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C | “單手拍掌”五月啟幕:古根海姆“何鴻毅家族基金中國藝術計劃”帶來最終章

藝術新聞中文版2018-04-04 23:59:06


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圖片來源:古根海姆美術館


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將於今年5月4日至10月28日呈現展覽“單手拍掌”。作為“何鴻毅家族基金中國藝術計劃”的第三回暨最終章,展覽由何鴻毅家族基金中國藝術副策展人翁笑雨與策展顧問侯瀚如共同策劃,將呈現五位藝術家——曹斐、段建宇、林一林、黃炳和楊嘉輝接受委任創作的全新作品,著重探討我們與未來之間的變化關係,挑戰全球化、同質化、技術化的未來侵襲。


五位藝術家從不同切入點進行委託創作


Wong Ping, Dear, can I give you a hand?, 2018 (detail). Animated LED color video installation, with sound, dimensions variabl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The Robert H. N. Ho Family Foundation Collection 2018.18 © Wong Ping


黃炳為展覽創作的多媒介裝置作品以色彩生動的動畫為主體,探討老齡人口與勢不可擋的數字化經濟發展之間的緊張關係。


“我從第一天開始創作就以網絡為伴,故事創作寫在個人blog裡,動畫完成後放在個人社交平臺。我經常想,假如有一日世界大停電,那我還可以做什麼,剎那間我好像成為了廢人。”黃炳對《藝術新聞/中文版》說創作的靈感源自參觀古根海姆的螺旋大廳:“在旋轉的坡道上轉呀轉,讓我想起那時候剛去世的外婆,離世前我有時會到老人院探望她,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她去喝下午茶。然後我就想辦法time travel(時間旅行)去看看年老時的自己。”


Duan Jianyu,The Lonely Shepherd, 2012,Oil on canvas, 180 x 250 cm,Courtesy the artist © Duan Jianyu


段建宇將呈現的繪畫與雕塑作品描繪了一個超現實且不斷處於過渡狀態的“城鄉結合部”,藝術家以從小的生活環境中常聽到的唐詩《春江花月夜》為作品題目。“我喜歡在創作中吸取生活裡喜聞樂見的素材,”段建宇對《藝術新聞/中文版》說,“對庸常生活細節的引用,是我常運用的修辭方法。”


Lin Yilin,Digital rendering of Monad, 2017,Multimedia presentation proposed for the third exhibition of The Robert H. N. Ho Family Foundation Chinese Art Initiativ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May 4–October 21, 2018 © Lin Yilin


林一林構建了關於一位職業籃球明星的VR模擬體驗,探討利用技術進入於他人體驗的潛能。林一林對《藝術新聞/中文版》稱自己不擁抱技術,而是將技術作為創作中遇到的進、出口或通道之一:“人性是一個可調節技術的開關,如果開關壞了,大家都知道將發生什麼。”


Cao Fei, Asia One, 2018 (detail). Multichannel color video installation, with sound, dimensions variabl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The Robert H. N. Ho Family Foundation Collection © Cao Fei


曹斐一直持續關注技術應用環境的變化,在不同時期嘗試用不同的媒介、技術去反映這些變化給我們帶來的轉變。在接受《藝術新聞中文版》的採訪時,她同樣表示“如何發展有倫理的技術來響應這個算法和大數據的時代,需要我們對技術抱有反思。”曹斐在展覽中的新作將審視中國一些最先進的倉儲與配送設施中由自動化和機器人技術所引發的全新現實與潛在危機。


Samson Young,Nocturne, 2014,Performance with airsoft pistol, audio interface, bass drum, compressed air cans, contact microphone, cooking paper, corn flakes, electric shavers, electric sound toys, FM transmitter, glass bottle, laptop, audio mixer, ocean drum, rice, radio, shotgun microphone, soil, tea leaves, thunder sheet, thunder tube, plastic containers, and wind chime,Courtesy Team Gallery © Samson Young,Photo: Joerg Lohse

 

