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字雄文讀懂:中國的邏輯在哪裡?

曉軍視點2018-04-04 23:19:02

來源:智綱智庫(wzggzswx)作者:王志綱  

本文由智綱智庫主辦的2018(春季)草根大會上王志綱先生的演講整理而成,有刪減。



中國版的達芬奇密碼

 

“中國的邏輯”,聚焦著全世界的目光,要想看清中國的所有問題與答案、矛盾與機遇、共識與分歧,都必須要回到一個焦點上,即中國版的達芬奇密碼,而這都在習主席這看似輕描淡寫,實則雷霆萬鈞的三句話裡,今天把它拿出來跟大家共享。



第一句話是2012年12月份習主席剛剛上任初期,參觀“復興之路”展覽時候說的。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更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


聽完這句話後,我的判斷是,中國將會掀開一個全新的時代。

 

支撐這個判斷的依據在哪裡呢?是中國近四十年來快速、奇蹟般的經濟發展。

 

第二句話更精彩,這是2014年2月份習主席受邀出席俄羅斯索契冬奧會時答記者問時說的話。他以他常有的輕描淡寫的語調說了這麼一句話:


中國改革經過30多年,已進入深水區,可以說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


這句話說明了他的高度清醒,背後的潛臺詞是什麼呢?如果說在此之前整個中國是摸著石頭過河,如果說當時我們考慮就是把這個房子能夠繼續往上蓋,不倒就行,而如今他要接手的可是萬丈高樓、摩天大樓,不僅要蓋好,而且要風雨巋然不動、屹立世界。所以後面的一系列雷霆之舉,證明了當時他對中國形勢的判斷。

 

第三句話,在2017年10月份舉行的十九大時,在長達三個小時的講演裡提到這麼幾句話,可以說是對過去五年的一個交代和總結:


十八大以來的五年是不平凡的五年,過去五年我們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


歷史已經見證,這五年來整個中國的變化可以說是脫胎換骨,改革的力度、強度、深刻度都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

 

八九十年代,小平同志經常會講一句話:“面對複雜的問題,可以放一放交給後人去處理,因為後人比我們更聰明。”


但是到了當代領導人手裡,問題已經繞不開了,只能“雖千萬人吾往矣”。習主席用五年時間初步完成了對整個社會生態的重建和重塑,讓我們看到了這個國家自我更新的決心和能力。

 

因此這三句話看起來輕描淡寫,其實是石破天驚。


為什麼把它叫做“中國版的達芬奇密碼”呢?因為通過對這三句話動態、辯證和發散的探討,我們對中國的邏輯就能形成一個大的框架。


但是當下中國是個什麼狀態?未來中國將會向何處去?如何保證中國真正能夠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在這個大邏輯之下,我們個體如何生存和發展?面對這麼多問題,所以我們要好好地探討下“中國的邏輯”。



回首四十年

 

走到今天回頭來看,如今的我們西裝革履、衣食無憂,特別是我們的後代80後、90後,他們會覺得生活就應該這麼美好。當我們回溯歷史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天上從來不會掉餡餅,偉大奇蹟的背後往往都是卓絕的努力。

 

1.公平與效率

 

如果讓我概括,其實就是兩個詞:“公平和效率”,這是哲學領域裡的最高命題。從文藝復興到思想啟蒙運動,民主、自由、人性解放,一直是西方文明的主旋律,也是人類文明的一束曙光。


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區別,可以從意識形態進行很多解釋,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講,核心就是“公平還是效率”的問題。

 

資本主義講究“效率優先”,把蛋糕做大,然後再考慮分配;社會主義追求的是“公平優先”,認為通過人類覺悟的提高自然會有效率,但很容易走向了平均主義,從而扼殺了效率。

 

70年代末,一個偉大的時代拉開了序幕。這個時代的號角從何處吹響呢?


