分鐘之讓觀眾感受到這點。而他的確做到了。
這讓我不由地想到總有人說的中國人需要拍出自己的《權利的遊戲》。如果真要拍的話,估計需要用光我們國家的老戲骨才夠吧?



下集預告中的信息
下一集的名字叫做《門》(The Door)。不過上一集的“違誓之人”和這一集的“陌客之書”基本證明了我們糾結每一集的題目沒什麼意義。
本集有人抱怨布蘭線沒有出現,其實 HBO 早就在下集的簡介中透露過了。這是下一集的簡介:

Tyrion seeks a strange ally; Bran learns a great deal; Brienne goes on a mission; Arya gets a chance to prove herself.
提利昂在尋求一個奇怪的盟友;布蘭學到了很多;布蕾妮得到了一個人物;艾莉亞得到了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其中,布蘭線中的情節最令人期待。他到底學會了什麼?是極樂塔裡的真相,還是阿多不能說話的原因?
布蘭發現自己面對著一支異鬼大軍:
而在洞中的彌拉則瘋狂地試圖搖醒布蘭。鏡頭一轉,布蘭發現自己旁邊站的竟然是:夜王!
夜王是異鬼中一個重要且神祕的角色。他似乎是異鬼的領袖,指尖一點,就會讓嬰兒變成異鬼。他雙手擡起,剛剛被殺死的人就會站起來變成屍鬼。但他的穿著,則像極了守夜人。關於他的身份,則一直有著紛亂的猜測(書中傳說是第13任守夜人指揮官)。
這個鏡頭給我留下了太多想象的空間,夜王的身份會被揭示嗎?還是布蘭會學到擊敗異鬼的方法?

提利昂的盟友,在很久之前發佈的第六季預告裡就曾出現過,是另一個紅祭祀:
她對瓦里斯和提利昂說道:“情報/知識讓你強大,但你不知道的還有很多”。
《權力的遊戲》的奇幻色彩,似乎越來越濃了。

布蕾妮的任務,很可能是前往河間聯合珊莎母親徒利家的剩餘勢力。如果真像我們在前面所說的,小指頭見到了珊莎,他很可能會建議珊莎聯合她在河間地的親信。徒利家沒有被滅門,黑魚大人在紅色婚禮上逃走,而艾德慕·徒利也還活著。弗雷家很可能也因為盧斯·波頓妻子瓦爾妲·弗雷的意外死亡而不選擇支持拉姆斯(目前看沒有一個人相信盧斯·波頓是被敵人毒死的……而瓦爾妲屍骨無存這個事實更難掩蓋)。

艾莉亞證明自己的機會,會是什麼呢?可以猜到,這一定不會是個簡單輕鬆的任務。如果這個任務是去刺殺因為死裡逃生而欠無面神一條性命的獵狗,艾莉亞的選擇一定會非常痛苦。根據很多人的推測,她上一集喝下毒藥不死反而復明,是因為她已經變成了 no one,如果她不能狠心完成任務,再次成為一個有感受的人,毒藥會不會再次發作?

https://weiwenku.net/d/106351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