楊嘉輝將通過想象的樂器與數字工業聲音形成的音響與與雕塑環境反思我們對於儀式與真實性的迷戀。藝術家將對計算機音樂中的“物理建模”(Physical modeling,即用計算機來對樂器的聲音進行重現)技術進行創造性運用。楊嘉輝對《藝術新聞/中文版》說,“計算機不在乎建立的樂器‘模型’是否真實,因此你可以創作一件真實世界並不存在的虛擬樂器。”


以作品挑戰全球性話語權


何鴻毅家族基金中國藝術計劃是古根海姆美術館的亞洲藝術計劃的一部分,亞洲藝術計劃由古根海姆三星亞洲藝術高級策展人兼全球藝術高級顧問孟璐(Alexandra Munroe)主持。作為一項對中國當代藝術的長期研究、策劃和藏品建設項目,何鴻毅家族基金中國藝術計劃經過第一回“汪建偉:時間寺”(2014)和第二回“故事新編”(2016),將以“單手拍掌”完成其第三回暨最終章。  


Video still: Cao Fei. © 2018 Cao Fei


“單手拍掌”源自禪宗公案“吾人知悉二掌相擊之聲,然則獨手拍之音又何若?”除去東方哲學之玄妙超然意味,也因其作為美國作家塞林格《九故事》(1953)卷首引語、林子祥90年代粵語專輯和歌曲、一部澳大利亞電影的和一個英國樂隊的名稱而成為跨文化交流、翻譯與挪用的見證。同時,“單手拍掌”也暗含“孤掌難鳴”之意,觸及藝術家想要挑戰時下盛行的信念、模式和傳統的權力結構時的孤獨與無力。


“1989後的藝術與中國:世界劇場”,圖片來源:古根海姆美術館


這一感受在古根海姆美術館去年的展覽“1989後的藝術與中國:世界劇場”後更顯切題。該展覽的三件作品因招致動物保護者抗議並在網上引發超過70萬人聯合簽名而被迫放棄展出,其中包括黃永砯的展覽同名作品《世界劇場》(1993)。“這件作品產生於西方,並被禁查於西方,”黃永砯說,“這就是我們今天所面臨的全球化語境。”

從粵港澳大灣區到全球性圖景


與何鴻毅家族基金中國藝術計劃第二回展覽“故事新編”中藝術家工作生活地點的廣闊性相比,本次展覽中的五位藝術家均與廣東、香港地區有密切關係。


策展人侯瀚如,圖片來源:Musacchio &Ianniello, Courtesy Fondazione MAXXI


策展人侯瀚如認為該地區一直是中國探討現代化的一個實驗基地,是與世界接觸的最前沿的地方,從過去的“珠三角”到近年的“粵港澳大灣區”稱謂的轉變也是對全球圖景的一種新的認識。


2017年香港西九文化區M+ 展亭重新呈現侯瀚如於2003年策劃的廣東快車”展覽,圖片來源:westKowloon


侯瀚如在其中的工作與他策劃過“廣東快車”(2003)、“運動中的城市”(1997-2000)等項目在思路上有著有機的連貫性,關注亞太地區從後殖民時代到全球化時代的特殊轉變。“這個地區目前發生著特別重要的、同時也是非常敏感、微妙的一些變化,造就了一種很特別的文化氛圍,”侯瀚如對《藝術新聞/中文版》說,“這種文化氛圍首先好像是很地區性的,但實際上從根本上是極其全球性的。


策展人之一翁笑雨指出中國在美國的想象裡一直被描繪為作為競爭對手的“未來崛起之大國”,這既是後冷戰思維的延續,同時也將中國等同於未來,使中國變成一個時間概念。“現在全球化也從一個地理概念變成一個時間概念,以前我們覺得全球化就是去不同的地方,現在通訊產生了一種即時性,全球化成了一個同步時間的概念。”翁笑雨對《藝術新聞/中文版》說,“如果說‘故事新編’是以地理和地緣政治為出發點,‘單手拍掌’思考的更多是關於時間的問題。”(採訪、撰文/申舶良)


https://weiwenku.net/d/106435672