我給大家重溫一段歷史軼事,這個新聞可能鮮為人知,但它直接推動歷史掀開了嶄新的一頁。1978年,廣東省委向最高層提交改革方案,擬把深圳蛇口地區作為改革開放試點。


方案上報後,一片爭議之聲,沒想到鄧公看了這個方案以後,不僅全盤接受,而且給了一個最好的IP。說拿出一塊地方來,去闖一闖,中央沒有錢,但是可以給政策,至於叫什麼名字,小平同志說就叫“特區”吧,當年陝甘寧邊區沒飯吃的時候也搞過特區。

 

1981年底,一塊寫著“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巨型標語牌矗立在了蛇口工業區最顯眼的地方。蛇口工業區負責人袁庚打出的這句標語,旗幟鮮明的提出效率優先,它從誕生之日就引發了各種爭議。這塊標語牌也多次豎起後又被拆下,但在小平的堅決表態下,春天的故事就這麼開始了。

 

1991年,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在這個重大歷史關頭下,鄧公再次站了出來,這就是偉大的政治家的氣魄,以近九旬的高齡南巡,挽狂瀾於既倒,毫不猶豫的帶領中國走向了市場經濟,同全世界接軌,再次開啟了中國改革開放的輝煌篇章。

 

伴隨著深圳的崛起,沿海、沿邊到內陸,整個中國終於掀起了驚濤駭浪。現在40年走下來,證明這條路走通了。這條路走通的標誌是什麼呢?就是中國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實現了“工業化、城市化和初步現代化”。

 

2.工業化、城市化和初步現代化

 

談到工業化,在這裡跟大家多嘮叨幾句。改革開放之初,當時的中國根本談不上工業化,只有蘇聯援建中國的殘存的少數項目,後來中國用一種獨特的方式,從珠三角的三來一補、代工延伸到長三角的獨立製造,到現在已經形成了全球最完備、規模最大、門類最齊全的產業鏈條。

 

我經常去美國,美國近20年去產業化、搞金融化以後,製造業整體有所衰退,新興的產品要想落地,要想市場化只能到中國來,這就是我們的工業化成果。

 

講到城市化,大家看著如今的中國,城市林立。一千萬人口的廣州,還有一千二百萬人口的深圳,兩千五百萬的上海,接近三千萬的北京,你就能感受到城市化有多麼偉大。

 

今天來到現場的貴州省錦屏縣的這些苗家、侗家的孩子們,坐著高鐵四個小時從閉塞的貴州直接到了廣東的時候,他們以為天生就應該這樣。當年我們要從貴州到這邊來,沒有三天三夜是不可能的,這就是中國這四十年的變化,太多的數據能為你解讀中國的城市化。

 

再談談初步現代化。如果沒出國的朋友,可能感受不深,到美國、歐洲全世界去走走,你們會發現自己真的是從現代化國家過來的人,我春節在美國和墨西哥待了20多天,回來以後最大的感受,中國的便捷性遠超美國。


電子支付、快遞物流、手機信號,還有包括高速公路、鐵路、飛機,中國真的不落後於人。所以不去不知道,一去嚇一跳,中國的初步現代化進程,確實是拜這40年之所賜。



大家可以看看圖片上的這些數據。1978年這四個經濟體的比較,美國2.35萬億美金,歐盟就是2.17萬億,日本0.99萬億,中國0.2億,連別人的零頭都趕不上。

 

如今2017年,美國18.6萬億,歐盟12.2萬億,日本4.1萬億,中國12.2萬億。我們從原來的微不足道,到今天和歐洲所有的發達國家加起來是一樣的,目前是日本的三倍,而且接近了美國,這就是這40年中國的天翻地覆之變,這就是每個人獲得感和幸福感的來源。

 

回過頭看,所謂的“改革開放”,其實真的就是出於常識,出於為人民服務這個簡單的道理,最後做成了驚天動地的事業,找到了整個中國的發展之路。


可以用四句話來總結改革開放的前三十五年,“逼出來的改革,摸出來的市場,放出來的活力,幹出來的奇蹟”,這幾句話也是那個偉大時代的註腳。

 

3.“三個重建”改變中國

 

經濟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們應該彈冠相慶、皆大歡喜了嗎?顯然並不到時候,從1978年改革開放到2013年的三十多年,是“大破”的年代,經濟上破掉了“計劃經濟”,思想上也破掉了禁錮,但是整個社會的道德水準卻在滑坡,生態環境也是大規模破壞。

 

其實,習主席的思路非常清晰,他的使命就是啃硬骨頭,做前人沒做成的事情。而這就需要極其偉大的抱負和決心,“大破”的時代已經過去,“大立”的時代正在到來。


中國通過打虎拍蠅、刮骨療傷、全面深化改革等措施開始整治社會毒瘤與潛規則,重建國家規則和秩序,我總結為三個重建:

 

第一個秩序重建。

 

原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貪腐問題嚴重。現在這個時代結束了,中央樹立權威,官場風氣徹底改變,就是要做到令行禁止,這五年已經看得很清楚了。

 

第二個文化重建。

 

尊老愛幼、忠孝節義、禮義廉恥,這些傳統的價值觀要重新提倡,然後我們才能可持續。一定要建規矩,立章法。

 

第三個生態重建。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保護環境之前喊了多少年,基本看不到成效,這五年以來,力度之大,小作坊小礦山說關就關,說整頓就整頓,不管觸動誰的奶酪,一查到底。

 

過去五年的一系列改變都可以歸功於這三個重建。

 

但無論哪個階段,其實都是在做準備,就相當於我們登珠穆朗瑪峰一樣,馬上就要到登頂的時候了,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喜馬拉雅山脈的崛起,必然伴隨著成都平原和印度次大陸的形成。讓我們“開眼向洋看世界”,看看外面怎麼樣了。


躲不掉的攤牌



中國這頭雄獅已經出籠,在全世界不斷的播撒著自己的影響力。以中美為首的兩大巨頭一定會面臨躲不掉的攤牌,西方思維與東方邏輯之爭已成為世界性的戰略對峙格局。

 

1.美國優先和中國夢

 

我們先來看特朗普手中的美國。特朗普是一個非常好出風頭的人,智商也很高,但他的本質是個商人,性格非常堅強,出招非常詭異,做事非常任性,不可掌握。但是不管他怎麼出招,有一點是確切無疑的,就是堅定他競選時的宣言“美國優先,美國第一,美國再次偉大,說到做到。”

 

現在美國的決策者已經認定中國是最大的競爭對手、戰略對手,圍繞這個判斷,美國將會有一系列的政策出臺,美國有三張牌可以打:


第一張牌是貿易牌,現在已經打出來了,關稅大戰即將打響,我們不能低估特朗普的衝動性和冒險性。


第二張牌是恐嚇牌,美國掌握著世界上最強大的軍事力量,尤其是可以利用地緣政治來封鎖中國。


第三張牌也是最難防範的,就是引誘牌,如果我們的年輕人都向往美國,自我否定,覺得外國的空氣都是甜的,那我們還憑什麼競爭?


上面這三張牌背後其實就是所謂的“美國優先”思維。美國長期以來也保持著樂觀的態度,試圖改造中國。

 

然而如今,我們不僅沒有走上美國預設的道路,還在經濟、政治和價值觀上都和美國形成了兩分天下的局面。修昔底德的陷阱不一定是戰爭,但是一定會有新的表現方式。中美狹路相逢,這不僅是商人總統特朗普的判斷,更成為了美國的共識。

 

在這樣紛亂的局面下,我們的“一帶一路”倡議和“中國夢”要怎麼玩?中國不可能不發展,但發展難免會動別人的奶酪,因此碰撞和摩擦是肯定的,攤牌也是躲不掉的。該來的終究會來,在事關中華民族核心利益的問題面前,我們一步都不可能退讓。

 

2.不確定的歐盟

 

說完美國,大家再看看歐盟,多少年來歐盟都以德國、法國、英國這三駕馬車為代表,跟中國都是生意優先。

 

但現在不同了,德國現任的外交部長多次公開站出來指責中國,而且整個歐洲開始對中國的資本進行打壓,原來對於“一帶一路”還持積極態度,現在大多開始持消極態度了,將“一帶一路”視為對歐洲的威脅。

 

3.圍堵中國的印太秩序

 

中國和印度都有著悠久的文化,也有互相交流的傳統。但是非常遺憾,印度的精英和政治界一直把中國當成敵人,就相當於一些窮人,看到隔壁鄰居發財後受不了,恨不得給你一棒子,然後打土豪分田地,這就是印度今天和中國的一種關係。


高天滾滾寒流急,我們有足夠的定力和信心。今天面對這麼一個強大的中國,任何一個大國想攤牌,要想用武力來威脅,都要三思而後行。要不要打?能不能打?能不能承受得起圖窮匕首見的代價,就算是美國也要掂量掂量。


登頂前的準備

 

縱看四十年,橫看五大洲。我們再回首五年前的那段達芬奇密碼,才能看出強筋健體、刮骨療毒的必要性。

 

我們應該看到的是,如今凜冬將至,如果沒有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核心,我們如何應對外來的挑戰?小道理要服從大邏輯。


如今的中國相當於登頂珠穆朗瑪峰,已經到了最後100米,要解決國際上的問題,首先必須強化鞏固中國自身,要大破大立,歸結起來就是重建新的生態文明。

 

新的生態文明我概括成三點:第一個新政商關係,第二個新市場動力,第三個新經濟登場。

 

重建新的政商關係,很多人當初都不相信能做到。如今五年過後,整個政商關係風清氣正,一個新的時代展現在眼前。5年就已經達到了這個效果,如果再過5年甚至10年,政商關係肯定還要發生深刻的變化。

 

除政商關係之外,中國的新舊經濟動能也在轉變。新動能這個詞連續三年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裡,從數量的增長變成質量的提高,而這個判斷的經濟學支撐是什麼呢?


中國的恩格爾係數已經不到30%,就是說我們可以用30%就可以解決基本的生活,剩下的70%就是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和追求,所以現代服務業將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市場動力將會發生深刻的變化。大家一直都在問,深圳的經濟為什麼發展得這麼強勁?超過了香港。廣東的經濟為什麼這麼強勁?馬上超韓國。


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中,出口拉動8%,投資拉動20%,超過70%是消費拉動。無論你同不同意,有沒有做好準備,新時代真的到來了。下一步整個社會將發生深刻的變化,現代服務業、內容產業、文旅康養、生命質量的提高將會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新動能的直接體現,就是新經濟的代表登場。這次兩會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很多傳統經濟的人退場,新經濟領域除楊元慶、馬化騰、李彥宏、雷軍等繼續參會以外,還有劉強東、王小川、周鴻禕、丁磊、姚勁波、朱明躍等一批新面孔。


今年雖然還是房地產領域佔比最多,但是風向已經轉了。舞臺一變,明星就變了,新的弄潮兒即將登場。

 

大家看看這就是新經濟的玩法,人工智能、大灣區、區塊鏈、雲計算、去產能,這都是我們下一步要關注的東西。


中國的亮點、熱點

 

古云:“大道廢,有仁義。慧智出,有大偽”,凡遇到大的變革時代,新思想和新智慧都會頻出,春江水暖鴨先知。明天的中國,亮點、熱點在哪裡?

 

1.土地之變

 

1998年土地和房地產的市場化,使房地產走向前臺、走向市場。20年下來,它推動了中國的城鎮化奇蹟般的發展和建設,催生了一大批富豪,也隱藏著問題。


1.房子成了資本和金融的附庸,房價遠超中國的平均工資水平。
2.不受社會所待見房地產商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3.潛伏了泡沫危機。


在“房住不炒”,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併舉”的住房制度的總基調下,房地產從金融屬性時代迴歸到居住屬性時代,房地產住宅市場的產品結構也隨之發生變化。


未來將形成“163”住宅產品格局,即“10%為租賃型住宅,60%為自住型住宅,也就是建設公屋,30%為商品型住宅”。同時,土地市場也將發生變化,政府將不再是土地供應唯一來源,農村集體建設土地將成為居住用地的新補充。

 

全國擬定了一批試點來探索新的土改模式,北京大興是其中一個。

 

土地鉅變,影響最深的就是房地產商,誰會被洗牌?這就是明天的故事,我們準備好沒有?

 

2.城市之變

 

雄安新區可謂是攜舉國之力打造,跟當初的深圳、浦東的開發方式完全不一樣,按照千年大計來運作,很多新興產業如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等全部進入。對城市進行升級換代,對產能進行轉換,然後推動它的發展,這是明天的玩法。


3.交通之變

 

大家都知道安順是世界著名的黃果樹瀑布所在地,是最富傳奇的龍宮所在地,也是整個中國屯堡文化的聚集地。


這個地方每年的遊客量兩三千萬,從廣州三個小時抵達,但是之前的旅遊只是觀光遊,他們也希望通過雲計算、大數據、大交通的改建,打造一個目的地遊,打造中國首家路遊公園,讓人們在一條公路上,三天、五天、十天、半個月,把整個安順的美景和民族風情全部體驗,這也是交通發展帶來的新型旅遊模式。

 

近代以來河南顯得有些灰頭土臉,以鄭州為例,鄭州就是一座火車拖來的城市。隨著飛機的普及,鄭州有些落寞了,現在伴隨高鐵的大規模發展,鄭州作為九省通衢的咽喉要地,戰略價值和地位又體現出來,很多企業為了追求便利,降低物流成本,都在紛紛搶灘中原。

 

而伴隨鄭州的崛起,黃河以北的延津價值就出來了。延津是中國的農業大縣,它的小麥是全球最好的,茅臺在這裡有專門的生產基地。今天的延津正在做一個新的鄉村振興戰略,我相信下一步延津肯定在中原會走出一條全新的道路出來。

 

4. 走出去和請進來

 

大家都知道“一帶一路”和“中國夢”是一體兩翼。“一帶一路”怎麼玩?

 

舉兩個典型的案例,一個就是斯里蘭卡,斯里蘭卡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過渡地帶,戰略意義非同一般,。中交集團在這裡建設了科倫坡港,現在這個項目遇到了很多困難,主要是印度和中國背後的角力。

 

我們跟斯里蘭卡的各個方面都交流過,發現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原來我們的央企出去,只是把項目當成一個基建工程,其實當它成為中國戰略“一帶一路”的時候,遠遠不是那麼簡單,就像一個貧窮偏僻的小山村,突然來了個掛金鍊子的有錢人和周邊格格不入,一定會面臨非常多的困難。


所以頂層設計非同一般,在走出去的路上,策劃比規劃更加重要。

 

跟他們形成鮮明對比的,我們還有一個項目就在老撾,叫中老磨憨-磨丁經濟合作區,是一個民營企業在做。


這個老闆當初就是五六千萬身家,一會兒跑北京想做投資,一會兒到上海,最後發現根本沒機會,甚至連昆明都沒有他的空間。後來我嚴肅地告訴他,你就不要亂跑,就在西雙版納深耕。

 

最後幫助他在西雙版納打造了一個項目,現在成了全雲南最火爆的景點,一到過節就人滿為患。如今他還開始在老撾打造一個相當於深圳特區的項目,成了“一帶一路”上民營企業走通的一個成功樣板。

 

走出去的路,肯定會遇到很多困難,但這個路非走不可,我們從央企到民企兩邊的探索,總結了很多經驗和教訓,我相信對於下一步的發展將會有巨大的意義。

 

我們再看看“請進來”,我把它稱作“新谷現象”,就是跨境孵化。成都新谷是中國的民營企業做孵化器中的老大,更關鍵的是他現在走通了一條新路,直接跨境美國,成立一箇中美中心,把美國很多高新技術整合到中國來。

 

不管特朗普怎麼封鎖中國,市場是沒有邊界的,美國新的科技發明要想獲得巨大的市場效應,只有到中國。


特斯拉汽車,區塊鏈,生命科技,還有包括下一步的5G時代,信息產業等等都不例外,就相當於你有可口可樂的原漿,但是我有可口可樂的市場,你的原漿要掙錢,必須拿到中國來,兌中國的水才能賣得出去。而新谷就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把優質資源整合到中國來。


禮運大同,天下為公

 

今天我們回溯歷史,撇掉了很多眼前枝枝蔓蔓的事情,最後還是要從大歷史的角度來梳理中國的發展路徑。

 

講到這兒,我想到毛澤東寫的一首詞,“往事越千年,魏武揮鞭,東臨碣石有遺篇。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如果回首千年,我們會發現,老祖宗對幸福的追求,對社會發展進程的思考,其實早在《禮運.大同篇》裡面就有寫到:



這就是中華民族的至高追求,是中國的文化精髓,也是中華崛起的精神源頭和哲學源頭。亞里士多德講學的時候,孔子、老子也在黃河邊上講學,西方有柏拉圖學園,中國有孔子三千門徒。東西方兩條文明都創造了各自的輝煌與偉大,都值得彼此尊重。

 

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已經走到了最後一步,在這樣的大趨勢下,誰也無法阻擋。

 

當我們重建整個中國的政治、文化、社會、經濟生態後,社會正走向風清氣正。真正實現“壯有所用,老有所養”,草根們都能夠充分地釋放自己的才能和活力。


我相信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就將在我們這代人的手裡完成,歷史將會在我們面前爆炸。




更多文章請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曉軍視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